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二章 12-6 牛肉罐头

电话铃声持续响了很久,终于有个男人粗声粗气地说,“巴乔,你他妈的在哪儿?我三小时前找过你!”

“伙计,我昨晚遇到个漂亮小妞,带她去跳舞,喝醉了,脑袋像灌了铅,非常难受!”

“别他妈的抱怨,你什么时候回来?今晚有活儿,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去不了,我和人约好今晚见面,尤里交代我找人询问亚洲佬的情况。”

“操,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意大利人,整天就知道喝酒、吃饭、搞女人!听着,你可以吃完饭过来,今天午夜我们去一个酒吧收点钱,不会动手,但我们要多点人,吓唬吓唬他们。”

“伙计,我很想帮你,可尤里说这件事非常重要,我不能搞砸。别指望我,我们的饭局很晚!”

“撑死你,你这头意大利猪!”电话挂断。

巴乔把电话还给迪克,期待地说,“你听到了,我完全遵照你的吩咐!”

迪克注视巴乔几秒钟,对唐家傲说,“让他呆在厨房,绑好他的手脚,堵住他的嘴。”

“遵命,主人!”唐家傲推着巴乔走向后面的厨房。

等唐家傲回来,米勒已经坐在柜台上。迪克问道,“你们怎么看?”

“我从不信任意大利人,尤其像他这种油腔滑调的家伙!”米勒说。

“我们关他这么长时间,他应该恨死我们才对,可我没看到他身上一点愤怒的情绪。他不恨我们,唯一的解释是他知道将有倒霉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唐家傲说。

“好吧,我们看看今晚谁倒霉!”迪克对米勒说,“我现在睡觉,你去购物,准备我们行动用的东西,我已经列好清单。唐家傲再去工厂周围看看,拍些照片,尤其要在高速公路上查看屋顶。但注意不要被警察抓到你非法停车,他们会给你开罚单。晚上八点之前回来,我们还要做些准备工作。”

迪克送两人出门,关好门窗,检查了一下巴乔的身上的绳索。他喝了两口威士忌,吞下四片止痛片,躺在充气床垫上,很快昏昏睡去。睡梦中,他回到芝加哥的贫民窟,一个人走在街头。他进入一个灰暗冰冷的世界,街上所有行人脸色铁青,像是古拉格里的犯人,目光呆滞,表情阴郁,毫无反应。他找呀找呀,怎么也找不到离开贫民窟的路,越走越失去方向,被一群黑帮分子跟踪,陷入一条死胡同…

电话铃声大响,迪克从梦中惊醒,见是米勒来电,“什么事?”

“迪克,开门,我在后面。”

迪克揉着眼睛打开后门,米勒嚷道,“你在干什么?我给你打了三次电话,在这里站了十五分钟。我担心你被巴乔干掉,正准备砸门!”

这时唐家傲开车过来,他拎着两个纸袋下车。“晚上好,先生们!听说今晚你们有特别活动,我专门买来曼哈顿最棒的三明治。”他心情很好。

“三明治先生,先帮我把东西拿下车。”米勒说。

唐家傲的三明治名不虚传,迪克和米勒一人吃下两人份的食物,剥夺了巴乔的那份,他们只好为巴乔要了一盒必胜客的匹萨。看巴乔狼吞虎咽的样子,他一定认为那油腻的面饼是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迪克和米勒用了两个小时准备各种装备,唐家傲在一边观望。

 

5.

 

晚上十一点钟他们准时出发,迪克驾驶面包车,唐家傲和巴乔坐在后面。米勒驾驶越野车远远尾随。十一点四十分,迪克在工厂上面的高速公路停车,他按下紧急事故灯,并下车安置放了发光的紧急警示灯,引来后面几个司机的喇叭和中指。他站在桥上装作打电话,观察下面的工厂。十分钟后,他收起紧急警示灯,开车驶下高速公路,同时给米勒发了一个信息,“不能空降,行动改变,跟着我。”

迪克在距离工厂一个街道的位置停车,他让唐家傲在车里等着,自己下车去和米勒商量。

“房顶设有遥感探测装置,还有夜视功能的摄像头,俄国人防备空降这一手。”迪克说。

“现在怎么办?不行的话,行动取消,我们没必要冒险!”

“不,我看到了漏洞。停车场今晚有好几辆集装箱卡车,它们的位置遮掩了摄像头的的角度,只要割开铁丝网,我们就能利用卡车的掩护靠近工厂最大的厂房。”

“你确定?我昨天白天开车观察过那边,三个摄像头从不同方位监视停车场。”

“我确定。只能今晚做,以后不会有更好的机会!”迪克停顿一下,“我和唐家傲带着巴乔先进去,你等我们的信号。”

米勒凝视迪克片刻,握手说,“你们小心!”

迪克把面包车停在街道对面的高架桥的水泥柱旁,他拎着大铁钳,悠闲地穿过街道,在水泥柱的阴影下观察片刻。铁丝网拐角处的上方按有摄像头,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对外的摄像头缓慢转动,巡视270度的空间。里面摄像头是固定式的,可以清楚看到九十度空间的院子。两个摄像头的盲区就在镜头下面,他选择时机走过去,一格格地剪断手指头粗细的铁丝网。

剪开一个足够大的缺口后,他给唐家傲发出短信,等唐家傲带着巴乔赶过来,已是十二点十五分。他拔掉巴乔口中的破布,用枪口点着意大利人的胸膛说,“巴乔,如果你还忘记告诉我们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否则,我们进去遇到任何意外,你头一个死!”

巴乔面露恐惧,摇头说,“我发誓,我没有任何隐瞒,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

迪克和唐家傲对视一眼,迪克扒开铁丝网,让他们钻入。三人弯腰走在集装箱卡车下面,很快靠近工厂厂房的卸车码头。

监视停车场的摄像头为卡车阻挡,看不到下面的活动,迪克估计当初这套监视系统的设计者并未预想到这里会停着二十多辆集装箱卡车。俄国人的肉罐头生意确实很好,或许日后他们可能变成这个行业的重要一员,就像无数美国早期大亨发家一样,黑钱漂白。

三人站在卡车巨大车轮的阴影里望着如怪兽横卧的厂房,厂房的门窗紧闭,巨大的通风口寂静无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腐臭味。

“这是什么味道?”唐家傲低声问巴乔。

“美国马肉便宜,所以他们买来很多马肉,冒充牛肉,做成罐头。马肉肉质粗糙,需要长时间的烹饪,听说他们请来台湾专家,专门负责加入香料和化学物质进行烹饪。”巴乔说。

“该死的俄国人,身上没有一根正直的骨头!”迪克骂了句,他抓住巴乔的肩膀说,“他们在哪儿?从哪一个入口进去”

“我们要绕过去,入口在房子另一侧。”

“你前面带路,不要暴露,走在阴影里!”

他们绕到厂房后门,看到一个小门,门上面有个灯泡和摄像头,旁边有一个小停车场,停着四辆汽车,其中一辆是豪华的跑车。

“为什么你从未提过这里有个摄像头!”唐家傲说。

“那个摄像头坏了,俄国人懒得修理,摆摆样子,你走近就能看到。”巴乔不安地说。

迪克戴上军用夜视仪,没发现周围有人埋伏。他们走到侧门,唐家傲抬头观察摄像头,看不出端倪。迪克轻轻拉了一下门把手,门随着转动。他慢慢拉开,里面无人。

“巴乔,你带路,记住我说的话。有事你第一个完蛋!”迪克说。

“你进去就晓得我没骗你。”巴乔主动迈步向前。

“你倒是迫不及待,慢点走!”唐家傲一手拉住绳子。

厂房里一片黑暗,只有走廊前方五十米处闪烁着昏黄的灯光。唐家傲试着打开两侧的房门,房门全部紧闭。他不安地望着四周,黑暗中可能藏着千军万马,这是个最完美的伏击点。他回头看了眼迪克,迪克做了个OK的手势。

他们走到灯光处,见左手边是巨大的生产线,右侧堆积着装满罐头的箱子。迪克打开一个箱子,灯光下看到一个商标上有西部牛仔赶牛群的图像,文字则是俄文。

“穿过生产线,那边拐角就是他们聚会的房间。”巴乔说。

他们走到拐角,果然看到了一个建筑工地常用的拖车房子,窗户紧闭的窗帘透过几缕灯光,可以听到几个人在用俄语大声说笑。迪克小心地靠近拖车,里面声音更加清晰。他绕着拖车转了一圈,取下夜视仪,用枪口对准房门,冲着唐家傲点头示意。

唐家傲强迫巴乔趴下,他小心地走上三步台阶,和迪克做最后的眼神交流,猛然推开房门,举枪冲进屋子左侧,他负责房间右侧的人。迪克两大步站在门口,他负责左侧。房间空无一人,桌子当中放着一个连接两个小音箱的Ipad,正在播放着俄国电视剧,画面上几个男人嘻嘻哈哈,外面听到的是演员们的声音。

“操!”迪克怒骂一声,扭头看去,见巴乔还趴在地上,车间内的灯光却一下子点亮。左侧四个持枪的俄国人从一堆货物后现身,领头的正是尤里*基里连科,他的三个手下握着AK47。

没等迪克有所动作,正对拖车三十米处覆盖货物的一块帆布落下,露出一座高台,高台中央放着一挺重机枪,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俄国人握着枪柄,另一个手扶子弹链条。“突突突。”M60重机枪警告射击,十几发子弹从迪克头顶三十厘米处飞过,击中后门一堆货物箱子。

“放下武器,迪克,你们没有任何机会,他们是俄国军队的功勋机枪手,这个距离可以打爆你身上每一根骨头!”尤里*基里连科走近说。

迪克望着严阵以待的俄国人,心知无法抵抗,如此近的距离下,拳头大的重机枪子弹将摧毁射击线路上的一切器物,拖车墙壁根本挡不住子弹,他和唐家傲躲在里面会被打成一堆烂肉。他望着正翻身试图坐起来的巴乔,狠狠地说,“你这个意大利杂种,我该把你喂了老鼠!”

巴乔躺在地上怒骂说,“迪克,你以为我会忘了,我表哥约翰是怎么死的?当我知道你杀了他,我就来找基里连科先生,求他帮我报仇!你现在可以清楚,从头到尾都是我在演戏,是我骗了你,你这个斜眼吃屎的亚洲佬!”

“放松些,我的朋友。”尤里*基里连科走过来扶起巴乔说。他望着迪克,“怎么,你想像个英雄般死在枪战中?倘若那样,你可绝对是个蠢笨之徒,枉费了我一番心血!”

“基里连科,你想要什么?”迪克问。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金钱和权势!你死了,对我没什么好处,相反,你活着可能带给我非常大的利益,所以我们需要坐下好好谈谈,看看我们是否能进行互惠互利的合作。”

迪克根本不相信基里连科的话,他的视线在巴乔和机枪手间移动,可巴乔的身体遮挡住基里连科,他很难一枪击中俄国人。而且,即便能够击中,他也无法抵抗重机枪,俄国机枪手的手指放在扳机上,枪口对准他的身体。

“听着,时间很晚了,我没耐心陪你站在这里。我数三声,如果你不放下武器,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基里连科示意机枪手准备,“一、二。”他拉长声音说。

迪克叹了口气,松开手指,看着手枪坠落,然后缓慢地用左手两根手指拿出腰间的第二把手枪,一并仍在拖车下的水泥地上。

“放下背包,扔到一边!”

迪克放下背包,扔到拖车一侧。

基里连科赞许地点点头,但还是谨慎地站在巴乔身后说,“现在,喊你的同伴出来,让他也放下武器。”

“出来吧,唐家傲,我们没有机会!”

唐家傲举手走出拖车,基里连科身后两个俄国人迅速持枪上前,搜查他和迪克。俄国人动作娴熟,搜查手法经过专业训练,没有漏过他们身上任何可能藏匿武器的地方。他们没有任何发现,回头看了眼基里连科,拾起迪克和唐家傲的手枪插进怀里,拿着他们的背包退后,他们握枪站着,但姿态非常放松,枪口不再瞄准迪克和唐家傲。

基里连科走近迪克,他身材高大,比迪克高出半个头,肩宽背阔,拥有俄罗斯运动员的修长体型,举手投足间流露着自信和敏锐。他面无表情地打量迪克半晌,转到唐家傲面前,目光变得愤怒。他几乎咬牙切齿地说,“你杀了我的两个兄弟!”他右拳狠狠地击中唐家傲的面颊,见唐家傲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身形微微调整,扭腰发力,左拳带着风声打向唐家傲的鼻子。唐家傲勉强扭脸,俄国人的拳头打中他的额头,让他眼冒金花,他像醉汉一下摔倒,踉跄着想爬起来,可腿部发软,起到一半又坐在地上。

迪克扶着他站起来,平静地对基里连科说,“你不需要这么对待他,他和你我的恩怨无关!”

基里连科逼近迪克,居高临下地瞪着迪克的眼睛说,“你说的对,这个狗娘养的中国佬确实和你我恩怨无关,所以他不该把鼻子插进不该插的地方!”他猛然转身一拳打在唐家傲的小腹,力道十足,唐家傲痛得弯下腰,张大嘴巴干咳不止。

迪克同情地拍拍唐家傲的肩膀,安慰示意。他不动声色地扫视周围,见一个机枪手两手抱胸,安静地坐在高台上,另一个机枪手则走过来加入基里连科的其他手下。拖车旁共有四个基里连科的手下,他们分成两拨站在左右两边,让开机枪射击路线。有人已经解开巴乔的身上的绳索,他活动着肩膀和手腕,用怨恨的目光紧盯着迪克。他恨不得扑上来咬迪克一口,可很清楚基里连科的性格,不敢造次。

基里连科注意到迪克目光的游动,转过身夸张地做个请欣赏的手势,“迪克,欢迎你来到我的小工厂,可惜来的不是时候,否则你可以看到美国机器工作的伟大场面,从机器这边塞进一大坨牛肉,另一端就流淌出一罐罐的肉罐头,在我看来,这才是纯粹的美国梦!”

他见迪克没有反应,残忍的面颊上露出笑容,“牛肉罐头,美国制造,你不晓得这对一个俄国人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对一个在饥饿中长大的俄国孩子,这就是他想要的全部世界!”

“恭喜你美梦成真,基里连科先生!我们现在做什么?”

“耐心点,我一直以为耐心是你们黄猴子的美德!”基里连科竖起一根手指说,“我这几年运营工厂最大的收获就是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将收获所有的好处。你晓得我为什么特意安排巴乔带你来工厂?我不会随随便便挑选这里!”

“因为你喜欢吃臭烘烘的马肉?”迪克毫无热情地问,清楚自己必须扮演俄国人期盼的角色,他的目光掠过手腕上的手表。

基里连科哈哈大笑,看着周围的手下用俄语说,“这个狗娘养美国佬很有喜剧天赋!”手下们裂嘴附和,连听不懂俄语的巴乔也露出献媚的笑容。

笑容如同三伏天的雪花突然从基里连科脸上消失,他伸出一根手指戳着迪克的胸膛说,“因为我喜欢看着我最痛恨的人彻底肢解,变成箱子里的罐头!”

“你将亲眼目睹你的两个朋友变成牛肉罐头,我保证,你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

两个朋友?迪克下意识地望向拐角,见两个俄国人持枪押着米勒走过来,一人背着他的狙击步枪。

 

 

上一节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