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三章 13-1 野蛮人

“欢迎你,独眼龙先生,缺了你,我们的聚会逊色不少!”基里连科招手示意。

两个俄国人推着米勒走近,一人用俄语对基里连科说了一句什么,基里连科满意地点头。

迪克见米勒嘴唇破裂,鬓角流淌着血迹,关切地看着他。

“伙计,是我的失误,他们从我身后偷袭,我没听到动静!”米勒歉意地说。

“先生们,从你们的汽车停下那一刻起,我的人就已经盯上你们!如果不是为了我们能文明地见面,我可以在你们切割开铁丝网时就动手,想想吧,那该多让人震惊?”基里连科闭上眼睛,似乎陶醉于那个场面。很快他睁开眼睛瞪着迪克,“这个独眼狗就是你的秘密武器,那天约翰抓住你,是他救了你,对吧?”

迪克和米勒交换目光,无言地点头。

基里连科看了眼巴乔,口气中不乏得意,“我就知道你留着后手,你们美国人喜欢玩这手,叫做什么袖子里的王牌。今晚,你们有机会见识一下我们俄国人的王牌!”

“听我说,他们和这一切无关,纯粹是为我帮忙才卷进来。放了他们,我会给你补偿,想做什么尽管对着我来。”迪克说。

“哦,伟大的友谊,多么让人感动!你真的认为我会放了他们?我可以告诉你,你们的两辆汽车已经拖进来,明天将送去一家废铁场,变成一堆废铁送往中国。我的人已经修补了你剪开的铁丝网,这里不会有任何证据显示你们曾经来过我的工厂,除非有人能从一堆堆的罐头里找出你们的痕迹!”

“别废话,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跪下,你这个狗屎黄色杂种!”基里连科抡起巴掌扇向迪克的脸颊。

迪克眼疾手快,抓住基里连科的手腕。

四个俄国人举起手枪,对准迪克。基里连科眼睛盯着迪克,挣脱手腕,摇头用俄语说,“不要开枪!”他脸上露出有趣的笑容,“迪克,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你没让我失望,你确实是个有趣的杂种,我非常享受今晚的每一分钟,我会让你见识阿富汗人如何对待俘虏。我要听你的哀嚎,看你躺在自己的屎尿里哀求我慈悲地结果你。不过,在局势演变到不幸境地之前,我会给你机会。你懂我的意思?不要对你自己的性命有任何妄想,你我都清楚我们之间是不死不休。我给你机会挽救你的朋友,他们不需要像你一样变成肉罐头!”

“有话直说吧,你费尽心机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迪克目光瞟向手表。

“怎么,今晚你另有安排还是你布置其他援兵?你们两个,”基里连科指着两个手下说,“去外面查看动静,告诉警卫和监控室的人精神点,发现任何异常立刻报警!”

迪克面无表情地望着两个俄国人走远,他的眼角余光落到高台上,见机枪手舒服地靠在椅子上,观望着这一幕。

“你杀了我两个弟弟,加上给我制造的其他麻烦,还有对我的意大利朋友造成的伤害,全部损失加起来,你欠我五百万美元。”

“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五千万?”迪克嘲讽地笑笑,“你弄错了,精明的基里连科先生,我不是美国联邦银行,可以随意印钞票!”

“这么说,你情愿眼睁睁地看着你忠诚的朋友变成肉罐头?你要明白,五分钟之内,我们就可以开始,我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启动机器!”基里连科不怀好意地望向巨大的机器,围观的俄国人皆露出笑容,巴乔舔着嘴唇用仇恨的目光瞪着迪克。

“我连五十万美元都没有,哪里去找五百万?你的要求很不现实。”

“你当然没有五百万,可你知道谁有这笔钱!到了这个时候你难道还要保护你的黄先生?”

“黄百家的美东集团有这笔钱,可他绝对不会为我掏钱,相反,他巴不得你干掉我。你不相信我,可以自己问他,他会亲口告诉你同样的话!”

“你是愚蠢还是有意兜圈子,迪克,我警告你,我的耐心有限,我可以先剁掉你一只脚再谈这件事,莫非你希望我们用野蛮人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

“基里连科,我在告诉你实情,我没有五百万,黄百家也不会为了我支付这笔钱!”

“黄百家准备了一大笔现金,准备运到香港,而你清楚这笔钱在什么地方!”

迪克微微怔住,基里连科竟然晓得美东集团的股份分红,他从什么渠道得知?显然不可能是刘国雄,刘国雄不会信任他。难道是万小楼?

基里连科见迪克的表情,满意地笑笑,“怎么,我的消息令你惊讶?如果不是为了这些钱,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在加州我就能干掉你!”

“你怎么晓得?”迪克幡然醒悟,“是雪莉告诉你的!”

基里连科表情古怪地望着迪克,“那天晚上,你发现你女朋友失踪,为她担心?我本来打算一块块地肢解她,做成罐头分批送给你,可她比你聪明多了,而且更有魄力,凭着那张嘴就能说服我。真幸运,倘若凡事是你们亚洲女人做主,这世界就没人能制止你们了!”

“我不清楚雪莉怎么知道的,我自己昨天才晓得美东集团给股东分红这件事,我并不了解其中细节,更别提现金存放地点。你要这笔钱,应该找刘国雄,是他在背后策划。”

“废话,倘若我可以找刘国雄,早就不费心思找你了!那个狗娘养的变态狂,有雇佣兵的保护,没人能靠近他。你比我想象的聪明些,居然晓得我为刘国雄工作,可惜我和他现在关系不是太好,否则他会愿意出钱买下你。”基里连科似乎意识到自己话太多,目光炯炯地瞪着迪克说,“这么说你帮不上我?我建议你好好想想!”

“雪莉在哪?”唐家傲突然插话问。

基里连科愠怒地瞧着唐家傲,视线转到迪克脸上说,“你不是她的男朋友,这小子才是!”他凑到唐家傲面前说,“嗨,中国小子,你是个很幸运的男人,你女朋友非常有女人味道,尤其懂得服侍男人。他妈的,我阅女无数,她的床上功夫绝对能排在前五!”

唐家傲发出一声野兽的怒吼,作势扑上去,没等他举起手,迪克和米勒已从两侧牢牢地抓住他的胳膊。迪克低声说,“冷静,兄弟,冷静,他正等着你的冲动!”

唐家傲眼睛喷火,咬牙切齿地瞪着基里连科说,“你这个狗娘养的!”

基里连科目光飘过迪克和米勒的脸,怜悯地看着唐家说,“听着,孩子,如果我知道,一定告诉你她在哪里。她很懂得劝说艺术,用各种方式说服了我,所以我放了她,我最后听说她去找刘国雄,没准你的朋友迪克可以告诉你她在哪里。不过,让我免费送你一句箴言,那娘们是个婊子,玩玩可以,但绝对不要靠近她这种女人,你征服不了她,她最后会像个母蜘蛛一样吃掉你!”

迪克又看向手表,他旋即冲着米勒和唐家傲点头。

基里连科本能地感觉到不妙,大声喝道,“迪克,你在搞什么鬼?准备开枪!”

四个俄国人举枪瞄准,迪克、唐家傲和米勒却同时抱头趴在地上。几乎同时,以拖车为中心,三个地方同时爆炸,强光弹巨大的威力造成俄国人短暂意识丧失。

迪克他们虽然有所准备,可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强光和强震刺激,动作变缓,思维出现瞬间短路。迪克深吸口气,翻滚到一个俄国人身旁,抢过他手里的AK47,举枪冲着高台方向,连续点射。高台上的机枪手是屋内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必须第一时间除掉。

迪克的连射并不准确,但至少影响俄国机枪手的射击准确度,十几发重机枪子弹呼啸着打在拖车墙壁上。他略微调整枪口,三发子弹命中目标,俄国机枪手身子倾斜,从椅上摔下,翻滚着掉下高台。他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到烟雾中巴乔踉跄逃跑,试图冲到最近的一堆货物后面。他的点射让意大利人的后背出现三个血洞,一头栽倒在地。

迪克调转枪口,见米勒和唐家傲已经各抢到一支AK47,两个俄国人被杀,基里连科和另外两个手下捂着眼睛趴在地上,强光对他们造成巨大伤害,他们的身体完全失去平衡,思维处于混乱状态,不要说反抗,自己身在何地都未必知晓。强光弹具有极大的震撼力,让人瞬间失去抵抗能力,因此为英国特种部队SAS采用,SAS小组外出行动,必定配备强光弹。

迪克和米勒交换目光,米勒枪口对准两个俄国人的后脑扣动扳机,“砰砰,”两人身体抽搐片刻,静止不动,其中一人肛门括约肌失去控制,粪便塞满他的裤裆,一股臭味弥漫在空气中。

“米勒,你去警戒,外面的人可能很快进来!唐家傲,你去看看那个机枪手,别让他跑掉!”迪克说。

米勒从俄国人身上拿起几个弹夹和手枪,小跑到入口警戒。一直呆立的唐家傲却突然扑到基里连科,两手用力抓住他的脑袋撞击水泥地,怒吼道,“你说,雪莉在哪儿?”

“我不知道,她去找刘国雄!”基里连科冷不丁被撞破鼻子和嘴唇,用手护住脸说。

“你这个狗娘养的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唐家傲抡起拳头重击俄国人后脑。

迪克拖开唐家傲说,“冷静点,雪莉已经走了,她和这个俄国佬无关,他确实放了她!”

“如果不是他抢走她,她不用经历这些事!”唐家傲用力挣脱迪克。

迪克叹口气,看了眼捂着脑袋的基里连科说,“哥们,现在不是谈论女人的好时间,你振作些,否则我们全要死在这里!”

唐家傲视线望向远处,牙齿用力咬住嘴唇。

“外面还有四五个俄国人,他们一起冲进来,米勒拦不住,你要立刻结果机枪手,支援米勒!”

唐家傲狠狠地瞪了迪克一眼,拿起AK47,冲向高台。

迪克暗自松了口气,踢了一脚基里连科说,“你坐起来,我们还有话说!”

基里连科挣扎着翻身坐起说,“放了我,我们可以做朋友,不管你想要毒品、漂亮女人还是钱,我都能给你!”

“我们做什么朋友?一分钟前,我记得你好像发誓要把我做成肉罐头,卖给你们俄国同胞。”

“我有很多重要朋友,我为他们做事,你杀了我,他们会找你算账。在你出现在这里之前,我已经告诉他们你是谁。你不会认为我没有一点防御措施吧?”

“我不担心别人,你才是关键。除掉你,我的所有麻烦都消失。人走茶凉,你的重要朋友们会找到替代你的人,那时候他们就失去和我玩的动力。”迪克停顿一下,“你懂我的意思?不要对你自己的性命有任何妄想,我给你一个拯救自己不做肉酱的机会!”他引用基里连科的话,略作改动。

“迪克,理智点,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屋子里的保险柜有十五万美元的现金,你带着钱走,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保险箱里还有什么?”

“工厂的帐目,还有几份证件。”

“你的毒品藏在哪里?”迪克问。

“你要什么毒品?”基里连科先是惊诧,误以为迪克贪心,忙说,“海洛因在靠墙的塑料桶里,大麻在那边的箱子里,你随便拿。可卡因暂时缺货,要等两天。”

“双手放在脑后,慢慢站起来,进屋打开保险箱。行动缓慢,不准回头。如果你乱动,我会给你的腰椎两颗子弹,让你慢慢流血而死!”迪克用枪口戳了戳俄国人的腰椎。

基里连科顺从地举起手,他慢慢地踏上拖车台阶,试图感受迪克的位置。迪克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几乎贴着他的腰部射进拖车墙壁。他身体颤抖一下,顺从地走进拖车。他本有机会随手关上拖车门,拿出藏在衣橱内的手枪,可迪克不会给他这三秒钟的时间,AK47的子弹能够撕碎屋门和墙壁,他清楚时间就是生命,等厂房外面的手下冲进来,他脱身的机会更大。

迪克站在两步之外,看着基里连科跪在地上打开墙角的小保险柜。俄国人连续两次弄错号码,颤抖的手指没法正确对准数字。“你还有一次打开保险柜的机会。”他警告说。

俄国人打开保险柜,右手拉开两英寸厚的柜门。里面有一堆钞票、一个账本和一把大口径俄国手枪。他没有试图去拿手枪,也没有转头,只是静静地等待。

“把手枪顺着地板滑过来。”迪克命令道,等基里连科扔过来手枪,他抓起柜台上的一个纸袋子扔过去,“装好钞票。”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