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十章 10-1 祈祷

晚饭只有面包和罐头肉汤,米勒在肉汤里放了很多西兰花、青椒、萝卜和生菜。唐家傲的胃口很好,吃了两根面包和四大碗肉汤。饭后米勒端上来一大盘新鲜的樱桃。

“两位久等了。迪克,我们今晚去哪里?”唐家傲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肉汤是超市买来的,味道一般,可新出炉的面包和农场刚摘下的蔬菜,让这顿饭口感一流。

米勒咳嗽一声说,“我不认为今晚应该行动,我们尚未弄清楚谁是真正的敌人,仓促行事并不解决问题。我建议缓一缓,至少等到明天再说。”

迪克的面容少有的肃穆,“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时连续出击,要比他们有所准备效果好。我们至少要抓到约翰的表弟巴乔,我担心他感觉不妙会在第一时间跑回纽约。今晚他未必回到俄国人的房子,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的袭击。”

“他并非关键人物,为啥要关注他?”

“他杀了‘冰人’,我需要对沃尔夫有个交代。”迪克停顿片刻说,“如果没有他在不停地敲边鼓,约翰未必会背叛我,他要尝尝算计我的后果!”

“嗨,迪克,醒醒,你是职业人士,不是街头争风吃醋的小混混,动不动发狠。巴乔这种人遍地都是,你和他斗气岂不自降身价?沃尔夫的事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他是生意人,不像疯狗似的俄国人,没弄清楚风向前,他不会莽撞行动。我们还是先理清头绪!”米勒说。

“你们没有干掉那个巴乔?”唐家傲已经简略晓得约翰和巴乔绑架迪克的事。

“我进去前,他已开车离开,据约翰说去约会,但我信不过他的话。”米勒看了眼躺在地板上的约翰,“我们没法在那间房里等待,迪克担心你的安全,所以只能带着这家伙来找你。”

唐家傲掏出手机,看了眼微弱的信号,“我真担心你们追踪不到手机信号,看你们迟迟不来,我已经绝望。墨西哥人实在阴狠,差点开始剁我的手指!”

“迪克比你好不到哪去,你没见到他的模样。他这个好朋友约翰实在忌惮他,变着法子折磨他,他差点被勒死。”

迪克微微摇头,“信任他是我的失误,我知道他性格上的缺陷,本该谨慎才对。巴乔很危险,倘若和俄国人混在一起,会更麻烦。他射击技术好,又有战斗经验,在某些特定局面下非常不容易对付,我不想放任他在一旁打冷枪!”

“你遇到的这些人里哪一个不危险?他们一有机会,都能要你命!”

“对,那个巴乔再凶狠,也是一个人,我更担心墨西哥人。你们在楼上搜查的时候,那个洪都拉斯娘们一直威胁我,说‘沙漠巫师’在洛杉矶有数百枪手,还和本地黑帮有联系,干掉我们轻而易举。我现在看到墨西哥人就有点担惊受怕,担心他随时拔枪!”唐家傲说。

“关于墨西哥人,我想等等看。俄国人要约翰绑架我,但并未告知墨西哥人,说明他们合作关系不是非常融洽。墨西哥人急于审问你,大概意识到不对,所以想弄清楚怎么回事,我估计他们已经猜到俄国人在隐藏内情。这个罗纳尔多并不蠢,挑起战火对他没有太多好处。他已经见识了我们的力量,倘若他愿意谈判,我希望能和他和平解决。”迪克说。

“可你说过他们一旦感觉荣誉受损,不惜流血来捍卫!”唐家傲说。

迪克首次露出笑容,“罗纳尔多希望能流你的血来捍卫他的荣誉,若是流他自己的血,他会多想想。他应该在这两小时内返回家中,如果他打电话,我们可以谈谈。若是他坚持报复,我们也不缺他一个敌人。”

“如果他愿意谈判,你会放了那娘们?”

“她看上去对他很重要,我猜他想赎回她,但我不能主动开口,要看他怎么说。我们等等看,如果到明天上午还没动静,起码我们明白他的意图。”迪克看了眼桌面上艾梅尔的手机,“米勒,你说的对,我们需要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我的睡眠严重不足。今晚我们三个分开守夜,每人三个小时,我等到凌晨两点,然后是你,最后是唐家傲。”

“好的,我同意,反正这房子就两张床。”米勒看着唐家傲说,“你在那屋睡吧,能少受打扰。”

“这房子安全吗?晚上会不会又有人来拜访?”

“非常安全。离这最近的邻居在五公里外,他通常春秋季过来住上一个星期。其他时候很少有人来,尤其晚上更不可能,不知道路的话,根本找不过来,你放心睡吧。”

“你不准备问问这家伙?如果你审讯他,我想旁听。”唐家傲对迪克说。

“没什么好问的,我和他说过几句,他知道不多。既然你还有精力,睡前可以清理那些武器!”

“那我宁愿现在值班,能同时清理武器!”

“算了,明天我们一起清理吧,还能快点。”米勒说。

迪克含糊地挥挥手。

唐家傲准备关灯睡觉,听到艾梅尔脚尖蹭地板的声音,她虽说听不到看不见,可能感受到地板的震动。他取下她嘴里的毛巾问,“什么事?”

“我要去洗手间,请不要让我尿裤子!”艾梅尔说。

唐家傲想不理会,终不忍心。他解开她身上和脚上的绳子,带她走出房外,厕所在房子后面,是个简易土坑。她手铐的钥匙在迪克手里,他懒得回去讨要,只能动手服侍。她憋了好久,方便时间很长。回到房间,他再用绳子把她捆在椅子上,迪克和米勒站在门口好奇地观看。

“嗨,你在搞什么名堂?你想调戏她,可以在屋子里做。”迪克问。

米勒哈哈大笑,“他可能喜欢上洪都拉斯女人,我听说她们在床上是热情如火的尤物,让男人非常迷恋!”

唐家傲晓得两人目睹整个过程,斗嘴只会引来更多嘲笑,干脆关灯上床。

迪克和米勒嘻哈一阵,回到房间。唐家傲的呼噜声轻易地穿透木墙,米勒微微用头示意,“我说,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个家伙?能吃能睡,很有游骑兵的潜质。”

“说出来你不相信,他是中国来的老师,卷进来纯属意外。”迪克简单介绍唐家傲的故事。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你说的这个黄先生也不是善茬子,很可能会找你要人,甚至为了消除隐患,提前解决你。我们最好也把他列入危险名单。”

“知道了。”迪克看看表,“还有点时间,你不睡的话,我先和约翰谈谈。”

“假若你想让我回避,我可以去车里睡觉。”

“没必要!”迪克解开约翰身上的一道道的索,让他坐在椅子上,除去他脑袋上的布袋。

约翰受不住强烈的灯光,眯着眼低头躲避。他双手绑在身后,胸口衬衫不知什么时候被撕破一块,露出浓厚的黑色胸毛。

“约翰,我有些事要问你!”

“我需要水,我的嗓子着火了!”约翰用嘶哑的声音说。

“才五个小时,不要装死,回答完我的问题,我让你喝个够。”

“迪克,给我点水,我求你!”

“那两个俄国人叫什么名字?”迪克问,他找出艾梅尔苹果手机的录音键,开始录音。

“一个叫瓦苏金,另一个尼古拉。我不知道他们的全名。”约翰视线转向安静坐在一旁的米勒,停顿一下,“他们是尤里*基里连科带来的人,去过你的房子。尤里留下他们,准备带你和那个亚洲佬一起去纽约,尤里要亲自对你们下手。”他的声音里有种绝望的平静。

“这么说你一直在骗我,你早已打定主意把我交给俄国人。”

“我没有选择。巴乔不满意我付给他的报酬,一定要从你身上找到钱。俄国人恨你入骨,坚持要活捉你。我,我一直和他说,赶紧杀了你,别给你机会,一了百了,可他不听!”

“等我下次看到巴乔,不会忘记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迪克起身倒了杯水,端到约翰嘴边,让他喝了一口,杯子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约翰咂巴嘴唇,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迪克,我从未打算害你,你要相信我。我一直希望你离开洛杉矶,躲过风头,让这件事过去!”

“你没打算害我,亏你说的出口?”迪克一拳打在桌子上,“你要对马克、卡特、科尔、莫妮卡的死负责!他们只是为我做事,和你我之间的恩怨无关,你却让俄国人杀了他们。”

“俄国人逼着我交出你,我一拖再拖,尤里威胁说杀了我。我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告诉他你的房子!”

迪克长出口气,“俄国人怎么晓得你为我工作?你对他提过?”

“没有,我从未说过你,我从来都说我单独做私家侦探,可他一个月前,突然拿着雪莉的照片来问我。我当时就怀疑不妙,谎称不认识,结果他拿出你的照片,还说我这几年一直为你工作。他坚持说不会对你不利,他们只想得到雪莉,不会流血。我误以为真,就说出安全屋的地址,绝对没想到他们的手段如此血腥!事发后第三天,他找到我家,说你杀了他两个弟弟,要我约你出来,他准备亲手杀你。因为你不接电话,那晚才算平安。”约翰的精气神仿佛从体内溜走,只剩下一副皮囊,他瘫坐在椅子上。

“既然俄国人如此恨我,为什么不留下来亲手处置我?”

“他没说原因,我只知道他匆忙地带那女人坐飞机离开。他逼我对你下手,威胁要告诉你我和他的交易。今天上午我还抱着希望劝你离开,以为能熬过这个关头,可你坚持要对俄国人下手,我确实没有别的选择。”

“俄国人和那女人一起乘坐飞机回纽约?”迪克问。

“对,俄国人很开心,他好像迷上那娘们。我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他突然决定离开。我看他那两个手下也不晓得怎么回事,他让他们留下照顾生意,那座房子是他的落脚点,他在洛杉矶还有些其他生意,像卖淫、信用卡盗窃、毒品等,有人定期帮他收钱。”

“你告诉俄国人唐家傲的事情?”

“我没办法,尤里像个疯狗一样逼着我带他找你报仇!我只能说你不在场,杀死他两兄弟的是另一个亚洲人,亚洲人躲起来,我们找不到他的藏身处,这才让尤里平静些。”

“所以你劝我离开洛杉矶,你好用唐家傲顶缸。”迪克点点头,“你怎么知道唐家傲藏在哪里?”

“没有你的帮助,他能躲到哪里?我听说他被捕,然后有律师出面保释他,我就明白是你替他找的律师。我准备等你离开后,通过律师找到他,律师必定有联系他的方式。”

“约翰,你一直是个很有办法的警察,倘若你有些原则,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去你妈的,迪克,我用不着你教训,我已经听够你的狗屎原则!”约翰的目光恶毒。

“巴乔真是你的表弟?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是我表弟,我们很少联系。他因为伊拉克的事被军事法庭判刑半年,出狱后没有工作,找我帮忙,正好俄国人的事发,我担心俄国人下毒手,喊他过来做保镖,可他贪婪成性,整天逼着我对你下手,他好捞钱。”

“杀‘冰人’是他的主意?”

“对,他看到你给黑鬼钱就发疯了,我怎么劝说都不管用!”

“你知道他女友的住址,但不愿意说,对吧?”

“他是我的表弟,我家庭的一部分!”约翰脸上出现得意神色,“你永远找不到他,我每两个小时给他发信息,他现在已经知道出事!”

迪克不易察觉地颔首,迅速和米勒交换目光。他直视约翰说,“你不需要刺激我,我肯定会去纽约,找到尤里和你表弟,我会亲手掐死那两个杂种。当然,这些全部与你无关,你的结局已经板上钉钉。现在你我要讨论的是,你希望用哪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我记得你一直对刑罚有种变态的兴趣,还给我看过史上残刑的图片。有一幅图片是一个胖子被火烤,下身快烧成焦炭,还眨着眼睛,你有印象?”

约翰努力想表现出坚强不畏,可他在迪克的目光注视下,像是迅速萎缩的鲜花,皱纹和老人斑慢慢地出现在他脸上,他在瞬间衰老十岁。他几乎耳语说,“迪克,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给我一个痛快,我受不了折磨。我已回答了所有问题,请发发慈悲!”

“你找布兰德谈过?”

“没有,我对他什么都没说。我不清楚他从哪里听到风声,说有人要对付你。他对你一直很忠诚,可他担心你昏头听不进劝告,所以找我商量。他说压力太大,身体被掏空了,考虑离开,又担心你的安全。我赞同他离开,你总是能照顾自己,用不着他考虑。就这些,我发誓!”

“迪亚戈呢?”

“那个墨西哥玉米对你倒是忠心耿耿,我曾经劝说他小心点,你可能遇到麻烦,他没理会我。听着,迪克,和你的朋友消失吧,尤里*基里连科非常危险,他不是我们平常对付的街头混混。这家伙收买了警察、政客、政府官员,他拥有关系庞大的网,很多人为他工作,他不仅仅自己赚钱,还替很多大人物敛财。那些人不会喜欢你杀他,因为你是在断他们的财路。你们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重新开始。俄国人找不到你们,最终会放弃!”

迪克视线落在约翰身后的墙壁上,缓缓说,“你真该先说服自己。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聪明了,利弊算计太清楚,所以总想走捷径!”

米勒走到约翰身旁,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站起来。

约翰最终无法保持镇静,汗水顺着鼻尖滴答下来。“迪克,留下我的尸体,我是天主教徒,没有尸体我没法上天堂,我家人要埋葬我!”

“天堂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迪克示意米勒让开,他推着约翰出门,树林里有一处早已挖好的近两米深的坑。他们站在坑的边缘,约翰两腿颤抖,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做最后的祈祷吧。你从未给马克、科尔、莫妮卡他们这个机会!”

约翰挣扎着双膝跪地,颤抖的声音像是风中摇曳的烛火:

“我们的天父,

愿世人念诵你神圣的名字,

愿你的天国将临,

愿你的旨意恩施四方,

你赐给我们一饮一瓢。

原谅我的罪过,就像我们原谅世人的不公。

不要把我们引向诱惑,

救我们脱离邪恶。

阿门!”

 

迪克静静地站着,直到沉寂的树林吞灭约翰的声音。他长出口气,一脚把约翰踹进坑中。约翰挣扎着转身,吼叫道,“不!”

米勒递给迪克一把铁锹,两人一起填土,很快约翰的吼叫被黑土掩盖,变成呜呜的背景声,接着只有黑土落下的扑扑声。迪克添好最后一锹土,在浮土上拍了两铁锹。

回到木屋,迪克看了眼手表,眉头微皱,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半,罗纳尔多早应该回到家中,却依然没给艾梅尔的手机打电话,看来他铁心准备战争,并无谈判的打算。

米勒注意到迪克的动作,无言地看他一眼,耸耸肩膀,做个无奈的手势。踢掉鞋子,躺在床上。“我睡了,到点喊我。”

突然间手机铃声响起,迪克望着艾梅尔的手机屏幕显示“老板来电。”他微笑看着坐起来观望的米勒,让铃声响了五次,接通后用英语说,“晚上好,罗纳尔多先生!”

电话另一端短暂沉默,一个温和稳健的男子声音说,“先生,我该如何称呼你?”

“喊我迪克就可以。”

“好,迪克,你想做什么?”

“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想做什么!”

“我原计划邀请你和你的中国朋友一起到我的墨西哥农场做客,你比我快一步,但就是快一步而已。你明白我的意思?”罗纳尔多似乎站在山顶,呼啸的风声从线路传出来。

“你威胁我?我还以为,你回到家就应该清楚,威胁对我不管用。显然我错了,我们每人汲取教训的程度不同。”迪克仔细地听着对方背景声音,猜测他所在位置。

“亚洲佬,你确实长着一副豹子胆。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我听说你名叫罗纳尔多。”

“你这个杂种,我会扯下你的睾丸,听你嚎叫!”

“好,还有别的话?”

“狗娘养的,我是‘沙漠巫师’的人!你现在最好立刻释放我的女人,然后跑到世界最远的老鼠洞里躲着,祈祷我找不到你,也许那样你能多活几天。等我找到你,你和你家人将以你从未想到的方法痛苦死去,你听到没有?”罗纳尔多的愤怒让他突然改用西班牙语说话,背景的风声突然消失。

“我听到了,罗纳尔多先生,你为‘沙漠巫师’工作。现在你最好说点我不知道的东西?倘若没有,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各安天命。”

罗纳尔多半晌没说话。背景似乎有女人的声音,他不耐烦地说了声,“No mames(不要烦我)!”接着是脚步声和关门声,他走进另一个房间,语气恢复正常,用受过教育的美式英语说,“迪克,抱歉我刚才有点激动!我们无怨无仇,倘若你能释放艾梅尔,我可以忘记过去,大家各走各的路。”

“忘记过去?听起来很仁慈。不过,你主动找上我的朋友,还准备对付我,我不能接受你的条件。你如果想要那娘们活着回去,二十万赎金,一分不能少!”

“你要和‘沙漠巫师’开战?”

“我不认识‘沙漠巫师,’我只认得你,而你把战争带到我的门口!”

罗纳尔多半晌没说话,显然在思考迪克话中的含义。他缓缓开口说,“俄国人和我做过生意,前几天他突然来找我,说你的朋友杀了他两个弟弟,他愿意出价十万,我就答应了。你该理解,这纯粹是生意往来,我没理由不答应。后来我的人一下子损失五个,我需要弄明白怎么回事,才找到你朋友。换成你,你也会这么做。现在,我们能不能像两个理智的生意人那样坐下来谈清楚?继续流血对谁都没好处,我将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也不会再过问俄国人和你的互动。你是个危险的人物,迪克,我不想再和你较量,我希望你能放艾梅尔回来,她是个母亲,家里还有四个孩子在等她。”

“她对你忠心耿耿,拒绝泄漏你的秘密。我尊重她的忠诚,没有折磨她。但是,我不会白白放她走,我的人把她请过来,理所当然要得到些报酬。”

“五万美元已经不少,你的人会很高兴拿到这笔钱!你的人已经从我房里拿走二十五万美元,我希望他们如数交给你。”

“我的人拿走的钱和赎金是两回事。罗纳尔多先生,我听说你在墨西哥绑架过不少人,有一个人质的家人不愿支付赎金,你每天邮寄一份他的身体部件回家。你不希望我这么对待你的艾梅尔吧?”迪克明白罗纳尔多在试探,罗纳尔多的床头柜里只有十万美元的现金和两包价值五万美元的毒品,但他无意点破。

“好吧,我们各退一步,我出十万,你放她走!”

“罗纳尔多先生,你很能讨价还价,我晓得她对你的价值远远超过十万,但既然我们要做生意,我愿意退让一步。你把钱转入一个帐户,我收到钱就放人。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我需要提供给你汽车旅馆的人的名字?那个混蛋差点害死我朋友。”

“他是缉毒署的人,日后对我还有重要作用,希望你放过此事。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缉毒署已经放弃跟踪你朋友,他自由了。你短信发送账户信息,24小时之内你钱会入账。同时请善待艾梅尔。”

迪克心知罗纳尔多不会说出缉毒署特工的名字,他已经从墨西哥人身上得到所有可能得到的东西,“收到钱,我就放人。”

罗纳尔多似乎打算说什么,或者威胁两句,又改变主意,挂断电话。

迪克很快输入账户信息,发给罗纳尔多。他放下手机,看着米勒期待的目光,“他想要这女人活着回去,所以答应我们条件,等她回去,他会立刻安排人手来猎杀我们。这狗娘养的,懂得屈伸,又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我们放人?”米勒取下假眼球,像个僵尸一般望着他。

“你可以吓唬吓唬那娘们,没准她会说点罗纳尔多不肯泄漏的秘密。她老板出钱,我们自然放人,土匪尚且在乎荣誉,何况我们?!”

“荣誉?你的字典容量增长速度很快!我有预感,他此时也在考虑他的荣誉。”

“他是条毒蛇,我自然不会等着他来咬我!”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