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九章 9-1 还债

迪克回到家中已是凌晨四点,他摸黑进入客房睡觉。自从发现汽车上的跟踪器后,为了预防万一,他夜间行动尤为小心,他在主卧室留下录音装置,播放他睡觉的呼吸声。他怀疑房子里装有窃听器,却没时间寻找,再说,他也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暂时装作并未察觉的样子。

他向来睡眠很沉,但今天却始终无法进入深度睡眠状态,一直在各种各样的梦境中穿梭。当手机铃声想起时,他正在梦境中被俄国人追杀至绝境,睁开眼他的心脏还在砰砰地剧烈跳动。他见来电显示是约翰,略微平静一下说,“早,约翰!”

“嗨,太阳早已升起,现在是中午时间!”约翰问,“你没事吧?”

“我很好。”他揉揉眼睛,感觉头痛欲裂。

“为什么你不给我回电话?昨天我给你家里留了三个信息,给你的手机打了几次电话,一直没你的回音,我非常担心!”

“抱歉,我在忙别的事情,没注意。你找我有事?”他记起曾看到约翰来电,因为和唐家傲在忙着处理坎普一事,就忘了回电。

“那几个案子我已经处理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结果送过去,我猜你喜欢早点结案。”

“他妈的,你效率惊人!你现在过来吧,我正好还有别的事情找你。”

“好,四十分钟后到。”

约翰半个小时后按响门铃,迪克把他让进厨房。

约翰看着厨房柜台上电视机正在播放的美国职业联盟橄榄球比赛,好奇地看着迪克问,“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喜欢上匹兹堡钢人队?”

“单身汉的生活缺了橄榄球岂不是太空虚?”迪克给约翰倒了一杯咖啡,“你自己加奶和糖,都在柜子上。”

“你看起来太糟糕了,三天不见,老了三岁!”约翰拿了一块燕麦核桃仁饼干放进嘴里,咀嚼两下,呸呸地吐到垃圾桶里,忙不迭地用自来水漱口。“这是从哪儿来的饼干?完全变味,狗食的味道都比它好!”

迪克想了一阵子才回忆起是塞里斯太太送来的,他笑着把纸盘和饼干全扔进垃圾桶,“是邻居老太太烘烤的,她可能配错料了。”

“我猜你邻居大概不喜欢你,给你下毒!”约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桌上,“三个案子,都在这里,你可以结案了。”

迪克一边喝咖啡,一边翻看文件夹。他看得很仔细,尤其第四个文件夹,他反复看了两遍。他抬头问,“你这里说没人跟踪我们的客户,为什么又建议她搬家?”

“跟踪我们客户的是邻居家十五岁的男孩。我第一天晚上就发现他躲在她家窗户下偷看。他吓坏了,一个劲哀求不要告诉他父母,我带着他乘车出去兜了一圈。”约翰做个不要多问的手势,“长话短说,我们的客户没有透露一些生活细节,比如她喜欢裸体在家里走来走去,她的性爱好很重口味,周末会找好几个男人到家里来群交。周围邻居私下传开来,这男孩正是青春期,被她迷住,喜欢偷窥她。我警告他远离她家,我再发现会带他去警察局,他赌咒发誓不会再做。我不认为他属于那类危险人物,问题是她可能吸引了其他人,她的房子很隐蔽,发生什么事情没人知道。我觉得那娘们要么雇佣私家保镖,要么赶紧打包走人!”

迪克做个鬼脸,“他妈的,我说怎么那娘们释放的气息有点怪!好,我和她解释,不知她是不是很高兴我们发现了她的秘密。”他收起文件夹。“你吃午饭了?我们可以去附近一家土耳其餐厅,他家的色拉和烤肉很有特色,你一定喜欢!”

“抱歉,今天不行,我和表弟约好一起吃饭。”

“哪个表弟,是你上次提过的机枪手?”

“对,就是巴乔。那天你同意后,我已经喊他过来。他和我一起工作了两天,没有他的帮助,我不可能这么快处理完这些案子。”

“为什么不喊他一起来吃饭呢?我正好见见他。”

“今天不巧,他正在泡妞,改天我带他来。”约翰停顿说,“迪克,你早上说有事和我谈。”

“对,今天下午我要去见一个人,替一个朋友还债,可能有危险,需要你陪同。”

“你替谁还债?”

“一个朋友。怎么,你有事?”

“我们一起这么久,还用问吗?我当然可以陪你去!” 约翰耸耸肩膀,“只是布兰德走前和我通过电话,他听起来很奇怪,不说将去哪里,也不说为什么突然离开,只是让我小心。他还让我劝你早些离开洛杉矶,说你随时可能遇到危险。我一头雾水,今天你突然说要还债,我以为是为他还债。”

“和布兰德没有关系,我是为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还债。”迪克见约翰探寻的目光依然注视自己,叹口气说,“布兰德状态很糟糕,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透露任何口风,只是突然说要离开。该死的,现在人手这么紧张,我自然不想让他走,可他去意坚决。希望他过一段时间能恢复正常!”

约翰凝重说,“他很担心你,他觉得你该退出!”

“我也希望能像他这样一走了之,可总得有人留下应付局面!”

“嗨,发生了什么?你看上去心事重重!”

“我也说不清楚,感觉有一张网在逼近。”迪克摇头道。

“如果是这样,我也建议你退出,起码休上一两个月的长假。我和迪亚戈可以处理私家侦探事务所的普通案子,你向黄先生那边请假。如果钱不够,我今年的奖金你先用着。”

迪克冲着约翰笑了笑,“谢谢,哥们。有部分是钱的因素,你该清楚这个私家侦探事务所的前期投资耗尽我所有的积蓄,最近又花了很多钱,确实让我感觉吃力。但更重要的是,我和俄国人的麻烦还没了结,他们找不到我,没准找你和迪亚戈甚者安娜的麻烦。还有联邦政府的暗中调查,我还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让一把宝剑悬在脑袋上!”

“听起来你心意已决。”

“当然,我必须要留下来处理好这些事情。”

“那俄国人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他们杀了马克和卡特,血债血还,我会和他们作个了结!”

约翰咳嗽一声,清清嗓子说,“嗨,迪克,这样做明智吗?我希望你能理智地考虑这件事,俄国人是从属一个跨国犯罪组织,能够源源不断地从俄国派来枪手,我们没有打赢的希望!”

迪克看了眼约翰,视线又落在电视上。过了一会,他说,“如果他们杀了你,你也希望我放弃复仇,同他们和解?我没有侵入他们的地盘,他们找上门来,我只能迎战,别无选择。不过,你放心,这件事不会牵扯到你,只是我和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嗨,你他妈地说什么?迪克,我永远和你站在一起!”约翰怒道,“我们这些年的交情难道还没赢得信任?我承认上次我有些胆小,可我想明白了,你说的对,俄国人只尊重强者,我们要比他们更强硬才可能打赢。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听你的,我表弟也愿意一起做!”

“约翰,我真的不想拉你下水,你最好和我保持一段距离!”

“狗屎,如果我这样做,明天早上没法照镜子!迪克,我不是布兰德,我可以面对血腥,我表弟也是一个硬汉,他在战场上久经考验。我们三个人再加上迪亚戈和你的女人,配备足够的武器,如果能出其不意,够让俄国人喝上一壶!如果你已经计划好行动,我们可以立刻执行!”约翰显得很兴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我们忙完手头的事情后,再处理俄国人。下午四点,你穿上防弹衣,带着霰弹枪和大口径手枪,开一辆没有标记的车在南加州大学废弃的体育场等我。我约好对方四点四十五分在附近见面。”

“让我表弟一起去吧,他一直想见你,正好可以锻炼一下!”

“好的,让他也穿上防弹衣,如果你没有多余的,我这儿还有一件。”

“不用,我有。”约翰喝完杯子里的咖啡,起身说,“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我还要让表弟取消今晚的安排,他也许不会太开心,他蛮以为能带那女孩回家爽爽呢!”

“告诉他,行动比做爱刺激多了!”

迪克站在门口目送约翰开车离开,顺便查看四周,右侧邻居家的孩子和朋友们在院子里打篮球,塞里斯太太从窗口冲他招手,他挥挥手。走回屋子,他开始收拾行李,打包装箱,他有种预感,这一阵子他将不会回来住了。他希望不是永久告别!

他开始给客户电话,一个客户在国外出差,说等回来再面谈。另外两个客户更急于获悉结果,听他说完后没有要求见面,只是让他将调查报告快递给他们。他理解他们的心情,调查配偶婚外情总会带来复杂的情感,没人喜欢和一个陌生人谈论那些让人耻辱的细节。

单身女客户不喜欢听电话汇报,要求面谈。他推脱说手上有紧急任务,两个星期后才有时间见面。对方顿时变得冷淡,听说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又紧张起来,要求他派人保护,他花了些时间才挂断电话。为富人提供私人保镖是个高利润的行业,他一直希望能够涉足。女客户不算富豪,但家族很有财力,也许能为他的公司敲开另一扇门。

他和唐家傲约定晚上碰面,他们去见丹尼尔,有几件事需要一起讨论。白天唐家傲扮演一个无所事事的游客,他提供了一张洛杉矶“道奇”棒球队的比赛门票,唐家傲可以坐在棒球场里消耗磨时间,顺便也好让缉毒署的特工们轻松一下。对于监视者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始终处于他们视线内的目标更能让人放松。只有继续让他们以为目标毫无警觉,他和唐家傲的行动才不会被打扰。

他和冰人的见面应该说风险不大,毕竟他是替安东尼还债,没人会愚蠢到要算计散财童子。但冰人有一种诡异气息,让他非常不舒服,直觉提醒他必须小心此人,所以他特地喊上约翰。他没有考虑让唐家傲去,倒不是怀疑唐家傲的技术能力,实际上他判断从射击准确性和临场反应上唐家傲比约翰更胜一筹。但他想避免在公共场合一起露面,唐家傲华人特征非常明显,容易被人记住。关于这点,他们要找个机会谈谈。虽然他一样是纯粹的华人血统,但很多动作、表情和语气的细微之处,他几乎完全美国化,会给人以某种错觉。唐家傲需要仔细观察当地人的言谈举止,细节上作些改变,才能融入周边环境。

他也可以带迪亚戈一起去见冰人,迪亚戈需要更多的栽培,这种机会是难得的历练。但迪亚戈忙着打探前几天凌晨袭击唐家傲的墨西哥枪手的消息,已经提前约好下午去参加一个墨西哥移民的派对。迪亚戈在电话上说听到一些消息,一经确认就会当面来汇报。他很满意迪亚戈的效率,考虑等危机度过,再招募一个墨西哥人。无论和黄先生的关系如何发展,他都准备重建私家侦探事务所,少了布兰德、马克和莫妮卡,他还需要招两三个人。倘若约翰的表弟真是个头脑冷静的家伙,重建的事情要容易许多。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