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八章 8-6 农场工作

迪克在杂货店前三十米处停车,他大模大样地走到铁门门口,先用强光电筒照射门上的摄像头,摄像头的红灯一下子消失。他示意唐家傲躲在杂货店货架的阴影处,自己走到那辆克莱斯勒跑车旁,一脚踢碎车窗,跑车的报警器立刻作响,他走到铁门等待。

有人打开二楼窗户,他听到一声咒骂。两分钟后,一个大块头黑人推开铁门走出,右手拎着手枪。黑人看到破碎的玻璃,扭头查看,正好看到迪克握着电击枪站在面前。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五万伏的电流已经向神经中枢系统发起冲击。

迪克把他推倒在铁门内的阶梯上,考虑他的体重,给予他完整整三秒钟的电疗时间。抓起他的手枪和挂在腰间的手机,迪克快步走上楼梯。唐家傲跨过黑人依然抽搐的身体,快步跟上。

迪克并不掩饰脚步声,站在二楼楼梯口,他迎面遇到一个仅仅穿着内裤的白人女人。女人处于药物迷幻状态,眼神散乱,摇摇晃晃,丝毫不为他的出现好奇,反而甜美地笑着打招呼,“亲爱的,他们都出去了,你白来了一趟。”

迪克闻到女人呼吸中一股香甜,他熟悉这种服用冰毒后的致幻效果,皮条客喜欢用这种药物让女人上瘾。“没关系,宝贝,下楼在门口等我,不要走远。”他命令说。

女人微笑着走下楼梯,随手摸了摸唐家傲的面颊。面对唐家傲错愕的表情,迪克无暇解释这种状态下的女人为何如羔羊般驯服。

二楼有六个房间,迪克直奔中间敞开的房间,客厅里空无一人,屋内有强烈的大麻味道。一面墙壁上挂着一个二十五英寸的液晶屏幕,屏幕上有四个画面,显示建筑物四周情况,屏幕下方有个长桌,桌上有电脑键盘、一盒吃了大半的甜甜圈、一个对讲机和一把Uzi大弹夹冲锋枪,一个旋转靠椅上放着一件衬衫。房间左侧有两个关着的屋门,一间传来马桶冲水声。迪克推开厕所房门,染着黄发裤子褪到脚踝处坐在马桶上的年轻黑人瞪大眼睛,在迪克的枪口下,下意识地举起双手。

“黑鬼,喊叫的话,打死你。如果说谎,也打死你。你明白?”

“明白。”黑人的声音在颤抖。

“你们共有多少枪手?”迪克问。

“三个,不,不算我,两个。”

“他们在哪儿?”

“右边第二个房间。他在睡觉。”黑人眼珠转动,目光中透露着狡黠,他在观察迪克。

“有多少女人?”

“四个。她们在左侧的房间。”黑人右手摸向身后。

迪克噗噗两枪打在黑人的左眼,没等尸体落地,随手带上屋门。他推开另一扇门,里面是个卧室,还有一间单独的卫生间,屋门敞开,亮着灯光。他过去查看,见里面空无一人,转过身来,面对着一个亚洲女孩的枪口。她长发披肩,只穿着一件大T恤,两手握着一把点38短口左轮手枪,两脚岔开,一副标准的射击姿态。他见过她的照片,她是爱丽丝,丹尼尔的表妹,刚才躲在门旁的衣橱里。

“黑鬼,你他妈的在做什么?”爱丽丝的声音低沉有力,不像是她纤弱的模样所能发出的。

“爱丽丝,请放下枪,我没有恶意!”迪克举起双手,向她靠近。

“停住,你再敢向前一步,我就开枪!”爱丽丝的眼睛清澈明亮,没有吸毒者常见的症状。

迪克停住脚步,“我是你表哥丹尼尔的朋友,他让我来带你回去。如果你不相信,请给他打电话,他会告诉你。”

“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我不会和你走,黑鬼,你。。。”她话没说完,唐家傲从背后用枪托给她颈椎重重一击,她栽倒在地。

迪克几乎同时捂着脑袋趴在地上,他慢慢起身说,“下次有人拿枪对着我,请不要这么做,她的神经反射仍然可能让她的手指扣动扳机!”

“你再吹毛求疵,下次可没人救你!”唐家傲取下她手中的左轮手枪,“你朋友的表妹看样子不愿离开这里。”

“先不要管她,我们还要检查其他房间。”迪克随手拿出一个塑料手铐给爱丽丝戴上。

不再有枪手躲在其他房间,一间屋里躺着三个处于昏迷状态的裸体女子,她们身上粘稠的精液展现了坎普和手下的战斗力。其中的黑人女孩看起来不超过十四岁,平坦的胸部像个男孩。他们把三个女人和爱丽丝扛进路虎后座,全部叠在一起。先前的白人女子站在一旁,面带恬美的微笑在观望。当迪克喊她上车时,她温顺地服从,和那些女孩一起挤在后座,唐家傲给她一件衬衫。

迪克带上铁门前,给了尚未苏醒的大块头黑人的眼睛两颗子弹,他对那些女人做的事需要付出代价。街道上空寂无人,克莱斯勒跑车还在发出呜呜的警报声。迪克明白暗中有人在观望,他一脚踩足油门,路虎轰鸣着疾驰在颠簸的路面上。‘大猩猩’的人很快将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有可能派出追兵,他必须赶在他们反应之前逃离。

路虎极速冲上最近的高速公路,在第一个交叉口切换到另一条高速公路,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查看,没有车辆跟踪,他们相视一笑,身体随之放松。

最近的城市医院急诊室在三十一街,迪克在附近的拐角处停车,把三个昏迷的女人放在人行道上,劝说还在恍惚状态的白人女子下车看护她们,他用毒贩的手机拨打911电话,不理会话务员的问题,给出街口名字,说有四个吸毒过量的女人躺在地上。丢下手机,他驾车到下一个转弯处停下,远远望着那四个女人。

不到一分钟,一辆救护车飞奔过来,两个救护员跳下车,他们见多识广,很快把四个女人弄上车,救护车开回急诊室。

迪克长出口气,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了两个信息,开车向中国城方向驶去。

“你可以把她们留在那里,喊救护车或者报警,他们自然会照顾她们。刚才如果警察拦住我们,我们会多一条绑架罪!”唐家傲说。

迪克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愿意带她们?不要提绑架,如果她们死在车上,警察可以控告我们谋杀。但贫民窟喊不到警察和救护车,如果两个小时后能到达,已经算是奇迹!”他摇摇头,“我发誓没想管她们的事情,但面对她们赤裸的样子,我没办法留下她们,他妈的,还是心太软!”

唐家傲无言以对,他压根没注意迪克在说什么。第一次见识毒窝,他吸进去不少空气中的白粉,感觉有种难以表述的安详,好像站在云端俯瞰世界,一切都完美无暇。他只想坐在椅上,欣赏周围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和他无关。

“嗨,你没事吧?”迪克看了他一眼,喝道,“操,我忘了你没有抵抗力,多喝水,你要加速新陈代谢,随尿液和汗液排出去就好了。”

唐家傲勉强打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半感觉头脑清醒些,他强迫自己喝完剩下的水,又喝下另一瓶。“他妈的,白粉这玩意真是古怪,让人感觉如此不同!”他不由地叹道。

迪克笑笑,“小子,欢迎你进入成人世界!那间房屋的墙壁和地板全部渗入白粉,坎普一定经常在那儿添加杂质、制作零售小包,住在那里的人快感加倍。”

“那个女孩怎么没事?”唐家傲回头查看后座上的爱丽丝,发现她已经苏醒,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嗨,她醒了!”他说。

迪克看了眼后视镜,“不要和她说话。你看紧她,我不想她扑上来抢方向盘,让我们都送命!”

“你们两个狗娘养的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男人是谁?”爱丽丝的目光在两人间扫来扫去。

“你男人是谁?”迪克说。

“坎普,他是洛杉矶最厉害的黑帮‘大猩猩’的人!‘大猩猩’会抓住你们,除非立刻放了我,不然你们没有几天好活!”

迪克吹了声口哨。唐家傲说,“我们是你表哥的朋友,带你回家。你配合一些,我不想伤你!”

“操你妈,黑鬼!”爱丽丝突然爆发,飞起一脚踢向唐家傲的脑袋。

唐家傲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拉,把她拽到椅下。她双手被铐在身后,又躺在地上,他以为她没有抵抗能力,没料到她另一条腿又踢了过来,他躲闪很快,可鼻尖还是被她脚趾甲刮到。她的娇惯野蛮点燃了他的火气,他松开座椅安全带,扑在她身上,用膝盖顶住她的胸口,两手抓住她脖子,用力挤压,直到她眼睛翻白才松手。他撕开她身上的T恤,用一块布条捆住她脚踝,另一块绑住嘴巴。他坐在后排椅子上,两脚踩在她身上。

“嗨,猛男,我让你看着她,不是虐待她!”

“该死的母狗,实在不懂得礼貌,需要学点教训!”唐家傲擦去爱丽丝吐在他脸上的唾沫。

“放松点,我的朋友,你要对她宽容些。她迷上毒品,又被坎普洗脑,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你不能把她当作常人。”

“她差点轰掉你的脑袋!”

“你说的对,可谁叫我们半夜闯进人家卧室呢。”迪克笑笑,“请你确定她还有呼吸,她表哥不喜欢我带出一具尸体!”

唐家傲探探她的鼻息,感觉到微弱的气息,不轻不重地打了她两记耳光,她睁开眼睛,目光充满仇恨。唐家傲毫不怀疑只要获得自由,她会扑上来搏命,他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女人。

中国城附近的一家五层楼停车场白天非常拥挤,周围办公楼的很多上班族一早过来抢位,深夜时分二三层的停车场空荡荡的。迪克在三楼东北角停车,旁边是一辆黑色面包车,墙上的有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但红灯没有闪烁,一个小时前,有人损坏摄像头,维修工人要第二天才能来修理。

面包车门从里面推开,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白人和两个差不多块头的白人妇女走出来。

迪克下车和中年白人热情握手,“弗兰克,很高兴见到你,你看起来体重轻了不少,真精神!”

“农场工作很累,可有助健康。”弗兰克满脸笑容说。

“谢谢你这么远赶过来,你帮了我大忙!”迪克打开车门,指着趴在地板上仍然挣扎的爱丽丝,“她就是我说的女孩。小心点,她很难对付。”

“你下车吧,让我来处理。”

唐家傲看向迪克,迪克微微点头,他从另一侧车门出去。

弗兰克敏捷地钻进车内,以他的体型,他异常灵活。爱丽丝还没坐起,已经被他按住。他利落地翻看她的眼睑,检查她的皮肤,抚摸她的手指和脚趾。“她用的是冰毒和一种叫PKf的兴奋剂的混合物,毒性很大,改变脑神经细胞组合方式。我不知道她吸毒多久,她的四肢末端很平滑,没有多少印记,我估计损害程度不严重,还要做些血液化验才能确认。但我要提前说一句,冰毒病人很难治疗,复发率极高,科学家还没找出确切原因,可能是人工合成的药物比天然植物中的毒素毁灭性更强烈,人类几万年的生物史上从未遇到,体内没有类似的抗体,很难抵御。如果希望康复把握性大点的话,我建议最好集中做三个疗程,在我们农场住一年!”

“我看没问题,她家人是传统的亚洲人,希望她能彻底戒毒。如果需要一两年,那就一两年好了!”

“很好,我已经有他父母的签字和第一年的费用,我们这就带她出发,明天这个时候她就在我们农场里!”弗兰克对一直沉默的两个女助手说,“你们可以帮忙了。”

唐家傲看着两个粗壮女人把爱丽丝转移到面包车内的医护床上。她们无疑是专家,手法非常熟练,三下五除二去掉她身上的束缚和所有衣物,检查她的每一部位,包括女性私处。然后把她牢牢地绑在床上,手腕静脉处插入点滴,盖上床单。

“那只是生理盐水,保持她体内水分供应。没有化验血液前,我们不会给她用任何药物。”弗兰克再次和迪克握手说,“保重,我的朋友!”他冲唐家傲点头,坐进驾驶室,面包车很快开走。

迪克望着路虎地毯上爱丽丝留下的一滩尿液,“我真庆幸她表哥没要求我来帮她治疗,治疗瘾君子的活儿可是世界上最考验耐心的工作!送你回去前,想吃点正宗的哥伦比亚食物吗?”

“这么晚还有饭店开门?”唐家傲突然感觉饥肠辘辘。

“当然有,这边不远有个小店,一对哥伦比亚夫妇开的,有时间和他们聊聊,你会学到些东西。我们走过去好了。”迪克关上车门。

“那个弗兰克是什么人?”唐家傲快步跟上。

“他以前是大学教授、职业自行车运动员和瘾君子,现在是戒毒所的治疗师,一位非常棒的治疗师!”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