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三章 13-5 神仙眷侣

雪莉没理会万小楼,看着冒着硝烟的枪口说,“有些人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不管你怎么帮助,都没法改变他的思维方式!”她看向迪克,“这里面还有两发子弹,你说我该怎么处理呢?”

迪克望着她,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她面色苍白,像是久不接触阳光在阴暗洞穴生活的人。他感觉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以前所见的都是她众多的假面具。他怀疑她从未容许任何男人看到她这一面,因为只要这男人尚存一点理智,就会对她敬而远之。

她走到他面前,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似乎在寻找什么。他心生警觉,保持视线接触,不流露任何情感,唯恐触犯她。她握着像玩具似的小手枪,射出的子弹却是威力强大的开花弹,进入人体能炸开鸽子蛋大小的伤口。如此狠毒的武器,她是从哪得到的?

“迪克,你可明白,你让我非常失望。当初为什么不带我走?你让我受了多少罪?”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下巴说,声音近乎温柔。

“因为我早晓得,你不需要我照顾你,你很懂得如何生存。”迪克话一出口,为语气中浓浓的遗憾吃惊,他没意识到自己竟然充满情绪。

“你这个混蛋,和其他男人一样,就是喜欢花言巧语地诱骗女人,从不勇于承担责任,遇事就千方百计推托!”雪莉狠狠地扇了他两下耳光。

他略微转动颈部,她的手劲十足,苗条的身材里藏着惊人的力道。他抬头看着她说,“你现在打算做什么?你把我骗来,又除掉万小楼,你肯定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

“如果你把十分之一的聪明用在对我好上面,我们今天也不会走到这个局面,你必须为你的错误承担责任!”雪莉凝视着他,似乎在考虑是继续说话还是揍他。过了半晌,她冷哼一声,走到万小楼尸体旁,小心地从他胸前口袋掏出芯片盒子和被鲜血浸湿的钻石袋子。

雪莉擦干净芯片盒子,又把钻石装进她的化妆盒子里,她把他的手机、钱包等随身物品放进万小楼口袋。她走进另一间卧室,拿出一个手提箱,打开看了眼里面的现金,嘴角露出微笑。

迪克心里一动,问道,“那是万小楼的钱,对吧?他为刘国雄工作,刘国雄才会释放你。”他估计手提箱里有一百万美元。

“万小楼是个笨蛋,如果不是我,他连刘国雄的影子都找不到。你们男人就喜欢在女人面前逞强,实际上没有女人,你们什么都做不成!”她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小行李箱,把手提箱放进去,又放了几件衣服。她拎着化妆包坐在餐桌前,拿出镜子看着自己。她边化妆边说,“万小楼说对一件事,你不甘心被人操纵,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没人能勉强。我一直心存幻想,期待你对我能有所不同。可今晚我终于认清楚,你不会为任何人改变,所以我就不再费心找你去做别的事情了!”

“你说的别的事情,指的是打劫美东集团的钱还是我们一起去海边看日出?”

雪莉视线从镜子转移到迪克脸上,她的眼神冷峻凌厉,过了好一会儿,她说,“随你怎么想!”

“不是随我怎么想,而是我们做事都是按照本性去做。我相信能若让你放弃这么一大笔钱,你必然要得到同等的回报,否则你不会同意的!”迪克安详地说。

雪莉突然露齿一笑,近乎叹息道,“你很懂得我,我从未遇到像你这样心有灵犀的男人。如果你能爱我,迪克,我们会是多么好的一对神仙眷侣!”

迪克苦笑一声,“你可真会说话,简直玷污神仙眷侣这个词,说我们是一对生死冤家还差不多!既然你已经全盘计划好了,为什么不能透露一下,难道你还担心我出去乱说?你我都清楚我不会活着离开这个房间,不如让我死个明白。”

“死个明白?冤家,你可伤透我的心!”雪莉对着镜子微笑,她用眉笔慢慢地描着眼眉,终是忍耐不住,“你说的对,我是不能太贪心,更不能指望像你或者万小楼这样的男人!今晚请你来的时候我还心存侥幸,希望我们三人能携手合作,可目睹你们两个男人的愚蠢和自大,最后终于让我醒悟,靠人不如靠己。美国人愿意出大价钱买这个芯片,刘国雄那个死鬼什么都告诉我,美国人才不在乎谁是卖家,我出货,他们交钱,我还是赚些容易赚的钱吧!”

“你还没说最重要的,你记录了我和黄百家的通话,可以把芯片的事情栽赃到我身上,以后就没人找你麻烦,不管是谁,都以为是我卖了芯片。”迪克说。

“亲爱的,你听起来好像很介意?难道你看不出这是多么美妙的安排?你和万小楼联手抢了芯片,卖了好价钱,又分赃不均,同归于尽,即便好莱坞导演也想不出这么完美的结局!”她左眼浓妆艳抹,右眼尚未化妆,给人的感觉极其诡异。

“雪莉,人们最后会知道真相的!”

雪莉戴上橡胶手套,走到万小楼躺下的地方,看了眼万小楼死不瞑目的眼睛,做个鬼脸。她拿起茶几上的手枪,对准迪克。

迪克望着枪口,露出笑容。

“你笑什么?”雪莉的声音尖锐。

迪克含笑望着雪莉,没有回答。

“混蛋,你在笑什么?不准笑!”雪莉走近迪克,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

迪克笑出声来。雪莉恼怒地用枪口顶着迪克脑门,尖叫,“不准笑!”

迪克本已红肿的嘴唇破裂,他没来得及说话,房门被人撞开,面色苍白的唐家傲举枪站在门口。雪莉扭头望过去,先是惊讶,旋即妩媚地说,“唐家傲,见到你太好了,自从迪克绑架了我,我就一直惦记着你,担心你的安全!”她非常自信。

“你应该担心,贱人,我听到你们的谈话!”唐家傲咬牙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击中她的胸口,她整个人几乎飞起来,撞在沙发上,滚落到地上。

“迪克,你没事吧?”唐家傲急忙过来解开迪克的束缚。

迪克吐了口血水,“除了我的虚荣心,其他都好。日式按摩怎么样?”

唐家傲哼了声,瞥了眼雪莉,“都是你搅局,我根本没机会享受。不过,妈妈桑很喜欢你,不停地说让你有时间过去。”

“你一直跟着我?” 迪克活动着手腕问。

“从你们珠宝店眉目传情开始,你们自以为很隐蔽。”

迪克走过去弯腰检查雪莉的伤势,她还有微弱的脉搏,但伤势太重,除非立刻做急救手术,否则没有生还的希望。虽然她差点杀了自己,他发现还是很难痛恨她。

雪莉望着迪克,似乎还要说什么。迪克摇摇头,“雪莉,安心去吧,希望如有来生,你会懂得感恩。”他站起身,回头见唐家傲面色沮丧,正要安慰两句,他眼角余光看到有人出现在门口,是一个持枪的白人男子。他下意识地弯腰去抓雪莉掉在地上的手枪,来人喝道,“迪克,不要动!”

唐家傲下意识地举枪瞄准来人,他瞪大眼睛,对方竟然是缉毒署特工沃特。“放下枪,不然你死定了!”他喝道。

“唐家傲,不要冲动,你射杀的联邦政府执法人员,会上电椅的!”沃特说。

“唐家傲,冷静点,听听他要说什么。”迪克说。他清楚像沃特这样的联邦执法人员都是大规模行动,不会独自出现在纽约华埠的凶杀案现场。沃特戴着耳麦,要么后援在周围,要么沃特有其他意图。

“他是我上次告诉你的缉毒署特工,他曾出现在纽约警察局的审讯室。”唐家傲说。

“先生们,我没有恶意,我先把枪放起来。”沃特把枪插进腋下的枪套。他走进屋子,扫视周围,指着两具尸体说,“一个忙碌的夜晚,你们两位所到之处,似乎总有死亡天使相随。”

唐家傲放下手枪,但还握在手中,他和迪克交换目光,见迪克同样一脸迷惑。

迪克走到窗前,打开窗帘望着楼下。街道上一切如常,没有警车或者联邦特警队员。

“迪克,我们还没正式见过面,我是加州缉毒署特工沃特,我久仰你的大名。”沃特主动上前伸手说。

迪克握着沃特的手说,“特工先生,这里不是你执法的范围!”

“嗨,迪克,你该清楚一个联邦执法人员有义务制止一切可能的犯罪行为。我来纽约度假,听到一座公寓里传来枪声,自然要调查一下,合情合理。”他冲着两人笑道,“按照原定计划,我应该逮捕或者用其他方式制服两位!”

“你为谁工作?”迪克问。

“和你一样,黄百家。”沃特走到万小楼身边,取下他左脚的皮鞋,扭转打开鞋跟,取出一个跟踪器,对着二人展示后,装进口袋。“跟了这家伙三天,终于有点收获。”

“原来你是黄百家的秘密杀手,他派你来收场!”迪克醒悟道。

沃特给万小楼穿好鞋子,走到餐桌旁坐下,“迪克,唐家傲,我们要坐下来谈谈。”

迪克和唐家傲交换目光,又看了眼楼下。

沃特明白他的担心,“我监听着纽约警用无线频道的通讯,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报案。华人和黑人、西班牙人差不多,不太喜欢多事,听到枪声也不通知警察。”他嘲讽地笑笑。

迪克在沃特对面坐下说,“好,沃特特工,你想说什么,我洗耳恭听。”

沃特对着迪克说,“我不喜欢玩花样,为了避免误会,我要先说一件事,你们两个是我的线人,我已经把你们的名字上报给缉毒署,今晚我和你们第一次见面,讨论合作事宜。如果我有什么意外,明天早上你们将是美国第一号通缉犯!”

“即便缉毒署的人也可能出意外,这里有足够多的元素!”唐家傲瞪着沃特,从第一次见面,他就不喜欢缉毒署特工指手画脚的气势。

“他另有目的,让我们听他说完。”迪克冲着唐家傲微微点头,安抚说。

“唐家傲,你的脾气不太好,需要好好学学你的同伴,迪克侦探!”沃特冲着迪克得意笑笑,“我为了调查你,可是花了很多心血,你远比唐家傲善于隐藏踪迹,如果不是黄百家提供的一些线索,我未必能发现你在芝加哥的童年经历,还有你的法庭记录。”

迪克皱皱眉头,没说什么,保持着和沃特的目光接触。

“黄百家非常忌惮你,他出很大一笔钱要你永远留在纽约。他晓得万小楼暗地里做的手脚,所以让我跟踪他,等你们互相残杀,最后时刻出现收拾残局。”

“你想要我做什么?今晚太多事情发生这个该死的公寓里,我希望能早点离开。倘若你不介意,请直说吧。”迪克缓缓说。

“你和你的中国游客朋友不是守法公民,但也不是黄百家这样的职业罪犯,虽然你们涉嫌多起凶杀案,可我不认为把你们抓进监狱能解决任何问题,不过是给美国纳税人增添更多负担。所以,我希望今晚的事情可以有另一种解决方案,让我们都能接受!”沃特看了眼唐家傲,“你们应该清楚,多少人想置你们与死地,你们进了监狱,寿命不会太长。我不喜欢看到这种结局,请容许我私下说一句,我挺喜欢你们对某些人的解决办法,比如处理那个基里连科,比美国政府效率高多了!”

“你要我们除掉黄百家,好从他的威胁中解脱。”迪克说。

“黄百家是个心地非常邪恶的坏蛋,你清楚美国司法制度很难对付他这种有钱人,有巧舌如簧的律师辩护,他可以把所有罪行推得一干二净。如果以其他方式能让他退出舞台,对你我和社会而言都是好事。”

“从一开始,你就为黄百家工作,所以那天你才出现在警察局审讯室?”唐家傲问。

沃特脸色变得阴郁,他看着唐家傲说,“黄百家设局陷害我儿子,逼迫我为他工作,他非常担心你们两个,想利用我这个联邦司法人员的身份,合法地杀掉你们。”

“黄百家不防备你反噬吗?如果他死了,或许你的某些事情会被曝光。”唐家傲问。

沃特表情严肃地思考片刻,“有这种可能性,但这个风险我必须承受。假如现在不能摆脱他,他会像寄生虫一样永远缠着我。不瞒你们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为他犯下重罪。”

“沃特特工,你不喜欢黄百家威胁你,我也不喜欢做缉毒署的线人,更不喜欢被人捏着把柄,始终担心哪一天联邦特工找上门来。”迪克直视沃特说。

沃特瞪着迪克好一阵子,“我希望我没看错你。迪克,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解决黄百家,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好的,谢谢你,沃特先生!”迪克主动伸手说。

沃特拉开房门,又转身对着唐家傲说,“我建议你早点离开美国,朗多侦探和切尼侦探没忘记你,给他们机会的话,他们会把你关进监狱!”

唐家傲瞪着关上的屋门,摇头说,“我真不该来这里,下次我会留下享受按摩!”

迪克找出钻石和芯片,拎着行李箱说,“走吧,我们赶紧离开,再多待会儿,真的走不了了!”

他们沉默下楼,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唐家傲问,“你认为我们可以相信沃特?”

迪克思考片刻,望着车窗外说,“在黄百家这件事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这就够了。”

“你不担心以后他会借此要挟你?”

“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很清楚这一点。你快点开车,我们要抓紧时间!”

“今晚你还准备去哪儿?”

“午夜有两班飞洛杉矶的飞机,我们动作利索点,能有足够时间处理公寓里的武器和杂物。”

迪克看着唐家傲说,“如果你想留在纽约做游客,我绝对不会有丝毫介意,我自己可以对付黄百家。”

“中国人都说游加州不去拉斯维加斯,等于白来。”唐家傲说。

“事情完了,我陪你去赌城。”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