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三章 13-6 龙虎

洛杉矶机场上空暴雨倾盆,航班在云层上空盘旋一个多小时,才在电闪雷鸣中颠簸着着陆。多数乘客吓得面如土灰,迪克和唐家傲二人却沉沉地睡了全程。其他乘客下机,俩人仍酣睡不醒,空姐不得不喊醒他们,惊讶地问他们是否服用了安眠药。

加州湿润的空气让俩人为之一振,可惜等候出租车的队伍有一公里。唐家傲想去停车场取回租用的别克汽车,迪克不同意,说有人可能监控那辆车,最好等晚些时候让其他人来取车。他们等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坐上出租车,一脸倦容的黑人司机无精打采地询问目的地,迪克告诉他去牛顿区的一家汽车旅馆,他的汽车停在对面的24小时停车场里。

迪克进汽车旅馆前台用假证件租了一个房间,他付了两天的房租。放好行李,他们换上深色衣服,戴着帽子,走到停车场。迪克驾车先去五公里外的自助仓库取了几件武器。唐家傲等候时看到一个白人鬼鬼祟祟地从库房里搬箱子,不禁好奇这家伙在做些什么勾当?转念一想,大概对方看到他也有同样的疑问。

等迪克出来,唐家傲说起这件事。迪克摇头说很多人用这种仓库存放赃物,甚至尸体,他在纽约做警察时遇到过两起这种案件。

“我们去哪里?不是去拉斯维加斯吧?”

“想得美!”迪克做个鬼脸说,“我们乘飞机时,米勒电话留言,说我们可以去他的湖边小屋生活。他听起来不错,还说苏珊准备邀请我们参加婚礼。”

“你凌晨不睡觉,带我去米勒的湖边小屋?”

“不,我们去看看黄百家在不在。万小楼告诉我他在好莱坞有处房子,用来招待一些重要客人。”

“为什么不能等到明天?我现在就想睡觉。”唐家傲有意打个哈欠。

“明天谁知道发生什么?黄百家、万小楼、雪莉、刘国雄这些人整天勾心斗角,难免疑神疑鬼,如果听到什么风声突然离开洛杉矶,我们找起来可要大费周章。”

“丹尼尔是网络追踪高手,现在人们只要乘坐飞机,哪里可能不留下痕迹?”

“你倒是很迷信丹尼尔的本事,他听了一定很开心。顺便说一句,他邀请我们明天去他家做客,他说你很喜欢他的厨艺,最近又有所突破,急于展示。”迪克看着后视镜说。

“你发现什么?”

“那辆黑色林肯车似乎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迪克在岔路口转上另一条公路。

迪克目送黑色林肯车消失,唐家傲知道迪克神经紧张,尚未从这几天的事件中恢复过来,有意取笑说,“伙计,你不会被吓出神经质吧?”

“我们到了黄百家房子附近,你多留心你那一侧的情况,尤其汽车里坐着的人。好莱坞的警察很敬业,夜间巡逻的车辆也多,我可不想被警察盯上。”

黄百家的房子位于杜伊大道,算是好莱坞的边缘。房子有三层楼,院子面积很大,周边围着高墙,墙上有带刺的铁丝网。左右两家邻居同样围着高墙,但没安装铁丝网。街道对面的邻居看上去不太在乎安全问题,没有围墙,门前是敞开式的大草坪,中心位置是一个漂亮的大花坛,房子二楼亮着灯,车库门紧闭。

迪克绕着街道转了一圈,没看到警察或者守候的警卫。他看了眼手表,在距离房子正门五十米的远的地方停车,熄火后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对唐家傲说,“如果他在家,你觉得我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你们的私房话可以慢慢聊,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进去?这围墙可是有点高,上面的铁丝网看着很锋利,莫不成你在车厢里放着折叠梯子?”唐家傲说。

“不要担心,我自有办法进去。但是我们在里面的时间不能太长,所以先要准备一下,我不想黄百家不明不白地死掉,塔利班认为一个异教徒的正确死法是先清点他的罪行,然后才名正言顺地割断他的喉咙。”迪克冲着唐家傲一笑,“在穆斯林国家呆久了,自然也要学会点东西。”

“我第一次听说穆斯林这么费劲地杀掉异教徒,他们不都是一刀割喉?再说,啥时候你成了穆斯林?”唐家傲见迪克不坏好意的目光,忙举手说,“好,我知道你很严肃。既然你这么喜欢和他说话,不如把他带走,找个偏僻地方好好谈谈!”

“算了,和你说也是白搭。你可以把一头牛从中国带到美国,但无法改变它的精神世界。”迪克推门下车。

“告诉你,这头牛来美国只是想吃点青草,然后找间旅馆舒服地睡觉。”唐家傲跟在迪克后面说。

迪克公然走向大门,丝毫不避讳上方的摄像头,唐家傲略有不安,他目光扫视周围,两边的邻居看不到他们,可街道对面房子的二楼和三楼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黄百家的大门口。迪克看出他的不安,回头指着房子说,“这家屋主是中国人,平常空着,只是冬天过来住一两个星期。丹尼尔帮我查过照看的保安公司记录。”

迪克站在大门前摊开双手,闭眼说道,“芝麻开门吧。”然后迅速地在电子锁上按下密码。旁边的侧门自动打开,他侧身做个请的手势,唐家傲瞪大眼睛走进去。

院子里绿树成荫,花圃里盛放着艳丽的鲜花,兀自在夜空中散发浓郁的花香。

迪克依然不掩身形,径直走在柏油路上。

三层楼的房子沉浸在黑暗中,正面的窗户没有任何灯光。车库前停着一辆敞篷汽车,流线型的车身映照着月光。

迪克从小路走到后院,后院有个二十五米的游泳池,占了四分之一的面积,蓝色池水随风荡漾。他伸手在池边的躺椅上摸了摸,走到后门,再次输入密码,等候片刻,推开屋门。

他们站在黑暗中,聆听动静,迪克拿出一个小电筒,照射周围,很快发现一楼没有人住。他查看厨房的垃圾桶,垃圾袋装满残羹剩饭。他对着唐家傲笑笑,做个OK手势。

唐家傲拉住他衣袖,低声询问仆人住在哪里?这么大的房子一定要雇佣帮手,花园和房子都需要专人照应。迪克耸耸肩膀,摊开手,示意不晓得。

楼梯上没有铺设地毯,两人脱鞋走上二楼,实木地板发出吱嘎嘎吱的声响。他们站在走廊里,打量着关闭的几道屋门。响亮的鼾声从左手第一间屋子里传出,迪克掏出手枪,拧上消音器,示意唐家傲警戒他身后。

他轻轻推开右边的房门。他连续查看了一个卫生间、储藏室、健身房和两个小卧室,里面空空如也。现在只剩下左手的第一间和第二间屋子没有查看。他站在第二间屋门门口,手握在门把手上,却迟迟不推开。唐家傲迷惑地望着他,他示意唐家傲站在另一侧,自己退后两步,举枪对着房门开枪,他连续扣动扳机,向正中和左侧射击。几个弹壳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屋内一时间没有动静,唐家傲皱眉望着,不晓得迪克在唱哪出戏。

屋内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迪克推开屋门,打开灯,见一个身材厚重的男人趴在血泊中,他身边掉落一把手枪,站在门后准备偷袭。迪克见屋内没有其他人,拾起手枪关上保险插在腰间。他翻动男人身体,看他相貌粗旷,络腮胡须,是个陌生的东亚男人,左右两臂上有黑龙的刺青。迪克认出这是中国城黑帮的标志,猜测他是黄百家雇佣的保镖。

他们分立第一间屋子两边,屋内传来有节奏的鼾声,似乎外面的动静没有惊动梦中人。迪克试探地转动门把手,房门未锁。他冲着唐家傲点头,轻轻推开屋门,屋内一股异样的味道迎面扑来。他闻到浓重的汗液、精液和香水的味道,不及多想,他闪身走进房间。

房间非常宽敞,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床,有普通双人床的两倍,周边挂着轻纱,鼾声从床上传来,进入有两个轻重声音。迪克在外面听还以为是一男一女的声音,进屋才晓得是两个男人。难道黄百家是双性恋?他小心地靠近大床,突然颈背汗毛竖起,他感受到旁边有动物的喘息声。他本能反应是狼狗,转身准备开枪,普通的狗靠叫声吓退敌人,真正凶狠的狗不声不响攻击敌人。

没有狗扑来,他看到墙壁上挂着什么东西,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才发现是一个成“大”字型的赤裸女人被捆绑在墙壁上的木架子,她的眼睛被蒙着,嘴里塞着小球,只能用鼻子呼吸。唐家傲从背后拉了一下迪克,指着靠墙的长桌,他这才看清楚上面躺着一个女人,她同样赤身裸体被捆绑着。黄百家在搞什么勾当?他打开一盏台灯,看到床头柱子上有条铁链,末端拴在一个女人脖子上,她手脚被奇形怪状地绳索捆绑住,摆出奇怪的造型跪在地上。

床上传来女人的一声呻吟,迪克拉开轻纱一角,见上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五个人,两男三女,赤裸相拥,黄百家和一个身材精瘦却阳物巨大的华人男子此起彼伏地打着鼾声。一个眼中闪耀着兴奋光芒的女人看着迪克,她用粤语问,“你是来救我的外星人?”

迪克不知所云,可看出这女人用过毒品,正处于兴奋状态。他略感头痛,黄百家的疯狂性派对超出他的想象,如何打发这些女孩需要斟酌,可他没有太多时间,他计划赶在天亮前离开。他对在一旁偷笑的唐家傲说,“你把他们带到一个小卧室,锁好门,不要让她们出来。”

唐家傲伸手说,“走,宝贝,我带你去坐宇宙飞船。”女孩吃吃地笑着,向他爬过去。床上众人的胳膊和腿构成障碍,所幸还有足够空间够她迂回前进。唐家傲等的不耐烦,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拽过来,扛在肩头,大步走向门口。

“小心点,她们都处于吸毒状态,神志不清楚!”

唐家傲没理会,迪克的话却吵醒了华人男子。他睁开眼睛,恍惚地看着迪克说,“老黄,你怎么穿着衣服站在哪儿?赶快脱衣服上床,我还没玩够呢!”他说的是纯正的普通话。

迪克微笑看着他,他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也不晓得服用了什么药物,阳物膨胀着翘起。他身材和皮肤保养的很好,显然是个养尊处优的权势人物。

他大概看清楚迪克的面貌,或者感觉到黄百家还在同床睡觉,一子清醒,坐起来用英语问,“你是什么人?”

迪克可以听懂他的英语,右手枪口对准他的胸口,左手食指竖起来放在唇边,示意他闭嘴,因为黄百家此时醒来。黄百家先看到枪口,惊恐地大叫一声,抱住一个女孩做挡箭牌,待看清楚是迪克,记起做老板的尊严,质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万小楼呢?”

迪克目光逡巡黄百家赤裸的身体,用一贯的语气说,“黄先生,抱歉没有预约,我有急事,只好半夜找上门来,反正自家人不必客气!至于万小楼,他对你不太满意,选择单飞。”

“黄百家,他是你的人?他要干什么?”华人男子问。

“马先生,你别着急,我和迪克有些误会,说清楚就好。”黄百家推开女孩压在他身上的大腿,试图坐起来。“迪克,有话好说,请不要伤害我的客人!我不明白你这是做什么,你要的三十万我早已经打到你的帐户上。难道你还要更多的钱?”

“你告诉这位种马先生,老实点呆着,他不会有事。”

马先生错误地估计形势,决定采取主动。他对迪克说,“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请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我还有事,要赶飞往波士顿的飞机,先告辞了。”他准备从另一侧下床。他动作敏捷,翻身滚过一个女孩的身体,两脚已经伸出床沿。迪克懒得解释,快步赶过去,抡起左手,结结实实地抽了马先生一记耳光。马先生闷哼一声,捂着脸倒在床上。

迪克右手枪口指着正要有所动作的黄百家,“你哪一只脚沾地,我打断你哪一只脚。”

“我错过什么精彩对白?”唐家傲过来说。他看着众人,注意到马先生依然雄壮的器官,吹了声口哨,视线落在脸上,不禁一愣,打量几眼,他问迪克,“这家伙是谁?”

“黄百家说他姓马。怎么,你认识他?”

“他证件在哪儿?”唐家傲用普通话问马先生,“你的护照呢?”

“我的驾照在钱包里,都在那边的裤袋里。”马先生看似随意地说,可他瞥向黄百家的慌乱眼神并未逃过迪克和唐家傲的眼睛。

地毯上一堆杂乱的衣物,唐家傲过去找裤子。迪克皱眉望着床上两个人事不省的女孩,问黄百家,“她们服用了什么?”

“我不晓得,都是马先生带来的东西,说是能让女人兴奋。”黄百家说。

“你们两个杂种,她们都快虚脱了!她们又是怎么回事?”迪克用手指向墙壁和长桌。

“马先生来美国想尝试一下SM,我特意找来职业女孩,她们都是心甘情愿做的。”

唐家傲找到马先生的钱包,拿着驾照说,“杰弗里*王,这小子拿着假证件!”他倒出钱包里所有物品,一番查看,举着几张名片兴奋地说,“马明华,中国×××省财务厅副厅长。呵呵,我说你怎么看着脸熟,他在上海市当过官员,分管文教工作,经常上报!”

“这位先生,你是上海人?”马明华见唐家傲没理会,一脸献媚的笑容说,“我是马明华,这次来美国是为了工作上的事,顺便和黄先生见个面。不知道黄先生做错什么,可冤仇宜解不宜结,不如大家交个朋友,你们需要什么,尤其如果在内地有什么事,我都可以帮忙。我包里有一万美元,算是我请两位朋友喝茶!”

唐家傲对迪克说,“这个狗娘养的做官做久了,以为是在中国,凡事都能用钱摆平。他愿意出一万美元贿赂你!”

迪克瞪着马明华,晃了晃手枪说,“如果你的命只值这么点钱,你今天就死在这张床上!”

马明华显然懂得英语,求助地望向黄百家。黄百家咳嗽一声,“迪克,请让我们穿上衣服。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你我都是理智的人,又共事这么久,没必要兵戎相见。”

“黄百家,我从纽约回来的飞机上一直在想应该和你说什么。依照你的所作所为,你对我的背叛和算计,我应该慢慢折磨你,让你痛苦地死去。可我没法下狠心这么做,我曾经尊重你,你在某些方面很杰出,做过一些让人敬佩的事,我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记忆是生活的纽带,人可能改变,利益可能冲突,但绝对不该因为今天角色的变化就玷污过去的记忆,那对我们生命本身的否认!”迪克点点头,似乎在做自我说服。

三人瞪着迪克,唐家傲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马明华不安地摸着被殴打的脸颊,黄百家偷眼看着手枪枪管上长长的消音器,想说什么,迪克举手制止,继续说道,“所以,我不会对你撒谎。今天是清算的日子,你的钱帮不了你,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迪克,请你不要冲动。我为一些很重要的人做事,他们晓得你的身份,我突然被杀,你会是最大的嫌疑人!”黄百家恢复冷静,威胁说。

“你是说刘国雄还是曾飞熊?你确定他们会为你的突然逝世而伤心?”

黄百家和迪克对视一阵,黄百家感受到迪克眼中越来越浓烈的杀机,慌张地说,“请不要开枪,我给你钱,很多很多钱!隔壁房间保险柜里有钱,我可以现在拿给你!”

“因为钱我才为你工作,看看都带来什么?你害死我好几个朋友,钱买不回他们的生命。再见,黄百家!”迪克举枪对准黄百家。

“Stop(停)!”马明华突然喊道。“请放我走,我给你二十万,现金,就在我手提包的夹层下面。我和你们的事情没关系,我们也无怨无仇,我不想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放了我,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今晚来过这里,我在万豪酒店有个房间,我会说一晚上我都在房间里。我发誓明天就回国,以后再也不来美国,你永远不用担心我!”

迪克和唐家傲交换目光,唐家傲微笑点头,“我看可以,种马先生和我们没过节。”

黄百家开口说,“迪克,我保险柜里有一样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请你看过之后,再做决定好吗?看在过去的份上,给我一个机会,只需要五分钟,你如果不满意动手也不迟!”

迪克没吭声,唐家傲说,“好的,我想看看他的保险柜!”

“好奇害死猫,你太麻烦了。你先把他们绑上,我不想等会儿他们逃跑还要去追。用床单绑,别用绳子。”迪克说。

唐家傲学着SM样把马明华绑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接着他捆住黄百家的腿,留有二十公分挪动的空间,两手绑在前面,手脚的绳索连接在一起,他可以缓慢地走动,但没法奔跑。

“带我们去看保险柜!”迪克命令说。

“保险柜在书房。”黄百家蹦蹦跳跳地走到书房里,指着书架说,“保险柜就在书架后面,要我来还是你们来。”

“怎么打开书架?”

“第三层书架上有个按钮,按动一下书架就推开。”

“让我来。”唐家傲说。

迪克望着黄百家面无表情的样子,感觉他在压抑某种兴奋。迪克喝道,“不要动!”

“怎么了?”唐家傲的手指头几乎触碰到书架上的按钮,诧异地回头。

迪克望着黄百家微微失色的面容,沉声说,“不要碰,那可能是陷阱!”

“什么陷阱?如果你担心,我可以来做给你们看。”黄百家说。

“你老实给我坐下。”唐家傲感觉到危险,拉着绳子把黄百家按倒在地板上。

迪克用手电筒照亮书架,看到黄百家指出的按钮旁边还有个隐藏的按钮。他指给唐家傲看,轻声说,“我肯定一个是陷阱。刚才进来我就觉得不对劲,可能有密室。算了,不费心了。”他走到黄百家身后,拿出一个塑料袋扣在黄百家头上,牢牢地打结。塑料袋里的空气很快耗尽,黄百家身体抽搐几下,发出长长的漏气声,终于停止不动,眼睛还是不甘心地望着两个不速之客。

“屋里那个怎么办?”唐家傲问。

“我来处理吧。”迪克拿起书架上一瓶威士忌放进怀里,他走回房间,先找到马明华的提包,搜出里面的现金,又找出一堆黑色药丸,问道,“这是什么药?”

马明华喉头上下动动,“呃,是台湾的龙虎神力丸,效果很好,两片药可以连续做两个小时。我送给你!”

迪克扬起眉毛,故作天真地问,“两片药持续两个小时,那八片药可以连续多久,24小时?”

“没人吃那么多,这种药很霸道,吃多了伤身。”黄百家嘿嘿地笑着。

迪克手里握着八片药,和唐家傲交换眼色。唐家傲走过去,左手牢牢抓住马明华的头发,右手捏住他的鼻子,迪克迅速把八片药塞进他嘴里,从怀里拿出威士忌,拧开盖子,全部灌进去。等唐家傲松开他的鼻子,马明华已经两眼翻白,不省人事。

迪克解开马明华的绳索,放进口袋。和唐家傲把黄百家搬回床上。看着两人赤裸的身体,迪克哑然失笑,不晓得发现现场的警察将会如何揣摩事情经过。

“她们呢?”唐家傲指着昏沉不醒的两个女孩。

“药效过了,她们自然醒来。还有别的问题,支持妓女权利先生?”

“有人生来狠心啊!”唐家傲嘀咕说。

“大声点,你说什么?”

“没事,可以走了。”

外面天色渐明,街上还很安静,两人迅速上车。迪克驾车拐弯开上日落大道时,通过后视镜看到一辆警车停在街道另一边。他看不清楚车内是否有警察,还是谨慎地放慢速度。

“你的老板身亡,你准备做些什么?”唐家傲问。

“怎么,你也准备邀请我参加你的婚礼?”迪克嘴角挂笑说。

“不,我想的是,我们现在可以回酒店睡觉,明天一早开车去赌城。”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