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六章 6-1 黑衣人

唐家傲习惯性地在车库停车,关上车库门,他拿着一盒披萨,扫视街道上停着的汽车,没发现任何可疑情况。他抬头看了眼对面二楼窗口的邻居,漆黑的窗户上有个淡淡的人影,老太太像往常一样关注着窗外的动静。他挥挥手,人影一动不动。

他进屋洗去一天的油腻,换上干净的衣服。找了一罐百事可乐和冰块,拿着披萨,他坐在后院的露台上。

圆月高悬,凉风习习,湿润的空气中散发着月季花的香气。鸟鸣虫啼,生机盎然。

他翘起双腿,边吃着塞满烤肉和蔬菜的披萨,边俯视洛杉矶的夜景。他选中这个房子,不仅因为舒适和隐私,更多是因为景观。上海地处江南平原,周边无山,他一直渴望与山为邻。

远处山谷传来一声长嚎,他停止咀嚼,下意识望过去。那是一只独处的郊狼发出的呼唤,它在寻找同伴。果然没过多久,西边有只郊狼在回应,因距离较远的关系,声音听起来微弱一些。嚎叫几声后就戛然而止,他猜想第一只郊狼已循着声音和气味飞奔过去与同伴会合。

唐家傲继续吃饭,但思绪变得有些凝重。他见过郊狼,有年冬天他和朋友在纽约近郊的山谷里住了一个星期,山谷有不少郊狼,嚎叫声在山谷此起彼伏、惊天动地。郊狼可能是世界上生命力最顽强、最善于繁衍的动物,两百年来美国政府几度动用巨资来捕杀郊狼,但郊狼不仅存活下来,还扩张到整个北美大陆。野生动物学家估计,如果全世界的郊狼数量一下子被消灭四分之三,不出两年它们的数量又会恢复到从前。身为中国人,他从郊狼身上看到某些共同的特质。

风势加强,天空的云层不知不觉间聚集起来,黑云压城。

他抬眼望了望天际,拿着第二罐百事可乐进屋,坐在阁楼沙发上,打开电视,观着湖人队的比赛。渐渐睡意袭来,在若隐若现的百合的香芬中,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尿意憋醒,懵懵懂懂走进洗手间放水。突然想起曾喝过可乐,糖水非常腐蚀牙齿,他胡乱刷牙,一半牙膏沾在舌面上。关掉电视,他又一头栽倒在床上。

通常他夜间睡得很沉实,能一觉到天明。但此刻却开始做起稀奇古怪的梦,身体极度疲倦,然始终无法进入深度睡眠,介于半梦半醒之间。

他换个舒适的姿势侧卧,希望能沉入梦乡,可身体莫名其妙紧张起来。雨点疯狂地击打屋顶和窗户,雷声隆隆作响,闪电照彻房间。

他看了眼床头的电子钟,才凌晨两点。北美大陆的暴雨有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乍一接触会感觉惊心动魄,但稍后就能欣赏其狂野之美。他闭上眼倾听着鼓点般的雨声,狂暴的雨势蕴含着轻重缓急,像是一曲独特的乐章。他缓缓融入无边的黑暗中。

突然间,异样的声音传到他耳朵,好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有人在关车门?他下意识移步窗边,掀开窗帘向外看去。黑暗中,黄豆大的雨点撞击着玻璃,他什么都看不到。突然一个闪电照亮一切。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似乎是水的世界,透过水帘他看到车道上停着一辆汽车,这是一辆他从未见过的大型黑色越野车。

闪电消失,天地重新陷入黑暗。他眨眨眼睛,希望看到的是幻象。第二道闪电亮起,那辆汽车像怪兽般卧在车库前。难道是邻居的车或是海伦和男朋友提前回来?可邻居的车道上空阔,有足够的空间,再说这里的邻居绝对不会不打招呼占用别人的车道。如果是海伦回来,她会提前打电话,况且雨天她也不会把车停在外面,车库还有一个车位。

第三道闪电刺破夜空,照亮一个人的身影,他站在汽车和篱笆院墙之间,穿着黑色雨衣,手拿一根长棍。不,那不是长棍,而是一支霰弹枪。

唐家傲立刻明白,这家伙是冲着他来的。

他们来了多少人,为什么只看到一个?

后门,其他人将从后门闯进来,暴雨掩盖了他们开门的声音!

一瞬间,恐惧紧紧攫住唐家傲,他无法行动,无法思考,甚至无法呼吸。如果不倚靠在墙,他会摔倒。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有人找上门,为他而来!”

楼下似乎传来声音,可他已无法分辨,他不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还听到山崩海啸的轰鸣。他的心脏在疯狂地跳动,他的血液在血管里沸腾。

他必须保持冷静。他闭上眼睛,缓慢地深呼吸。

雷声震耳,雨水更加狂野地击打着房顶,房屋似乎不堪承受,发出各种古怪声音。他仍觉得惶恐,但已经能够控制身体,大脑开始思考。他需要武器,手枪放在哪里?枕头下面没有,在床头柜吗?他拉开抽屉,平素毫无声音的动作发出咣当的动静,里面没有手枪,只有一个备用弹夹。

他深吸口气,记得下车前他把手枪插在腰间,把披萨拿进房子。接着他去洗澡,换了衣服,吃饭和睡觉。他疾步走进浴室,脱下的衣服堆在地板上。他弯腰伸手去摸,没有手枪。他起身张望,浴室空间不大,浴缸、马桶、洗脸池、小型储物柜、废纸篓,如果手枪在的话,一眼可以看到。

该死的手枪在哪里?他拉开浴室唯一的抽屉,里面只有些棉签和洗漱用品。

他记不得手枪放在哪里,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办?

汗水涌上额头,他的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报警,他可以报警,这是富人区,警察反应速度很快,会迅速赶过来!

他知道手机在床头,他起床时摸到。他跑过去一把抓住手机,用颤抖的手指按住开机键,屏幕没有反应。手指用力,再次按动,屏幕依然黑暗。手机电池耗光,他忘了充电!

该死,充电器呢?

充电器在他的挎包里,而挎包在汽车座位上,他忘记把挎包拿进屋子。

他紧紧地攥着黑色手机,恨不得捏碎它。

“冷静,兄弟,冷静!”

他再次深呼吸,回想睡觉前发生的事情。他在露台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沙发!他几乎是垫着脚尖跑到沙发前,果然,一个熟悉的形状放在茶几上。他抓起手枪,迅速地拉动枪栓,将子弹推上膛。他走到楼梯口,侧耳静听,房内似乎没什么动静,起码阁楼上很安静。

格洛克手枪是高强度塑料模压制成,比通常金属材料制成的手枪重量轻,但威力不减。唐家傲在靶场见识过格洛克射击猪肉留下的弹痕,几乎可以比拟大口径军用手枪,但此刻他感觉像抓着个塑料玩具手枪,信心全无。

“嘎巴。”楼下似乎有声音传来,是他耳朵的错觉?他凝神细听,一切声音仿佛消失,雨水和雷声似乎也已消失,他只听到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他口干舌燥,口腔黏膜似乎冒烟起火,他需要喝水。

他紧贴墙壁,一股冰凉的感觉传到皮肤,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着一件T恤和内裤。他穿上一件衬衫和牛仔裤,穿好袜子和鞋。

“啪,”楼下传来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闯入者已经进入房屋!

阁楼的天窗高度两米五,没有梯子爬不上去。卫生间的小窗户是半封闭结构,无法打开。三个窗户都面对正门,不管从哪个窗户爬出去,阴影里的守候者抬头就能看到。楼梯左手是面玻璃门,通向后面的露台。露台距离地面有六米高,设计者为了不让人能从下面爬上来,有意将几根支柱远离露台墙沿。从露台逃离唯有跳跃,这个高度跳下去不死也要摔断腿脚。倾斜的山坡布满荆棘,无路可走。他必须离开阁楼,才能逃生。

他悄然下到二楼,地毯掩盖了脚步声。他躲进走廊的凹壁,此处凹壁放着一个一人高的青铜像,左侧墙壁凹进去,空间正好够他藏身。青铜像是海伦父亲的收藏,据说是罗马士兵的复制品。

他的时机正好,有人走上二楼,楼梯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听声音像是两个人同时上楼。

有一瞬间,他考虑是否冲出去开枪射击,如果运气好,他可以抢先干掉这两个闯入者,他的射击速度够快,也有足够的把握。但直觉使他没有贸然行事。两人并没有强行冲上楼,他们小心翼翼一步步走上楼,枪口对着楼梯口,如果他冲出去,会一头撞在枪口上。

室外透过楼梯玻璃窗进入的光线十分黯淡。他才注意到到房内没有任何照明,楼梯间平常亮着的脚灯是关着的,闯入者关掉了整个电力系统,所以才花了很多时间进入房子,他们要让眼睛适应黑暗。

楼梯继续传来嘎吱嘎吱的脚步声,两人还在一步一个脚印上楼。突然脚步声停止,接着一束光线刺破黑暗,照在凹壁的青铜像上,罗马士兵头盔下的眼睛灼灼生辉,像要跳出来战斗。唐家傲屏住呼吸,拼命地想缩进去。光线似乎照射很久,他几乎肯定自己被发现,闯入者没有理由看不到一个人藏在青铜像旁边,他怎么能如此愚蠢地认为这是个适合隐藏的位置?

光线消失,脚步声再次响起,两人继续上楼。同时,他又听到其他声音。仔细分辨,原来是楼下的脚步声,至少还有第三个闯入者。

到底几人闯进屋里,三个、四个还是五个?

不管楼下有几个人,他们会很快跟上来,因为一楼的厨房和客厅是敞开式布局,一目了然。只有一间卧室和浴室有房门,闯入者很容易看清楚里面没人。

两个闯入者走上二楼,他们似乎在打量房屋布局,因为没有传来任何动静。第三个人上楼回合,没有语言交流,唐家傲藏身的地方视野有限,只能看到两个人的一半身体,无法看到他们的表情。他们大概在做手势,分配如何搜查。

二楼有一大一小两个卧室、书房、客厅和一个卫生间,大卧室里面还有个卫生间。大小卧室在走廊两边,卫生间在小卧室左边、楼梯口右边。书房在小卧室右边,客厅连接大卧室和书房,面积很大,有两组三人沙发,分成两个区域。大卧室是海伦父母的房间,房门锁着。

一人走向左侧的小卧室,一人走进客厅。唐家傲闭上眼睛,闯入者在搜查小卧室、书房和卫生间,他们动作迅速高效,没作过多停留,显然是在找人。

他计划等他们搜查大卧室时,趁机溜进小卧室。小卧室的窗户可以打开,正对着车库屋顶,站在车库屋顶,只需要几步助跑,就能跨越篱笆围墙,跳入邻居家的后院。如果闯入者继续追击,他可以翻过红砖围墙,跑进第三家的院子,那家人有个游泳池和葡萄架。接下去怎么办,他想不了太多,但这番吵闹肯定会惊醒邻居,邻居大概没勇气干预,但肯定会报警,闯入者胆子再大,也要考虑自身安全。

闯入者走向大卧室。唐家傲睁开眼睛,悄声呼吸,他听到三个人的脚步声。

“啪。”花瓶落地的撞碎声,那是大卧室门外小橱柜上摆着的瓷器花瓶。有人含糊说了声什么,大概是咒骂。紧接着,“砰,”一声闷响,主卧室的屋门被人踹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闯入者冲进去。

唐家傲猜测闯入者至少需要十秒钟搜查完主卧室,五秒钟足够他跑进小卧室并且跳窗。他正要走出凹壁,有人从主卧室门口走过来。他看着一个手握霰弹枪的壮汉走过,霰弹枪枪口装有圆筒形的消音器。这家伙一身黑衣,戴着帽子,稍微转头就能看到他。

他听着脚步声在楼梯口停住,接着一片寂静,此人在防备他从三楼逃跑。这伙人很警觉,搜查卧室还不忘警戒楼梯。

他们之间相距不到一米,如果他能悄无声息地走出去,多半可以从后面打晕这家伙,然后他就能逃跑。可他怎么打晕这个黑衣人?

黑衣人身高和体重似乎都超过他,贴身肉搏,身大力强者占有天然优势。电影里的主人公可以很轻易地扭断坏人的脖子,他没试过,不知道看过的手法是否管用,不过肯定不能在这种时刻来验证结果。

他们搜遍二楼,接着要上阁楼去搜查,他正好趁机溜走。即便他们再留一个人控制二楼楼梯口,他逃到楼下或者跳窗的机会也很大。他最好原地等候。

他闻到黑衣人身上的汗臭味和烟草味,不禁猜测对方是否同样能闻到他的气味?人群中有些人很敏感,能够不用眼睛就感受到其他人的存在。

“嗨,是不是搞错了?这里不像是住人。卫生间的水池非常干净,没有一点用水的痕迹。”

“不要废话,仔细检查每个房间,老板说了,这房子里住着一个人!”

“遵命,老大。还有什么其他指示?”

“蠢猪,闭嘴,赶紧干活!”

唐家傲瞪大眼睛,这些家伙说的是地道的美洲西班牙语,他们是墨西哥人或者南美人!原本他猜测他们是迪克一伙的,或是俄国人,可墨西哥人跑来凑什么热闹?!他没和墨西哥人有什么过节,来到美国打过交道的唯一墨西哥人是修车厂的老板,难道那家伙不满意迪克的福特越野车,派人来找他的晦气?这实在不可思议!

还有,他们口中的老板又是谁?

难道是迪克?可他本能地感觉不像,迪克是个暗中干些坏事表面遵纪守法的私家侦探,两个手下-马克和卡特已经被杀,不可能又派出四个人。假如迪克有这么多人手,当初就不会亲自去拉斯维加斯绑架他!

莫非是俄国人派来的?网上的有关美国的俄国黑帮资料说,俄国人有点像德国纳粹,不相信外人,帮派成员只吸收俄罗斯人。纽约警察记录中说尤里*基里连科和国际犯罪组织有联系,可能是他找墨西哥黑帮帮忙,因此这些墨西哥人半夜出现在他的房子里,不,海伦的房子里。

墨西哥人如何获悉他的地址?!

他没告诉过任何人这个地址,连赵元盛都不知道!他入住不过三天,他们就能找上门来,他们实在可怕!

无数想法涌入唐家傲的脑海,他无所适从,无奈地坐看事情发展。

他听到非常轻微的声音,闯入者正在小心地走上阁楼,地毯遮盖他们的脚步声。他不确定刚才守候在楼梯口的黑衣人是否还停留在原地?如果黑衣人离开,留下的气味暂时也不会散去。

“嘎巴。”闯入者踩到距离阁楼顶部还有三级的台阶,那块地板因为铺设时不够严密,脚踩上去会发出很响的声音。

唐家傲知道冒险的时刻到了,上面两人此刻的位置发现不了他。如果楼梯口有人,也只是一个,他偷袭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他跨出一步,站在青铜像后,蹑手蹑脚避开青铜像。黑衣人距他约三米远,面向大卧室方向,霰弹枪枪口指向楼梯。他没弄出一丝声响,可黑衣人眼角的余光还是发现了他,转头看着他。有那么一秒钟,两人视线相交,锁在一起。

随后如同录像带快速前进一般,世界乱了套。他左手推开青铜像,右手的手枪对准黑衣人的身体开枪,他连续扣动两下扳机,枪口的火焰撕开黑暗,他似乎听到两声枪声。但不知怎地,黑衣人没有倒下,反而扑上来,好像想把霰弹枪枪管捅进他脑袋。一切发生的非常快,他身体的反应速度超过思维速度。手枪都顾不上扔掉,就一手抓住霰弹枪枪管,另一手抓住黑衣人的手腕,两人开始角力,争夺霰弹枪。

他能感到黑衣人惊人的力量,黑衣人的手腕有茶杯口粗细,他的手竟然握不住。所幸黑衣人被倒下的青铜像绊了一下,脚下失去平衡,他借势把霰弹枪拉近自己的身体。但黑衣人并未放手,使命压上来,试图利用力量和体重的优势把他顶在墙壁上。

他知道必须避免和黑衣人正面对抗,胳膊猛然发力,像拨动大钟的指针一样转动霰弹枪。黑衣人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吼叫,几乎同时,“噗噗噗噗噗噗,”霰弹枪连续射击,弹头打在两人之间的地板上。

黑衣人的霰弹枪是警察制式,没有枪托,而是手枪柄。枪膛改装,不需要提拉来退弹壳和上弹,一个弹鼓安在下面,弹鼓装有十五发弹头,霰弹枪可以连续发射。黑衣人的右手握着枪柄,食指放在扳机上。唐家傲突然旋转霰弹枪,黑衣人的手指被一下子掰断,连带扣动扳机,射出六发子弹,同时释放的火药烧红了枪管,烫到唐家傲的手掌。唐家傲急忙撒手,霰弹枪被抛出去,落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地板上。

唐家傲连续两脚踢在黑衣人胸口,黑衣人仰面摔倒。他急忙寻找自己丢下的手枪,想彻底解决黑衣人,这家伙身上穿着防弹衣,可脑袋很脆弱。

他看到格洛克就在一步远的地板上,下面楼梯拐角处突然冒出另一个黑衣人,楼上同时传来脚步声。

唐家傲本能地抓住地上罗马士兵的腿部,扔向黑衣人。黑衣人片刻犹豫错失了开枪的机会,六十公斤重的青铜像带着风声飞过来,他不得不躲避。

唐家傲拾起手枪,冲向大卧室。他从未进过大卧室,不清楚里面的布局,踢开房门,站在门口稍有迟疑。“噗噗,”两颗子弹打在门框上,催促他右转冲进屋子。

卧室设计的非常漂亮,几乎是环形的空间,窗户从房间一边连到另一边,用三块大玻璃组成。大床在房子中央,躺在床上可以欣赏三个方向的景色。他站在房间的右侧,浴室的门口,旁边有一个衣橱室。换个地方,他会考虑撞碎玻璃跳楼。可加州属于多震地带,这座房子严格按照抗六级地震的标准建造,窗户选用的特殊玻璃能承受数百公斤的力量,即便破裂也不会碎开散落。

他没看到窗户开关,也没时间寻找,有人冲进屋子,举起AK47冲着他一阵扫射。他幸好躲进卫生间,子弹多数打在墙壁和地板上。他等对方火力稍停,从门口探出手臂,连续开了几枪,见没有动静,小心地探头查看。冲进屋子的家伙又跑回走廊,他可以清晰听到他们的喘息声。

“嗨,兄弟,我们是跑腿的,我们老板想见你。你现在投降还能保命。先扔枪,然后你举手出来!”一个墨西哥人突然开口说。

“你妈逼!”

“听着,我数到三,你还不投降,我们只好杀了你!”

“一。”

“二。”

两个墨西哥人一齐冲进屋子,赫然看到唐家傲站在衣橱室,双手持枪,像打靶一样笔直站立。两人同时开火,唐家傲碎成一地的镜片。两人下意识地停止射击,唐家傲出现在浴室门口,连续四枪,两枪命中高个子的右眼。矮个子动作极快,跑出房间,让另两枪失准。

唐家傲紧跟在后面冲出去,他的行动出乎矮个子的预料。矮个子没来得及转过枪口,嘴巴和脖子各中一枪,鲜血迸溅到墙壁。他的体内蓄积着无穷的力量,生命已经从他眼神里消逝,他瘫坐在地板上,试图用手捂住脖子上的伤口,鲜血从颈部喷射而出。

唐家傲顾不上理会矮个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冲动跟着跑出来,但身体已经启动,自然不能停下。他疾步向另一端的小卧室冲去,却没想到大卧室门口的小地毯突然滑动,他的奔跑变成鱼跃飞出去,在走廊里滑行一段距离,没等他起身,先前被扭断手指的黑衣人已经扑上来,骑在他身上,左手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向他的胸腔。

唐家傲躺在地上,双手抓住他左手手腕,再次惊诧他的惊人力量,勉强僵持。愤怒的黑衣人右手连续两拳打在唐家傲的脸上,唐家傲感觉眼前一黑,颧骨像是被砖头砸了两下。若不是手指扭断,黑衣人足以当场打晕他。

不管黑衣人有多少理由痛恨他,唐家傲深知不能再给对方出拳的机会。他同时感受到手腕的压力,匕首尖已经顶刺破胸膛的表皮。黑衣人脸上露出得意笑容,右手压住左手,准备把匕首完全推进他的胸膛。

绝境中,唐家傲怒吼一声,释放出身体所有力量,腰腹猛然发力,掀翻黑衣人。尽管黑衣人一条腿还压在他身上,他的身体获得部分活动空间。他右脚跟砸向黑衣人的脸,黑衣人扭头避开,被踢到肩膀。黑衣人手上力道减弱,唐家傲借势转过匕首,捅进黑衣人的大腿。匕首非常锋利,一下子刺入将近十公分,扎在骨头上。

黑衣人一声嚎叫,左手终于松开匕首。唐家傲借机握住匕首左右拉动,扩展伤口。黑衣人抓住唐家傲的胳膊,但他大腿股动脉被切断,力量睡着血液流失,他震惊地瞪着唐家傲,死不瞑目。

唐家傲只想摆脱对方的纠缠,房内还有一个闯入者,随时可能赶来。没等他站起来,第四个闯入者握着AK47站在楼梯口,枪口瞄准他。他下意识地举起双手,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

“下地狱吧,你这个该死的中国佬!”闯入者骂道。

唐家傲心知不会再有奇迹,他闭上眼睛,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商丽人的笑容。

枪声响起,他屏住呼吸,一秒钟,两秒钟,他没感到任何疼痛。他睁开眼睛,第四个闯入者已经趴在楼梯上,脑袋像是开瓢的西瓜。

他下意识地抬头瞪着如幽灵般出现在楼梯口的一个黑人。

黑人戴着棒球帽,手握一只军用手枪。他四下望望,视线落在唐家傲脸上,突然露出笑容。

唐家傲认出改装后的迪克,心里一沉。

迪克举枪对准唐家傲,“我的芯片在哪里?”

“什么芯片?”

“砰。”一颗子弹射在唐家傲身前的地板上。“别逼我杀了你!”

“不在这里。你放人,我给你芯片!”

“你这个愚蠢的猪头!”迪克跨上一步,突然静止。“我知道了!”他对着嘴边的麦克说。然后看向唐家傲,“保存好芯片。丢了,我会亲手宰了你!”话音未落,他已经跑下楼梯。

唐家傲听到一辆汽车高速行驶过来,在门前急刹车,车门打开关上,汽车高速离去。

远处传来警笛声,听动静,不止一辆警车奔向这里。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