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七章 7-5 环境保护主义者

扫描仪的交谈声音突然停止,有人说,“006,有汽车开向你。”

“收到,009。我在看着这辆车。”

“小心,车在门口停下。”

“狗娘养的,我们准备好了。”

迪克看了眼面色紧张的唐家傲,“不要动,不要露出武器,我来应付。”他推门下车,冲着一个中年黑人女人说,“嗨,妹子,十六街的沃尔玛怎么走?”

女人打量着他,好像不太喜欢有人问路,随手一指,“向前走!”转身拎着袋子走进室内。

“谢谢你,妹子,你的屁股很翘!”迪克伸出舌头,咂巴嘴唇说。他望向另外两个年逾五十的黑人妇女,“怎么了,妹子,想和我一起去购物?”

一个妇女没理睬,另一个肥硕的女人叉腰瞪眼道,“小子,你最好回家找你妈妈要奶吃,想和老娘我耍,料你走不到床边腿就软了!”

“算你狠,妹子!”迪克和在一旁偷笑的墨西哥人交换眼色。他走到装满苹果的货架前,拿着一个放在鼻子前深深地嗅道,“很香。”他抓了几个苹果,没留心,一个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拾,另两个滚到了街道上。

“先生,让我帮你!”墨西哥过来说。

“嗨,不用你帮。”迪克粗鲁地推开墨西哥人,抓过一个袋子,走到一辆汽车旁,弯腰拾起滚到车下的两个苹果,擦拭一下灰尘,又四下瞧瞧,才心满意足地走回去。“我要这些苹果。”他掏出十美元递给墨西哥人,“不用找了。”

上车后,他没做任何停留,加速行驶,开出五百米外,他左转弯,又转过一个街口,他才停下。“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你很笨,笨手笨脚,一副蠢货的样子。我们离开,他们才放心。那房子里有好几个人,已经准备好对你开枪!”唐家傲说。

“那是他们的据点,怎么会没有火力?屋里至少有七八支自动武器!”

“我们现在干啥,不是说我们不能随便靠近吗?再回去我们会被盯上,他们记下了这辆车的车牌。”唐家傲四下打量说。第一次置身于贫民窟,他感觉像到了被遗弃的废墟,充满无名的危险,每个人看过来的目光都带着某种敌意。

“我们就停在这里。你听出他们几点换班?”

“好像很快吧,那个009说还有半个小时。”

“好,等他们换班后,我们过去。现在,吃个苹果吧。”

“不必客气,我看到你从那里捡起的!”唐家傲问,“你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这个点换班。”

“当然,五点到五点半,警察换班时间,自然也是黑道弟兄们的换班时间!”迪克闭着眼睛说,“你晓得他们藏在哪里吗?”

“一个在杂货店楼上,二楼门口的一扇窗户后面。另一个应该在我们停车位置旁边的楼上。”

“不错,观察很仔细!坎普至少安排两个哨兵监视前后左右的街道,就像预警机,提前报告情况。如果警方袭击的话,一定会大张旗鼓,带够了人马,人少不敢来,他们会立刻逃跑。如果小股人马来袭,他们可以应战。”

“你准备除掉外面的哨兵?会不会引起他们警觉?”

“你计划怎么袭击他们?冲进去干掉他们?兄弟,你最好先带上坦克!”

“我们没法袭击他们,却跑过来转悠,你知道他去要哪?准备半路打劫?”

“等会儿你就知道。帮我看着点,我要睡会儿。”迪克放低座椅,很快呼吸变得悠长均匀。

唐家傲扫视四周,不时看两眼迪克,这家伙简直是个怪物,集各种角色为一身,诡异多变,却收放自如。袭击毒贩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他却轻松随意,似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唐家傲看不出他会如何下手,对付五、六个戒备森严的枪手,必然不会强攻,可如何智取?

“嗨,有人来了。”唐家傲喝道。

迪克立刻睁开眼睛坐起来,右手握着枪柄。一个穿着超短裙、高跟鞋的黑人妓女摇晃着腰肢走过,血盆大口冲着迪克微笑。

迪克目光滑过妓女,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透过牙缝对嗤嗤发笑的唐家傲说,“小子,等有时间,我带你去见识一下黑娘们,开启你人生的另一扇窗!”

“谢了,还是先见识一下坎普先生吧。”

迪克开车进入一个满地垃圾的巷子,在巷子深处掉转车头,停车熄火。“换上黑衣服和黑帽子。检查你的武器。”他利落地掏出点22,退下弹夹和枪膛的子弹,拉动枪栓。

两人下车,迪克拉开铁门,打着手电筒,率先走进一条漆黑的走廊。

唐家傲在迪克身后两步远,借着手电筒的光线,他勉强看到地面的垃圾和积水,偶尔有老鼠和其他小动物跑过。空气中弥漫刺鼻的臭味,暗中似乎有眼睛在观望他们,但迪克毫不在乎,电筒只管照着前方五米处,自顾自地大步向前,靴子啪啪地践踏着污水。唐家傲不明白迪克怎么如此笃定。

在道路叉口,迪克停住脚步,用手电筒来回照射,好像在寻找标记。唐家傲不知迪克在寻找什么,明智地保持观望姿态。他已经清楚他们走在一栋废弃的四层楼建筑下面,刚才在街区转悠时路过这里,临街的窗户钉满了胶合板,当时他曾琢磨里面是否有人住。

迪克走上楼梯,脚步放慢,靠近墙壁,避开没有栏杆的一侧。他们一路走到楼顶,迪克叼着手电筒,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工具,撬开门上的锁头,扯下锈迹斑斑的铁链,推开一扇铁门,宽阔的露台展现在眼前。

迪克没有立刻迈步,示意唐家傲靠近,低声说,“我们从这边过去,跳到旁边那栋房子屋顶,走到那边扶梯处,顺着梯子上到顶上。那个哨兵就在上面。”

“他能看到我们!”

“如果他想看,当然能看到。我估计他不会,他的任务是观察两条街道,无需注意周围房顶。”

“如果他看到,我们怎么办?”

“看到就打招呼呗。”迪克笑笑,快步走向露台边缘。

露台和旁边的房子并不是连接的,中间有一条近两米宽的间隙,落差有两米五。

“小心,如果掉下摔断腿,我没法救你!”迪克吸口气,一步助跑,跨了过去。

唐家傲望着迪克落在沾满黑色胶粒的屋顶,翻滚一圈才站起来。他警告自己不要看深渊般的地面,深吸两口气,两步助跑,他重重地落在房顶,剧烈的震荡让他有些晕眩。

“不错,你可以做体育老师。快点,我们还有事!”

两人小步跑到房顶另一侧,顺着墙壁上的铁梯攀爬。迪克像野猫一样灵巧,手脚并用,速度惊人,无声无息。唐家傲爬上屋顶,极力控制呼吸。

屋顶空无一人,七八个空酒瓶堆在一起。

两人趴下,匍匐前进,来到东北角,接近杂货店的方向。

“哨兵在房间里,东南角,能看到三个方向。”迪克说。

“他在几楼?三四五六每层楼都有可能。”唐家傲说。

“从六楼向下找!”

这座房子是七十年代政府集资为贫困人口建造的,风格类似苏联时代的火柴盒建筑,庞大、沉重、乏味。稍有资产或头脑的住户早已逃离,剩下的多半是老弱病残。六楼一半的公寓空置,屋内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拆掉,连马桶、屋门和窗户都已消失,窗户焊接铁栏杆,是政府福利局工人的作品。

有住户的公寓很好判断,因为房门紧闭,没有房门的两家用床垫遮门。唐家傲惊诧地看着周围,眼前的景象令他诧异,险些忘记他来的目的。一个看不出年岁裹着花棉被的黑人女人站在一户门口瞪着他,她像是墓地里钻出的僵尸,除了睁开的棕色眼睛,没有其他活着的迹象。他顿时呆住。

迪克从后面推他一下,同时望向花女人,他的目光慑人,黑女人面露恐惧,无声地消失,屋门吱呀关上。

公寓613房门紧闭,标记房号的黄色油漆脱落大半。

迪克右手握着电击枪,左手抓着门把手,看向唐家傲。唐家傲深吸口气,减缓心跳。他双手握住点22手枪,点头示意。

迪克轻轻转动把手,门锁传来卡吧声,门没锁,是带上的。迪克微笑推开房门,径直走进,如同走亲访友般自然。

他们站在昏暗的客厅里,一盏孤灯吊在天花板上,泛出昏黄的灯光。两扇窗户钉着密集的木板,挡住了所有光线。屋内没有空调,气温比室外要高出五度。两张床垫叠在一起,竖靠在左侧墙壁,似乎是临时床铺,随时待命。另一侧墙壁有一张矮脚单人沙发,底部落在地上,一个满头白发的黑人老头陷在沙发里,目光空洞呆滞,瞪着充满雪花的电视屏幕,毫不理会两个陌生人的闯入。他的脚下放着一个半空的酒瓶。

迪克用手示意唐家傲检查左侧房间,他负责右侧。这是两居室的公寓,卫生间、厨房和一个卧室在右边。

唐家傲走了两步,突然意识黑人老头在看他。他吃了一惊,老头的眼神狡黠灵动,先前的呆滞荡然无存。他不自觉地看向迪克,老头却牢牢地盯着他,毫不关心迪克。迪克嘴角咧开,目光扫过老人,歪头示意唐家傲检查左侧房间。

左侧房门紧锁着,里面传来鼾声。唐家傲冲着迪克点点头,自己也不明白想表达什么意思。迪克却像完全领会似的,示意他守在门口。

唐家傲望着迪克快速检查厨房和卫生间,然后推开卧室门,以其一贯的雷厉风行的风格闯进去。他听到一声“哎呦,”随后似乎有东西摔倒。他正犹豫是否过去查看,迪克已若无其事地走出卧室。

迪克贴着房门聆听动静,轻轻推了一下房门,房门纹丝不动。他走到窗口,搬过来一张床垫,堆在门口,唐家傲搬来另一张床垫。迪克笑笑,露出满意表情。唐家傲看向老头,老头又恢复呆滞神情,瞪着电视。

“跟我来。”迪克走向左侧卧室,在门口说,“你守在这里,那个卧室的人出来的话,开枪。”

唐家傲瞧着墙脚躺着的一个黑人少年,他两手被反铐,挣扎着依在墙壁,黑色对讲机挂在他脖子上,一把小手枪落在他脚边。屋内到处是垃圾,快餐纸袋、吃了一半的甜点、可乐瓶、餐盒、避孕套、塑料袋、脏衣服、开膛破肚的棕熊玩具,让人好奇四面墙壁见证过的历史。唯一的家具是窗口的高脚椅,哨兵显然坐在椅上观察周围。南北两扇窗户罕见地保持构架完整,仅仅少了一块玻璃。

黑人少年瞪着迪克,目光中充满仇紧张、恐惧和仇恨。

迪克走近蹲下,电击枪顶在少年下巴上,“叫什么名字?”

“操你妈,黑鬼!”

电击枪的蓝色闪电骤然爆发,少年几乎呼地飞起,脑袋撞到墙壁,晕了过去,身体依然在抽搐。

“醒醒,等会儿再睡。”迪克掐着少年的人中,连续几记耳光。

少年呻吟一声,勉强睁开眼睛,瞳孔微微涣散。

“你叫什么名字?”迪克继续用电击枪顶在少年下巴。

“杰米。”

“杰米,照我的吩咐做,你能继续活。如果我不满意,你会从这扇窗飞出去。你明白吗?”

吉米惊恐地点头。

迪克审视吉米半晌,“现在,告诉坎普5-0.”他打开对讲机,放在吉米嘴边。

“007,5-0,5-0。”

“009,你确定?几辆车?”

吉米犹豫一下,迪克冰冷的目光和电击枪的再次贴近他,他不由地大声说,“5-0,5-0。五辆车,五辆车。”

“5-0,5-0.”对讲机传来惊慌的喊声。

“很好,你可以继续混下去。”迪克关掉对讲机,拿出一卷透明胶带缠绕吉米的嘴、手和脚,吉米很快像个稻草人似的堆在墙角。他顺手抓起地上的手枪,掂量一下份量,责备地看着吉米,“你爸没告诉你不要碰这种垃圾枪?它会炸掉你的眼睛和手指。”他将手枪扔进墙角垃圾堆。

“我们走。”话音未落,迪克已经跨出公寓。唐家傲快步跟上,出门前最后看了眼黑人老头,他们目光相接,老头似乎露出笑容,他毛骨悚然,感觉亲眼目睹了一个活化石。

他们沿着楼梯下楼,经过一对正进行私密交易的黑人中年男女,男人狐疑地望着他们,迪克冰冷的目光足以让他继续专注先前的运动。

走出大楼,迪克突然在墙角停下脚步,望着韩国杂货店的方向。

唐家傲终于忍不住,“嗨,什么是5-0?”

“看,坎普他们。”迪克指着几个突然出现杂货店前的黑人,他们匆匆钻进两辆汽车,汽车迅速启动冲了出去,留下一阵白烟。迪克望着汽车消失在远处,才说道,“5-0代表警察袭击,所以他们要带着毒品和钱迅速消失。走,我们有事要做。”

他们走回停车的巷子,迪克没有顺着坎普消失的街道行车,而是加速驶向高速公路。他同时打开手机,按下一个快捷键,号码很快接通,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传来,“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我的朋友!”

“他们在哪儿?”

“他们正沿着华盛顿大街,向格兰戴尔方向开去。”

“好,盯紧点,随时通知我。”迪克脚踩油门,开始不断地超车。

“你在跟踪坎普他们!”唐家傲顿时领悟,“他们据点防守严密,所以你逼着哨兵传出假情报,诱骗他们离开,然后找机会下手!”

迪克不顾后面车辆的抗议,强行拐入快行道,他瞄着后视镜说,“天才,你反应够快的!”

唐家傲翻翻眼睛,“但你这么知道哪一辆车是坎普的?杂货店前停着四辆车,福特越野车、通用皮卡、本田跑车和克莱斯勒复古车,这些车外观看起来大同小异,都没有电影上黑帮喜欢的大轮胎和银光闪闪的车轮。”

“我说过,能坐上这个位置的毒贩都很聪明,坎普可能更精明,没有其他人的虚荣心。但他同样有迹可寻,他不注重外观,但一定注重汽车性能,这是职业特点,因为有时引擎马力决定生死。那几辆车里,你注意到哪一辆引擎的马力最大?”

唐家傲认真回想,厌恶地说,“我他妈的不开车!”

“做老师已经够傻了,你还是个环境保护主义者,不可救药!”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