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七章 7-3 特洛伊木马

“起来,我们去浴室。”迪克一手抓住唐家傲的头发,一手用匕首抵住他的脖子。“走慢点,你敢玩花样,就是死!”迪克的声音平淡无奇,却令人恐怖。

唐家傲感觉刀锋已经割破皮肤,不得不仰起头,几乎一步一步挪到浴室。

“坐进浴缸。”迪克说,“打开热水,既然你喜欢泡澡,就多泡会儿吧。”

唐家傲机械地遵守每一个指令,他心跳越来越急促。迪克想做什么?伪装自杀或者制造意外?

迪克退后几步,收起弹簧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刮胡刀的东西,打开开关,只见两束白色电流激荡撞击。“这是电击枪,能够产生五万伏的电流,至少理论上说。如果我扔进这个浴缸,你的心脏可能不会好受。”

唐家傲下意识地看着浴缸,浴缸空间太大,他没有可能在电击枪入水前跃出。只要迪克愿意,可以随时烤焦他。“你找我干什么?”

“说话请小声,他们在监视你!”迪克关掉电击枪,打开排风扇。

“谁?”

“谁,圣诞老人!”迪克打个响指,“你别像个傻瓜,我需要你清醒过来。如果你对我没有意义,我可能会做点你不喜欢的事情。”

“俄国人在监视我?”

“不错,你对危险还有点警觉,晓得俄国人要对付你。”迪克摇头,放下马桶盖,坐上去,舒服地靠着蓄水箱,“现在监视你的不是俄国人,而是美国政府人士,可能是洛杉矶警察局。他们有辆面包车停在外面,两人守在车里。”

“他们在我的汽车里安装跟踪器材,我来的路上很确定没人跟踪我!”

“既然你这么确定无人跟踪,我又是怎么找到你的?”

“你昨晚在我车里安装跟踪器?”

“嗨,不要让我失望!昨晚事发后警察一定仔细检查过你的汽车,我怎么会冒这种风险?再想想,我怎么找到你的!”

“我用自己的名字登记旅馆,你从网上查到的。”

“狗屁,你是好莱坞电影看多了!你要学会动脑子思考!我问你,洛杉矶有多少家旅馆?即便是美国政府,也没办法立刻找到你的住处,除非他们停下手头所有事情,专心找你一个人!”

唐家傲思考半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没人跟踪我的汽车,我驾车时随时关注后视镜。要么你在车里安装跟踪装置,要么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我在你家附近的高速公路等着你,然后就一直跟到这里。你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吃饭、看电影、泡澡,重获自由或者说死里逃生后就想做这些?!我有点失望。”

“你知道我何时离开警察局?你雇佣了马克西姆先生!”

“对错各占一半,确实是我为你雇佣马克西姆先生,他是洛杉矶很有名气的刑事律师,很有效率。但我没问他,因为他不会告诉我。我能掌握你警察局的行踪,原因很简单,警察告诉我的,我说我是记者,查询案件进展。他们告诉我你不是嫌犯,已被释放。”迪克微笑,“顺便说一句,马克西姆先生的预付款是三万美元,我知道当时你有点忙,没机会支付,所以我给你垫上。等你不忙的时候,请把钱还我。”

“你别做梦了,是你把我拖进这些麻烦里,三万美元根本无法弥补我的精神伤害。等你有空,请再支付我三万美元,赔偿我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损失!”

“好像不是我用枪逼你迷上雪莉的吧?你有五天的时间离开洛杉矶,可你偷了我的汽车,转手廉价卖掉,还跑到我家门口按门铃,跟我邻居胡扯!你他妈的到底想做什么?”迪克的声音没有改变,但脸上又戴上冰冷的面具。

“迪克,你他妈的最好收起这一套,我已经受够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变态狂的折腾,你们没有人性,把别人不当人,耍来耍去,像在市场上买牲口。你听着,老子没心思和你玩游戏。你到底找我做什么?”

“你确实疯了,你忘了谁控制着你的生死?”迪克晃了晃手里的电击枪。

“去你妈的!你要电死我,动手吧!”唐家傲毫不示弱地瞪着迪克。迪克打开电击枪的开关,唐家傲目不转睛地直视迪克的眼睛,毫无惧色。

迪克脸上渐渐出现笑容,收起电击枪说,“你这个杂种,倒是有点疯狗劲儿!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感觉到了,可惜阴差阳错,现在才有机会深谈。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想继续活下去,你也需要我,所以我们应当携手合作!”

“携手合作?谢谢你的赏赐。我很喜欢和你合作,尤其是被你先痛打一顿,再用匕首架在脖子上威胁之后。与你合作的伙伴能活多久?一天还是一个星期?”

“听着,你两次都很幸运,没被抓住或者干掉,但是你觉得你还剩下多长时间?我相信你已经知道尤里*基里连科的身份,你杀了他两个兄弟,他永远不会停止报复。昨晚他找墨西哥人对付你,明天他可能亲自来找你,你躲不开的!”

“你也听着,我不是三岁小孩,我不害怕俄国人,任何人都别想吓到我!你要杀我,放马过来,让我们看看谁能活到最后!”

“勇敢的唐先生,我不是你的敌人,你真的不需要给我展示你的决心。就我个人而言,我承认你很有胆量,一般人劫后余生,一定有多远跑多远,你居然敢留在洛杉矶,还来个反侦查,找到我家,算是不错。不过,不要把菜鸟的运气和职业人士的技能混为一谈!我以前没想找你,想的话,我随时可以出现在你床前,俄国人、墨西哥人或者其他人同样能做到这点。你应该没忘,如果昨晚不是我,你早死了!”

“为什么帮我?”

“芯片。我原计划这两天绑架你,自然不能容忍其他人捷足先登。”

“什么让你改变主意?”

“谁说我改变主意?”

“又是你的傻逼考试?OK,你要玩,我就陪你玩。昨晚你要绑架我,最后因为警察赶来不得不放手。但是几小时后你给我请了律师,帮我从警察局脱身,然后耐心地跟踪我,直到半夜三更地潜入我的房间,躲在浴室里,小声请求我合作。”唐家傲笑笑,“发生了什么,迪克?什么事让你感受到危险,不得不放低身段。”

“他们杀了我的朋友,劫走了雪莉。”迪克声音低沉。

“谁干的?”

“俄国人。尤里*基里连科让墨西哥人对付你,他自己带人去劫持雪莉,他以为我会在场,准备对付我。”

“你怎么能如此疏漏?俄国人已经袭击了你的审讯室,你该晓得他们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不做预防措施?”唐家傲怒气冲冲。

“我当然清楚风险,所以雇佣三个最棒的枪手守护她们。俄国人杀了他们,还杀了我的女人,狗娘养的,我会亲手剐出基里连科的心脏!”

“商丽人会不会有事?”

“小子,你爱上她了?”

“与你无关!”

“这不是耻辱的事,她确实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男人很难不被她迷住!”

“但是你没有!”

“我经历的事情稍微多点,懂得对漂亮女人心存戒备。再说,她是黄先生的女人,我不会愚蠢到想和他争风吃醋!”

“谁是黄先生,你的老板?”

“不完全是,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讲给你听。现在先做要紧事,我们的时间并不多!”迪克看了眼手表。

“我们?迪克,你是你,我是我,不是我们!”

“不和我在一起,你活不了太久,他们会找到你,然后折磨你,直到你乞求他们杀了你!”

“我和你在一起更危险!”

迪克哼了声,“你他妈的到底要什么?”

“你不能对我保守秘密,我们是平等的搭档,你不能隐瞒我任何事情,任何行动都需要我们两人的同意。还有,救出商丽人,放她走!”

“你这个狡猾的杂种,我应该把你电死在浴缸,这样可以省却不少麻烦!”

“你不会,现在你已经没有朋友了,除掉我,你会孤苦伶仃地活在世上,非常孤独!”

“小子,别胡扯,我们还是谈正事。今天我还想睡一觉,我可不想一晚上和你呆在浴室里。”

“好,你先说。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

“芯片在哪儿?”

“我藏起来了,很安全,绝对没人能找到!”

“你确定还安全?”

“三天前我亲手藏起来,没人知道那个地方。”

迪克狐疑地望着他,“墨西哥人怎么找到你的住处?”

“我不知道,在警察局里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我怀疑墨西哥修车厂的老板出卖了我,他在车里安装了跟踪装置,知道我的住处。”

“你太自信了,我的朋友,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习惯!你留下很多破绽,只不过自己没察觉。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我预感你会告诉我。”

“你车窗上的电子付费器。你填写了地址,我的黑客闯入高速公路管理局的数据库,一找就着!”

“他妈的,这世界上没有安全的地方!”

“可能有,但我不会假设。小子,不要灰心,对于一个业余选手来说,你做得不错,我费了一番力气才找到你!”

“谢谢你的肯定,让我信心倍增。”唐家傲又放了些热水,“介意给我拿件浴衣吗?进屋谈舒服些,坐在浴缸,我的屁股要坐平了。”

“不行,这里谈话最安全!”

“你太疑神疑鬼吧?我临时决定住进这家旅馆,他们不可能提前进屋安装窃听器。”

“我不担心房间里的窃听器,我担心的是你衣服里的东西。你在警察局里,他们有没有检查你的衣服和鞋子?”

“对,有一阵子,他们单独关押我一个小时,切尼警探拿走我的鞋子和外套。你觉得他们安装了窃听器?”

“很有可能,等会儿我会检查。现在,告诉我,你在警察局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没问过马克西姆先生?”

“当然没有。即便问,他也不会告诉我。刚才我跟你说过,他是你的律师,不能对任何人泄漏你们之间的谈话,否则他会被吊销律师执照。律师和客户之间的保密关系在美国非常重要,法庭都不能迫使律师开口。马克西姆可能见钱眼开,但他是个恪守职业道德的律师。”

“美国确实是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只要你支付律师费用,他会对你无比忠诚!”

“如果你选择这么理解,美国人不会认为是耻辱。看看那些所谓依靠信仰、道德或者血缘关系维系的社会,人们早就用脚投票投出硕果。TT,我晓得你从中国大陆来,那里是共产党执政,我不想和你辩论政治理念,如果我们想不出办法,所有的政治道义都不能阻止他们割断我们的喉咙!”

“你根本不清楚我的政治理念。但我同意,我们先要解决俄国人的麻烦。”唐家傲望着迪克面部表情的变化,“怎么,除了俄国人还有其他人?”

“你忘了墨西哥朋友?”

“但是你说是俄国人雇佣他们,他们和我们没有个人恩怨。”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你杀了他们五个士兵,冒犯他们组织的尊严,他们一定要报仇。墨西哥人的荣誉感你听说过吗?对于墨西哥人来说,荣誉高过一切,只有你的鲜血才能洗刷他们的耻辱。”

“我?我清楚得记得,五个墨西哥人中,你杀了两个!”

“嗯,我不会承认。墨西哥人认为都是你做的。”

“操,我是为了活命,我总不成躺下来让他们杀!”唐家傲愤愤不平,“墨西哥人应该和俄国人算账,或者怪他们自己愚蠢,居然接手这种工作!”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数学老师先生!”迪克笑着问,“嗨,你真是数学老师?”

“当然,而且是很棒的数学老师,学生特喜欢我。”

“世界真他妈的疯了,中国的数学老师也这么危险?!你比那些中国企业生产的有毒奶粉杀伤力大多了。来美国不超过八天,已经有十个人因你而死。你呆的时间长点,美洲大陆会成为坟场,或许我该为了美国同胞的福祉大义灭亲。”

“滚你的!”唐家傲竖起中指,“嗨,我的证件呢?你害我整天拿着卡特的驾照四处蒙人!”

“可能在车上,我回去找找。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卡特的舅舅是香港黑帮大佬,他认为你杀了他外甥,也许日后可能找你谈谈。”

“俄国黑帮、墨西哥毒贩、香港大佬,下一个要收拾我的人是谁,火星人?”

“暂时别太雄心勃勃,还有很多你不认识的地球人。不过,别担心,我会保护你。”

“你保护我?你是我被牵扯进来的直接责任人!认识你之前,我是拉斯维加斯的一名幸福赌客,正享受美国人民的热情招待。自你敲门那一刻起,我的生活就全盘颠覆。”唐家傲停顿一下,“迪克,如果不是俄国人袭击审讯室,你准备怎么处理我?”

“我的意思是放了你。我相信你不知情,雪莉拿你迷惑我们。你气质不错,不妨留在人间继续祸害众生。”

“其他人的意思呢?”

“黄先生坚持除掉你。他占有欲很强,不喜欢你和雪莉调情。所以,情种先生,你还要感谢俄国人,不是因为他们的打扰,你已经变成沙漠里的一堆骨头。”

“该死的,这醋味也太浓了,我连她的手都没碰过,你的黄先生真没度量!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既然他很有势力,为什么你不向他求援?”

“黄先生是一个跨国商业联盟里的重要人物,可他没有属于自己的枪手,所以找我帮忙,我替他解决一些在美国的麻烦。但他并不完全信任我,雪莉这件事又弄得很糟糕,他可能认为我没有通过考试,所以他在观望,看看我能不能从这些麻烦里脱身。”

“他可能对你下手?”

迪克思考一阵,“有可能,他为人谨慎,不喜欢任何可能连累他的危险人物,如果我对他用处不大,并且可能成为他的隐患时,他将选择下手。”

“听起来你很擅长交朋友!”

“小心说话,小子,现在不是我躺在浴缸里!”迪克晃晃电击枪。

“你才要小心,你的朋友已经够少了!迪克,如果我们交出芯片,能不能换回商丽人?”

“如果是我,有可能。你,想都不用想!在他们眼里,你已经是个死人。”

“为什么?”

“你不懂,这实际上和你无关,他们压根不在乎你的死活,但他们需要捍卫荣誉。如果你继续活着,其他人会认为他们软弱可欺、或者不再具有威慑力,这样一来他们的麻烦就大了。不是有句话,‘形象代表一切’吗?在他们的世界里,这是绝对真理,没有尊重,你寸步难行!”

“真是一个狗娘养的世界!那你呢,你不是那个世界的吗?”

“准确来说,我不是。我算是边缘人,私家侦探需要涉足黑白两道,但都不能走得太深,否则总有一方会不满意。”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要找我合作?你可以和他们讲和。”

“也许,我应该这么做。交出你和芯片,他们大概能放我一马。”迪克玩弄着手里的电击枪,沉默半晌,抬头望向唐家傲,“他们杀了我的女人和朋友,必须给个说法!”

“我仍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找我?”

“你证明了自己,两次他们没能干掉你,尤其第二次,那群墨西哥人专门冲你而去,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即便是我,大概也要掉层皮。”

“幸运女神的眷顾。”

“朋友,每个人都需要运气,最好能给我一点你的幸运!”迪克说,“你怎么幸运地找到我家?”

“简单,卡特用电脑聊天,提过你的私人侦探事务所。我就顺藤摸瓜。”

“那个愚蠢的香港家伙,我警告过他不要乱说话。你找到事务所,又如何找到我家?”

“一顿牛排!”唐家傲说起他和王尔德的午餐。

“真他妈的不敢相信,这群政府里的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迪克摇头,“你们中国大陆来的人,别的不会,倒是十分擅长四处扩散腐败!”

“你知道你们美国人最擅长什么?”

“什么?”

“口口声声宣称美国价值,却借中国人和日本人的钱,到处装逼!”

迪克大笑说,“OK,我不会再指责中国大陆。他妈的,我们真是犯傻,不取分文却操心国家大事,让那些政客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去吧!如果那天我在家,你准备和我说什么?”

“谁晓得?大概会给你一枪,如果你还不死,就用商丽人做交换。”

“你怎么知道俄国人的身份?”

“通过纽约的一位私人侦探,那几个俄国人身上带着驾照。”唐家傲解释当年认识的杰克和他的合伙人。

“芯片你如何拿到的?”

“机场行李丢失部门的辛迪,是个热心助人的女士。”

“那天晚上我走后,发生了什么?”迪克听完唐家傲的叙述,面色略微阴沉,点点头未加评述,“昨天凌晨,警察来之后发生什么?不要漏掉任何细节,告诉我你所有能记起的事!”

“你走后,我躲进浴室。。。”唐家傲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讲完,中间不得不两次添加热水。

“缉毒署的沃特特工在小屋里问完话后,没有再出现?”

“没有。”

“你没告诉马克西姆律师?”

“我没机会。警察局不让他和我单独谈话,直到最后释放我,我才知道有人雇佣他。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公共辩护律师。”

“你判断警探企图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他们没明说,只是绕着弯子让我说实话。不管我怎么辩解,他们就是怀疑我隐瞒某些细节。朗多和切尼其貌不扬,可擅长心理战,比纽约的警探厉害。”唐家傲望向迪克,“我晓得你以前在纽约做警探,没有对你不恭敬的意思,当年审讯我的两个纽约警探比不上他们。”

迪克沉默一阵,“朗多和切尼希望你能供出我,抓我进监狱他们会很开心,前警探、收受贿赂、亚洲黑帮、绑架勒索,全部是吸人眼球的新闻标题,他们可以立功受奖。”

“可能吧。”

“为什么你没做?”

“可能本人不喜欢告密的小人吧。”唐家傲咧嘴笑道,“我担心你杀了商丽人,失去她,就失去证据。”

“沃特给你看他的证件了吗?”

“没有。但我相信他是个执法人员,因为你们身上的气息类似。而且,切尼和朗多警探对他小心翼翼,不太敢招惹他!”

“沃特说他有个卧底探员被杀?”

“是的。他坚持要我和他合作,我如实告诉他我不知情,他差点揍我。”

“‘沙漠巫师’是墨西哥最血腥的贩毒集团,如果被他们盯上,我们很麻烦!”

唐家傲注意到迪克用词“我们”,让他对迪克感觉好些。“如果他们真的像传说中的那么凶残,现在赔礼道歉也晚了。”

“无知者无畏,等你遇到他们,就不会说俏皮话了!”迪克面色凝重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放你走?不对劲,警察完全可以继续关押你。即便马克西姆抗议,他们也能让你在审讯室里多呆二十四小时,换成我,我肯定会这么做。不让你睡觉、用强光扰你、用冷气冻你。除非他们知道你在纽约的案底,你经受过考验,继续审讯没有意义,所以他们释放你,暗中跟踪,看看会发生什么!”

“你说警察跟踪我?释放我之前,助理检察官要求我暂时不能离开洛杉矶,我是重要证人,警察还会找我,我去哪里都要提前告诉他们。”

“这是警察局的基本工作程序,他们怀疑你,但是找不到证据和证人,所以给你机会晃荡,希望你能自己暴露,让他们抓到把柄。但是,你的事情有些怪异。警察不该轻易放手,想必是缉毒署在施压。缉毒署是联邦执法机构,比警察拥有更多的人力物力,行事也更自由,外面很可能是缉毒署的监视人员。”迪克不自觉地摇头,“狗屎,缉毒署又要插一脚,太乱了!缉毒署的人整天和毒贩打交道,不像警察讲究程序,喜欢乱来,我认识的缉毒署特工都是一群很恶毒的家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而且报复心特重!”

“他们报复我是因为卧底特工被杀?”

“沃特肯定在骗你,如果是特工被杀,缉毒署早已进入战争状态,他们会把你从警察局抢到缉毒署去,用枪逼着你招供!”迪克起身踱步,“我估计,沃特在试探你。这小子一定是个工作狂,希望截获‘沙漠巫师’扬名立万。你坚决不合作,他就改变套路,但你要小心,他这种人心眼很小,不喜欢被人拒绝!”

“你们警察、特工有一个共同之处,都喜欢操纵别人,能够毫不犹豫地毁灭一个人的生活,即便这个人是无辜的。”

“嗨,TT,你说的很对。但你不要期待我道歉,你什么时候看到羊能抓狼?只有狼才能抓狼!”

“明白了,狼先生,我们怎么对付缉毒署?”

“暂时不要理会,让他们继续跟踪你。”迪克脸上出现一抹笑容,“有他们关注,起码你能安全些,不必担心俄国人或墨西哥人半夜拜访你!”

“缉毒署的关注不能阻挡你的拜访。”

“精英同样分等级,缉毒署比我还要差点。你的语气听起来不像很喜欢我们今晚的交心?这让我有点失望。”迪克站住,看着镜子里的形象,“太糟糕了,我已经连续几天睡眠不超过三个小时,看起来像个鬼魂!”

“现代人娇生惯养,太高估睡眠,少睡点没关系,你看上去很精神。你能否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办?相信你一定胸有成竹!”唐家傲说。

“凭什么你这么认为?”

“你急匆匆地找我来,东拉西扯了半天,却不切入主题,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

迪克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唐家傲,“他妈的,你这个邪门的家伙,知道的太多了!希望你能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我们两个要想活下来,需要点奇迹。我今晚来主要是与你谈谈,事前我无法预计你是否愿意合作,或者我们能否合作。”

“如果我说不,或者我没通过你的考试,你就制造点意外。”

“老师先生,你把我想得太邪恶。”迪克的笑容明显诡异,“我们要先做三件事,第一,我需要借用一下芯片。第二,我们要转移你放在火车站的武器,那些武器会派得上用场。第三件事有点麻烦,我们要去贫民窟救一个女孩,可能会流血。”

“你用芯片做什么?这个芯片非常重要,很多人在窥视。”

“我比你更清楚芯片的重要性,所以我才需要找专家检查,看看是不是假的。”迪克见唐家傲惊讶神情,“怎么,你没想过雪莉会设局骗你?那个娘们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可不想拿着个假货四处招摇,那样的话怎么死的你都搞不明白!”

“你把商丽人想得太邪恶了,她不是那种人,她是被黄先生所逼才做这种事的!”

“雪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走着瞧吧,反正答案用不了多久就能揭晓。TT,我希望你能相信我,这点非常重要,我们能否幸存,很大程度上取决你我之间的信任。”

“你这个专家值得信任?”

“他绝对没问题,他是黑客高手,我们去救的女孩是他表妹。”

“好,我们明天去拿芯片。但是,迪克,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会和你算总帐!”唐家傲凛然看着迪克。

“很高兴我们终于倾吐衷肠!”迪克似乎觉得这番交流十分有趣,“如果你对那次挨打还怀恨在心,我可以给你机会打我两拳,不过我怀疑你是否懂得怎么打架。”

唐家傲瞪了迪克一眼,没接茬。“有人绑架了那个女孩?”

“不算绑架,有个街头毒贩给她毒品,她好像还喜欢他,我不知道所有细节。我们要闯进那个毒贩活动的公寓,带走女孩。”迪克不认为需要通知唐家傲除掉毒贩一事,他准备亲自动手,唐家傲扮演的是助手和见习生的角色。

“那个毒贩的公寓里有多少人?”唐家傲想起当年闯入房中两个毒贩的模样,心头一紧。

“暂时未知,今天下午我要找人问问。”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考虑我们最近事情比较多,就今天晚上吧。怎么,你有约会?”

“监视的人呢?”

“不用担心他们,我会想办法。你还有别的问题?”

“除了我们,还有谁参加?”

“你还想要谁参加?”迪克问。

“呃,我从未干过这种入室绑架的事,你带个有经验的帮手不是更好吗?”

“可能你没发现,俄国人杀光了我的帮手!”

“请尽量不要让历史重演。”唐家傲咽了口唾沫,“然后呢?”

“我们带女孩去个地方,有人要送她去一个遥远偏僻的戒毒所,她家人会照顾她,无须我们操心。”

“我不管那女孩,我说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我还没想那么远。”迪克翘起腿说,“不过呢,俄国人也好,墨西哥人也好,他们肯定会主动上门,我们随机应变吧。”

“你拿我当诱饵?”

“我会用另外一个词。”

“哪个词?”

“特洛伊木马!”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