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五章 5-2 电子付费器

洛杉矶机场行李丢失部门的工作时间为早九点到下午五点,但直到九点十五分一个黑人才打开窗口,他无视早已等候在窗口的迪克,慢条斯理地坐下,整理办公桌,开启电脑,每个动作极其缓慢。

“先生,你有什么事?”黑人终于面向他。

“早上好,我朋友前几天从亚洲来,她丢了一件行李,我想知道你们找到没有。”迪克递上商丽人的机票。

“让我看看。”黑人抓过机票,看了一会儿,转向电脑,输入机票上的几位数字。电脑屏幕闪烁两秒钟,新的页面出现。“呃,先生,这里说你朋友的行李昨天下午已经被人取走。”

“谁取走的?”

“乘客本人。”

“不可能,我的朋友这几天不在洛杉矶,她有事去了西雅图。请告诉我,这件行李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脑显示,这件行李本应四天前从上海运往洛杉矶,但是被错误地发往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昨天上午才运回洛杉矶。有人当即取走了行李。让我看看,负责办理这件事的是我同事辛迪。我记起来了,有个男人来找辛迪,他们在电话上交谈过,他说自己是乘客本人,填写完表格,辛迪就把行李箱给了他。”

“他?你见到他,请告诉我他的模样。”

“让我想想。”黑人闭上眼睛,片刻后睁开眼睛说,“他和你一样是个亚洲人,身高体重差不多,戴个棒球帽。”

“亚洲人?”迪克突然想到唐家傲,他从手机上翻到照片,递过去问道,“是他吗?”

黑人盯着唐家傲的照片,点头说,“对,就是他。你认识他?”

“见过面。”迪克抓回机票,径直离开。如果他再多停留一分钟,他会揪住黑人的脖领怒吼。他们简直愚蠢到极点,一个男人如何能在没有机票的情况下冒领一个女人的行李?

他匆匆上车,约翰约他一个小时后见面,从机场赶过去时间有些紧张。这一段高速公路永远拥挤,他不顾后面汽车的喇叭声和司机的咒骂,见缝插针地抢占有利位置。在挤满车辆的公路穿行需要更多耐心,他无奈只能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

约翰在一家意大利小餐厅等他,他赶到时食物已经上齐。闻到番茄酱的香味,他胃口大开,两人边聊天,边扫清盘里的意大利面和香肠。

“迪克,你应该试试这瓶红酒,就是本地酿造的,不比法国拉菲红酒逊色。”

“我下午还有事。”迪克用新出炉的小面包蘸着酱汁,放进嘴里,满足地说,“太棒了,不亚于那些两星、三星的米其林餐厅!”

“意大利美食甲天下,就像意大利女人一样,你永远要不够!”约翰视线落在前台身材丰满的意大利女孩。

“约翰,你这个色鬼,让我安心吃顿饭,我可不想和你一起被人赶出去。”

“放心,这是在加州,加州娘们懂得珍惜那些欣赏她们的男人!”

“说的好,卡萨诺瓦先生,你的风流已是纽约的传奇,你记得曾经有过多少珍惜你的女人?”

“多多益善,我是个需要女人慰藉的男人!”约翰哈哈大笑,举杯说,“为了女人干杯,我的朋友,她们是世界的光芒!”他的兴致很高。

“为了女人干杯!”

“你现在有固定的女孩?”

迪克微微摇头。

约翰等了会儿,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追问道,“你上一个固定的女友是纽约的医生,那个能用目光给人动手术的女孩,对吧?”

“有激光眼睛的女孩?我不记得了。”

“胡扯,我见过你们在一起,你眼里只有她,你曾深陷爱情之海!”

“嗯,那时好像你正和那个梅西百货的大波女打得火热,看谁都觉得谁在热恋。”

“滚犊子,你这个嘴硬的家伙!我们之间纯粹是一夜情,不过是连续发生了两个月而已。”约翰忍不住笑道,“那娘们实在让人难忘,那对奶子简直就是艺术珍品!”

“女人说的对,有些男人就是野狗,眼里只有骨头。” 迪克哈哈一笑,“对了,你最近和纽约那边有联系吗?”

“没有太紧密的联系,偶尔和几个还在纽约警察局的朋友打个招呼。什么事?” 约翰在纽约警察局二十年,认识很多人。

“有人说联邦政府查过我在纽约警察局的记录。”

笑容从约翰脸上彻底消失,他扫视四周,靠近说,“联邦政府在调查你?”

“我还不知道。”

“我没听到纽约传来的风声。呃,有件事,可能有关系。两个星期前,我听说你的老上级-中尉警探布朗可能有麻烦,因为很多人的诉讼和媒体的曝光,联邦政府在调查纽约警察局警探重案组。”

“布朗,那家伙还没退休?”迪克想到布朗,不禁微笑。布朗是个很糟糕的黑人警探,没有任何侦探技能,罪犯站在眼前他也会视而不见,但他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懂得钻营,纽约警察局和黑人社区的紧张关系让他有了用武之地,他已经做了五年的警探中尉。

“那杂种很享受戴着警徽偷钱,怎么会主动退下来?”约翰厌恶地摇头。“我会打听一下,到底是联邦政府在调查你还是他们仅仅想通过你来对布朗动手。”

“这几天洛杉矶这边你听到什么消息?”

“非常奇怪,我问了几个熟人,他们什么都没听到,那四个家伙好像凭空出现!”

“他们是俄国人,我从指纹记录里查到案底。”

“你说他们是俄国黑帮?”

“不,他们是干私活的俄国人,一个叫尤里*基里连科带头,他的两个兄弟死在安全屋。”

“操,俄国人是一群抢骨头的疯狗,什么都不在乎,那个基里连科一定要给兄弟报仇!”

“对, 但是他要找的对象不是我们,而是唐家傲。”

“谁?”

“唐家傲,那个人质。他是安全屋的幸存者,杀了那四个俄国人。”迪克笑笑,“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他几年前曾开枪打死两个闯进他宿舍的黑人。”

“听起来很有胆量。”

“没错,那狗娘养的卖了马克的福特越野车,人还在洛杉矶,等机会找我报仇!”

“一个勇敢的家伙,可惜勇敢者皆短命。”约翰喝了一大口红酒,面颊恢复血色,“知道他现在躲在哪里?”

“我正在找他。”

“即便你把他交给俄国人,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他们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你没法和他们讲道理,他们会认为你负有同样的责任。”约翰看着迪克,“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布兰德、迪亚戈、安娜,他们会杀了每个和这件事有关的人!”

“以后可能会,现在他们急着找雪莉带来的芯片,好像很重要。”

“雪莉在哪儿?”

“之前我负责看押她,今天上午把她处理了。”

“处理了她?黄先生那里怎么交差?”

“没法顾及那么多,这娘们很麻烦,知道很多事情,留下始终是威胁,我想黄先生会理解。”迪克皱起眉头,阴郁地望向窗外,“黄先生现在躲起来,他准备等风暴过去再露面。”

“我就知道那个狗娘养的指望不上,啃鸡爪的筷子佬都是胆小鬼,遇事就躲起来!”约翰话已经出口,才意识迪克和黄先生同一种族,有些尴尬。

“老鼠跳下沉船是求生本能,你不能责备人性。”

“迪克,恕我直言,芯片、雪莉、俄国人、黄先生,每件事都很复杂,你却同时卷入,不是明智的做法!”

“我当然知道,我可没报名申请!”

约翰注视迪克几秒钟,视线转移到酒杯上。迪克知道他在思考,没有讲话,吞下一块香肠,慢慢咀嚼。

“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我们的性命可都在你手上。”

“不用担心俄国黑帮,他们和这件事无关,不会因为个人恩怨大开杀戒。那个尤里*基里连科也是生意人,我会和他坐下来谈。”

“你有芯片?”

“暂时还不在我手里,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拿到。”

“你需要我做什么?”约翰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已经给安娜放了两个星期假,事务所暂时关门,但是有四个案子需要了结,客户在等结果。三个很简单,都是配偶要求调查外遇,我查过他们的电话记录,其中两人没发现什么问题,有个史密斯先生喜欢和一个女同事短信交流,可能有私情。第四个可能有点麻烦,女客户怀疑有人跟踪,她前几天出差,这个周末在家,你要去她家守几天,弄清楚怎么回事,有必要我可以让迪亚戈帮你。”

“我自己能做,不需要他帮忙。”

“OK,我给你一个星期处理好这些案子,结案的报告要先给我看。客户资料都在硬盘里。”迪克递过去一个U盘。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约翰放松下来,显然他希望避开俄国人。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略显尴尬地问,“布兰德呢?”

“我有件事要他做,他也要忙两天。”

“我是问,你跟他谈过俄国人的事?”

“还没有,他这段时间很糟糕,又开始酗酒。过几天我再告诉他。”

“你能知道这点很好,布兰德最近很糟糕,身体和精神都不在状态。上次出海处理那些尸体,他笨手笨脚,差点失足掉进海里,我没好意思说。”

“等这段时间过去,我会和他谈。”

约翰眼睛里有些奇怪的神情,“你让我和布兰德去做别的事,你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那些对手?”

“没事,暂时不会动手,我现在需要些情报,有迪亚戈帮我够了。”

“墨西哥人只能打杂,你不能指望他们做别的。我有个表弟刚从军队退役,在找工作。他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是个机枪手,经历过危险的战斗,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小伙子,而且为人很棒,绝对靠得住。你需要人手,我可以喊他来洛杉矶。”

“你的表弟,那应该很棒。你可以叫他过来,试用一个月,薪水每天一百五十美元。”

“我等会儿就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会非常开心。他明天就可以从纽约过来,你准备什么时候见他?”

“暂时不用,让他先跟着你做几天,忙完那些旧案。”迪克留下几张钞票,起身说,“我还要去海边,路上堵车,我得提前出发。”

“你要我陪着吗?”

“不用,去见个朋友。”

“嗨,迪克,小心点,我担心俄国人对你下手!”

“不必担心,他们不是唯一拿着枪的人。”

迪克要去见的人不是朋友,起码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朋友。他去见米勒,一个来自缅因州的白人,前游骑兵战友,现在加州峡谷的一个农场工作。

但是离开餐馆,他先开进一家小汽车修理厂的停车场。他没熄火,放下车窗,车间内几个工人正在忙碌。

一个满身油污的中年墨西哥人迎上来说,“先生,你的车有问题?”

“你是老板?”

“我负责管理,你是警察?”墨西哥人表情变得有些不安。

“放松,我的朋友,我来换机油,但是我没多少时间。”迪克亮出一张百元钞票。

墨西哥人利落地抓住钞票,眉开眼笑说,“先生,我们立刻做,用不了十五分钟。”

迪克没有松开钞票,望着迷惑不解的墨西哥人,“我还需要下到修理坑里,检查一下。”

“先生,政府禁止顾客进入修理区域。”墨西哥人看了眼钞票,做出无奈的表情,“不过,如果顾客需要亲眼看看他的汽车底部,我可以理解。”

“很好。”迪克松开手。

墨西哥人亲自把汽车开上修理台,迪克小心地钻进下面的修理坑,打着手电筒,检查汽车底部。等墨西哥人换好机油,他已经发现两个火柴盒大小的跟踪装置。他没有触碰,不用检查他已经猜到是谁在跟踪他。只有联邦政府的人才会一次安放两个相同的跟踪装置,他们财大气粗,不介意留个备胎。俄国人缺乏这种微妙感,会直接绑架他,通过严刑逼供榨出相关信息。

他掉头再次开向机场,在短期停车场停车,走进候机大楼。在卫生间换上夹克衫,戴上帽子和眼镜,从另一个出口走出,进入长期停车场,找到唐家傲的那辆别克汽车。

迪克用了两个半小时赶到农场办公室,有人说米勒在苹果园。他问清楚方向,开车过去,十五分钟后彻底迷失方向,直到一辆老式卡车出现在他面前。

米勒摇下车窗说,“嗨,迪克,你来买苹果?”他戴着太阳镜,穿着脏兮兮的衬衫和牛仔裤,脸和脖子被阳光烘烤成古铜色。

“这他妈的那里是苹果园,简直是苹果树海洋,我看不到一点标记!”迪克用愤怒来掩饰尴尬,对于受过专业训练的游骑兵来说,在苹果园迷路无疑是耻辱。

“嗯,差不多,这是加州名列前茅的大苹果园,你知道,这个山谷提供一半美国人吃的水果和蔬菜。”米勒一本正经地说,一丝狡黠的眼波泄漏他的嘲笑。

“滚你的苹果园,我不想听你再提一个字!”

“嗨,哥们,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敏感?”米勒哈哈大笑,“跟着我,我带你去大棚。”

米勒开车在迷宫般的果林里穿梭,离开苹果园,景色一下子变得开阔。迪克看到右边田地里长着一排排南瓜,左边是绿油油的生菜,再远处是已经收割过的绿色田地。

他们来到一座砖瓦结构的小屋,屋前有个木架支起的长廊,上面爬满了葡萄藤。米勒没有熄火,下车走进屋子,没一会儿,一个满头白发的墨西哥人走出来,冲着迪克礼貌一笑,开走老卡车。

米勒出来,左手拿着个装满水果的小盆,右手拎着两把折叠椅。他放好椅子,站在小屋旁的水池,脱下上衣,打开水龙头,用腰间的汗巾擦洗身体。他湿淋淋地坐在迪克身旁,舒服地伸展身体说,“吃点水果,百分之百的有机水果,全美国最棒的!”

迪克从盆里挑了几个草莓放进嘴里,稍一咀嚼,一股甘甜的汁水流入喉咙,他点点头,这的确是他吃过的最鲜美的草莓。

一直关注他表情的米勒露出满意的笑容,他随手拿起一个香水梨,吭哧吭哧地连续咬了几口,扔掉梨核,咂巴嘴唇说,“是什么风把伟大的迪克吹到他土不拉几的乡村来了?”

“我不讨厌乡村,只是更喜欢城市。”迪克忙着吃草莓。

“你不会享受生活,城里哪有这么清新的空气、芬芳的香味、宜人的景色?”

“他妈的,我还以为你在这田里待腻歪了!”迪克抢过汗巾,抹干净手上的汁水,凝视米勒说,“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米勒已经摘下太阳镜,右眼的假眼球没摆正位置,瞳孔对着地面。“我还以为你是来专程看我的,我太天真了!”

“嗨,老兄,你说过的,如果我需要帮忙,可以随时来找你!”

“我记得我说过的话,可我现在不过是个独眼农民,能为你做什么?”

“你的一只眼睛比大多数人的两只眼睛更管用,我需要知道你能不能帮我?”

“做什么?”

“做你的老本行。纽约有个俄国人,他的存在对我构成很大的威胁,我需要他尽早离开这个世界。”

米勒在游骑兵时是个狙击手,美国官方记录他猎杀人数是五十四人,迪克知道真实数目达到三位数,因为他们曾经并肩战斗过。尤里*基里连科有严密的保镖,但他只是个城市里的罪犯,没见识过战场的猎杀,米勒能在几百米外给他胸口添两个洞,普通的防弹背心起不到保护作用,即便挡住弹头,也无法防护狙击步枪子弹强大的动能,效果如同垫着木板挨了一大铁锤,胸腔内的器官受到重创,他会因内出血而死。

“我办不到,我已经不是狙击手,离开军队的时我发誓再也不拿起狙击步枪!”

迪克瞪着米勒,半晌后说,“别告诉你变成佛教徒,整天为沾染鲜血的双手忏悔!”

“我不忏悔,发生的已经发生,我只想过另一种生活。”米勒拿出右眼的假眼球,放在掌心摇晃说,“农场的人都不知道我曾经参加过军队,我告诉他们是一场事故夺去这只眼睛。没几个人能当面看我拿出眼球,他们觉得恶心,却不知道世界上很多地方时常发生更加恶心的事情,男孩被砍掉手脚、被鸡奸,女孩像牲口一样被贩卖,男人女人无缘无故被杀!迪克,你知道,我经常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我们太年轻,一腔热血地想为国效命,结果怎么样?什么都没改变,只会让更多的家庭流血和哭泣!”

“所以你需要躲进果园忘记过去!”

“在部队,他们一直说我铁石心肠,实际上我早知道最狠的是你,再多的鲜血和残忍都不影响你,所以我你退役时我很惊讶。寻常生活怎么能满足你的嗜血本性?”

“你他妈的懂什么悲惨和痛苦?你因为杀几个阿富汗人、伊拉克人就受不了,我告诉你,那帮杂种都该死,我们就是杀的太少,干掉他们一半人,剩下的绝对不敢再反抗!”

米勒的独眼望着迪克杀气腾腾的样子,诡异地笑笑,“所以你适合继续留在军队!”

“去他妈的军队,美国总统给我最低工资替他杀人,给他朋友几千倍的报酬为我们提供后勤补给,是个傻瓜才会继续留下!”迪克瞪着米勒黑洞洞的眼窝,“你欠我一条命,干掉俄国人,以后我不再找你。我给你五万美元,比你摘苹果赚钱容易!”

“五万美元不是小数目,你可以雇佣不少人为你效劳。”

“对,但是你知道几个能办成事,又不乱说话的可靠的家伙?”

“你可以自己做,你比我更精通杀人的门道。”

“我没法脱身,很多人盯着我,如果我离开洛杉矶,俄国人一定会知道!”俄国人不一定知道,但其他人肯定知道,迪克不认为需要告诉米勒这一点。

“我做不了,迪克,我发誓不会再拿起狙击步枪!”米勒放回假眼球,“我知道我欠你一条命,我可以做你的保镖!”

“如果有人杀我?”

“我会阻止他!”

“怎么阻止?”

“用各种能用的手段!”

“你他妈的太搞笑!你决定不再用狙击步枪,但是可以用手枪干掉要刺杀我的人,对吧?”

“两者性质不同!”

“米勒,果园有害,让你脑子不好使,最好远离。不管怎么样,你愿意做我保镖是件好事!你什么时候能来找我?”

“三天以后,这里工作繁重,我必须找人接替才能离开。如果你在这段时间被干掉,不算我食言。”

“滚你的,独眼龙!”

米勒试图挽留迪克共进晚餐,享受加州山谷美味的蔬菜和肉食,他特别提到果园的猪吃水果长大,味道鲜美无比,绝非一般的猪肉可比。迪克一口回绝,他回洛杉矶要赶上交通高峰,至少要多花一个小时,再好的猪肉也是猪肉,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

他在靠近机场的一家汽车旅馆停车,上了一辆在旁等候的出租车,在机场出发区域下车,然后穿过候机大厅,走回短期停车场,开车回洛杉矶。他没看到跟踪者,但确信后面有尾巴,通常的跟踪装置有效发送距离可以达到一公里,跟踪者完全能避开他。

路上,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眼屏幕,没理会。在一个加油站停车,他让服务员加满油,下车打电话给丹尼尔说,“喂,是我。”

“嗨,哥们,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

“我也是。你有好消息?”

“算是好消息吧,根据你给我的车牌号码,我已经找到车主的地址。”

“这么快?太棒了!”迪克看了眼手表,时间未超过二十四小时,电脑世界的游戏规则与现实世界迥异。个人勇武毫无用处,一个黑客比一支军队有用。

“朋友,你听起来像是有所怀疑,我不得不说这是对我的专业的侮辱!”

“请原谅我的无意冒犯,我只想知道你怎么找到的。”

“很简单,你的朋友买了一个高速公路专用的电子付费器,因为账单要定期送到,他填写了地址,而地址储存在加州高速公路管理局雇佣的ESP电子数据商务公司,ESP公司的防火墙用的是硅谷一家网络防护公司开发的SAA软件,这款软件有致命的漏洞。。。”

迪克不得不打断,“我明白了。为什么他不选择用信用卡或者网上银行付账,这样不必留下地址。”

“对我来说区别不大,只要有车牌号码,我就能找到他的银行账户和信用卡等信息,最后也能找到他的地址。对他来说,他可能不太信任信用卡,他的怀疑有道理,你确实应该避免使用信用卡,有太多的黑客盯着信用卡公司的数据库。。。”

“他会不会用假地址?只要他预先在帐户上支付足够的金额,付费器可以使用一段时间,是否收到账单没有关系。”

该死的唐家傲买电子付费器,还准备在洛杉矶常住?

“很聪明的问题,我当然想到这一点,所以作了两个验证。第一,我查看了他这几天的高速公路付费记录,从他进出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位置可以推算,他就住在所填地址的区域。第二,你给我的电脑里有他常用的一个电子邮件帐户,我在里面设置了一个追踪程序,只要他进入电子邮件帐户,我可以查看他的IP地址。十分钟之前他查看过这个帐户,他的IP符合填写的住所。我还通过。。。”

“OK,我相信你,请把地址发给我。”

“已经发了。你要我查找的另外两人,中国人的信息我找到一大堆,你最好过来我们当面谈。俄国人有点麻烦,他似乎完全躲避网络,不交税、不用信用卡、不去医院,反正什么都不用自己的真名,我几乎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对了,他乘坐今天早晨的航班从纽约飞来洛杉矶,中午十一点降落。”丹尼尔停顿一下,“我希望他不是来找你,那家伙看上去很不好对付!”

“你别瞎操心,我没有敌人。如果可能,下次这种事最好提前告诉我,给我迎接他的机会。”

“很抱歉没能让你和你的朋友早点团聚,下次一定努力!”

迪克长吁口气,缓缓说,“很抱歉我的语气!”

“道歉接受。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你让我注意的那个名字,卡特,他的美国运通信用卡前天有人用过,在‘橡树之花’购物中心,买了很多东西,刷了三万多美元。”

前天是卡特死的第二天,不用说,又是唐家傲干的。希望他花钱花的开心,因为他来日无多。想到这里,迪克愉悦些。“你简直是魔术师,哥们,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想去赌城快活吗?看湖人比赛?只要我能做到,尽管开口。”

“目前我对这些缺乏兴趣,我姨妈现在非常担心!”

“哦,我知道,因为你家的那个小女孩。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文件我已经拿到,康复疗养基地预留了床位,有人在看着她的男朋友,三天之内我会给你准确消息。”

“太棒了,哥们,你帮了我大忙!”

“再见!”

迪克看到丹尼尔发来的信息,唐家傲的地址在富人区,风景优美。他把信息转发给迪亚戈,然后打电话让他立刻去监视。迪亚戈说会在一个小时内赶到那里。迪克告诉他自己会在午夜时分赶到,替换他。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