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九章 9-2 别无选择

迪克出门前,万小楼突然来电话说黄先生已经回到洛杉矶,要求立刻见面。他脑筋飞速转动,一时无法弄清黄先生的用意,借口自己在外地,要明天才能回来。万小楼勉强答应第二天中午碰面,但口气显然不爽,好像他不能第一时间赴约是极大的罪过,黄先生的菩萨心肠才不予追究。

有那么一瞬间,怒火从心底腾然而起,他受够了万小楼的阴阳怪气,倘若面对面,他可要好好掂量掂量这位中国大陆的武林高手。他估计万小楼这辈子也没真正和哪个街头长大的狠角色贴身肉搏过,更甭提必要的射击和匕首训练,他不会信任这种人做保镖。

他把汽车停在附近24小时开放的停车场,离开餐厅他在闹市区转悠了一会儿,跳上一辆出租车,赶到里根大道。约翰和表弟已在等候,他们坐在一辆紫红色的皮卡里。

迪克刚刚坐进皮卡的后座,约翰就介绍说,“迪克,这是我表弟巴乔。”

“嗨,迪克!”巴乔从副驾驶的位置转身说。他长着一张典型的西西里人的脸,黑色短发油亮发光,颧骨高耸,棕褐色的眼睛警觉地转动。

“你好,巴乔,很高兴见到你!”迪克主动握手。

“谢谢你同意带我来,约翰反复告诉我能和你一起工作很幸运!我刚从军队回来,日子不好过,不太适应平民生活,又时常想起阿富汗的事情,生活一团糟。我明白不能继续这么堕落下去,就在建筑工地做了几个月,攒了些钱,恢复规律的生活,但我还是向往干些挑战性的工作,正犹豫是否加入伊拉克或者阿富汗的一个私人保安公司时,约翰说你这边可能需要人。我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你需要我做什么,或者你对我的工作有任何不满,请直接告诉我,我会尽全力达到你的要求!”

“很棒的自我介绍!放松些,巴乔,今天你就在旁边观看,戒备周围,不要让人偷袭我们。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约翰说,“嗨,不要看我,我可没教他说这些。不过,我表弟天生是个做私家侦探的料,他比我更适合和人交道,人们喜欢和他说话,不管男女,只要两杯酒下肚,他们就会和他无话不谈。下次去酒吧,你可以亲眼目睹!”

“很好,我喜欢善于沟通的私家侦探。言语有时比武力有效,看看律师每小时的收费标准就能明白!”迪克看着巴乔说,“你跟哪支部队去的阿富汗?”

骑兵第一师,2009年9月到2010年11月,然后2011年3月到2012年2月。

“轻骑兵,美国陆军的先锋,训练不错,装备不错。你们连驻扎在哪儿?”

“第一次是首都坎大哈外的一个小村庄,第二次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一个山头,接替海军陆战队。该死的地方,几乎连着四个月天天晚上遭受攻击,天亮时却看不到一个敌人,让人发疯!”约翰明亮的眼睛顿时变得有些黯淡,那是些不甚幸福的记忆。

“阿富汗人是一群吃羊屎的农民,但他们不是傻瓜,明白没法和我们正面交手,所以搞偷袭。不要想太多,你能完整地回来就是幸福的事。你先跟着约翰干一两个月,他是我最好的私家侦探,能教会你很多东西,如果你愿意学的话。”迪克有意停顿一下,“约翰,我们最好上路,我不想太晚到达。走11号公路,去南加州大学废弃的那个体育场。”

“为什么去体育场见面?”约翰边发动汽车,边问道。

“我要求的,很空阔,不必担心伏击。而且这个时候很安全,没有闲人。应该不会有意外,尤其他们看到我们有所准备。你们都穿了防弹衣?”

“对。”约翰专心驾驶。

“我也穿了,不过,那玩意太笨重!我不喜欢用霰弹枪,所以带了一支AR-15。我在部队是神射手,一百米内可以指那打那,好像激光导弹。”巴乔神情轻松地说,他脚下有个黑色运动袋,露出装枪盒的一角。

迪克没有回答,静静望着窗外,一时车内陷入沉寂。他开始有些担心巴乔,约翰应该很清楚他不喜欢手下随便改动他的吩咐,巴乔作为一个新人,擅自行动是大忌。就这次会面来说,AR-15和霰弹枪区别不大,但他们在公路上随时可能被警察拦下。对警察来说,AR-15是进攻型武器,即便他们有私家侦探的持枪证,也会被记录在案。他不喜欢这种无谓的疏忽。

这座废弃的体育场建于20世纪三十年代,那时候美国主流社会认为橄榄球运动能培养民族尚武精神和强健体魄,大学是精英教育的训练场,学生必须参加橄榄球运动,有点名气的学校都筹资建设自己的橄榄球场馆。体育场设计类似于罗马角斗场,圆形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五层楼高,能容纳两万人,在当时算是一流的场馆。据说,南加州大学的橄榄球队一度成绩辉煌,曾经进入美国大学联赛的四强。但过去二十年球队水平江河日下,加上资金紧缺,南加州大学干脆取消橄榄球队,体育场也成了鸡肋,处于闲置状态。

迪克让约翰在体育场北侧入口停车,因为体育场的遮掩,公路上行驶的司机看不到这边。没过五分钟,一辆白色凯迪拉克开过来,停在三十米外,车内是“冰人”和一个大块头的黑人。

“你们在车里等我,没有情况不要下车。”迪克吩咐道。

约翰和巴乔对视一眼,约翰面色冷峻地点头。

迪克下车走到两车中线处,等着“冰人”。“冰人”坐在车里和同伴交谈,同伴表情激动,不停地做着手势,似乎在劝说什么,而“冰人”执意不从。他回头望望皮卡,前排的约翰和巴乔没有明显动作,安静地观望。他查看四周,方圆一公里内没有其他人,如果有人埋伏只能藏在体育场里,可入口处的铁门牢牢地缠绕着铁链,等来人打开铁门出来,他早已上车离开。

“冰人”终于下车向他走来。“冰人”穿着一件草绿色军用迷彩夹克,让他看起来更削瘦,但目光更阴狠。“冰人”右手插在夹克兜里,眼睛不停地扫视周围,面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

“你是谁?”“冰人”的声音刚硬粗糙,声带像是需要砂纸打磨。

“我是安东尼的朋友,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安东尼应该已经告诉过你,我来为他还债。你带了借条?”迪克说。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冰人”的同伴两手在汽车挡板下忙着什么,似乎在找东西,他希望那家伙不是准备拿出一支AK47。

“那个狗娘养的半夜来电话,吵醒我儿子睡觉。那笔借款,他骗了我好几次,我还以为他这次又要撒谎。不过,他说两人来,你们来了三个,已经违约。”“冰人”左手示意迪克身后的皮卡,右手依然揣在兜里。从形状看,像是握着一支大口径手枪。

“你儿子多大?”

“什么?”“冰人”皱起眉头,凶狠地说,“黑鬼,你他妈的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

“我为沃尔夫工作!”“冰人”的语气充满自豪。他见迪克面无表情,跨近一步说,“你没听说过沃尔夫?黑鬼,他是洛杉矶最黑的黑鬼,从警察到墨西哥人,没人敢冒犯他!”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迪克有意摊开两手,“不过,我们是来谈安东尼的事情,我相信沃尔夫先生不会对这种小角色感兴趣,所以我们还是专注一点!”

“冰人”嗅出某种危险,他眯着眼睛看着迪克,过了几秒钟说,“好,你带钱了?”

“别开枪,钱在我上衣口袋,我慢慢取出来。”迪克缓慢地将手伸进上衣口袋,用三个指头捏着一叠美元出来,扔给“冰人。”“三万。”

“冰人”左手抓住钞票,用手指捻看中间的钞票。他揣好钞票,露出一丝笑容,脸上顿时出现纵横沟壑,显得立刻苍老十岁。他视线从远处的皮卡转移到迪克身上,“钱有点少,他已经超过期限,所以还欠沃尔夫先生五千。”

“他没超期,今天午夜才是最后期限。黑鬼,我明白你在玩什么。你最好听清楚了,我不想找麻烦,但是我已经答应安东尼。所以不管是你还是沃尔夫先生,今天我要为他解决这个债务。如果你一定逼着我,那你我都不会喜欢将要发生的事。你可以收钱,也可以准备躺着从这里出去!”迪克专注地看着“冰人。”如果“冰人”开枪,他身上的防弹衣可以阻挡手枪子弹,他有足够时间拔出腰间的手枪射击。他不希望这些发生,但像“冰人”这种人只有足够相信你准备这么做,才会退步。

果然,“冰人”的眼神变得有些游离,他舔舔嘴唇说,“小子,你很幸运,沃尔夫先生不在这里,否则他会砍下你的脑袋喂狗!我听安东尼说过你,你是那个有麻烦的私家侦探。你敢惹墨西哥人,很有种,我喜欢有种的男人,不和你计较。希望下次安东尼再遇上麻烦,你还愿意帮助他,他是麻烦多多的黑鬼!”他笑笑,转身要走。

“等一下。”

“什么事?”

“安东尼的借条!”

黑人拍了拍脑袋说,“他妈的,哥们,我忘了这回事!”

“很容易,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同样内容的借条。你欠我三万元,如果三天之内不能给我借条,数目涨到六万。以此类推。你签字就可以。”迪克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纸条。

“嗨,你疯了,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操你妈!”“冰人”变得愤怒。他的目光突然从迪克转移到远处,表情变得惊愕。他的右手离开口袋,手中握着一只银白色的点38手枪。没等他举起枪口,两颗子弹已经命中他的额头,转瞬间,他的头盖骨像是被炸掉,黑红白色的脑浆喷射到空中。他的眼睛失去所有光芒,眼球上翻,露出鱼白色。身体摇晃着仰面倒下。

与此同时,白色凯迪拉克车里的黑人已经打开车门,冲出车外,他手里握着一支折叠枪托的AK47。可他尚未来得及站稳脚步,胸口和胳膊已经中弹。他神情痛苦,趔趄一下重新站住,怒骂着还要举枪射击,可接下来的两发子弹打中他的喉咙,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捂着伤口,鲜血瞬间从他手指缝里涌出,浸湿衣领。他噗通跪下,静止两秒钟,一头栽倒。

迪克缓慢地转过身,望着约翰和巴乔走近。约翰握着手枪,巴乔一手举着AR-15,枪口指向天空。他表情淡然,地上两具尸体似乎和他无关。

“你们不该开枪,他们并未想对我不利。”迪克不满地看向约翰说。

“该死的黑鬼,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关系?”巴乔走到“冰人”身前,满意地打量两秒钟自己的杰作,他狠狠地瞧着迪克,蹲下身拿出“冰人”口袋里的钞票,捏捏厚度,装进自己口袋。

迪克下意识地扭头去看约翰,约翰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脑袋。

“很抱歉,迪克,我别无选择!”约翰说。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