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七章 7-1 缉毒署

切尼警探记不清楚喝了几杯咖啡,他需要更多的咖啡因让大脑保持敏锐状态。他看了眼萎靡不振的唐家傲,和朗多交换个眼色。他端着空杯走出审讯室,准备去休息室加下一杯咖啡。 “等一下,切尼。”观察室的房门打开,华莱士上尉招呼说。

“上尉?”切尼的视线立刻落在站在华莱士上尉后面身材高大的白人身上,他正透过单向玻璃,观察审讯室内的中国佬。

“请进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缉毒署的沃特特工,他是缉毒署在洛杉矶市的小组长。”华莱士上尉侧身让出空间。

“切尼警探,很高兴认识你!”沃特转身热情地握手。

切尼被动地握着手,略微身体后仰,沃特的鹰钩鼻子很长,似乎要扎到他脸上。他探询地望着华莱士上尉。缉毒署在洛杉矶市办公室至少有十个特工,小组长轻易不会涉足洛杉矶警察局的审讯室。

“缉毒署非常关心这个案件,沃特特工将和你一起审讯嫌犯。”

“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警察局长阿加西先生说我们重案组全权负责这个案子!”

“切尼警探,我们只是观察你的审讯,案子还是你们洛杉矶警察局的。我保证不干扰你和你同伴的问话,看来你们的进展似乎不是很顺利。我和华莱士上尉已经旁观一个小时,嫌犯对你们很排斥,拒绝合作,也许我能劝说他改变主意!”沃特特工的笑容像个政客,亲切诚挚又流于形式。

“沃特特工说的对,他只是旁听和观察,案子还是你们的。”华莱士上尉的目光如剃刀般锋利,他在警告切尼小心。“阿加西先生一个小时前指示我,尽力配合缉毒署。”

切尼嗅到阴谋。警察局长阿加西像是和缉毒署达成某种交易,洛杉矶警察局名义上主导案件调查,实际是缉毒署在暗中控制。

“华莱士上尉,我相信切尼警探完全懂得你的意思,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你公务繁忙,就不耽搁你的时间,这里留给我们就好。”沃特说。

“好的,有事找我。”华莱士上尉满脸堆笑。

沃特拉切尼进观察室,关上门说,“听着,我知道你在想这又是政治游戏。我告诉你,不是这么回事。昨晚死的四个人里,有一个是我的线人!”

“谁?”

“加多。他用了两年时间加入墨西哥‘沙漠巫师’的外围组织,已和一个重要头目成为密友,很快就能带给我们重要情报。没想到一夜间,投入无数人力物力的调查付诸东流!”沃顿表情悲伤。

“你们知道今晚的行动?”

“加多提前告诉我们会有行动,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行动细节。负责联系的特工以为是毒贩集团的例行活动,没多加留意,直到三个小时前我们从CNN听到枪战报道才得知。”

切尼明白沃特没有说出全部细节,缉毒署、联邦调查局都喜欢搞秘密活动,不会和警察分享所有内容,但他同样清楚沃特已经表现出很大程度的信任,沃特赶走华莱士上尉就是不想其他人知情。“所以你需要洛杉矶警察局继续主导名义上的调查?”

“抱歉,我们现在不能让加多的身份曝光,起码我们先要弄清楚怎么回事,今晚不该变成屠宰厂。但这就是毒贩世界,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希望你能对加多的身份保密。”

“我的搭档朗多应该知道。”

“好,除他之外不能让第三人知道!”

“沃特特工,你要我做什么?”

“继续给里面那家伙施压,警探,你做的很不错!”

“那家伙很难对付,我和我的搭档审讯他这么久,他没有崩溃的迹象!”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一些关键情报。”

“什么关键情报?”

“他有过,嗯,案底!”沃特露出笑容。

“什么案底?”

“他以前在纽约生活。六年前,两个假释犯闯入他住的房屋,抓住他的室友及其女友,强奸那女孩,他持枪下楼,没给他们机会投降,利落地击毙他们!”

“上帝,我说这家伙有点古怪,不像个普通游客!”切尼一拍大腿。

“还有呢,纽约警察局连续审讯他四十八个小时,想控告他过失杀人和非法持枪,但他顶住压力,没露出一点破绽,纽约检察官找不到证据起诉他,不得不释放他。过后不久,他就返回中国,直到一个星期前拿着旅游签证飞抵洛杉矶。”

“这家伙是个杀手!”

“负责这个案子的纽约警探后来听说,他曾经在靶场工作,射击非常精准,在射击圈小有名气。”

“他妈的,你想说这家伙今晚杀了四人?”切尼越来越兴奋。

“切尼警探,我们可以一起找到答案!不过,我建议换个房间,这里太公开,缺乏必要的隐私。”

“我们没有其他的房间,所有审讯室都有监控设备。”

“储藏室后面的那个小屋空着,我看坐四五个人没问题。”

 

储藏室后的小房间面积不超过十平方米,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原本用来约谈证人,后来暖气管道爆裂,屋子被淹,一直闲置。放进去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屋内再没有活动空间,但沃特特工没有丝毫埋怨,反倒兴高采烈。切尼领悟沃特的用意,缉毒署不希望留下任何参与审讯唐家傲的证据,室内没有监控设备,无论发生什么,皆限于四个当事人。

唐家傲坐在墙角,朗多、切尼和沃特坐在桌子另外三面,四个人像是赌客,等着庄家发牌。唐家傲和朗多不明所以,迷惑地看向沃特。沃特咳嗽一声,看着切尼,用目光示意桌上摆着的印有星巴克标志的袋子。

切尼叹口气,不情愿地说,“红色中国的间谍,欢迎来洛杉矶警察局做客,早餐有星巴克咖啡、烤肉加鸡蛋三明治、甜甜圈。美国政府买单,请享用!”

唐家傲不需要切尼重复第二遍,左手立刻拿起一杯咖啡,右手抓了一个油渍已经透出的纸袋。纸袋里装着两个香气扑鼻的三明治,他不到一分钟吞下第一个三明治,连带吃了一半油纸。他看切尼和朗多没有丝毫制止的意思,那俩家伙忙着吞噬其他纸袋内的食物,他用了三分钟吃掉第二个三明治,然后慢条斯理地吃了份水果色拉,喝下半杯浓郁可口的星巴克咖啡。这时他才注意到长着鹰钩鼻家伙的目光。

“嗨,我是沃特特工,在美国缉毒署工作!”沃特伸手说。

唐家傲没有伸手去握,“不是我的毒品!”

“别紧张,唐家傲先生,我从未说过你和毒品有关系。相反,我来主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因为事关你的人身安全,我猜你可能感兴趣。”

“沃特特工,即便我拒绝你的好意,你也会坚持告诉我,对吗?”

沃特特工笑脸依然,但乌云似乎显现,留下一片阴影。

切尼插话说,“你这个狗娘养的中国佬,我已经受够你的傲慢,你敢继续胡扯,我会让你尝尝你们中国警察用的刑罚,看你还能不能摆出这副嘴脸!”

“对,中国小子,你需要接受点教训!”朗多说。

“你听起来像是他们的应声虫,你不是他们的奴隶吧?”

朗多眼睛爆发出野兽的光芒,两手猛然抓住唐家傲的脖子。唐家傲看到朗多的袭击,想要躲开,可背后没有空间,一下重重撞在墙壁上,震惊之际被朗多抓到,顿时喘不过气。他握住朗多的手腕,拼命想要掰开,可黑人牢牢占据上风,用力地挤压他的颈部。他的视线模糊,大脑因为缺氧开始觉得黑暗迫近。

“中国先生,你真不该惹恼朗多警探,他是我们洛杉矶警局重量级拳击冠军!”切尼幸灾乐祸。

唐家傲想问问怎么就触动了朗多敏感的心灵,但他尚处于瘫痪状态,气管被挤压,无法出声。

“先生们,你们玩够了吧,还是让我们言归正传。朗多警探,请你松手。”

朗多瞟了眼沃特,悻悻地放开卡住唐家傲脖子上的“大钳。”

“谢谢你,朗多警探。唐家傲先生,你不介意我接着说吧?”沃特的目光落在唐家傲颈部的手印上,“你听说过墨西哥贩毒集团‘沙漠巫师’吗?没有,不稀奇,人们通常更了解他们的作品。去年墨西哥第二大城市发生一起灭门案,一家七口人,父母和五个孩子,被人绑住双手,死前遭受酷刑折磨。三个月前,两个美国人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城市被绑架,彻底失踪,但是网上有一段录像,他们被剥皮后留在沙漠里烘烤。两个星期前,洛杉矶一个韩国人回家发现老婆和两个女儿失踪,第二天他接到快递,内装她们的右手,第三天是左手,第四天是耳朵,第五天是鼻子,快递一直持续了十天,可怜的家伙差点疯了!”

沃特扫视入神聆听的朗多和切尼,“这些人都是和‘沙漠巫师’做生意,但被怀疑偷窃毒品,所以遭受惩罚。你听到了吗?如果‘沙漠巫师’怀疑你,他们不和你谈判,不给什么警告!”

唐家傲感觉喉咙发紧,他能猜出这场谈话的方向。

“今晚拜访你的就是‘沙漠巫师’,他们认为你违反道上规矩,‘越界干活,’所以请你去见他们老板。不要惊奇,我知道怎么回事,是因为我们的线人听到他们老板发话。唐家傲先生,你现在遇上‘沙漠巫师’- 墨西哥最凶狠的贩毒集团,你这辈子再也不会安全,他们只有见到你的尸体才会停止追踪!”

“特工先生,我从未贩毒,从未买卖过毒品。他们一定弄错了,他们要找的不是我!”

“我没有理由骗你,两个小时前我没听说过你的名字,我不认识你,你做了什么都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感兴趣的是‘沙漠巫师。’他们要对你下手,所以我过来通知你。”

“你的线人弄错了吧?他们要找的是另一个亚洲人,不是我!”

“你住的那条街只有两个亚洲人,你和一个家庭主妇,你觉得‘沙漠巫师’找那娘们?” 沃特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唐先生,请你认真听清楚我的意思,我是缉毒署的特工,负责抓捕墨西哥毒贩,我不在乎你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你可能杀过一百个人,但都和我无关。我唯一在意的是为什么‘沙漠巫师’兴师动众来找你!”

“我不知道,我发誓我不认识他们!”

“那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们?”

“他们不是我杀的,我没杀过人!”

“你忘了六年前纽约那两人?”

唐家傲叹口气说,“沃特特工,当年那两个罪犯意图杀害我的室友和他女友,我不得不开枪。昨晚那些人闯进来,火力太强大,我根本没机会对付他们,是另一伙人从后面上袭击了他们,如果是我做的,我没理由不承认。我合法自卫,不承担法律责任。而且,切尼警探可以证明,我昨晚没踏出房子一步,怎么也没法杀掉越野车旁的那个人!”

“我不相信你的话,这家伙心里有鬼,一直在隐藏某些东西。我认为他和同伙杀掉墨西哥人,同伙跑掉,他留下来欺骗我们。你看他镇静的样子,完全是职业老手,一个狠角色!我们从他房子里找出来的海洛因,浓度非常纯,足有一公斤重量,不是街头小毒贩玩的游戏。”

“小子,就凭这些海洛因,足够判你入狱三十年。美国的法官可不喜欢外国人跑来我们美丽的城市贩毒!”朗多说,他开始明白屋内的游戏,和切尼配合施加压力。

“毒品不是我的,我从未用过毒品,你们可以抽血检验!”

“这世界上有很多不沾染毒品的毒贩,尤其是那些中高层的聪明家伙!”

唐家傲无奈地摇头。

切尼注视着他说,“中国佬,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外国人,来我们国家胡作非为,因为美国有一套世界上最伟大的司法体系,保护你们这些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如果在中国,警察早就开始给你上刑!”

“你们也没少虐待我!”

“呵呵,你说那是虐待,你可真有趣!”切尼笑了一阵,“等进了美国监狱,你才知道什么是虐待!我告诉你,你触犯了这么多条美国法律,陪审团势必会判你有罪。不过呢,你也不用考虑太多,刑期多久对你都一样,你在监狱里熬不了太久!”

“对,加州的监狱非常不欢迎中国人!他们会抓住你,扒下你的裤子,操你的屁眼,每个人都会干你,然后再用一根削尖的长木棍,从你屁眼下面捅进去,直到从你嘴里出来。你的内脏会被捣烂,活不了多久,但不会立刻死,有时候还能苟延残喘三五个小时。痛苦啊,痛苦!”朗多说,“我认识的一个人就是这么被杀的!”

唐家傲瞪着朗多,不想知道这个黑大个还有什么朋友,或者他的朋友还有什么其他遭遇。

“两位警探先生,你们一定很累,出去活动一下,这里有我陪着唐先生。”沃特说。

“好主意,正好我要去趟洗手间。” 切尼站起身来打开房门,让朗多先出去,轻轻把门带上。

沃特陷入沉思,似乎没注意到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唐先生。”沃特说,“你麻烦很大,他们不喜欢你,认为你在说谎,你很有可能进监狱!”

“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相信美国法庭会给一个无辜的人定罪!”

“他们掌握很多对你不利的证据,洛杉矶检察官可以起诉你,案子一旦上了法庭,谁知道陪审团怎么想?如果陪审员里有些人不喜欢你,他们可能判你有罪。你在美国受过高等教育,一定知道美国监狱里关着一些无辜的人。”沃特挥挥手说,“听着,我可以帮你,缉毒署和洛杉矶警察局、洛杉矶检察官办公室关系不错,如果他们知道你为我们做事,会放你一马。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你说怎么样?”

“我认同你的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么说,你同意和我们缉毒署合作?”

“怎么合作?”

沃特凝视他长长的两秒钟,“先如实地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在说实话。”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你问我的职业?”

“不,我问你鸡巴尺寸。我他妈的当然是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是数学老师,在中国一所中学教书。”

“你暗地里做些什么?贩毒?我知道上海有很多毒品,我们缉毒署在上海有办公室。”

“特工先生,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毒品!”

“这么说有人让你带那一公斤白粉?”

“不是,我已经反复说了几十遍,那毒品和我无关!”

“听着,这房间里没有别人,也没有录音设备,你说什么都只限于你我之间,我不会告诉第二个人,请你放心!”沃特表情诚挚,“我知道你害怕,背叛毒品集团总是十分危险,但美国政府可以保护你,我们还能给你安排新的身份,新的城市,帮你选一份不错的政府工作,你可以舒服地过日子。我们保护过很多证人,你稍微查一下资料,就知道我不是在骗你!”

“沃特特工,请问我做了什么让你深信我是一个毒贩?”

“实不相瞒,今晚死在你住处的五个墨西哥人中一人是缉毒署的卧底特工菲利普斯。他是我的朋友和同事,一个好人。为了打入‘沙漠巫师’内部,他已经卧底两年,和本地一个重要毒贩建立关系。昨天他说‘沙漠巫师’的一个高层人物从墨西哥赶来洛杉矶,和纽约的一个毒贩秘密会面。今天下午,菲利普斯留言说晚上有行动,高层人物命令他们绑架一个华人毒贩,因为华人黑帮毒品生意侵入墨西哥人的地盘,所以需要一些教训!”

“他们来杀我,不是来绑架我!”

“‘沙漠巫师’不喜欢竞争对手,他们可能想先吓唬吓唬你!”

“该死的,我不是毒贩,你的菲利普斯弄错了!”唐家傲心里一动,记起沃特刚刚提到的纽约毒贩,莫非是俄国人在背后捣鬼?

“你想到什么?”

“没什么。”唐家傲见沃特狐疑的表情,急中生智道,“我在想会不会是墨西哥毒贩从其他途径获悉菲利普斯的卧底身份,有意设局来除掉他?”

“他们对着洛杉矶地图随便一点,恰好是你租的房子,然后半夜闯入,留下一公斤海洛因和五具自己人的尸体。你听着像这么回事吗?”

“听起来不像,可我也没想过会有毒贩半夜三更闯到我家里开枪!沃特特工,你做这行一定有些日子,你见过像我这样的毒贩没?你可以联系中国政府或者纽约警察局,从来没有警察因为毒品找过我!”

“他们因为其他事情找过你?”

“你已经知道纽约警察局当年找我的事情,我不过做了任何一个人在当时情况下应该做的。如果换成你的家人被人攻击,你会坐视不管?”

沃特直视唐家傲的眼睛说,“菲利普斯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就像兄弟一样关心彼此。他的死让我非常难受,这对我来说不再是工作,而是私人恩怨,我会牺牲一切为他报仇!唐先生,你明白我的话吗?我会用尽一切手段!”

“我明白。如果我知道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你。”

“不对,你在撒谎!”沃特一跃而起,推开桌子,扑向唐家傲。

沃特特工身高近1.9米,体重接近一百公斤,肩宽背阔,但不是近身肉搏的高手,扑过来时胸前门户大开。唐家傲可以很容易地攻击他的咽喉、心脏、肋骨和胯下,即便不能击倒他,也能让他吃点苦头。

但唐家傲头脑还清楚,明白绝对不能在警察局里攻击一名执法人员。他护住脖子,绷紧身体,等着挨打。

沃特抓住他的衣襟,把他顶在墙壁。“你这个狗娘养的中国佬,你在骗我,我能感受到。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不能帮我,就是我的敌人!上帝作证,我会碾碎你,你永远别想离开美国的监狱。我保证,我会让你死在美国!你听到了没有?”

唐家傲尽力避开沃特的口水,“我不吸毒,不贩毒,不认识任何毒贩。我每一句话都百分之百的真实,我愿意上法庭证明我的清白!”

唐家傲的冷静似乎让沃特特工从愤怒中清醒,他瞪了唐家傲半晌,松开衣襟,用一根手指戳着唐家傲的胸膛说,“你想和我玩游戏?我奉陪!”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