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二章 12-5 马耳他之鹰

唐家傲望着发电机组的仪表读数慢慢接近红线,偶尔偷瞥米勒两眼,米勒专注于一堆电线,他切断几根,又和不同线路重新连接。等仪表到达红线,唐家傲拍了拍米勒肩头,米勒看了眼仪表,推上一个闸口,发电机组轰鸣声更加强烈,他等了片刻,连续推上两个闸口,电线连接处闪耀一阵火花,天花板电灯闪烁两下,完全熄灭。

“断电情况将持续多久?”唐家傲用头灯照射着仪表问。

“那要看城市电网工程师的反应时间,他们得更换大楼电网入口的芯片和线路,从诊断到修复怎么也要两三个小时吧。备用发电机组损害比较严重,需要换一些重要部件。走吧,我们可以上去。”他关上小门,装好工具箱。

“我们闯进去?”
“摘下帽子、头灯和背心,用手电筒。我们去上面的停车场,他们不会防备我们从下面上来。”

“你猜测多久工程师会来查看?他们看到你的手工活儿,会立刻明白有人做了手脚。”唐家傲把硬壳帽、头灯和背心放进背包,拿出手电筒,顺手检查腰间的手枪。

“你不懂工程师的心态,他们不会随便拆卸这里的东西,备用机组不能正常运行,又有明显超载烧毁痕迹,他们将第一时间和厂家联系,要求厂家派人维修。厂家在曼哈顿一定有专门维修人员,等他们来到至少要两三个小时以后。”

他们沿着车道顺利步入上面一层停车场,里面停满了车辆。他们的手电筒成了黑暗中的灯塔,救出被困在车阵中的两男一女。他们一群人走进入口,一个拿着手电筒的保安说,“大楼紧急停电,所有人员需要疏散。你们顺着楼梯走到一层大厅,去外面等候。”

一楼出口处的屋门敞开着,有足够的光线指引着人们出去,楼上的人群排成队下楼。米勒用手电照明,逆向走上楼梯,唐家傲跟在身后。他们走到三楼时,看到一个拿着手电筒的保安在指引人流下楼。

“先生们,你们不能上去,大楼停电,我们在紧急疏散所有人。”保安拦住他们的道路。

“我们是五楼的,上去取些东西就下来,用不了两分钟!”米勒用权威的语气说。

米勒的大胆让保安有所犹豫,他显然清楚五楼角色不好惹,他用手电筒照射一下他们身上的背包说,“先生们,请不要给我惹麻烦,我的任务是疏散所有人。”

“你让我们上去,不会有任何麻烦。否则,你的麻烦大了!”米勒逼近保安。

“你们到底是谁?今天上面特别下令不准任何人在没有陪同的情况下去五楼!”

“伙计,我们谁也不是,因为你没见过我们!”米勒掏出钱包,拿出一叠钞票塞进保安上衣口袋。他做过保安工作,晓得这些人拿着低廉工薪仅仅为了糊口,绝对没有为老板卖命的打算。

保安下意识用手捏着钞票,这些钞票是他两个星期的工资。他退后一步,让开道路。“你们最好走四楼里面的楼梯上五楼,没人使用楼梯上的入口。”他目送两人走上楼梯。他感到有点不对劲,可明白五楼那些人的事最好少问,和控制中心联系只会引来更多麻烦。他把钞票放进贴身内衣口袋,走向三楼的出口。

米勒走到四楼入口处,犹豫片刻,开门走了进去。保安的话和他的怀疑吻合,外人不晓得四楼内部有通向五楼的楼梯,马耳他之鹰的人很有可能在寻常紧急入口处设下埋伏。

四楼走廊光线充足,阳光从玻璃窗外照射进来。他们刚走到拐角处,迎面遇到两个拿着传呼机的白人,他们留着短发,戴着耳麦,身材粗壮,穿着蓝色制服,制服腋下凸起,显示挎着的手枪。他们看到米勒和唐家傲,眯起眼睛,伸手握着腋下的手枪。

米勒当作没看到他们的动作,抢先说,“嗨,伙计,出什么事了?电梯突然停电,我们卡在电梯里半个小时,也没人来救!”

两个白人交换目光,左边一个问,“你们干什么的?”

“我们去纽约石头城办公用品公司,你们这里像是迷宫,我们怎么也找不到路!”米勒说。

“为什么没有保安陪同你们?这层楼不对外开放,他们清楚的。”

“有位女士晕倒在电梯里,保安下楼去找医疗救援。到底发生什么事?”

“大楼电力系统出现故障,需要疏散所有人。你们包里是什么?”另一个白人看着他们的背包问。

“一些办公用品的样品。纽约石头城在哪里?我们把东西放下就走,我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你们走错路了。向回走,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处,右拐,过了两扇门就是。”

“非常感谢,先生们,祝你们有愉快的一天!”米勒对唐家傲说,“快点走吧,唐纳德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他们向回走去,一路上能感觉到后背上两个保安的目光。安全拐弯后,两人靠墙站住,卸掉背包,掏出手枪。“刚才为什么不动手?”唐家傲问。

米勒望着墙壁消防龙头上面的楼层平面分布图说,“他们的耳机开着,一动手必定惊动其他人,暂时还是悄悄地靠近他们好。你看,这个示意图根本没有标出通向五楼的楼梯,他们沿着周边巡逻是为了保护那个楼梯,等一会儿,就要转到另一边。我估计楼梯那边还人,我们可以靠近把他们引过来。”

“怎么引过来?”

“放火。”米勒拿出一个小镜子,微微探出手,查看走廊。“走,他们已经走向另一边。”

米勒和唐家傲把背包放在胸前,快步走到先前的拐角处。米勒先用镜子查看有没有人巡逻,示意唐家傲蹲下,他骑在唐家傲肩头,扯下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紧急燃烧棒,用力在墙壁上一擦引燃棒头。他把燃烧棒顶着墙壁燃烧,高温火焰很快融化一块墙壁,升起一阵浓烈的黑烟。

他们用胳膊肘捂住口鼻,通过衣服来过滤烟雾,可浓烟还是刺激他们喉咙和眼睛,所幸不需要等太久,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两个白人跑过来,他们先看到喷着磷火的燃烧棒,接着看到米勒和唐家傲的枪口。四人目光相交,米勒看到一个白人眼神里的反抗,他扣动扳机,白人的左眼球爆炸,倒下的尸体扬起手臂,想抓住流逝的生命。他的同伴明智地举手投降,唐家傲用一根细绳绑住他的两手,取下手枪和耳麦。

巡逻的另两个白人一分钟后跑来查看,先前两同伴截然不同的命运让他们选择投降。三个绑在一起的俘虏走在前面做盾牌,唐家傲和米勒熄火后跟在后面。楼梯口没有其他看守,可楼梯上面还有两人,他们察觉楼下的变化,开枪封锁楼梯,米勒的镜子被子弹打碎。唐家傲和米勒试着冲了两次,一露面就遭到强烈火力的攻击,险些中弹,被迫退下。

敌人的位置很隐蔽,米勒和唐家傲尝试火力压制,没见效果。敌人不介意他们盲目的射击,保持火力沉默,但只要看到他们露面,就一阵连射。他们用的是Uzi冲锋枪,火力强大,非常适合封锁通道。

正当米勒和唐家傲一筹莫展之际,他们听到楼上传来几声枪响,接着响起迪克的声音,“米勒,是你们吗?”

“迪克,我们在下面!”

“不要开枪,我现在下来。”几秒钟后,迪克走下楼梯,他背着一个小包,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全身上下到处是鲜血。

“嗨,迪克,你没事吧?”米勒问。

“我?”迪克摸摸面颊,看着手指上的鲜血说,“不是我的!”

 

迪克、米勒和唐家傲带着三个俘虏进了洗手间,俘虏关进隔离间,迪克简单地清洗血迹,换上米勒带来的新衣服和帽子。他们留下两个大背囊,顺着紧急疏散口走下大厅,在一个保安迷惑的目光下走出大楼。

回到中餐馆,三人洗漱一番,吃着外卖,才有机会讲述彼此发生的事情。

“你在刘国雄的卧室里看到什么?”米勒问。

迪克沉默片刻说,“两个赤裸的俄国女人,一个被绑在床上,另一个绑在十字架上。她们几乎奄奄一息,他折磨她们很长时间,他是个心理变态的混帐!”

米勒和唐家傲对视一眼,米勒问道,“然后你做了什么?”

“我没法带她们出来,她们太虚弱了,不能走路,他给她们用了大量毒品和催情剂。”迪克摇头说,“尤里*基里连科提供的俄国女孩,刘国雄迷恋金发女郎。”

“刘国雄呢?”唐家傲问。

“那头猪猡哀求我不要杀他,我让他打开保险柜,里面有些现金和资料。我掰断了他的脖子。”

他没提及其中的一盘DVD,内容是刘国雄和商丽人在床上的活动。

“这么说,是刘国雄背后导演了整件事?他派俄国人去加州袭击你,今天绑架你,都是为了雪莉的那块芯片?”米勒问。

“难说,我感觉他野心很大,一方面对付黄百家,另一方面算计曾飞熊,可能最终目的是为了控制美东集团。芯片对他没什么用处,他也不在乎,他说是美国公司或者情报机构和他做交易,他又不想和中国大陆政府搞砸关系,所以费心生出这么多事。”

“刘国雄说没说雪莉在哪儿?”唐家傲紧盯着迪克问。

“刘国雄说给她买了一张机票,送了一笔美元,她两天前去了欧洲。”

唐家傲欲言又止,直直地望着远处。

迪克和米勒交换目光,米勒问,“我们现在做什么?”

“解决俄国人,我不想再留下任何债务!”迪克说。

“我同意,不要欠债,不要留下尾巴!”唐家傲缓缓说。

“今天我们闹出这么大动静,死了这么多人,你不认为俄国人会听到风声?”米勒问。

“什么风声?除了那三个被绑起来的家伙,没人清楚发生什么。刘国雄已经死了,马耳他之鹰保安公司会想法设法地掩盖这件事,如果外人听说客户死在大楼里,他们的保安生意就完了。刘国雄的助手和保镖们的家属会得到很大一笔封口费,警察不会知道,不会有人谈论大楼里发生的事情。”

“十几个人光天化日下死在曼哈顿的办公大楼里,却悄无声息,太他妈变态了 !”

“你晓得这个城市每天因为各种原因死多少人吗?上百上千!”

“万小楼和越南兄弟呢?”唐家傲问。

“我不清楚,刘国雄的人带他们出去,他们应该没事。刘国雄死了,没人会对他们下手。如果他们脱身,肯定要回酒店,晚些时候给酒店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刘国雄死了,我们还对曾飞熊下手?”

迪克思考片刻,“没必要,曾飞熊、刘国雄和黄百家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刘国雄出局,或者能够让曾飞熊和黄百家缓和关系。今晚处理掉俄国人,我们就离开纽约。”

“哦,该死的,迪克,我们可以多住几天,我可花了些心思准备这些住处。”

米勒略微皱眉,说道,“迪克,你确定你的状态可以参加今晚行动?你看上去需要去医院躺一个星期。”

“我没事,吃两片止痛药,睡几个小时就行。”

唐家傲打开巴乔的手机,看到一个未接来电,显示给两人,“应该是俄国人找他。他不接电话,他们说不定担心他泄密,改变今晚的安排。”

“巴乔是个小角色,尤里*基里连科不会太在意他。我去找他谈谈,你上次什么时候解开他的绳子?”迪克问唐家傲。

“早上八点钟带他去过洗手间。还是我去吧,你行动不便。”唐家傲起身去地下室。

迪克对米勒说,“不要让他看到你,你先在门口的衣橱里躲会儿,正好可以观察。”

几分钟后,唐家傲推着巴乔走过来。巴乔萎靡不振,两手绑着,慢腾腾地挪着步子。

迪克闻到一股刺鼻的尿骚味,瞥一眼巴乔湿漉漉的裤子,“巴乔,很抱歉不能给你提供很好的条件!现在我们很忙,顾不上你,我希望你能凑合一下。如果你继续合作,明天就可以获得自由,我们之间恩怨一笔勾销。我以我的荣誉保证!”

巴乔舔着干裂的嘴唇,目光先扫过衣橱,定格在迪克脸上,眼神中充满期待和哀求。“迪克,请不要把我关在地下室!那里到处是该死的老鼠,它们在我身上爬来爬去,我不想得鼠疫!”

“鼠疫?那会传染我们!那玩意靠跳蚤传播,我刚看到他脑袋上有一堆跳蚤!”唐家傲说。

巴乔慌忙摇晃脑袋,似乎要晃掉隐形的跳蚤,引得唐家傲哈哈大笑。

“巴乔,只要你配合我们,我可以为你改善条件。”迪克说。

“我以我妈的在天之灵发誓,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请相信我!”

“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迪克打开手机给巴乔看。

“他是尤里*基里连科的一个手下,叫斯涅尔科夫,我估计他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或者询问事态进展?我说过今晚回去。”

“给他回电话,告诉他一切正常,但你今晚另有安排,明天回去。”

“让我先喝点水,我的嗓子太干,他会听出异常!”

“这边走,巴乔先生,我带你去卫生间!”唐家傲说。

五分钟后,巴乔回来,洗过脸,整个人精神许多。“我准备好了。”他说。

“如果你捣鬼,我会让你一辈子留在地下室里和老鼠作伴!”唐家傲说。

“绝对不会,我发誓!”

迪克拨打斯涅尔科夫的电话,按下免提键,放在巴乔手上。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