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九章 9-5 真男人

地下室里略微有些潮湿,但没有异味,显然有通风渠道,或许存在某种和外界联系的机会。迪克四下张望,终于找到二十米外墙角上方的一个管子,他绝无可能靠近通气孔。他试着拉动铁链,铁链纹丝不动,他的手臂和脖子一阵痛楚。他观察周围,没发现天花板或者墙壁上安装着摄像头,地面上没有任何血迹或者脚印,显然这只是个临时囚禁地点。约翰为什么带他来这里?约翰完全可以乘船出海,审讯完后抛尸灭迹。

迪克不晓得过了多久,当约翰独自出现门口时,他已经濒临昏迷。他没法持续弯腰站着,大腿和腰部的肌肉酸痛至极,即将痉挛,他只要略微抬头挺直腰板,另一节铁链就紧紧地咬进他脖颈,切断他大脑的供氧量。

“嗨,哥们,感觉还好吗?”约翰站在楼梯口招呼。他慢慢地走下楼梯,来到迪克面前,打量一下他的样子,又望着地面上的一洼汗水,咂咂嘴,“迪克,我不得不说,你确实很强壮,真没想到你还能站着!”他解开拴着迪克手臂的那段铁链。

迪克慢慢挺直身体,靠在墙壁上,阴冷的石头传来一股凉意,让他略微提起些精神。他感觉两条胳膊从肩膀以下失去知觉,大腿肌肉突突跳动,他随时可能摔倒,摔倒的话那根锁链将扯断他的脖子,他只能小心地变换两腿重心,释放肌肉中积聚的乳酸。

约翰拿过一把椅子,坐在迪克对面说,“你觉得我们现在方便交谈吗?如果你还需要时间,我不介意多等等。”

“你要什么?”迪克勉强能够说话,铁链的勒拽让他声带受损。

“很好,你终于能够体谅别人的感受,这是一种进步!”约翰击掌说,“那我就我不客气了,你的钱藏在哪里?我表弟巴乔是个非常贪婪的人,一定要从你身上捞点钱。”

“你可以给他钱,你现在比我有钱。”迪克咳嗽一阵子,喘息着说,“你还能分给他一些俄国人给你的钱。”

“你确定就这样草率地搪塞我?”约翰翘起腿说,“我们之间友谊深厚,我始终对你礼貌有加。巴乔不会的,他是个钻到钱眼的疯子,为了拿到钱,什么血腥的事情都能做出来。我真不想喊他进来和你单独交流,你可能很快开始缺损身体零部件!”

迪克闭上眼睛,感受后背的凉意。

“我还忘了告诉你一点,巴乔喜欢男人,我听说他在伊拉克,干了好几个阿拉伯男孩,所以他们匆忙把他踢出陆军。你真的愿意为了几个钱,忍受那种侮辱?迪克,我绝对痛恨这种情况发生,你在我眼里可一直是个真男人!”

“操你妈,约翰!”

“好的,我们已经礼貌问候过了,该说关键部分了。”

“我房子后花园正中央地下一米处埋着一个塑料包,里面有三万块。”

“还有?”

“一把手枪和一套证件,对你没有用处。”

“我不认为巴乔会满足三万元,他觉得冒着生命危险绑架杀人,犯的是重罪,必须有相应的回报。”

“我没有现金,一些钱在美国银行的股票账户里,还有些退休基金。”

“退休基金不好提前兑换,我们还是给你留着吧。你股票账户里有多少?”

“大约二十万,都是股票,要看最终能以什么价格卖出。”

“很好,伙计,你确实是个勤奋的亚洲佬,很懂得攒钱!”约翰的目光因为贪婪变得炙热,他掏出一支笔和一个小笔记本说,“现在告诉我你网上的账户名和密码。”

“我没开通网上账户,我不相信这些所谓的便利,我一直用电话和美国银行纽约布鲁克林五大道分行的股票经纪人山姆联系,告诉他买进卖出,每个月他们邮寄报告给我。”迪克说。

约翰瞪着迪克良久,“明天早上九点钟,你给山姆打电话,告诉他让他卖掉所有股票,把钱转账到你的银行账户,然后再开一张二十万美元的支票给我!”

“你认为你能躲过警察的盘问?我失踪后,警察第一件事就是调查我的银行账户,他们会发现开给你的支票!”迪克说。

“我欢迎他们调查,我是你的雇员,你让我购买一些货物,我只是遵命而行。我对你的失踪毫不知情,当然我可以提及你的一些仇家,考虑到俄国人、沃尔夫等大人物的犯罪历史,警察也许更愿意相信你是被他们害死的。”

“约翰,难得你计划周密,这件事你一定考虑了很久!”

“当然,我还准备好了给你买的货物,上个月我用你的名义从中国定了一集装箱的垃圾玩具,估计这几天就要到了,到时这些都可以展示给警察看!”约翰眉飞色舞,他深为自己的得意之作骄傲。

“约翰,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为了钱?”迪克说。

“当然不是!”约翰皱起眉头,一副自尊受损的愠怒,“你这么想,是在伤害我的感情。如果为了钱,我可以把你卖给俄国人,他们很看重你,出价十万,我一口回绝。”

“尤里*基里连科出十万美元买我的脑袋?”迪克问。

“尤里出十万买你的活人,他不太喜欢你,认为你杀了他两个兄弟。”约翰眯眼打量迪克,目光有些奇怪。“我拒绝他,你可以失踪,但不应该被他杀掉,那是个变态的家伙。不过,我必须说,你一个走了狗屎运的黑鬼游骑兵兼侦探,居然身价这么高,杀一个联邦法官也不过花这些钱,美国确实太黑白颠倒了!”

“你拒绝把我卖给俄国人是因为他变态?”

“对,他的钱太脏,我没法和这种人做生意!”

“你从我身上找到了二十六万。”

“那是你的钱,和他们的钱不同。你人品不坏,我可以接受你的钱。”

迪克有些难以置信地瞧着约翰,希望可以看到某种玩笑的表情,但约翰表情诚挚,似乎这一点对他很重要。“等等,我有点没听懂你的意思。你拒绝接受俄国人的脏钱,但是可以和他们合作算计我。你认为我人品还好,但不妨碍你打劫我的钱财。我没理解错吧?”

约翰做出夸张表情说,“听起来有点矛盾,可谁叫你这么固执?我今天上午在你家里一再劝说,让你离开洛杉矶。你偏不听,还要去找俄国人晦气,逼着我动手!”

“我还是不明白,尤里*基里连科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不能动他?”迪克问。

“基里连科是个杂种,你去杀他,他一定会供出我,然后你肯定会找我报仇,所以我只能抢先下手。是你逼得我别无选择,我们原本可以是另一个局面。”

“即便我离开,基里连科也不会放过我。”

约翰点点头,“对,他确实恨你入骨,一定会来找你。可那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我插手。”

迪克清楚约翰有意漏掉俄国人还会要求他帮忙的部分,约翰本来不以逻辑见长,有意躲闪时更擅长指鹿为马。迪克问,“他怎么联系上你的?”

约翰望着墙壁,思绪似乎飞到遥远的地方,过了半晌叹口气说,“我们很早就认识,我当警察时就和他打过交道,他抓着我的一些把柄,吃定我会帮他点忙。两个星期前,他询问雪莉的事情,我听说你绑架雪莉后,就通知他。只是料想到你没把雪莉关在安全屋。”

“你已经离开纽约几年,可以拒绝他的要求。”迪克说。

“去你妈的‘可以,’你他妈的懂什么?俄国人如果可以拒绝就不叫俄国人了!”约翰突然暴怒,凶狠地瞪着迪克。

迪克面无表情地迎视约翰的目光。

约翰渐渐平静,“尤里控制着在拉斯维加斯工作的一些俄国女人,我每次去玩,他都让人免费招待我。我以为能帮他做点别的还债,可他从没提过要求,直到有一天突然来洛杉矶,拿出雪莉照片问我是否认识她,我怀疑他当时已经清楚我们的关系,就实话实说。这个决定救了我的命,他后来告诉我,倘若我撒谎,他会当场干掉我!”

“雪莉在哪儿?”

“他带回纽约了吧,我不确定。他的事情,我尽量不问,这对健康有益。”

迪克闭上眼睛良久,然后望着约翰说,“你当时应该告诉我,我们可以找出别的解决办法。”

“我想过。”约翰摇摇头,声音变得低沉,“可行不通,你最后还要和我算账,你有洁癖,不能容忍背叛。而且,你没法打败俄国人,他是我见过最心狠手辣的家伙,我不想陪你送死。”

“约翰,我们都会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既然你已经走上这条路,开弓没有回头箭,继续吧。”迪克说。

约翰视线落在迪克脸上,目光变得尖利,“那个唐家傲在哪儿?俄国人同意放你一马,但坚持要活捉他。俄国人要为两个兄弟报仇!”

“我不清楚他藏在哪里。”

“别对我撒谎,迪克,你很清楚他在哪儿!你想再尝尝被铁链吊着的滋味?”约翰脸色阴沉。

迪克心想约翰是如何发现他和唐家傲有联系的?手机通讯录上并没有显示唐家傲的名字。“他住在一家汽车旅馆,他想救雪莉。”他说。

“他的旅馆名字和房间号码?”

“坎贝尔大街和马里布街交口处的汽车旅馆,房间号1306B。” 迪克想到监视唐家傲的缉毒署特工,盼望他们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你们约好什么时候联系?”

“今天晚上十点。”

约翰狐疑地观察着迪克,“你不会有意骗我吧,哥们?我太了解你这个人,你从来不对任何人轻易妥协,除非对你有利。你在设局害我?”

“如果我有你的戒备心,就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迪克的声音稍微有些愤懑。

约翰忍不住露出得意笑容,他看了眼手表,“我们很快就能发现你是不是说谎。如果你敢骗我,迪克,我发誓要让你受尽折磨,你将生不如死!”

迪克不动声色地听着,他原本猜测约翰会询问芯片和黄先生的事情,没想约翰仅仅图谋小利,只想从他身上榨出更多钱财。

“我还得去找你的朋友和那些钱,暂时就不陪你了,你老实等我回来。这个地下室隔音效果非常好,一颗手榴弹爆炸外面也听不到声音,所以你不用费心喊叫。”约翰起身给迪克重新拉上第二条铁链,迫使他恢复先前的困难姿势。

“该死的,我会被勒死!”迪克说。

“希望你不会。”约翰随手松了松迪克脖子上的锁链让他能够勉强站直身体,接着又用力拽了一下,迪克后脑勺撞到墙壁上,顿时一阵晕眩。

“哦,不好意思。”约翰哈哈笑着走向楼梯,走到一半,铁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个铁铜色皮肤的男人手握一支小口径手枪走进来。乍一看,他像是西班牙裔,细看他蓝色的眼珠,说明他有着纯种高加索白人的血统。

约翰下意识去拔腋下的手枪,白人的枪口瞄准他的眼睛说,“先生,我建议你不要动!”白人身材高瘦,一身建筑工人的打扮,举手投足间有运动员的轻灵敏捷。

约翰举起手来,“你是谁?” 他望着敞开的铁门,期待一楼负责保安的两个俄国人出现。

“他们全躺在地板上,暂时没法过来。”白人读懂约翰的念头,看了眼被绑着的迪克,“请你转过身,趴在地上。”他的一个眼睛没有转动,里面装的是假眼。

“嗨,朋友,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不该由你来插手,俄国黑帮要这个人,他们已在路上!”约翰尝试恐吓。倘若来者是新手,他会拔枪抵抗,可对方拿枪的姿势让他感觉到某种熟悉的气息,像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令他胆寒。

“噗。”一颗子弹几乎贴着约翰的脑门飞过。白人说,“下一颗子弹将进入你的膝盖,你有两秒钟时间决定!”

约翰无奈,慢腾腾地走下楼梯,趴在水泥地上。期间他几次想拔枪反抗,可鼓不起勇气,独眼白人的射击技术非常高超,刚才他竟然没看发现对方抬起的手腕。尽管面对的是一支杀伤力不强的小口径手枪,但他深知自己绝对承受不住铅弹的打击,不禁后悔脱下防弹衣。他听到白人脚步声靠近,接着感到一个膝盖压在他腰间,一双强有力的布满老茧的大手抓着他的胳膊,反倒身后,用绳子紧紧捆住他的双手手腕,他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白人卸掉约翰的手枪,走到迪克面前,作势端详一阵,爆发出一阵笑声,“伙计,你看上去可真狼狈!”

“闭嘴,米勒,赶紧放我下来!”迪克说。

目睹这一幕,约翰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迪克竟然还有援兵?!

米勒给迪克去掉铁链和塑料手铐,迪克轻轻地转动胳膊,表情极度痛苦,长时间的捆绑导致血流不畅,手腕和肩膀已经肿涨。

“你需要一副担架,小姐?”米勒问。

“你很懂得享用时间,一直拖到现在才过来,再晚点我就会被这个混蛋折磨死了!”迪克咬着牙慢慢挪动两腿,大腿肌肉已经麻木,每一下动作都会引发剧烈的抽痛。

“嗨,原来你不是在玩诱敌深入的游戏?我原准备等到明天早上再来救你,因为懒得守在房外过夜,才打扰你朋友和你的谈心。”米勒双手抱胸,悠闲地欣赏迪克机器人般的动作。

迪克慢慢地挪动到楼梯处,抓着栏杆看了眼惊恐的约翰,“你把他带上楼吧,我在地下室呆够了。”

“机器人先生,很乐意效劳。”米勒扶着约翰的胳膊,费力帮他站起来。

一楼客厅宽敞明亮,正中央地板上躺着两个金发白人,他们体型粗壮魁梧,但堆在那里像是一团垃圾,每人两眼中央有个小洞,有些像印度女人的红痣,一股细细的血流顺着面颊流淌。

“房子里还有人吗?他表弟呢?”

“我不知道谁是他表弟,一个家伙半个小时前开车离开,一楼和二楼就他们两个人。”米勒说。他一把将约翰推趴在两具尸体上,用胶布封上约翰的嘴巴。

迪克视而不见米勒的动作,他看到茶几上有他的手表、钱包、手机、钥匙和手枪。戴上手表,打开手机翻看通话目录,拨打唐家傲的号码,听到“你呼叫的用户已关机”的自动语音。他叹口气,“我们不能等在这里,我们要去救人。”

“他怎么办?”米勒示意约翰。

“带着他,我还有要和他好好谈谈。”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