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二章 12-3 红线

唐家傲接到迪克的紧急信息时,正在吃早餐。他以为迪克在酒店房间里受到攻击,抓起手枪,冲出后门,跳上汽车,冲向酒店。

手机铃声响起,他顾不上查看,按下免提键,“你好!”

“唐家傲,迪克在汽车上,正驶向时代广场!”丹尼尔说。

“我立刻跟上,你能看出来他要去哪里?时代广场人山人海,交通十分拥挤。如果你能知道他们去什么方向?我可以绕过去。”唐家傲问。

“我不是美国国土安全局,有卫星或者无人机实时监控!我能看到的是迪克的手机信号和汽车GPS定位信号重叠,同时移动,移动方向一定要通过时代广场,但是过了那里有多重选择。如果信号前进或者右转,你绕过去,能缩短距离,可如果信号左转,你们的距离将拉开更远!”

“不需要你操心这个,我知道怎么做。丹尼尔,监视信号,发现任何情况,随时通知我。”

“好的。”丹尼尔没挂断电话,迟疑地问,“嗨,到底怎么回事?有人绑架迪克?”

“我不知道,我们等会儿再说,现在我要联系米勒!”唐家傲挂断电话,没等他再拨打号码,米勒电话打进来。“嗨,米勒,我正要找你!”

“怎么回事?我正在去俄国人工厂的路上。”

“不清楚。迪克在汽车上,汽车开向时代广场。他不该这个时间去曼哈顿,一定有事,需要我们支援。你在什么位置?”

“皇后区罗斯福大道,我立刻上高速公路,赶到时代广场最快也要二十五分钟!”

“知道了,我的距离要近些,我看看能不能绕过去拦截他。丹尼尔会通知你迪克的位置,我们保持联系。”唐家傲暗骂一声,明白无法指望米勒拦截。他只能赌运气。

“如果迪克被劫持,袭击者人数不会少,你务必小心!”

“好的。”

唐家傲眼看前方路口绿灯变成黄灯,可前面的汽车没有加速,反而刹车。如果等下一个绿灯,至少要三分钟。电光火石间,他拿定主意,飞速地转动方向盘,脚踩油门,车轮嘶叫着跨过双黄线,冲上对面的车道。迎面而来的一辆汽车按着喇叭躲闪到旁边车道,他飞驰穿过路口,险些撞上对面另一辆试图闯过黄灯的汽车。

他的疯狂得到回报,在下一个街口,他一眼看到迪克驾驶的越野车,还有后面紧紧跟随的两辆汽车。如果他对后面车辆的意图有何怀疑,看一眼车内的那些白人,迪克发出求救信号的原因一目了然。他保持着三十米的距离,再笨的司机也不会错过三辆车组成的车队。

车队进入一个地下停车场,他没有尝试跟进去,停车场的小木屋里坐着一个穿制服的警卫。他绕着街区转了一圈后,找了一个能看到停车场出口的车位。停车场上面是一座老旧的五层楼的砖瓦建筑,百年前这一带多是工厂,纽约房地产腾飞后,这些房子变成了办公楼。

米勒十五分钟后赶到,在街对面停好车,很悠闲地走过来。唐家傲惊讶他表现出的平静,一个在纽约公路上用十五分钟行驶一般人需要二十五分钟路程的男人,还能控制自己的肾上腺激素,从容地行事,这不仅是米勒个人能力的体现,还要归功于他所受的训练。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二十分钟前进了地下车库,丹尼尔说汽车信号和手机信号同时消失,绑架人可能有所防备。丹尼尔正在找这个房子的设计图,好方便我们下手。”

米勒打量着大楼,皱着眉头说,“他什么时候能找到设计图?一天以后,迪克已经成了尸体。我们不能等太久,最迟两个小时内行动。”

“丹尼尔需要两小时,他说纽约市政府存放着所有房屋的建筑图纸,尤其是商业建筑,每一次改动必须在市政府备案。但他不确定政府存档是否有网络备份,有结果他会通知我们。”唐家傲停顿一下,“你怎么判断迪克撑不到一天?他们绑架他可能是为了得到什么,比如芯片,东西没到手,不会伤害他。”

“我的感觉不对。你说迪克主动开车过来,没有试图逃跑,说明他已经完全被人掌控。他这个人轻易不会发紧急信号,但凡有一线希望,他都会试图独自解决。能绑架他的人肯定是职业人士,他们给他发出求救信号的机会,说明胸有成竹,不怕我们找上门,说不定还有埋伏等着我们。我们给他们时间越多,他们布置越从容,很可能转移迪克,让他彻底消失。”

车内一阵沉默,唐家傲开口说,“大楼不容易进去,我刚才转了一圈,没有明显安全漏洞,车库和大门口都有穿着制服的保安,没有合适的借口,他们不会放我们进去。上面也不行,这个大楼比邻近两栋楼高两层,没法跳过去。而且,房顶四角都有摄像头。”

“越是安全的设计,越有人为的漏洞。我们可以装作送外卖的,或者送花的!”

“问题是送给谁?我们总不能瞎编个名字吧,下面的保安不会让我们上去!”

“问问丹尼尔,让他找个名字,我可以去附近买点花。”

“等一下。”

“嗨,什么事?”丹尼尔难得简洁。

唐家傲按下免提键,“丹尼尔,我们正盯着大楼,可找不到入内的途径。你能不能帮我们找到大楼里工作人员的名单?”

“最好找个女人,我们借口送花。”米勒说。

“呃,先生们,送花可能不是个好主意!大楼的多数租户很寻常,都是会计师事务所、律师楼、保险公司等等。唯有第五层只有一个名字 – 马耳他之鹰保安公司,这是一家在欧洲布鲁塞尔注册的私人公司,承接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一些保安合同,没有其他公开信息。如果迪克被人劫持,只能就在这家保安公司,他们不会容许你们堂而皇之地上去!”

“马耳他之鹰?从未听说过。”米勒说,“四楼是什么公司?”

“一家保险公司和一家叫纽约石头城的办公用品公司。”

唐家傲说,“丹尼尔,你还有什么别的进展?”

“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纽约1980年之后建筑设计图和修改图都存在市政府的数据库中,之前的图纸都放在缩编胶片上,只能去市政府档案库查阅。”

“该死!这么说这个大楼1980年之后没有任何修改图?”米勒插话说。

“有,可我没法进入数据库。呃,准确地说,我没法不留痕迹地进去。911后,纽约市政府非常担心再受到袭击,这些数据库是重点防御。去年有个黑客试图进入,他没有恶意,仅仅觉得好玩,联邦政府差点把他送进监狱。我要进去的话,必须做很多准备,你知道,改名换姓,隐藏身份,从国外的IP地址潜入才有可能不被他们抓获,这至少需要一天时间。”

“操,我们没有一天时间,迪克一天以后可能变成植物人!”

“什么好消息?”唐家傲问。

“可能有另一种方式进入大楼的地下室。那座大楼建于1893年,当时汽车刚刚问世不久,和马车一起停在街上。你们可能晓得,因为涉及地基和建筑支撑面,不可以在建成后的大楼下面擅自挖掘,没人这么愚蠢,市政府也不会颁发这种动工许可,所以大楼的地下停车场一定是从地下室改造成的。”

“谢谢你的纽约地下停车场知识,你的好消息呢?”米勒说。

“米勒,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需要耐心听我讲完,不然你没法利用这个消息!”

“请继续,丹尼尔!”唐家傲说。

丹尼尔沉默不语,线路里传来他的呼吸声。唐家傲无奈地望向米勒,米勒的独眼翻动两下,“请原谅我打断你的话,丹尼尔!”

“没关系,我的朋友!你们一定听说过曼哈顿地下铁路系统非常混乱,对吧?嗯,可能没有,不管怎样,我手里有一份1910年和一份1949年的纽约地铁图。把它们和2012年的地铁图放在一起比较,你们可以清楚看到J线地铁改变过路线,1910年的路线穿过你们感兴趣的那栋大楼。纽约地铁发生过几次大火,烧死很多困在地下的乘客。当时的设计者为了乘客一条生路,在线路上每隔五十米的地方设立一个逃生口。这些逃生口利用周围环境,通往附近建筑的地下室和街道上的天井。你们应该可以通过那个逃生口进入地下室。”

“应该?你不确定?”米勒问。

“我在电脑上把1910年的地铁图调入曼哈顿3D地图上,上面清楚地显示一个逃生口设置在那栋大楼下面。我没有大楼的最新建筑图纸,可这条地铁线路一直用到1949年,也就是说逃生口一直到1949年还能用。”

“六十年不用的逃生口可能早被人用混凝土封闭了!”

“你们有更好的途径?”

“你知不知道逃生口是怎么设计的?如何打开?”唐家傲问。

“没有文字介绍,我找到一幅当年报纸上的照片,看着像是潜水艇的密闭舱门,你需要转动才能打开。”

唐家傲看向米勒,“你在这里守候,我去下面查看。”

“一个人不行,需要两人一起去。旧地铁隧道非常危险,可能随时塌方、泄漏或者漏电,还可能有流浪汉住在里面。”

“我们从哪里能进去?”

丹尼尔说,“那条老隧道已经封闭。最近的地铁入口是两条街外的地铁站。顺着站台下去,你们应该发现一条小道,可能有一扇门,打开才能进入老隧道。听着,那个逃生口的号码是JExit272,看能不能找到任何标志。”

“知道了。等我们消息。”唐家傲切断通讯,瞧着米勒说,“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希望太渺茫。还有一个小时到午餐时间,肯定有员工出来吃饭,我们跟踪一个女人,问出她的名字,然后进去送花,只要进到大楼内部,总有机会进入第五层。”

“不说楼下保安是否相信你,即便让你上去送花,也只能一个人去,我怎么进得去?如果保安陪着你,你送好花,你以什么理由留下?你和马耳他之鹰的人搏斗,需要我配合。”唐家傲看着手表说,“现在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你说过迪克时间不多。”

“六十年没有打开过的门,可能已经锈住,我们会浪费更多时间。”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打开生锈的铁门。我们先去前面的五金店。”

三十分钟后,两人各背着一个鼓鼓的双肩包走下地铁站。确定好方位,米勒坐在地铁一端的木质长椅上,唐家傲在十米外的一个柱子旁。

唐家傲看到米勒做出可以行动的手势,他打开背包,戴上硬壳帽,穿上黄色发光背心,径直走向站台尽头,迅速跳下站台躲进黑暗中。对面轨道上一辆列车疾驰而来,巨大的刹车声和车厢门的震动声充斥着站台,吸引着乘客的目光,米勒趁机戴上硬壳帽,穿上黄色发光背心,翻过栏杆,跳下站台。他回头看了眼,见一个学生模样的亚洲女孩正望着这边,大概在猜刚才消失的男人去做什么?他希望她不会好奇去报警。

唐家傲看着液晶屏幕,再次确定方位。他拧亮头灯,顺着狭小的水泥板道路,贴着墙壁向前走。他穿着新买的长筒靴子,虽然店主说塑料鞋底防滑,他还是小心地避开可疑的垃圾。他不想摔倒,去触摸一旁跑来跑去的大老鼠,更不想被电击。当年他看过一部美国电影,英雄男主角在纽约地铁隧道中和坏蛋对决,坏蛋最后触电而死的镜头让他记忆犹新,他明白电影难免夸张,地铁轨道不可能有高压电流,可某段漏电的可能性很大。

他走了大约一百米,听到后面隆隆的列车声,急忙躲入一处凹壁内,并取下背包放在脚下。凹壁有一米宽,半米深,每隔五米就有一处,米勒随后挤进来,他也取下背包,背包的带子若被卷入车轮,两人可不想跟着去做伴。

一股强风呼啸而来,风越来越猛,吹得他们脸部生疼,只能闭上眼睛。列车的噪音越来越大,车头疾驰而过,几乎山崩地裂,摄人心魄。唐家傲下意识地用手指抓住墙壁,生怕被急速的气流卷进去。倘若没有凹壁,他们势必无法站立,掉进隆隆前进的车轮下,尸骨无存。

轰鸣声走远,唐家傲长出口气。他望向米勒,米勒脸上同样有如释重负的表情,两人不约而同地微笑。他走出凹壁,背上背包,再次查看液晶屏幕,到老隧道入口还有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他继续前行,隧道更加潮湿,一股水流汩汩流淌。

他们很容易就找到老隧道的入口,墙壁上用巨大的红色字母清楚地标注,这里通向老隧道。不过,一扇牢固的铁门挡住道路。米勒在灯光下检查着锁孔,低声咒骂说,“迪克善于开锁,我只练习过几次。”

“我从没做过!”

“这该死的锁头说不定六十年没打开过!”米勒嘟嘟囔囔地拿出两根长针,先用一根插进锁孔,另一根小心地探测。他试探了几次,门锁传来喀吧的声音,他用力拉动门把手,铁门吱呀呀地打开,一股腐朽潮湿的气息迎面而来。

“米勒,你是开锁的天才,应该考虑改行开保险箱!”

米勒收回长针,拿出一个强力手电筒,照射狭窄的通道,“这条路至少五十米远,空气并不流动,你最好在这里守着门等我,如果那边一切正常,我给你连续三次开关手电信号。如果有问题,信号是连续两次。”

米勒迈入通道,像是消失在黑洞里,唐家傲不停地看着手表。两列列车驶过,他不得不关门避让,列车驾驶员习惯列车的速度,线路上的任何变化都能引起他们注意,一扇几十年关闭的铁门突然打开,必然引发报警。纽约警方唯恐曼哈顿遭遇恐怖袭击,任何相关警报都会当作基地组织入侵处理,他和米勒被捕的话,要在监狱里住上很长时间。

光线刺破远处的暗黑,一次、两次,唐家傲的心提到嗓子眼,第三次闪动让他恢复呼吸。他关上门,打开头灯,快步前进。通道尽头拐弯处是一段三十米长的阶梯,他走出一扇打开的铁门,米勒站在门口等候。

“你没事吧?”唐家傲望着老隧道墙壁上的字问。

米勒用脚关闭铁门,擦去脸上的汗水,“你看看仪器指示,应该怎么走,我有点失去方向感。”

“左边!”

他们走出没多远,看到一个逃生口,可铁门上的油漆已经完全脱落,看不出任何标志。他们仔细查看墙壁,勉强辨认出“1000 to ST。”两人面面相窥,ST肯定不是他们要找的大楼。唐家傲无意中看到地面似乎有个字母,在米勒强光电筒的照射下,识别“JEx t268。”五十米外的逃生口地上标志为“JE I  9.”他们走到第五个逃生口,地面标志只剩下“     72.”

“就是这个吧。”米勒望着铁门上的转盘,用手用力试了试说,“他妈的,纹丝不动!”

唐家傲从背包里拿出一罐润滑油,给转盘和铁门的缝隙处涂抹上半罐润滑油。两人等了三分钟,开始合力转动转盘。转盘像浇铸在一起,稳稳地矗立着。两人松开手,活动一下肩膀,深吸口气,一人抓住一侧,用尽全身的力气拉动轮盘。轮盘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非常不情愿地转动了一下,幅度不超过一度角。

唐家傲把剩下的半罐润滑油全部抹在缝隙处,在裤子上擦去油污,继续和米勒转动轮盘。轮盘的转动幅度慢慢变大,五分钟后,他们听到门锁打开的清晰声音。拉开铁门又费了他们好大劲,可相比先前的重体力活儿,他们没有抱怨的理由。

铁门后是一条狭窄楼梯通道,米勒的手电筒只能照到拐弯处,他拉住唐家傲,“还要等等,这里没有通风口,空气里二氧化碳浓度太高!”

他们等了十分钟,前后拉开距离走进去。五十级台阶上面是一扇普通的铁门,唐家傲用力一拽,早已腐朽不堪的门把手应声脱落。他推了一下屋门,屋门晃动,露出一道缝隙,但外面有挂锁或者铁链拦挡。他狠狠地踹了一脚,挂锁崩开。推开屋门,借助灯光,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屋里,屋里有扫把、拖布等清洁工具,墙角有个桌子,上面放着工具箱,墙壁上挂着铁锹、铁棒、链条等笨重器物,这是一个简单的工具棚。

他撬开木门,外面是间很大的地下室,放着两个体积庞大的电机设备。他好奇地用头灯照射,试图看清设备上的标识。

“备用发电机组,远点的大罐里面是柴油,提供至少十二小时的供电。”米勒从后面上来说。

“这又不是医院,需要什么备用发电机组?”

“政府规定,高层建筑必须配置备用发电机组,如果城市供电系统发生故障,大楼里的人撤离需要灯光照明,公司的技术部门需要存档数据等等。”米勒用手电筒照射着墙壁上贴着的纸,“你看着这是定期维护时间表,上个月刚刚有人来测试过发电机。”

“凡事双倍保险,现代都市生活真够浪费!”

“走,我们去看看车库。”

地下室的铁门在外面上锁,很方便从里面打开。他们轻轻推开屋门,透过缝隙,一眼看到二十米外迪克的越野车,并排停靠的是另外两辆汽车。等了会儿,他们没听到任何动静,开门走进车库,见墙壁上两个摄像头,一个对着通道入口,一个对着大楼入口。他们很幸运,没有摄像头对着地下室,显然无人知晓老隧道的紧急逃生口。

“我们要先搞掉摄像头才能进去!”唐家傲看着手表说。

“不,不能动这些摄像头,我怀疑这个入口是陷阱!看看这一层停车场,只有这么几辆汽车,其他车辆都停在上层,他们有意如此安排,就是为了方便监视。”米勒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设法去上层楼?通过摄像头,他们可以看到我们。”

“你动摄像头,等于发出警报,告诉他们有人入侵。我们失去出其不意的优势,进大楼也发挥不了作用,别说救人,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问题。”

“你有什么办法?”

“先回地下室,我再告诉你。”米勒走回地下室说,“我们可以制造停电。”

“怎么停电?你要我给丹尼尔打电话?我听说黑客可以入侵城市供电网络,切断电源。”

“理论上丹尼尔可能有这个技术能力,但美国的能源、电力、交通、金融等行业的网络系统是重中之重,这关乎美国的核心利益,任何人入侵这些网络都会受到政府的全力追缉,除非有其他国家提供庇护,所以想都别想!”

“你有什么办法?”

“过来,我给你看。”米勒带着唐家傲走到电机机组旁边的墙角,打开墙壁上的一扇小门,指着一个按钮说,“这是备用机组启动开关。我按下之后,多余的电量会流出去。纽约城市的电力系统像是一条连接无数田地沟渠的河,千百万用户就是沟渠,供水不能太多,否则会冲毁田地,也不能没有,否则庄稼会缺水干旱。电脑系统调节各个用户的电量,根据不同需求,分配不同的电量。如果给一个两层楼的房屋提供十层大楼的供电量,保险丝会融化,线路会被烧毁。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稍微改变几道电线分布,让电脑系统失去对需求的控制,使整栋大楼的电路超载,引起关闭。”

“改变几道电线分布就能造成后果?”

米勒笑笑,“看似容易,背后是世界上最天才的一些电机专家的共同努力!我和迪克曾经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游骑兵的秘密小组成员,使命之一是战争爆发后潜入敌后进行破坏,有效切断敌人的电力网络是我们训练内容之一,所以我懂得怎么做,但没法详细解释其中的原理。”

唐家傲摇头说,“你没成为一个反社会疯子真是美国人民的福音,否则你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中国人,你应该祈祷不要发生战争,战争爆发将是世界的末日!”米勒说。

唐家傲愣住,“你的意思是中国是你们的目标之一?”

“不要问我这种敏感问题。现在,我需要你帮忙,你盯着这个仪表读数,当指针超过红线时,立刻告诉我。”米勒启动发电机组,轰隆隆的声音在地下室里响起。米勒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工具盒,开始拆卸螺丝。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