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六章 6-2 人工语音

迪克跑出房子前门,暴雨依然肆虐,街对面一个房屋亮起灯光,窗户旁人头晃动,有人在观望,枪战声音还是惊醒了邻居,估计是邻居报警。

迪亚戈驾车快速驶来,紧急刹车,汽车尚未停稳,迪克已经打开车门坐进去。迪亚戈猛踩油门,引擎发出轰鸣声,车轮高速旋转,汽车弹射出去。

车内的无线频率扫描器在播放着警察和911调度员的通讯,调度员说几个邻居歇斯底里地报警,警察回复很快赶到。

“洛杉矶警察局重案组的人正赶过来。”迪亚戈说。

迪克点点头,富人区发生枪击案是大事,市政府会面临非常大的公众压力,警察局一定会派出顶尖警探,重案组的警探是整个警察局的精英。他看一眼后视镜,可以看到好几辆警车闪烁的警灯。他只需要一分钟就能带走唐家傲,可惜警察赶来速度实在惊人,他差一点没走脱。前面是十字路口,他说,“去山顶公园。”

“你确定?警察可能去那里!”

“我的车还停在那儿。明天早上警察可能去查看,我可不能牵扯进来。你在路口放我下来,回去赶紧处理你的车!”

“我知道,这辆车会彻底消失,警察查不到什么。”迪亚戈扭头看了眼身后,转弯开上通往山顶的道路,“你还好吗,老板?”

“我没事。”

“里面发生了什么?”

迪克沉默半晌,一拳砸在副驾驶前的文件箱上。“里面是他妈的疯人院,杀来杀去,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到唐家傲,但没法带他走!”

“他们是俄国人?”

“不,西班牙裔。”

“西班牙裔?”

“对!”迪克摇摇头,“这帮家伙不是街头的混混,受过正规训练,不容易对付!”

“墨西哥毒贩?”

“我不知道。这些枪手很有来头,不管他们是本地人还是来自墨西哥那边,很难隐瞒这种消息,明天你去街上打探一下。”

“好的,老板,有消息我立刻告诉你。”

在山顶停车场,迪克下车,迪亚戈驶上另一条道路。

雨势渐渐减弱,阴云慢慢散去,圆月再次露面,月光洒满大地。

迪克坐在车里,脱下淋湿的衣服,换上一套保暖的运动衣裤。他环视周围,看到仍停着四辆汽车,但没发现车内有人,不晓得跑步者如何应对这种暴雨,估计回家要大病一场。

他拿着军用望远镜观察山下,警察已经封锁了街道,两个探照灯对着房子,十几辆警车混乱地停在街道和邻家草地上,一辆救护车停在门口。穿着黄色背心的警察进进出出房屋,门口草坪上站着一群人。天空两架直升飞机在盘旋,不过看样子一架是警察局的,另一架则是新闻媒体。一辆电视台的卡车被警察的黄丝带拦在街道口,三个警察拦住记者和摄影师,摄影师的镜头对着房子。

迪克清楚留在山顶观望有些冒险,但警察通常没有足够人手搜查到这么远,警察和常人一样好奇,喜欢聚集在犯罪现场。偶尔会有一个聪明的警探,想到派人扩大搜索面积,山顶理所当然是首选。如果问到他,即便他看上去像个跑步者,警察也会记下他的驾照和车牌,他会有些麻烦。

但是他陷入某种奇怪的状态,有些像醉酒者,周围的世界轻微失真,但更活灵活现,所有事物看上去都比平常有趣。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坐在这里观看。

他好久没有体验这种感觉,他知道这是肾上腺素剧烈分泌后身体的自然反应。以前在美国陆军“游骑兵,”几次危险行动过后他有过类似感受。

把唐家傲留给警察,可能有些风险。唐家傲顶不住招供,将牵扯到他。但迪克相信唐家傲还头脑清楚,他若不合作,警察没有能够控告他的证据,他合作,俄国人和迪克都要设法杀他,他是傻瓜才会如实告诉警察所发生的事。不过为了预防这种可能性,迪克还是决定给予唐家傲一点小小的帮助。

街口有更多的媒体记者赶来,他至少看到三家电视台的转播车,记者数目的增加引来更多警察的拦截。他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斗嘴和吵闹。

突然一阵喧哗,记者们开始拼命叫嚷,相机和摄像机的闪光灯一起闪耀,一群人从屋内走出,多数是警察,两个紧急救护人员搀扶着一个披着毯子遮住面目的人。三人一起走上一辆救护车,几个警察守在车门旁。

车外传来脚步声,两个跑步的人返回,他们全身滴着水,却兴致不减,为山下情景吸引,站在雨中议论一阵才上车。

迪克小心俯下身子,等两人开车离开才坐好。山下的闹剧越演越烈,有更多的记者蜂拥而至,估计此刻电视台已经在报道枪击案,没有什么比富人区发生的暴力案件更吸引人的眼球。

雨仍然滴滴答答地下着,失去先前的野蛮气势。他发动汽车,离开山顶,绕道上了11号公路。

他要赶回家里。如果唐家傲招供,警探很快会出现在他门口,未必是来逮捕他,但肯定要找他问话,观察他的反应,同时查看他今晚是否在家中。他并不担心被洛杉矶警探询问,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不会轻举妄动。

迪亚戈发来一条信息,他把汽车开到一家废铁场,亲眼看着汽车压扁,压扁的汽车将和其他废铁装上集装箱运到中国的炼钢厂,中国人将融化这些废铁,冶炼出新的钢材,再出口到美国制造新汽车。

迪克打电话给迪亚戈,感谢他的帮助,让他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他们可能还有事情。迪克深知不能仅靠金钱来购买下属的忠诚,适时的感谢有时更重要。

迪亚戈有一辆私人汽车,但还需配备一辆处理特殊事情使用的汽车。迪克准备给迪亚戈提升一个档次,“新车”预算为五万美元,想必他会很开心。这里“新车”不是汽车厂刚生产的汽车,而是有两三年车龄的二手车。二手车性价比高,且不引人注目。

迪亚戈那辆被压扁的汽车买下不到一年,在二手车市场上至少价值两万五千美元。扔掉两万五千美元让他肉疼,那是他自己口袋里的钱,但他不能冒险。没有汽车,没有证据,他和迪亚戈都牵扯不到今晚的枪击案里。有时候,你必须接受损失,这是游戏的一部分。

迪克打开车窗,雨丝撒落在皮肤上带来些许清凉。他放慢车速,高速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许多运载着集装箱的卡车轰隆隆驶过,像洛杉矶这样数百万人口的大型城市每天需要几十万吨的物资供应才能正常运作。

在住所附近的一条主干道街口,他突然感觉到不安,似乎忘记什么。他在路边停下,观察周围,整个街道还在沉睡,只有昏黄的路灯和个别店铺的霓虹在闪烁。他检查车内,未发现任何异常,他并没有忘记任何东西,但不安感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强。

突然,他灵光一闪,晓得问题出在哪里 — 商丽人!他拨打科尔的电话,没有接通的提示,而是传来人工语音,“你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重拨。”

他再拨,还是人工语音。不在服务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电话不在服务区内,另一个是电话被拆开,SIM卡无法和手机公司联系。他的房子虽然位置偏僻,但手机信号一直很好,科尔没理由离开房子,更没理由拆开手机。

他尝试莫妮卡的手机,听到的是同样的人工语音。他不再犹豫,掉转车头,迅速驶上高速公路。四十分钟后,他出现在林区公路。他驾车驶过房子,并没减速,用眼角余光观察,敞开的院门验证他的怀疑。他一个转弯,把汽车停在通往——湖的一条小路上。打开后车厢,从隐蔽的箱底找出防弹衣。他把防弹衣穿在衬衣里面,检查两支手枪和备用弹夹,夜视仪挂在头顶。然后他小心地走进树林,向院子的方向走去。越接近院子,他的脚步越慢,每十米停下来观察动静。

树林里湿气很重,他很快汗流浃背。地面并不太泥泞,暴雨仅留下几个小水洼,藏在地下的无数根茎吸收了绝大部分雨水。

在院子三十米处,迪克停下脚步,躲在一课大树后侧耳倾听。现代社会人们太依赖视觉,殊不知人的鼻子和耳朵更加敏锐。过了十分钟,他又戴上夜视仪查看四周,终于确定树林里没人躲藏。

他摘下夜视仪,慢慢靠近敞开的院门。他心跳加速,很清楚凶险就在眼前,敞开的院门意味着不速之客的到临。科尔他们肯定已经遭遇不测,因为他们不可能忘记关门,客厅窗户能一眼看到院门,房里也有控制院门的开关。

此刻他需要判断袭击者是否还在院内,他们也许有更大的胃口,在继续布局,等候更多人自投罗网。理论上讲,假如他们设下陷阱,更有可能关上大门,伪装一切正常。但此刻他孤身一人,每一步都必须格外谨慎。

毫无疑问,他不该独自冒险,应该呼叫援助,两人面对危险时生存的机会永远比一个人大很多,但问题在于从哪里寻求援助?

布兰德已经脆弱不堪,这种行动很可能是导致他彻底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约翰骨警察出身,没受过专业训练,不适合参与军事行动。况且,昨天谈话时他已经感觉约翰有所疑虑,若再看到科尔他们出事,约翰极有可能和布兰德一样选择退出。他需要留住约翰,至少要留用一段时间,约翰是个很有效率的警察,能做很多别的事情。他信任米勒,米勒会毫不犹豫与他一起战斗,但米勒住在农场,路途遥远,赶来至少要四个小时,他没法等这么久。他也能信任迪亚戈,但迪亚戈不仅没有必要的训练,甚至没经历过枪战,关键时刻不仅帮不上忙,还可能白白送命。至于向黄先生求助,更是想都不要想,黄先生绝非雪中送炭的好心人。

迪克紧咬牙关,决定独自行动。他看着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半,天色很快变亮,他还有半个小时的黑暗可以利用。他再次检查手枪,点45 军用手枪的有效射程是三十米,这将是他唯一能依仗的武器。他把小口径手枪别在腰间,小口径手枪射程有限,带在身上更多是心理安慰。此刻他怀念步枪的远程火力,但谁知道今晚会有需要?车里放着步枪被警察看到麻烦更大。他后悔解救唐家傲时没拾起一支AK47。

他深吸一口气,贴着树林走到院门口,毫不犹豫冲进院子,藏身最近的一棵大树后。他不考虑翻越院墙是因为院墙内是一片荆棘,枝条锋利如刀刃,不出点血走不出来,他买下房子后悉心种植,今天也算发挥作用。

院内毫无动静,空气中散布着一种诡异的气氛,连平常吵闹的昆虫都消失了。车道上停着一辆皮卡,那是科尔的车。屋内一片漆黑,平常一直亮着的前门灯也已熄灭。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