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二章 12-4 荣誉国家上帝

“芯片?”迪克吃惊地望着刘国雄。

“对,雪莉带来的芯片,我听说最后落在你手上,那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花了些力气找你,如果你能给我,就会免去各种麻烦。应该说,了解你的情况越多,我对你越欣赏,只要能够避免,我不想做出让你我都尴尬的事。”

“你要芯片?啊,原来是你背后雇佣俄国人去洛杉矶抢芯片!”

“准确来说,雪莉同意把芯片卖给我,是黄百家和你强行扣押她,才逼迫我不得不另想办法。”

迪克望着刘国雄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尽量平静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黄百家的老板,大可以直接命令他交出人和芯片!”

刘国雄好奇地瞧着迪克,似乎觉得发生的一切都饶有趣味。过了好一阵子,他终于说,“迪克,如果我的话像是居高临下的说教或者指责,请不必在意,那不是我的本意。你看,我们每个人都受环境、出身和成长的影响,你习惯暴力,对世界上很多事情缺乏必要的认识。我是黄百家的老板之一,可既没有能控制他的能力,也没有这么做的意愿。我身边已经有无数俯首帖耳的手下,黄百家的价值在于他能够很好地经营美东集团,服从我可不是他的强项,我干嘛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需要芯片,但不希望付出失去一个重要经理人的代价!”

刘国雄见迪克没说话,接着说,“尤里*基里连科是个很能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活儿,我们合作过,我很清楚他的能力,谁想到这次他在你和你的朋友身上吃了大亏,事情演变得有些血腥,我听说后非常难过,所以这次让帕萨请你见面。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帕萨是你的同行,他参加过波黑战争,又在伊拉克为黑水公司做过五年私人保安。”

“谢谢你的介绍,我有机会一定向他请教!”迪克故带嘲讽地说。他倒不是想激怒刘国雄,而是已经明白对方的心性。刘国雄是个比黄百家更阴险的混蛋,当面笑嘻嘻,背后捅刀子。

“你是聪明人,我相信日后我们会有机会好好相处。现在,如果你不介意,请告诉我芯片在哪里?”

迪克没有回答,他深知无论他怎样回答,今天的结局不会太好。他用眼角余光寻找武器,桌面上空空如也,屋内没有任何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

“迪克,你是不愿交出芯片还是另有原因?”

“刘先生,这个芯片对你有什么用处?为什么你要花费如此大的代价来获得?”

刘国雄望着迪克,似乎在衡量应该说出多少内情。“关于这个芯片,你知道什么?”

“芯片是一家中国公司独立研制的样品,黄百家指使雪莉从中国偷出来,雪莉藏着私心偷卖给你,事情让黄百家知晓,他命令我审讯雪莉。我还没问出结果,俄国人就抢走她。”

刘国雄笑笑,“你为黄百家卖命,他居然没告诉你内情,你真是明珠暗投。黄百家最大的问题是不懂得辨识人材,有你这样的人不用,却重用万小楼这种角色!”

“既然你是识人的伯乐,为什么不能由你告诉我内情?”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知道一点,‘君子无罪,怀璧有罪。’如果你晓得内情,有些事情连我亦不能操纵,你的选择将不会太多。”

“我宁愿死个明白!”迪克毫不犹豫。

“年轻人,莫轻谈生死!”刘国雄做个谢罪手势,“既然你一再要求,我满足你的心愿。这不是简单的芯片,生产芯片的公司暗地里得到中国政府和军方的资助,中国政府试图打破美国人在芯片上的垄断,在这个项目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大约两个月前,有消息称中国公司获得关键性突破,在做最后的调试,很快可以大批量生产。不仅美国情报部门关心此事,美国最大的芯片公司同样紧盯着,因为这涉及到未来上千亿美元的商业合同。要判断中国的消息真假,必须拿到样品,进行实际测试。中国方面保密工作很好,没人能够得到有价值的情报,直到雪莉获得一个样品。现在你明白它的价值?”

迪克露出苦涩笑容,“我明白了,雪莉、我还有那些死的人都被你们利用,你们有意躲在幕后是为了躲避中国政府的报复,所以你在中国境内创造机会让雪莉得手,然后等她到了美国再下手,我一直好奇她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很对,我们毕竟是生意人,没理由卷入国家政治,自然要撇清干系。凑巧雪莉又是一位颠倒众生的漂亮女人,不发挥她的特长岂不是暴殄天物?”刘国雄停顿一下,别有意味地说,“不过,我听说你非常君子,拒绝她的投怀送抱。我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她不仅天香国色,床上功夫更能让一个男人欲仙欲死!”

“我还有个问题,既然一切都是你设局,为什么要派女人去酒吧调查我?”迪克想到出现在自己常去酒吧查询的女人。

“什么女人、酒吧、乱七八糟的?我有万小楼,根本不需要调查你!”

迪克见刘国雄神情不似作伪,转念问道,“黄百家背后的买主是谁?中情局还是美国公司?”

“那你要问他。”

“我不信你会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动手!”

“嗯,你说的对,我有个大致的猜测,但这不是我喜欢谈论的范围,你更不必费心查问我的买家,我不会告诉你。事涉政治问题,多说无益。”

“你愿意出一百万美元,黄百家说可以卖出三百万美元,这个芯片到底值多少钱?”迪克说。

“你还不明白,这不是钱的事!与惹出的麻烦相比,赚上三五百万美元算不了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钱,为什么你要参与?”

“为什么?为了荣誉、国家、上帝!”刘国雄看着迪克迷惑的表情,嘿嘿笑道,“抱歉,迪克,我知道你的背景,和你开个玩笑。也可以这么说,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钱。当美国人找上门来,希望我们能够做某件事时,没人能拒绝。不说美国人手里攥着的各种情报,单单从美国市场的角度考虑,我们也要合作。你要清楚,我们在美东集团投资了三亿美元,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保护我们的投资!”

“非常遗憾,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刘先生,我得到的芯片是假的!”

“芯片在哪里?”

“在洛杉矶的一个保险柜里。”迪克把芯片放在自家的保险柜里。

“保险柜在哪儿?”

“银行。”

“你如何知道是假的?”

“我有个朋友,认识Carl Tech实验室的专家,他们有专门的检测设备。专家测试后说,中国人只是把英特尔的芯片改头换面,印上中文标志,实际上还是旧芯片。”迪克说。他奇怪刘国雄的反应,刘国雄泰然自若,一副混不在乎的样子。

“谢谢你的信息,但我还是需要拿到这个芯片。你写下银行名字、保险柜的号码和密码,还要有一份授权书,委托我们代你打开保险柜,我会派人去取。”刘国雄打开抽屉,拿出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推过桌面。

迪克拿起笔,准备写字,笔尖点在笔记本上,却抬头看着刘国雄说,“刘先生,请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刘国雄注视迪克半晌,终于微微一笑,“迪克,你应该很清楚答案取决于你。我非常欣赏你的能力,倘若你能全心全意为我做事,我当然欢迎,黄百家能给予你的,我自然也能,还会给更多!”

迪克凝视着笔记本,心里暗说,“落在这个心狠手辣的骗子手中,难道还能活着离开这座楼?”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动笔?”刘国雄手中的枪口对准迪克。

“一个人承诺很多,往往希望得到的也很多。你愿意出高价雇佣我,自然不是因为我能提供芯片,我想知道你还要我做些什么?”迪克嘴里搪塞,心里琢磨刘国雄在玩什么把戏,为什么不直接拷问。

“如果你相信我,愿意为我服务,这些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如果你根本没有这个意愿,我自然不会勉强你。如果你存心拖延时间等候你外面的朋友,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这个大楼犹如铜墙铁壁,非常安全,你的朋友很难进来。”

“我不懂你的意思。”迪克说。

“聪明反被聪明误,迪克,你拒绝我给你的机会,可怨不得我!”刘国雄从抽屉拿出一个塑料盒,打开展示其中的芯片,“你看这是什么?”

迪克愣住,“这是我保险柜里的芯片!”

“对,是你家中保险柜里的芯片!”刘国雄冷笑一声,“我好心好意地给你打开一道门,你不愿进,却一直在骗我。我只好给你打开一扇窗,看看你的造化!”

迪克听不懂刘国雄的话,他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兴奋,某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似乎在等待什么。迪克无心去琢磨马来西亚人的古怪,转头瞟了眼后面的两个泰拳手和白人雇佣兵,希望能找到一线机会,而他们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刘国雄捕捉到迪克的表情,“让我介绍一下,你已经见过帕萨,那两位是泰国特种部队退伍军人,参加过泰拳职业比赛,据说成绩很好,倘若你想试试,我可以满足你的心愿,但是,”他拖长声音说,“你必须同时挑战他们两人,如果你能打倒他们,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刘国雄举起手指示意,三人并排走上来。他按了个按钮,天花板上的风扇立刻停止转动,他说,“迪克想领教一下你们泰拳的水平。你们两个一起上,不要保留。帕萨,你要看紧,不要让他们有任何违规动作,我希望看到一场公平的较量!”他的声音里充满期待。

两个保镖脱下上衣和鞋子,摘下腋下的枪套,枪套里装着大口径手枪,他们把东西全部堆放在墙角,赤裸上身并肩站着,先向刘国雄鞠躬,又向迪克鞠躬,然后期待地望着他。帕萨则退后两步,解开衣服,露出腰间手枪。

迪克晓得帕萨的责任是守住门口,不给他机会逃跑。如果他能击倒两个保镖,帕萨大概要亮出手枪。他不禁好奇刘国雄背后的房门通向何处。

刘国雄见迪克巍然不动,面色微沉,提高声音说,“迪克,你还在等什么?”

迪克无奈缓缓起身,瞪了刘国雄一眼。刘国雄没理会他的无礼,却眯着眼睛,舔着嘴唇,手指头不耐烦地敲击着桌面,他在压抑着兴奋。迪克一下子明白,在这个马来西亚人温文尔雅的面具下,有嗜血的狂热,旁人的流血厮杀能满足他的本性。

迪克离开桌子两步,看着两个蓄势待发的保镖。他清楚泰拳职业比赛的残酷,泰拳选手多半从五六岁开始训练,膝盖、脚面、拳头和肘部坚硬如钢,攻击力极强。他们两人能从职业拳台全身而退,水平想必极高。

两个保镖不愿意等待下去,分开从左右以弧线方式靠近。他们手臂扬起,护住脸部,两脚前后岔开,碎步滑进,就像是在拳台上比赛。

迪克左肩微沉,作势冲向左边。左边的保镖停住脚步,两臂肌肉绷紧,等待他的冲击。右边的保镖则迅速上前两步,迪克不过是佯动。两人再次缓缓逼近,距离不超过三米,这次眼中燃起怒火。迪克让他们在老板面前丢脸,他们要迪克付出代价。

迪克瞟了眼桌面的笔,笔尖是很好的武器,可惜帕萨手里的枪更厉害。他坐的椅子底盘是生铁铸成,非常沉重,不宜做武器。

他的分心给了对手机会,两保镖一左一右同时攻击,他们没有用腿,而是出拳击打他的胸膛。他举起胳膊,架开两个拳头,却没躲开接连而至的两腿,右边保镖的脚面踢在他的右肩膀,左边的保镖横扫在他的腰间。他感觉像是被木棒击中,身体一阵剧痛。

他迅速移动两步,躲开他们的攻击范围。出乎意外,他们没有立刻追赶,而是继续以圆弧方式从左右包围他。他们面无表情,专注地望着他,没有半点兴奋。他看着他们逼近,琢磨着如何应对。他们速度惊人,攻击力道非常凶狠,显然不枉多年的拳台浸染。

“砰砰。”两保镖发动第二次攻击,一人先发,连续的直拳攻击他面部,逼迫他出手招架。另一人突然高高跃起,膝盖撞向他脑袋,试图一击致命。他的眼角余光捕捉到危险,最后一刻避让开膝盖,胸口却露出空档,被第一人结结实实地踢中,他胸腔一阵剧痛,气道短时堵塞。两保镖迅速贴近他,如同击打沙袋,连续地拳打脚踢。

迪克只能用胳膊遮挡,勉强避开最有威胁的头部攻击,身体挨了六七拳和十几脚,他失去平衡,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立刻下意识地蜷缩住身体,护住头部。

两保镖却退后两步,一人用手指示意他站起来。他单膝跪地,用手抹去眼泪和鼻血,刚才一个拳头结实地击中他的鼻子,打断了鼻梁。他站起来,吐出血水,大口喘气。他感觉到胸口、右肩膀和腰间的疼痛,但尚能忍受。到目前为止,两保镖还没对他造成重大伤害,他不去想这种状态能维系多久。

第三波的攻击有所改变,一个保镖摆出拳击手的架势,从正面用拳头攻击。他的拳头很有力道,可出拳轨迹很容易捕捉,不能对迪克构成太大的威胁。但另一来自身后的攻击带来很大麻烦,迪克被踢中背脊,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他抱住正面的保镖,试图支撑身体,却又遭到对方膝关节的打击。他勉强推开对方,感觉两腿发软,身体像是穿了十件防弹衣,笨重不堪。他侧身站立,可以同时看到两个攻击者。他眼角余光看到刘国雄身体前倾,攥着拳头,手枪放在桌面,正兴奋地注视着他们。刘国雄眼里燃烧着火焰,脸上挂着赌徒常见的亢奋表情。帕萨凑近了几步,却是一副漠然表情。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清楚迪克已是强弩之末。他们望向刘国雄,刘国雄微微点头。左边一人抢先出拳,迪克侧身避开,右边人的腿几乎同时跟到,他用胳膊架开。左边人突然起脚,对着他的膝关节横扫过来,这一脚力道十足,如果击中,足以废掉他这条腿。

迪克金鸡独立,抬腿躲过攻击膝盖的一脚,顺手推开攻击者的身体,耳边就听到风声,他下意识地弯腰避让,发丝感到对方扫过的脚尖。他的成功躲避似乎激怒二人,一个大喊一声,再次跃起,膝盖狠狠地撞向他的脑门。他用胳膊架开膝盖,另一个借机踹在他的腰上,他顿时感觉半个身体像被电击,一阵麻木。两人不再讲究什么招式,而是轮番用腿狠狠攻击他的身体,即便他能用胳膊挡住,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他摇摇晃晃地站着,像一颗大树,遭受着一下又一下的砍伐。终于,他摔倒在地,他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人掏出又塞回,他咬牙忍受着剧痛。

两保镖这次没有后退,一起看向刘国雄,他们在等着他的决定。

刘国雄轻轻拍了两下巴掌,笑容可掬地瞧着迪克,两人视线相交,刘国雄的笑容愈发地灿烂。他说,“迪克,你看起来不太妙啊,你还能站起来吗?”

迪克支撑着坐起来,痛楚如潮水般涌来,嘴里一股血腥味。他睁大眼睛,面无表情地扫视众人,似乎挨打的不是自己。强敌环伺,他不可以暴露任何弱点。

“很少有人能顶得住他们两人的进攻,你能承受,”刘国雄看着手表说,“承受十分钟,也算不错。不过呢,你还是有些让我失望,按照俄国人的描述,你应该是个三头六臂的超人,怎么都打不死。帕萨,你怎么看?”

“他没事,他在等待机会。”帕萨说。

“帕萨话不多,却总能说到点子上。狡猾的迪克,你这一套没有用。”刘国雄对两个保镖说,“这次你们不准停手,我要看迪克的真功夫!”

两个保镖交换目光,同时出腿踢向迪克的脑袋。迪克仰面倒下,避开两条腿,就势一滚,靠近左边的保镖,一脚踢在对方的支撑腿上,此人腿上力道更胜一筹,是他最大的威胁。保镖没有防备,砰然摔倒。迪克扑上去,一拳砸在保镖的胸口,保镖身体扭动,他的拳头打在小腹上,没等他出第二拳,另一个保镖跟上来,一脚踹在他后背上,他像是被火车头撞了一下,几乎飞出一米远。

被迪克击打的保镖大声咒骂,捂着胸口坐在地上。他的同伴跑到躺在地上的迪克身边,对着他的身体连续踢了两脚,尚未解气,拉开架势,用足力气,狠狠地踢向他的耳部。

迪克用胳膊挡住保镖脚尖,顾不上剧痛,抓住他的脚踝,用力扭转,让他向侧面摔出去。第一个保镖缓过气,扑上来,骑在迪克身上,抡起拳头,砸向迪克脑袋。迪克用胳膊挡开多数拳头,有几拳打在的脸上,他眼冒金星。他还保持头脑清醒,知道这个保镖缺乏地面肉搏训练,加上体重和上肢力量的欠缺,看似攻击凶狠,实则不足以造成重大伤害,但第二个保镖很危险,只要在脆弱部位踢两下就能让他昏厥。这家伙同样清楚,忍着脚踝的疼痛,咬牙切齿地站起来靠近, 准备给他脑袋致命一击。

“停!”刘国雄突然喝道,他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我要看的是搏击,不是三个醉汉在打架!让他站起来,你们要像个拳手一样击倒他!听明白了?我要你们击倒他!”他面红耳赤,额上青筋跳跃。

两个保镖看向刘国雄,又迅速交换目光,无奈地起身退后几步,让迪克重新爬起来。

迪克沉重地喘息着,刚才的贴身肉搏极大地消耗了能量。他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下一波的攻击。而刘国雄想看着他被保镖活活打死。

刘国雄表情略微平静,扫视三人,像裁判检查赛前选手,他目光在迪克脸上停留两秒后,喝道,“好了,开始!”

两保镖重新摆出泰拳选手比赛的姿势,两手高举护住面部,脚尖触地,跳动着逼近。迪克小心保持距离,他必须创造机会干净利落地先击倒一人,若被两人贴身缠上他最后只能沦为沙包。他们明白他的想法,并不冒进,同时从两侧靠近。他渐渐被逼到背靠墙壁,再无回旋余地。他膝盖微微弯曲,身体前倾,两手举在胸前,等候着攻击。

左边保镖虚晃一拳,随即高踢腿袭击他的头部,他蹲下避开,听到脚踢在墙上,发出“砰”的声音。右边保镖几乎同时踹向他的面门,他侧身避开,顺势反击,拳头打在对方小腿上,感觉像撞上钢板,而非血肉之躯。左边保镖没有收腿,做了个跆拳道的下压动作,脚跟砸向他肩膀,他失去重心,身体靠在墙壁,没躲过右边保镖踹来的脚。尽管他两手试图挡驾,对方这一脚力道太大,还是狠狠地揣在他的胸口,他身体重重地撞在墙上,眼前一阵昏暗。等他挣扎着睁开眼睛,他见两个保镖已经退后,等他起身。他清楚他们不怀好意,他们铁了心要为刘国雄好好表演一番,尽量延长攻击他的时间。

突然,天花板上传来一阵微弱的“吱吱”声音,灯光闪烁几下,瞬间熄灭。电光火石之间,迪克料到唐家傲和米勒正在对大楼电力系统做手脚,切断电源后,这间封闭的屋子将成为黑洞,可大楼通常配有备用发电机,能提供数小时的紧急照明,最迟三五秒后灯光会重启,他必须抢先得到保镖们放在墙角的手枪。

他向着墙角冲去,他判断距离为二十五米,跑步需要三十五步。黑暗中高速狂奔需要勇气,一头撞在墙上后果不堪设想。幸运的是,他清楚右边墙壁的距离,只需要专注前方。显然不止他一人有这种想法,有人冲过来,几乎和他并肩奔跑,他猜是保镖,用力一拉,对方撞在墙上。他跑了三十四步停住,蹲下用手向前探测,他距离感稍微偏差,向前爬了两步才摸到保镖们的衣物。他抓到一个枪套的背带,天花板上的灯光突然闪烁两下,他眼角余光看到持枪蹲在地上的帕萨,帕萨正在寻找目标。他急忙翻滚,避开两颗子弹。

灯光没有点亮,后备系统似乎同样出现故障。

迪克顾不上多想,掏出手枪,单膝跪在地上,倾听周围,并籍以恢复体力。他大致清楚帕萨的位置,但不敢贸然开枪,他不能保证一枪打中帕萨,除非迫不得已,他不愿暴露位置,刘国雄手里同样有枪。

“砰。”一颗子弹从他头顶三十公分处飞过,他本能地想还击,可某种不安让他继续等待,射手的方向和帕萨刚才的位置差距显著,可能是刘国雄在引诱他开枪,给帕萨创造机会。

“砰。”第二颗子弹击中迪克前面五米处的墙壁。他确定刘国雄依靠桌子的遮掩在开枪。他小心地退后,退回到墙角处。他摸到保镖的第二支手枪和两个弹夹,塞进裤兜。虽然他很小心,可还是弄出声音,招来连续两发子弹,射中他左侧二十公分的墙壁。只有受过训练的人才能连续两次开枪,他向着开枪的方向右侧三米处连发两枪。通常人们遇到危险时本能避向左侧(左撇子更趋向右边),他赌帕萨向左移动,显然他赌错了,子弹没有击中目标。刘国雄对他射击,子弹击中他前方五米处的地板上。他未加理会,首要目标是干掉帕萨,蒙上双眼他也能对付刘国雄。他不再担心两个保镖,他们久经训练的身体尚不足以应付子弹,如果明智,他们应该躲在一旁。

屋子陷入沉默,迪克知道拖延下去会更糟糕,屋外的人迟早入内增援。他需要帮助,他检查两保镖衣服的口袋,发现一部手机。他没掏出来,而用手指感受着外壳和屏幕。手机不是苹果的,也不是流行的三星手机。他使用的一般是手机是苹果或廉价手机,很少在意其他牌子。他用指尖皮肤慢慢感受键盘位置,通常开关键等几个常用功能比一般键大些。他感觉找到开启键,指尖按下,没有动静。错误,他按下第二个键,传来“喀巴”声,这是开启键。他掏出手机,小臂发力,迅速地甩出。一秒钟后,手机落地碎裂,借着一线光亮,他看到帕萨的所在位置,迪克迅速连扣扳机。几乎同时,两颗子弹贴着他的面颊飞过。接着一颗子弹射中他身边的墙壁,擦出火花。刘国雄不甘寂寞,此人受过一定射击训练,抓住机会亦能造成伤害。

室内恢复黑暗,他犹豫是否打开屋门,屋门就在左侧三米处。他可以先从这里脱身,日后再对付刘国雄。突然间灯光通明,后备电力系统恢复正常。

两个保镖距离迪克不到五米,他们贴着墙壁赤脚走过来,试图找回手枪。他的眼角余光瞧见帕萨躺在一滩血泊。他没时间去寻找刘国雄的位置,只见两保镖一起扑上来,他们清楚看到他手上的枪,仍然选择上前,勇气可嘉,可惜他们的勇气不能阻止迪克手腕和手指的迅速动作。两个赤裸的胸膛出现两个弹孔,他们倒在地板上,伸手便能摸到迪克。

迪克无暇关注两人死不瞑目的眼神,刘国雄正在对他射击,子弹嗖嗖从身边飞过。他怒火中烧,连着两枪逼迫刘国雄躲回桌后。他拔出另一只手枪,边走边向桌子射击。刘国雄试图从桌子另一侧现身,刚刚露出手臂,就挨上一枪,他丢掉手枪,捂着伤口哇哇大叫。

“请别开枪,迪克!”刘国雄抬头望着迪克说,“我可以给你一切想要的东西!”

迪克没吭声,一脚踢在刘国雄髌骨上,尽管他只用了三分力气,刘国雄还是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迪克正要再施加些惩罚,房门打开,刘国雄的助手和两个亚洲男子持枪冲进来,后面跟着两个白人。迪克抢先对着白人开火,他们是帕萨的人,有战斗经验,最不容易对付。他的子弹引来其他人的还击,他被迫蹲下,依仗桌子掩护。

迪克一脚踹开嚎叫的刘国雄,自己从桌子另一侧冒出。一个白人腿部受伤,坐在地上射击,他的坐姿影响射击效果,迪克没给他调整时间,两颗子弹掀开他的头盖骨。刘国雄的助手和两个亚洲男子射击水平尚不及他们的老板,,没等他们瞄准,迪克永远地剥夺了他们呼吸的权利。

迪克过去一把拽起刘国雄,枪口顶在刘国雄的下巴上,“刘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迪克,请冷静,你杀了我永远走不出这个大楼!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说要求!哦,我受了重伤,很快会流血而死,请送我去医院。”

“闭嘴,你死不了!” 迪克微微歪头示意房间的后门。“这个门后有什么?”

“呃,只是个卧室。”刘国雄镇定地说,可迪克捕捉他眼神中瞬间的惊慌。

“卧室?走,我们进去看看!”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