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八章 8-2 份子钱

迪克和唐家傲在高速公路以适当距离跟随紫色通用皮卡。皮卡倒也配合,始终遵守交通规则,转弯和并道时提前给指示灯,时速不超过90公里。

“刚才开出两辆车,福特越野车和这辆皮卡。坎普有可能在越野车上。”唐家傲说。

“他平常开那辆越野车,遇袭时他用那辆车做诱饵,我说过这小子狡诈多端。”迪克再次回头张望,与跟踪皮卡相比,他更在意是否被人跟踪。“前几天我找人监视那个街头,坎普每次出现都坐在越野车上。今天安装跟踪器材时,我特意看了眼皮卡的引擎和油箱,安装的是改装过的汽油发动机。一般人买皮卡喜欢用柴油发动机,输出功率强、马力大、一缸油料跑得远。而汽油发动机能瞬间提速,喜欢这个的人多半是那些追求速度的人,或者依仗速度脱险的特殊职业人士。”

唐家傲瞄了迪克一眼,他听出迪克语气里有一丝隐隐的得意,迪克像是很享受挑战,戳穿坎普的金蝉脱壳计也意味着一种胜利。

迪克像是猜到唐家傲的心思,“你想问,另两辆车派什么用场,对吧?日本本田跑车和克莱斯勒的复古车,看着比一般汽车速度快些,但有点层次的毒贩从不开日本车!这和种族无关,有些喜欢地下赛车的黑帮偶尔选择日本跑车,喜欢它的轻捷灵活。普遍来说,日本车引擎马力不够大,车身太轻盈,经不起碰撞。我估计那辆日本车要么是杂货店老板的,要么是哪个女人的。另一辆克莱斯勒安装了底盘升降装置,就差没在车身写上“毒贩专用”。我猜同样属于坎普,是他用来炫耀的,逃身的话过于招惹眼球。”

“谢谢你的耐心解释,可坎普仍然有可能在那辆越野车上,你根本没靠近皮卡查看。如果跟错,我们怎么办?绑架他的保镖?”

“那要看情况,我相信不会错。如果有机会给两辆车安装跟踪器,把握更大。可再笨的岗哨,也不会放任一个路人爬在地上,在车下反复寻找一个苹果!”

皮卡给出右转信号,驶向出口专用道路。迪克没有放慢速度,眼睛盯着后视镜里的车辆,在最后一刻突然并入出口道路,轮胎橡胶发出剧烈摩擦的声音。没有汽车跟踪,前面的皮卡已经转弯消失。迪克在路口红灯停下,他打开手机,正好收到信息。他打方向盘左转弯,没多久就看到皮卡。“我们现在来到加州大学分校,这是个中产阶级的居民区,你需要改变打扮,去掉黑人的装束,戴上湖人的帽子,穿那件马球夹克,这里的居民对亚洲面孔没啥好奇心。”

“你怎么不换?”唐家傲一边忙着换装一边问。

“一个黑人和一个亚洲人走在一起不惹眼。”迪克说,“回到你刚才的话题,毒贩头目不是NBA球星,没有很多保镖或者随从,偶尔临时带着一两个枪手做保镖。经常陪伴坎普的人有两个-保安头目和会计师。如果今天我们跟错了,那皮卡坐着的就是保安头目或者会计师,两个人都很重要,一定清楚他躲在那里,所以对我们来说,只是麻烦点。

“一个毒贩还需要会计师?各行各业都要高度专业化啊!”唐家傲笑出声来。

“嘿,对你不了解的行业给点敬意好不好?!”迪克凶狠地瞪他一眼,“有点脑瓜的毒贩都需要会计师,你需要记录各项收入和支出!要不然就像正经生意一样,你很快发现钱不知道花在哪里。”

“抱歉,我总记不住你曾经是这个行业的精英!”唐家傲止住笑声,“容许我诚实地说一句,你的行动看起来太随意,没有计划性,有太多不可控制因素,任何一个因素出错都可能导致行动失败,比如岗哨若在对讲机里喊救命,我们没准就死在房子里。”

“老师,你以为我们在做数学题,每一步都很清晰?”迪克鄙夷地说,“现实世界总是充满变数,只有傻瓜才强调百分之百的安全系数。我在游骑兵的上尉连长如果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会幸福死了。我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行动,其实只要有四分之一的成功概率就能超出所有人的预期!”

“他妈的,你看着很有把握的样子!我怎么晓得你在赌运气?”

“这对我而言,已经是非常有把握的事!”迪克在一家药店前停下汽车,前方百米处停着皮卡,一个黑人下车倚着车窗说话,皮卡很快开走。黑人左右张望,向前走了半条街道,右拐消失在一条垂直的街道。

唐家傲有点着急,可迪克不紧不慢地驾驶汽车,没有拐弯,停在路口,正好看到黑人走进一栋四层楼的公寓大门。迪克在一个街头空位停车,在收费器里投放四个硬币,示意唐家傲下车,两人走向公寓楼。

“老师,看来今天我们运气不错!”迪克脸上露出不易觉察的笑容。

“恭喜。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如果他们发现被你制服的哨兵怎么办?你那两个床垫不可能阻挡另一个屋子睡觉的人吧!”唐家傲问。

“可能发现了,他们甚至可能已经电话通知坎普,坎普大概会让保安头目去调查,他们会去找一个黑人和一个戴面具的家伙。”迪克快步走到公寓门口,为一个正要出来的年轻白人女孩拉门。女孩迅速扫视两人,神情充满戒备,低声嘟囔一句,擦肩而过。

走进门厅,迪克站在邮箱前,查看名字。唐家傲找不到坎普的名字,不明白他在看什么,但见他仔细端详的样子,不好意思提问。

迪克似乎找到寻找的东西,拿了几份垃圾邮件和外卖菜单,对唐家傲说,“不要出来,等着给我开门。”他走出大门,站在门口对讲机旁,按下一个公寓的号码。铃声响了三下,一个女人接通,“喂?”

“你好,小姐,请问你订了温迪的外卖?有人打电话下单,却没留下门牌号码。。。”

“不是我!”对讲机挂断。

迪克按下一个号码,没人接听。第三个号码,一个女人接听,干脆说没订外卖。

第四个则是男人接听,迪克问,“请问康奈利小姐在吗?”

“你是谁?”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语气中有股发号施令的气势。

“我是她的朋友马克,给她送件礼物。她在吗?”

“你找错房间了,这里没有康奈利!”男人结束对话。

迪克瞪着对讲机,又按下一个号码,铃声响了很久,没人接听。他面露笑容,示意唐家傲开门。“他在201!”他说。

唐家傲迷惑地看了眼201的邮箱,上面贴着玛丽*福斯特的名字,他想不出迪克通过什么线索确定坎普在201。

201房间在走廊尽头,房间窗户面对街道。对面的202房间窗户则是对着后面的停车场。他们放缓脚步来到201门口,迪克示意唐家傲躲起来,他走到202门前,把信件和菜单夹在腋下,掏出一串钥匙,在门锁上捣鼓,边嘟嘟囔囔地诅咒。他拍了两下房门,转身皱眉看了眼201,上前敲门。他正对着房门上的猫眼,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他连敲了三下,无人应答。他等了五秒钟,又连续敲击三下,“玛丽,你在家吗?”

“你是谁?”低沉的男声从室内传出。

“嗨,我是安东尼,刚刚搬来,我拿错钥匙,又忘带手机,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话?我给我女朋友打个电话。”迪克手握那叠信件,语气急躁。

“202住的是两个学生。”

“我昨晚搬进来的,遇到玛丽。你是她男朋友吧?她提到你。”

房门打开,坎普站在门口皱着眉头,拿着手机说,“玛丽没和我提起你们要搬来。你可以用我的手机打电话,请快一些,我还有事。”他是个身材高大有着奶油肤色的黑人,穿着一件白色棉衬衫和卡其裤,休闲随意,完美地衬托出健美的身材。他的眼睛并不全是棕色,近乎蓝色,看来体内有白人的基因。

“谢谢。”迪克右手接过手机,左手手枪突然顶在坎普的胸膛,“进去。”他推着坎普进入房间。

唐家傲迅速地跟进去,关上屋门,他右手抓着点22手枪。熟悉的场面让他不禁回想起拉斯维加斯发生的那一幕,他好奇坎普此刻在想什么。

“你是谁?想干什么?”坎普面色如常,好像面对的是两个朋友,而不是持枪的不速之客。他镇定地望着迪克,并不理会唐家傲。

“屋里还有其他人吗?”迪克见坎普没有回答,对唐家傲说,“检查每个房间,有人就打死他!”

坎普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迪克,目光中略有恼怒。

“转身,贴墙站着,两腿分开!”迪克丝毫不避让坎普的目光,对方貌似非常放松,但一定在伺机出手反击。坎普比他高出一头,骨骼宽大,肌肉发达,拥有美式橄榄球运动员的体魄,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对付这样的人,无言的威胁远比口头警告有效。如果坎普来硬的,迪克会毫不犹豫开枪,坎普感受到他的决心,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警察?”坎普转身趴在墙壁。

“闭嘴!”迪克迅速搜查坎普全身,用时不超过两秒钟。当你搜查过五百人,行为模式已经刻在肌肉记忆中,不再需要思考。坎普身上没有武器,裤兜里有个手机,他揣进自己怀里。

“你他妈的是警察!”坎普同样感受到他动作的娴熟。

“没人!”唐家傲说。公寓有两间卧室,厨房和浴室空间宽敞,还有一个小露台,家居舒适但不奢华。一间卧室显然住着一个小女孩,墙壁上贴满画像,床上堆满了各种毛茸茸的玩具动物。主卧室里床头柜上的照片是一个漂亮女孩和坎普的合影,毫无疑问坎普是这家男主人。

“坐下。”迪克推着坎普坐在沙发上。自己转到沙发后,枪口顶着坎普的脑门说,“黑鬼,你最好不要动,我不想杀你!”他对唐家傲说,“你去浴室拿条浴巾。”

“我钱包里有两千美元,你可以拿去。”坎普身板笔直地坐着,瞪着巨大的液晶电视屏幕,他和迪克的影像清楚地映射在屏幕上。

“两千美元,你在打发叫花子?”迪克对拿着浴巾的唐家傲说,“撕开浴巾,条幅宽些。绑住他的手和脚,不需要太紧!”

坎普顺从地让唐家傲绑住自己的手腕和脚踝,用阴狠的目光瞪着唐家傲,像是要记住他的样子,好日后复仇。

唐家傲可以感受到坎普粗壮四肢蕴含的力量,怀疑浴巾布条能否限制住这个强壮的黑人,如果他用力,很可能会挣脱束缚。

“你过来,看着他,他敢动根指头,就打死他!”迪克对唐家傲说。他等唐家傲拿着点22手枪顶着坎普的后脑勺,才走进卧室。

“你们到底要什么?房里的东西你们都可以拿走。你要钱,我可以带你们去提款机取钱。我老婆和女儿很快回来,我不想她们受到伤害!”坎普说。

唐家傲没吭声,他不明白迪克为什么不堵住坎普的嘴巴。跟着迪克半天,他已经意识到迪克每一步都含有深意。如果坎普的女友的和女儿回来,他不知迪克准备怎么对付她们?倘若真要下手杀人,迪克不要指望他参与。他可以杀毒品贩子,但不会碰女人和小孩。

“嗨,我衣服口袋里有一万美元,你可以拿走!”坎普低声说。他能听到迪克在卧室里翻箱倒柜的声音,迪克对此毫无反应。

唐家傲看了眼挂在衣架上的外套。

“你是越南人、华人还是韩国人?”坎普说,“为什么要和一个黑鬼混在一起?入室持抢劫是重罪,警察抓到你,你会在监狱住上十年!”

迪克在搬动沉重的家具,唐家傲听到他的喘息声。

“朋友,你拿钱离开,远离洛杉矶,没人会找你麻烦,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坎普停顿一下,见唐家傲没有任何反应,声音压得更低,“我还有些钱,就藏在。。。”他最后的声音低不可闻,同时身体略微前倾。他在等待唐家傲靠近自己。

“你他妈的不要动!”唐家傲用枪口搓了一下坎普的后脑勺,一手薅住他的头发,把他身体拉回来,让他仰面靠在沙发上。

坎普身体像一张绷紧的弓,唐家傲手上惊人的力道让他吃惊,可能眼前的这个亚洲人并不比另一个黑人好对付。他犹豫了一秒,后脑勺的枪口让他不得不放松肌肉。他很清楚点22小手枪子弹未必致命,但射进脑袋必然搅得脑浆一团糟,后果更可怕。

迪克拎着板砖大小的一袋钱走出来说,扔到茶几上问,“房子里还有多少钱?”他打扮怪异,一条白色床单挂在脖子上,像是藏民的哈达。

“黑鬼,我们每个月给警察局的份子钱已经交过。在走出这个房间之前,你最好问问胡里奥上尉!”金钱刺激坎普卸掉温和的面具,他用喷火的眼睛瞪着迪克。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