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八章 8-3 怎么办?

“黑鬼,这里不超过十万,我知道你还藏着更多的钱!”

“操你妈!”坎普挣扎着要坐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迪克掏出坎普的手机,见来电号码显示“尖刀。”他关掉铃声,“嗨,谁是尖刀?他找你干什么?”

“你到底是谁?”坎普的瞳孔缩小。

“你没听说过的无名小辈!”迪克撕开床单,动手缠绕坎普的小腿、大腿和躯干,很快坎普像个木乃伊。但是他依然没有堵住坎普的嘴。

“嗨,你要钱,我在另一个房里还有十五万,我可以带你去取。”坎普感觉危险迫近,设法试探迪克。

迪克抱起坎普,走进卧室,把他脸向下放在床上,长出口气,“该死的,你比一头牛还重!”

唐家傲好奇地站在卧室门口,他同样摸不清迪克的底细。

坎普没法转动身体,只能尽力扭转脖子试图看到迪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谁派你们来的?我是‘大猩猩’的重要人物,你一定知道 ‘大猩猩’的厉害。我们是全美最大的帮派,不管在街上还是监狱里,都有我们的人,聪明人绝对不想招惹我们!”

“坎普,别乱动,耐心点,我会告诉你怎么回事!”迪克不知何时已经戴上橡胶手套,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长长的软管、一个打火机、一个小锡杯、一根粗大的针管和三小包白粉。他向杯子里加了点水,放进所有白粉,用手指略微搅拌,舔了舔指尖,冲着紧张观望的坎普眨了下眼睛,“不错!”

“黑鬼,我从不用白粉,我身上一个针眼都没有。你注射那东西进入我体内,人们会知道我是被谋杀的!”细密的汗珠出现在坎普的额头,他猜到迪克的用意。

迪克嘴角带笑,笑纹镶嵌着阴冷邪恶的气息。他用打火机加热锡杯底部,看着渐渐滚动的液体说,“谁是‘尖刀’?”

“他是个黑鬼,不,他是我手下的保安头目,他知道我在这里,我们约好马上见面。我不出现,他会来找我。他带着五个枪手,你最好立刻离开。钱你都拿走,厨房冰箱挡板下面还有五万,我送你。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我们再也不会碰面,请不要伤害我,哥们,放过我吧,求你了,我还有五个孩子,他们不能没有父亲!我发誓,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你想知道什么?你要钱,女人,白粉,武器?任何东西都可以。我以我妈的灵魂发誓,只要你不杀我,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我。。。”

“今天收入多少?”迪克专注地瞧着翻滚的白色液体。

“收入?哦,三十五万。”唾液粘在坎普嘴唇上,他极力想翻过身来,“呃,三十五万八千。”

“钱在哪儿?”迪克的一只膝盖顶在坎普的腰间。

“我让‘尖刀’带人去拿钱。你要钱,我马上让他把钱送、送来,我发誓!”

“坎普,我不是为了钱。”迪克把滚烫的液体抽进针管。“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谁?我得罪谁?嗨,嗨,黑鬼,你要他妈的干什么?放开我!”迪克开始解他的裤子,坎普不停地摇晃身体,试图摆脱迪克,但迪克的动作迅捷有力,不给他一点挣脱的机会,他的臀部完全暴露。迪克把软管一端接在针管上,另一端插入坎普的肛门。

坎普的身体立刻绷紧,竭力排斥管子的侵入。但很快一大截管子消失在他的肛门里。当意识到抵抗徒劳时,开始破口大骂,“你这个杂种,操你妈,我会杀了你!我发誓我会找到你,把你一刀刀地剁烂。在你死之前,你将目睹你所有的家人被慢慢折磨死的样子!‘大猩猩’一定会替我报仇。你们跑不了的,他们会查出你们的名字和住址,找到你们两个狗娘养的!”

迪克缓缓推动针头,微微发黄的液体顺着软管进入坎普的身体。灌肠完毕,他收好空针管和软管,同其他吸毒工具一起放进一个纸袋,用力拍了一下坎普的屁股说,“你说的非常对,我确实害怕‘大猩猩’,那群狗娘养的人多势众,不好惹,所以我才费这么大力气对付你。他们不会在你身上找到任何针眼或受伤的痕迹,他们会以为你喜欢用屁眼吸毒。晚安,黑鬼!”

坎普的眼前像是起雾了,目光开始涣散,可还坚持问,“为什么?”

“爱丽丝的家人不喜欢你睡她,更不喜欢你供她毒品。”

“那条母狗。。。”坎普垂下脑袋,眼睛半闭,瞳孔散开,身体肌肉完全松弛。

迪克用刀划开坎普身上的层层床单和浴巾,所有碎布放进垃圾袋,然后替他穿好裤子,小心搬动他的身体,让他躺在床上。坎普胸口上下起伏,但神志已经丧失,他再也醒不过来。即便这一刻他被送进医院急诊室,医生也回天乏力。他血液内的可卡因含量超过常人极限的四倍,大肠又是最好的吸收器官,可卡因快速融入血液,通过心脏流入肝脏和大脑。

“走吧。”迪克说。

“等一下。”唐家傲快步走到厨房的老式冰箱下,打开下面的铁板,掏出一个小包裹,里面是百元的钞票。他回到客厅,迪克站在门口说,“你手里的钱可以留下,但不要动茶几上那些钱,他女人和孩子需要!”

唐家傲耸耸肩膀,看看手里的五万美元,顺手扔到沙发上。迪克笑笑,用赞赏的目光瞧着他。

两人走下楼梯,一个中年白人拎着两袋食物走上来,他疲倦的目光滑过两人,没有任何表情。路灯闪亮,街上人来人往,对面两个戴着头盔的警察慢腾腾地骑着自行车。看到远处停着的汽车,唐家傲深吸口气,抑制着拔腿快跑的冲动,蹲下解开鞋带,重新系好。迪克悠闲地靠着车门,望着一处花圃。

坐进车内,唐家傲问,“你确定那家伙死了?他看到我的脸,能认出我!”

“我想他活不了,那些毒品是平常人极限的四倍。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回去看看,门锁很容易打开。”迪克慢吞吞说。

“我们现在去哪儿?”

“送你回去。”迪克打开坎普的手机后盖,取下芯片,扔到窗外,手机放回口袋。面对唐家傲迷惑目光,他说,“我要找人查查他的号码,看看他都和什么人联系。‘大猩猩’是美国非常危险的黑帮,我不想有一天他们找上门来。”他发动汽车。

唐家傲没看出迪克任何害怕的样子,他怀疑“大猩猩”的人更害怕迪克,一个喜欢给人灌肠的男人。“我回去,你自己救那个女孩?”他问。

“当然不,你以为我疯了,一个人去毒窝?等会儿你在购物中心对面的旅馆找个房间住下,凌晨一点半我去接你。”

唐家傲耸耸肩膀,他不介意和迪克在一起,毫无疑问这是他生命最刺激的时刻。“迪克,你如何确定坎普住201房间?我想不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丝微笑浮上迪克嘴角,他刹车示意让一对行人穿过街道,恢复行驶后,他说,“很简单,我的朋友。一个年轻黑人毒贩,有很多非法收入,很容易找到女孩。但他总是担心警察和敌人袭击,又不敢相信银行或者其他人,给他生孩子的女人自然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不想让手下知道女友的住处,所以提前下车。他更不可能把名字写在邮箱上面,所以我只需要找那些单身女人的公寓。另外,毒贩喜欢住在低层,方便紧急情况下跳窗逃跑,所以我只需寻找那些临街的一层或二层公寓。”

“如果是他女朋友接听对讲机,你怎么判断?”

“他女友听到外卖,应该会问问他。遇到这种情况,我会进一步问她是否知道楼里有个坎普先生,坎普先生下了订单,却忘了留下房间号码。”

“如果当时坎普怀疑,你怎么办?踹开门,闯进去?”

“先生,你的教养哪里去了?”迪克咧嘴笑道,“我不知会做什么,大概对着房门开几枪吧,反正坎普一定要死!他妈的,这家伙很聪明,如果不是倒霉沾上那女孩,大概可以平安脱身。他积攒了不少钱,足够他换个地方找份工作结婚生子安静地生活。”

“为什么要用浴巾和床带绑他的手和脚?我知道你口袋里有塑料手铐。”

“你能仔细地观察,很好!听着,我有意让他听到是为了迷惑他,我不希望他抵抗,那样制服他很麻烦,现场留下很多印记。他很强壮,必要时可以挣断浴巾和床单,所以他没有抵抗。那种束缚不会在皮肤上留下印记,我不想警方尸检时发现他是被逼着塞进那么多毒品。现在警方会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他们知道他的身份,结论很可能为吸毒过量而死。”

“但是‘大猩猩’的人很清楚有人袭击哨兵,并发出错误信号,一定怀疑是他杀。”

“可能吧,他们可以怀疑,但不会确定发生了什么。他那个女人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会带着女儿回家乡,多半是洪都拉斯、秘鲁之类的国家,二十几万美元足够她们在那里舒服生活。”

“所以你给她们留下那些钱?”

“我真不在乎她们是否留在洛杉矶。如果她愚蠢地留下,‘大猩猩’的人会找上门来,抢走她的钱,甚至对她下手,没有保护的女人处境非常危险。”

“如果她们当时回来正遇上我们,你准备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迪克目光阴冷地看了唐家傲一眼。

“我不杀女人和孩子。”唐家傲补充道,“如果他们没有威胁到我,我不会下手。”

“不要想太多,我的朋友,很多时候你没有选择!”迪克望着后视镜,并道进入高速公路出口。“唐家傲,我们现在是被猎杀的动物,俄国人、墨西哥人、缉毒署的人,他们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用锯子锯断我们的身体不会让他们失眠。你最好赶紧放下那种愚蠢的念头,如果你还以为我们能选择对哪一个人慈悲为怀,你会连累我一起被害!”

唐家傲沉默一阵,他发觉很难就这个话题争辩。“缉毒署的人将近八个小时没见到我,你不认为他们会起疑心?”

“他们早已经怀疑你,所以才监视你。你的行为鬼鬼祟祟,自然更证明他们的怀疑,那个沃特特工会认为他慧眼识歹徒。”迪克在红绿灯前停下,“等会儿我和你一起进购物中心,我要吃点东西,顺便给你找个朋友。”

“什么朋友?”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迪克咧嘴笑道。

两人走进购物中心,迪克突然走向一个拎着手提两个购物袋的西班牙裔女孩,“晚上好,小姐,你太漂亮了,你的美貌照花了我的眼睛!”他用西班牙语说。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女孩板着脸望着他,眼睛里难掩笑意。她的皮肤像熟透了水蜜桃,几乎可以挤出水来。

“太遗憾了,我们可以改天做朋友。现在,你想赚五十美元吗?”

笑意从女孩脸上消失,她瞪了迪克一眼,转身要走。

“请听我说完,我没有恶意,小姐!”迪克轻轻拉住女孩的手臂,她的肌肤引起他身上一股电流。他深吸口气,“你看到我的朋友?就站在那里,他是日本人。你陪着他走到停车场的汽车旁边,这五十美元就是你的!”

女孩看了眼正望着他们的唐家傲,又狐疑地盯着迪克,“放开我,你们在玩什么骗术?”

迪克松手,手指间魔术般出现一张五十美元的钞票,笑着说,“十分钟步行,五十美元酬劳,你不会找到比这更容易的赚钱方式!”

“为什么?”

“他是日本人,很呆板的男人,他的几个朋友打赌说他没办法泡到妞,我要让他们输得一败涂地!”

“一百美元!”

“嗨,小姐,一百美元要有别的内容才行!”迪克半真半假地抗议。

“什么内容?”女孩挑逗地望着他。他看错了,她不是个小女孩,而是成熟的女人。

迪克举手说,“好的,你赢了,一百美元。你们到了汽车那里,他会付钱。”

“现在给钱,我可不想白走一趟!”

迪克无奈地拿出一张百元钞票,撕开两截,一截递给女孩,“到了停车场,他会给你另一半。”

女孩笑着望着迪克,“先生,你不需要我陪你走走吗?”

“上帝啊,那样我的钱将全部走进你的口袋!”

“那可不一定哟!”女孩风情万种地瞄了他一眼,扭转腰肢走向唐家傲,故意让迪克在身后看个满眼。

唐家傲接过西班牙裔女孩的购物袋,两人肩并肩走进停车场,女孩甚至挽着他的胳膊,半倚在他的肩头。他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女孩敏锐地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调笑地捏了一把他的胳膊,但没有拉开距离。

女孩名叫丽莎,不是风尘女子,实际上是洛杉矶大学的学生,暑期在购物中心打工。她很喜欢扮演的角色,送唐家傲到了汽车,拿到钱后没有立刻离开,还倚在敞开的车窗闲谈几句,亲吻一下唐家傲的面颊。

唐家傲望着丽莎走远的背影,又看看手中电话号码,这是丽莎留给迪克的。他很不解为什么很多女人迷恋迪克,是危险让她们兴奋?还是母性的发酵?

他有意挑选一个远处的出口,经过那辆白色的面包车,迪克说那是缉毒署的监视车。他看到两个中年白人男人坐在车里,他们佯装无所事事,但身体语言实在怪异,像是恨不得跳下车揪住他狠揍一顿。他在不远处找了一家汽车旅馆住下,喝了两杯水,设好闹钟躺到床上。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