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八章 8-5 皮条客

闹钟作响时,唐家傲差点跳起来,他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以为回到了中国,准备去给学生上课。他感觉身体疲惫不堪,每一块肌肉都在抗议,和迪克在一起的那八个小时似乎耗尽他仅有的能量。

他透过窗帘缝隙看到那辆白色面包车停在停车场最远处,被一辆皮卡遮住,只露出白色车顶,不知车内两人是在睡觉还是恪尽职守。他没走前门,跳出窗户,绕道汽车旅馆另一侧,钻进等候的路虎。

“嗨,睡得好吗?”他望着迪克的大咖啡杯问。

“没机会睡!”迪克驶上公路前,转身查看左侧的车辆。“我吃完饭,去换车,又去见了个人,勉强有时间赶过来。”

“这辆路虎哪来的?”唐家傲抚摸着几乎全新的真皮座椅和其他奢华配置。

“借的。”

“从哪儿借的?不是偷来的吧?”

“废话!你以为我是开二手车行的?你卖了马克那辆越野车,你那辆租来的别克不能开,我白天的那辆更不能开,不偷我们骑自行车去?”

“嗨,你怎么像吃错了药,火气这么大?那个女孩还想和你约会呢,你对我好点,我可以考虑给你她的电话号码,否则只好由我去和她快乐了!”

迪克没理会,过了好一阵子,才缓缓说,“今天下午六点,尤里*基里连科乘飞机回到纽约。”

“他是一个人吗?”唐家傲想到商丽人。

“不晓得。我只清楚他前天中午从纽约来,今天下午返回。”

“那不是好事?起码他暂时不想杀我!再说,他的离开为什么让你这么生气?莫非你们约好了什么时候来个决斗,他临阵脱逃让你不爽?”

迪克脸部肌肉绷紧,线条清晰可见。“我知道他昨天晚上住在哪个旅馆,如果多一天时间,我们可能有机会下手!该死的,就差一天!”

“为什么你不早说?我们可以昨晚就去找他!”唐家傲想到商丽人,热血沸腾。

“小心,前面有辆警车,不要乱动。”迪克目视前方说。他改变化妆,不再是黑色皮肤,而是褐色,像是墨西哥人。鼻子加大,嘴唇上贴黏了一撇胡子。

警车内,一个警察探身用雷达枪对着汽车测速。唐家傲看着后视镜,警车没有亮灯。“你觉得这辆车车主已经报失?”

“不应该,我是从机场长期停车场偷来的,这辆车昨天才停在那里,车主至少要三五天后才能回来。”迪克摇摇头,长出口气说,“我们得去纽约拜访尤里*基里连科!”他又补充一句,“你可以回母校看看,纽约大学一定很想你,他们的校友最多去华尔街混,或者拍个断背山什么的,很少有人一次干掉两个毒贩,你是他们的传奇和榜样!”

唐家傲翻翻眼睛说,“什么时候去纽约?我不能随便离开洛杉矶,助理检察官和警探一再说出城要通知他们。”

“告诉他们好了,你是个游客,开车出城很正常。只要你还在美国,他们没理由拦你。”

“我们开车去纽约?那可是很长的路,几千公里!”

“你不是原本计划开车穿越美国吗?”

“我计划用两个星期穿越美国,不是两天!”

迪克不怀好意地瞟他一眼,“别担心,不会太闷,美国美丽的风景会调节你的身心,也能化解你的相思情愁!”

唐家傲面色泛红,转变话题说,“我们找到俄国人之后做什么?再给他灌肠?提前声明,我可以开枪或者用刀,那活儿我不做!”

“坎普一事是受朋友之托,俄国人是我的私事,我肯定要和他好好谈谈。但怎么做,还要看他的保安情况,总要实地观察才能决定,情报搜集是第一要务。”

“听起来你又准备随机应变,我觉得行动前总该有个明确的计划!”

“有人计划,有人行动。你想做哪种人?”

唐家傲做个无奈的手势,“我听你的。”

“我们要找到那女孩!真该死,我本她家人能找借口骗她回去,可那愚蠢的女孩彻底发疯,拒绝和家人联系。她这么呆在毒窝里,用不了多久就会上街卖肉,变成最下等的妓女。她表哥明白时间所剩不多,一直在催我!”

“我们怎么进屋?你说过,那儿是个堡垒,不能硬来。”

“那房子很坚固,没有后门,也没有上房顶的楼梯,但看守的人不会太多,估计只有一两个。”

“也许‘尖刀’带人在那里呢?”

“她表哥在监视‘尖刀’手机,‘尖刀’此刻在十五公里外。他们和警方尚未得到坎普死亡的消息,坎普女友没有报案,她应该已经带着孩子坐上飞机。”

“可坎普死了,同一天女孩又失踪,你不怕‘大猩猩’的人看出两者间的联系?”

“现在她还属于坎普,没有站街,失踪未必会引起注意。而且,我没法等下去。过两天,‘大猩猩’会任命新人替代坎普,他将全面接收坎普的基业,包括他的女人。她即便想走,也走不了,他会给她更多剂量的毒品,彻底控制她。你要知道,女人对毒贩的唯一用处就是赚钱,卖肉赚钱。”

“问个问题,你当初也用女人赚钱?”

迪克斜眼看他说,“如果我说是,你将不再崇拜我?”

“你真的迫使女人为你卖淫赚钱?”

“你用错词语,没有迫使。不需要迫使,毒品让她们心甘情愿出卖身体!而且,我不需要找她们,是她们主动找上门。”

“难以想象,你竞是皮条客!”

“皮条客?你扯些啥?”迪克瞪了唐家傲一眼,“我是毒贩,可不是皮条客!女人跟着我,是因为我能保护她们,还能廉价提供毒品。但我不是皮条客,我不主动找她们为我工作,我也不强迫她们上街卖淫,我不和她们睡觉,更不虐待她们!皮条客不一样,他们控制那些女人的精神和肉体,还经常痛殴她们!”

“听起来你像是个真正关心员工福祉的雇主,哦,不对,真正关心妓女的妈咪!”

“滚你的!”迪克竖起中指。

唐家傲终于放声大笑,过了好一阵才止住笑声说,“抱歉,兄弟,我真没想到你的前世如此辉煌!问个严肃问题,当时你多大?十七、十八?”

“我十四岁多五个月做到坎普的位子。差一个月满十六周岁时退出。”

“真的?简直难以置信!我还以为做毒贩也有最低年龄要求,就好比年满21周岁才能进酒吧一样。为什么要退出?我看你很有做这行的天赋嘛,如果坚持下去,没准现在已是美东地区总裁。”

“我在那段时间被抓了三次,只是因为未满十六岁才被释放。继续做下去,注定被人干掉,或者进监狱,能平安度过三十岁生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的老板曾经带我去参加芝加哥地区帮派头目会议,我发现绝大多数与会者年龄要么五十岁以上,要么二十多岁,几乎没有三四十岁的,因为那个年龄段的人要么蹲监狱里要么被杀。会议之后,我唯一考虑的事就是如何脱身。我五岁时从偷渡船上幸存,可不想把因为毒品把捡来的宝贵的性命搭上。”迪克目光变得遥远。

“为什么你不能要求退出?”

“如果我是士兵,甚至枪手,那可以退出。但你做到这个位子,知道太多的内幕,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他们不会同意。可能口头同意,当我转身就在背后给我一枪。如果我逃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城市,大概可以隐姓埋名活下来。可我那时候很小,只了解芝加哥的贫民窟,根本不晓得外面世界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指你的老板吗?”

“他是其中一员,还有社区领袖、警察、市政府人员、法官、律师,我贿赂他们,清楚他们很多人的秘密。他们现在不少人还在掌权,有些人甚至进入联邦政府、巡回法院。”迪克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笑容。

唐家傲审视着迪克,迪克说话的方式轻描淡写,却让人愈发感到真实。“你怎么退出的?”

“花钱买路!我买了一个新身份,收买停尸房的人,我的身份给了一个因车祸意外死亡的孩子,他们都以为我死了,然后我用那个新身份参军,彻底离开芝加哥。”

“花了多少钱?”

“三十万美元。”迪克见唐家傲惊讶不已,解释道,“我要收买很多人,警察、法医、法官、律师、法医记录员、市政府官员、社安部门的职员等等。你要记得我很小,唯一熟悉的是贫民窟,所以很容易被骗。如果找对人,大概十万美元已经足够。年轻总要付出代价!”

“你那些年赚了多少钱?”

“以前赚的不多,几乎是最低工资,温饱而已。等做到坎普的位子,单独负责几个街角后,收入倍增。我估计那两年赚了一百万美元。”

“他妈的,你不到十六岁就赚了一百万万美元?妖孽!我在你的年龄连五千人民币的存款都没有!”

“嗨,有什么值得羡慕的?钱来得容易,去的也快。我在跑车、女人还有一些愚蠢的东西上浪费了五十万,用三十万买路,最后只剩下二十万。想想那是我用十五岁的生命换来的,实在太廉价了!”

“当兵收入多少?”

“很低,考虑到超长的工作时间,比不上法定最低工资。我十年总收入不超过三十万美元,刨去日常用途,没留下一分积蓄!”

“也就是说你花了三十万美元去做一份总收入三十万美元的工作?”

“我一直觉得这是我人生途中作出的最精明的投资。不过经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有点愚蠢。”

“不是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你怎么能忍受军队的生活?钱少,没有女人和各种刺激,和你以前的生活大相径庭。”

“开始很难,我甚至不能确定是否可以熬下来。幸好,我遇到一个非常敬业的教官,一直鼓励和帮助我,加上军队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让我始终感到新奇和渴望,尤其是游骑兵的训练和行动,那是一种远比毒品更令人感觉满足的生活。他妈的,如果不是对这场战争的失望,我大概会继续留在美国陆军,很可能进入军官学校,做个职业军官,四十五岁退役,找个娘们结婚,住在海边,享受晚年!”

唐家傲眯眼扫了一下迪克,发现迪克是个充满矛盾的人,他很难猜透迪克的真正想法。他仍有诸多问题,但决定暂缓查询。此时他们已经驶入黑人区,人行道上似乎簇簇鬼火在游弋,一些人影晃来晃去,而他们的脸始终藏在阴影下。

主干道上车辆往来不断,光线不时晃过车内的司机和乘客,他们散发着诡异幽暗的气息,一个个脸上流露着紧张、疲倦、警戒的神情,好像随时期待暴力的发生。凌晨两点在外活动的人,大概很难算正常人,多半是各路牛鬼蛇神。他忍不住猜测对方是否对他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他不自觉地把点45手枪放在身侧,如果遇袭,迪克必须专注驾驶,只能由他来还击。

迪克眼角余光注意到唐家傲的动作,暗暗赞许,不过无暇分神。他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车辆、楼房和行人上,右手始终放在变速杆上,随时准备加速逃离。汽车限制了他的视野,但速度又是最大的优势,手动档的路虎能比平常汽车快上一两秒钟,可以更快地做转弯、加速、刹车等一系列动作。尽管判断今晚风险不大,他还是不敢大意。

迪克跟随车流驶过威尔逊和帕克街口,注意保持车速。人们习惯按规律行事,任何破坏规律的事情会引起本能的警觉。街上活动的人对多数车辆可能视而不见,但任何一辆汽车的加速或者减速都会在第一时间引发警报。他用眼角余光看了还在街口活动的毒贩小组,他们仍在辛勤工作,凌晨正是很多夜店或者酒吧出来的客户补充毒品的好时辰,稍微有点经济头脑的毒贩都不会错过。他还看见六个妓女站在路边搔首弄姿,他略感心安,毒贩和妓女的正常活动意味着‘大猩猩’尚未准备战争,杂货店上的毒窝没有额外的警戒,有利于行动。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