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三章 13-2 好男孩

基里连科右手抓钱塞进口袋,左手悄然打开一块活动的地板,里面藏有一支手枪,他握着手枪柄,等待机会。门口突然传来剧烈的枪声,他拿出手枪,正要放在腋下向后射击,迪克握着的AK47连续怒吼,六发子弹射进基里连科的腰部,撕裂了腰椎、髋骨和腹腔内脏。子弹巨大的动能让他一头撞在墙壁上,身体抽搐。

迪克取出钞票,见里面还有几本证件和一个装钻石的小袋子,顺手全部塞进纸袋。他最后看了眼手指仍在使劲抓挖墙壁的俄国人,“尤里*基里连科,为莫妮卡!”他对着俄国人的臀部打光了弹夹内剩下的子弹。

迪克跑出拖车,把纸袋放进背包里,背上背包。他边跑边换好弹夹,等跑到拐弯处,枪声已经停止,门口躺着三具俄国人的尸体。米勒回头示意他停步,“等等,外面还有人!”

“你们从正门走,我掩护!”迪克低声说。

米勒和唐家傲跑向正门,迪克顺手抓起一个罐头,扔向门口,清脆的响声引起外面一阵子弹。迪克从枪声密度判断,外面至少有两个人。他又扔过去一个罐头,这次没有引发射击。他顺着通道跑向正门。

正门是拉链提升的卷门,迪克和米勒戴上夜视仪,在大门两侧站好,示意唐家傲按动开门按钮。滑轮拉链发出吱嘎嘎的声音,正门缓慢提起,提升到一米左右时,一阵子弹扫射进来。迪克和米勒对视一眼,迪克示意米勒等待,他冲着射击者的方向还击三发子弹。他的还击引来更猛烈的子弹,这次有两个射击者参与,一个在南边一辆集装箱卡车车轮旁边,另一个则卧在北边的一个水泥柱旁。两人受过射击训练,并不盲目开枪,采用连续三发的射击。

唐家傲躲在面对正门的一堆货箱后面,他站出来冲着水泥柱射击,分散了藏身柱后的俄国人的注意力,迪克瞄准俄国人暴露的靴子扣动扳机。俄国人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他的脚跟被子弹撕裂。他的惨叫没能持续下去,迪克接下来的三发子弹命中他的脑袋。

卡车车轮旁的俄国人失去镇静,同伴的死刺激了他的神经,他对着迪克的方向持续扫射,米勒看准他的位置,“砰砰”两枪,打碎了他半个肩膀。他扔掉AK47,捂着肩膀坐下,暴露的膝关节成了米勒下一个射击目标,子弹摧毁了他的膝盖。可怜的家伙,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直到米勒一颗慈悲的子弹彻底解脱他的痛苦。

“我们回后面的停车场,抢回我们的汽车!”迪克说。

三人拉开距离,前后交替掩护,绕回工厂后面。一个俄国人迎面跑来,大概想去支援前面的同伴,唐家傲开枪击倒他。没等唐家傲松口气,三十米外一辆越野车突然点亮大灯,向他们冲来。强烈的灯光让迪克和米勒眼睛暂时失明,他们没法开枪。唐家傲见势不妙,不再试图躲藏,冲着灯光中心扫射,一口气打光了弹夹里的所有子弹。汽车失去控制,猛然拐弯,撞在铁丝网上,撞开一个缺口。唐家傲换好弹夹,透过破碎的玻璃,他看到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他举枪戒备着走向汽车,可光顾前门,却没注意到另一侧后门打开,有人下车钻过铁丝网的缺口,借着汽车掩护狂奔。唐家傲没有清晰的射击线路,米勒的夜视仪让他清楚地把握逃亡者的路线,他冷静地射出两发子弹,击中目标后背肩胛骨的位置。有时防弹衣能够阻挡子弹,但从夜视仪突然加重的颜色看,子弹造成了可怕的伤口。

他们来到停车场,先前的俄国人已经消失。迪克和米勒警戒,唐家傲去发动越野车。越野车来到墙角,迪克刚刚打开车门,突然眼角余光看到后门被人推开。他来不及开枪,喊了一声,米勒转身开枪,击中俄国人,但俄国人临死前射出的子弹同样命中米勒,米勒踉跄着坐下,狙击步枪掉在地上。迪克急忙绕过来抱起米勒塞进车内,他拾起狙击步枪,跳进车内,顾不上关门,大喊,“快开车。”

唐家傲挂上一档,冲着前面那辆越野车撞开的缺口旁边的铁丝网撞上去。越野车怒吼着,撞开已经松动的铁丝网,越过人行道,横插过街道,向着高速路入口疾驶。

迪克打开顶棚灯光,检查米勒的伤口。一颗子弹击中米勒胸部右侧,另一颗击中他右侧肩膀。迪克抱着米勒的身体,查看他的后背。他后背已经被鲜血浸湿,迪克判断至少一颗子弹穿透他的身体。迪克找出绷带,简单地给他身体围绕几圈。

“米勒伤势严重吗?”唐家傲问。

“很糟糕,两颗子弹击中他,我们得去曼哈顿下城区的市医院急诊室,那里救治枪伤最有经验!”

唐家傲从后视镜望着迪克说,“医院接收到枪伤患者第一时间要通知警察局,警察询问我们,你准备说什么?”

“该死的,不送他去医院,他活不到明天!”

米勒突然说,“迪克。”他的声音虚弱,迪克一时间没意识到怎么回事,拍拍他的手说,“不要担心,我送你去医院。”

“不,迪克,用我的电话打给苏珊,告诉他我受伤,她会知道怎么办!”米勒气息急促,眼神开始涣散,却还紧盯着迪克。迪克点头示意答应,米勒昏迷过去。

迪克从米勒口袋里找出手机,打开见两个未接电话均来自苏珊,他拨打她的号码,铃声一响她就拿起电话,“米勒,你好吗?”她的声音柔和,但有种内在的力量。

“苏珊,我是迪克,米勒的朋友。”迪克不由自主地停顿,思考该如何说下去。

“迪克?米勒在哪里?请告诉他没事!”苏珊的声音顿时变得紧张。

“苏珊,米勒受伤,他被两颗子弹击中,我看了伤口,没有击中动脉或者心脏,但流了很多血,他处于昏迷状态。我做了紧急包扎,他让我找你,说你知道怎么办。”

“他什么部位中弹?”

“请保持镇静,苏珊…”

苏珊不客气地打断迪克说,“你听着,先生,我是急诊室的护士,每天都看到这些情况,我很镇定,不需要你提醒。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他受伤的准确部位和你的观察!”

迪克无声地微笑,苏珊在手术室一定是号人物,言语中流露着权威。“一颗子弹击中他右胸乳头上方一英寸的部位,另一颗在右肩膀肩胛骨下。他的背部流血严重,我没法查看有几个伤口。我用绷带包裹住他受伤的部位,撒了些军队用的止血剂。”

“好的,我知道了。请告诉我你们现在的位置?”

“我们在罗斯福大道,正准备开往曼哈顿的市医院。”

“不要去曼哈顿。请开向Goldstein医生办公室,地址是森林小丘大街145号,靠近海洋大道街口。请在办公室后面的停车场停车,我和医生会在后门等你们。”

“明白。”迪克看着窗外的路标,对唐家傲说,“我们去Goldstein医生办公室。走高速公路,控制速度,警察喜欢在这段纽约州高速公路拦截超速车辆。”

“知道。”唐家傲穿过两个街区后驶上高速公路,他最后看了眼后视镜,没发现跟踪车辆。他长出口气,这才注意到挡风玻璃上有一个弹孔,看位置似乎正对着自己的身体,他丝毫不记得有人冲他开过枪,下意识地摸摸胸口,没感到任何异样。他不禁好奇那颗子弹飞到哪里?他注意到迪克通过镜子望着他,犹豫一下,问道,“你在军队参加过多少次凶险的行动?”

“记不得了,每一次行动都有凶险,踏出基地大门前你永远不清楚会发生什么。有时候敌人就藏着那里,但是选择避开战斗。总体而言,和塔利班、基地组织的战斗,更多是心理战,他们避免正面交手,拖着美国军队,知道最终美国人会耗尽耐心离开,胜利是他们的。”

“你害怕过吗?”

“你开玩笑?谁不害怕?每一次执行任务回来,我都会觉得自己又活了一次!”迪克停顿片刻说,“不害怕的人,失去了警惕性,变成行尸走肉,对自己和同伴都是威胁,不该出现在战场。小心速度,前面有警察在测速!”

唐家傲没看到警车,还是瞥了眼时速表,见速度低于每小时100公里,就没有减速。前方道路略微拐弯,驶过转弯处,果然见一辆没开灯的警车停在公路边上,一个警察从车窗探出身子握着手提雷达。“你怎么知道警察藏在那里?”他问。

“如果你多盯着路面,就会发现前方行驶的两辆汽车突然放慢速度!”

“嗨,你是大姨妈要来还是天性怪僻?”唐家傲从镜子里瞪了迪克一眼。沉默了十几分钟,他忍不住又问道,“米勒怎么样?”

“不太妙,脉搏很微弱,还在出血,我压住伤口也不管用。你看着路口,下一个就是。该死,我们应该去市医院。我希望米勒没看错人,苏珊最好和她的医生已经作好手术准备!”

唐家傲找到Goldstein医生办公室所在的三层楼建筑,他绕道后面的停车场,刚刚停稳,就见一男一女两人推着担架车迎上来。两人在迪克的帮助下,把米勒抬上担架。他们推着担架车进入后门,乘电梯来到三楼办公室,一间临时手术床已经设置完毕。苏珊利落地用剪刀剪开米勒的衣服和裤子,他们一起把赤身裸体的他抬上手术床。

“先生们,你们可以在外面等,这里有我和苏珊就够了。”医生不客气地说。迪克和唐家傲对视一眼,悻悻地走出。他们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可以偶尔听到里面短暂的交谈和手术器械的碰撞声。一个小时过去,他们不敢离开,坐在椅上打盹。醒来见两小时过去,手术仍然进行。三小时后,房门打开,面色疲惫的医生走出来,迪克迎上去,忐忑地问道,“他怎么样,医生?”

“肩头的子弹卡在肩胛骨上,我已经取出。胸口的子弹造成很大伤害,在他体内改变方向,从背后飞出,差点伤到心脏,我花了很长时间修补他体内的组织损伤。他身体很健壮,应该能撑过去,我们要观察24小时,倘若没有其他问题,他很快就可以回家休息。苏珊留在这里陪他,我住的地方不远,有事她会喊我。” 医生脱下口罩说。他的手术衣已被汗水浸湿。

“非常感谢你,Goldstein医生,迪克是我的战友,他为国家牺牲很多,理当享受正常人的生活!”迪克握手的同时,塞进医生口袋五万美元。

医生低头看了眼口袋里的钞票,视线从迪克转到唐家傲脸上,又回头望向病房。他用犹疑的口气说,“听着,先生,我不知道你和你的朋友做过什么,也不想知道。但我做这个不是因为钱,苏珊挽救了我的医生职业,我百分之百相信她,所以今晚来救她爱的男人!”

“我当然明白你不是为了钱,但这是我们唯一表示感谢的方式。”迪克面色凝重地说,他见医生盯着自己身上的鲜血,解释说,“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收拾了几个美国司法体系无法应付的恶棍,他们罪有应得,请相信我的话!”

医生深深地望着迪克的眼睛,似乎找到他喜欢的答案,点头说,“你们可以留在这里,但我建议你们最好去我办公室的浴室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

“不用了,我和苏珊说几句话就离开。”迪克推门走进屋子。

米勒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呼吸很均匀。苏珊在忙着收拾手术器具,对迪克说,“他还处在麻醉状态,至少要六个小时后才能醒来。你们可以去附近的旅馆或者在办公室里先休息,今晚我看护他。”

迪克不置可否,拍了拍米勒的手背,“手术完成的怎么样?刚才医生说他能撑过去。”

“Goldstein医生在纽约市医院急诊室做了十年,手术水平非常棒,没人能比他做得更好。米勒很幸运,胸口的那颗子弹改变飞行方向,差点就伤到心脏,如果伤到的话,即便送到医院也没用!”苏珊望着米勒,目光中充满柔情,叹口气说,“我真不敢想象如果他活不了,我怎么办!”

迪克看眼唐家傲,“米勒从未提过你,你们是老朋友?”

“我们是新认识的老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苏珊眼里涌出泪水,“米勒昨天早上离开我之前,说他必须要帮你完成这件事,然后他就收手和我一起生活,我一直在祈祷你们能平安回来,他是我三十五年一直等候的男人!”

迪克轻轻拍了拍苏珊的肩膀,“原来你是米勒改变的原因!这几天我们都觉得他变了,可又猜不出怎么回事。”

“他不愿你们为他着想阻止他参与,所以隐瞒我们的事!”

迪克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米勒,“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失陪了。这里有些钱,是他应得到,你先替他收着。”他把基里连科保险柜里的钱全部递给苏珊。

苏珊看着钞票,又抬头看向迪克,“迪克,等他好了,我们就结婚。我希望请你来,但你要先保证不再找他做这些事情,他正式退休!”

“我保证。”迪克笑笑,他走到门口回头说,“苏珊,他是个好男孩,好好照顾他!”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