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四章 4-4 商业纠纷

唐家傲很晚入睡,睡得很不安稳,连续做梦,梦中被人四处追杀。醒来头脑昏沉,身体疲惫不堪,只想继续睡觉。他端着一杯冰牛奶,赤裸着上身站在二楼后面的露台上,眺望山谷壮美的景色。

等时间差不多,他进屋拨打赵元盛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赵元盛略微失真的声音传来。

“嗨,赵元盛,我是唐家傲。”

“美国小子,你还好吗?”

“我还好,很安全。昨天你老婆说你出去应酬?”

“最近事情多,偶尔不回家吃饭也算正常。”

“嗨,老兄,你别给自己花天酒地找借口。”唐家傲心知赵元盛为了他才破例缺席家庭晚餐。

“是你小子想吃花酒吧?别不好意思,我家老婆大人已经发话,只要你回来,我可以带你去吃花酒。”

“你忘了我是人民教师,品德的楷模?”

“中国人民品德够多,需要更多美元。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暂时未定,等定下来我告诉你。”

“好,你在美国小心!”赵元盛停顿片刻,似乎才想起来,“你给我留个那边的号码,方便我找你。”

“215-42-6337,记下了?”

“记住了,再见!”

五分钟后,唐家傲手机铃声响起,赵元盛用一个未注册的手机号码打过来。

“嗨,发生什么事?”

“你让我找的那个女人- 商丽人,我查到一些信息。但是,哥们,我建议你远离她,不要掺和她的事情,她是那种男人不该碰的女人!”赵元盛的声音深沉。

“告诉我你能说的!”

“我查到的消息,都可以告诉你,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是你要小心!”赵元盛停顿片刻,显然在斟酌用词,“我根据你提供的航班信息,查到她的护照号码和名字,张雪莉,澳大利亚国籍,1982年10月1日出生。”

“张雪莉,澳大利亚人?”唐家傲愣住。

“对。张雪莉两个星期前拿旅游签证从香港入境,上海出境。她过去五年五次出入中国,每次为期一个月,目的是旅游。她在华登记住址为酒店,但酒店没有她入住记录。中国出入境管理局没有这个名字的背景资料,也就是说,她要么不是在中国大陆出生,要么她申请中国签证时有意隐瞒过去。我没调查她在澳大利亚的背景,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托人打听,要耗费些时间。”

“暂时不需要,我估计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有同样的怀疑。她这个身份应该是专门隐藏行踪的,澳大利亚政府方面不会有太多记录。澳洲容许双重国籍,她应该还有第三国护照。”

“很可能,她在美国出入自如,应该有美国国籍,至少绿卡。”
“哥们,这娘可不是一般人,背景很深,像我这样的好人既没有渠道也没理由去弄几个国际身份。”

“你还查到什么?”

赵元盛迟疑几秒钟,终于叹口气说,“我根据张雪莉护照上的照片,找人询问,发现一个像她的女人。”

“稍等,你找什么人询问?短短两天,你只有一张照片,上海千万人口,国安局也没你的效率啊!”

“别瞎说,这让国安局的大爷们听到,岂不找我麻烦?!如果让你站在大街上询问,估计十年也问不出个结果。可兄弟我毕竟不是常人,上海滩的金牌律师没两把刷子能当上吗?”

“行了,金牌律师先生,别卖关子了。”

“我从出入境管理局的材料看,她前两次填写不同的酒店住址,但后三次都是浦东同一家酒店,虽然酒店没有她入住信息,但她肯定是很熟悉这家酒店,或者这一地区。我先找到酒店接待员-所谓的‘金钥匙’,那些人可是火眼金睛,过目不忘。有人说见过她,她不是住店的客人,偶尔会陪同客人来。我猜她住在附近,就去找附近派出所的户籍管理员,一问发现有个很像她的女人最近卖了房子,正好来办过房产证更换。房产证上的名字是尚闻香,湖北武汉人,1982年1月10日出生,身高体重和张雪莉护照上的资料相符。”

“老兄,实在惊叹,你简直是福尔摩斯!”

“得了,我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有了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就容易查找其他信息。尚闻香在浦东陆家嘴还有一个商铺,也是最近转让,商铺和房子共套现一千五百万人民币。在她名下还有个金融融资公司,几十号人,规模很大,公司运营十年,她是三个主要合伙人之一,名下的股份超过一亿元。兄弟,你很有眼光,人海茫茫,能让你找出此等巾帼雌雄!”
“不太像啊,她看上去可不像个富太太或者这个级别的女商人。”

“你说的对,她是公司名义上的合伙人,真正后台老板因为身份敏感,躲在幕后操纵。但此人最近出事,受到政府调查,金融公司的资产全部被冻结。因为事情很敏感,调查组来自北京,调查在秘密进行,传言甚多,能确定的消息很少。尚闻香是否牵连在案,还不清楚。不过,她有些背景,曾经和五六年前的社保案有牵扯,是某高官的情妇。”

上海社保案一度沸沸扬扬,起因是政府官员眼红房市火爆,官商勾结,挪用社保基金炒房,盈利中饱私囊,东窗事发后,一批官员和商人被捕入狱。

“她是害怕调查才逃跑到美国?”

“不像。如果调查组怀疑她,会监控她的资产,不会让她出售商铺和房子。”

“你还发现什么?”

“她经营商铺,卖些玉石和钻石。生活很低调,开一辆沃尔沃,汽车和车牌也已经转让。她住在那个高档小区三年,和周围邻居没什么来往。我的调查员问了很多人,虽然她很引人注目,可大家对她一无所知,她独来独往,从不和人打招呼,没人见过有男人找她。她有个阿姨,每周来两次打扫房间,阿姨说她经常出国,她自称有个男朋友在美国,她定期去看他。一个月前,她突然说要回老家,辞掉阿姨。”

“她是蓄谋已久,准备一去不返?”

“应该说,她是不准备再在中国大陆做尚闻香。我弄不明白,她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用尚闻香的护照离开中国,为什么要用澳洲身份?”

“芯片。”

“什么?”

“电脑芯片,她不知从哪里偷了很重要的芯片,担心中国政府调查,所以隐藏踪迹。我有芯片照片,稍后我给你发邮件,你看看能不能找到是哪个厂家生产的。”

“你在美国的麻烦是因为这个芯片引起的?”

“说起来复杂,不是这么简单。调查芯片,你要小心点,找信得过的人问,不要惹不必要的麻烦,我感觉她这次精心准备就是为了这个芯片。”

“我知道了。你更要小心!”

“我会的。你还发现什么?”

“我找到周围几个商铺主人。他们说她店铺生意还好,但她不在乎,多数时候让雇佣的小妹招呼客户。她说做几年就退休回老家。她的妈妈和弟弟在武汉。”

“你找到她家人?”

“时间紧,我没来得及派人去调查。我通过关系问了当地派出所,她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弟弟老实本分,已经成家,开了一家五金店。”

“你还是派个信得过的人去当地问问,我想知道她的成长经历。”

“你神魂颠倒?别感情用事,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我记住了。”唐家傲说,“你再调查一下,看看她出国前在忙些什么,和哪些人往来。我怀疑,国内有人在找她!”

“好,我会再让人调查,以后我打电话给你,你找我留下你的手机号就可以!”

“怎么,你有麻烦?”

“预防措施!”

“哥们,谢谢!”唐家傲晓得赵元盛担心某些麻烦,事情多半因为商丽人的事情引起。

“还有件事,我给你打了一万美元。你在那边,孤立无援,手头多点钱可以得到些帮助。你不要推辞,这笔钱是你应该得到的,上次我律师事务所的那个案子,你帮了大忙。钱已经通过western union汇给你,你要记下这个单据号,5822382919764。在洛杉矶任何一家分店,你都可以领取,只需要提供单据号和密码,密码是两个英文单词,我们经常聚会的地方。”

“我知道那个咖啡厅。”唐家傲想起“Blue Caffe”。

“照顾好你自己,别逞能,千万别意义用事,不行就赶紧回国!不要钻牛角尖,有时候事情看似很难,换个角度就能解决。你回来,我们可以找朋友,再大的麻烦都能摆平!”

“谢了,哥们!”

唐家傲给纽约打电话,铃声响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拿起电话。

他有了上回经验,直接说道,“你好,我是TT,前几天调查四个名字的人。”

“不认识TT,也不知道你说什么。”同一个嘶哑声音说。

“没关系,我找你。我还需要调查一个人。”他说。

“哦,让我猜猜看,你想调查一个俄国人,对吗?”

“是的,我不仅需要他的犯罪记录,还需要所有能找到的相关信息,尤其是他最近的照片、最近的活动地点、他的女友、他的朋友之类的信息。”

“孩子,让我给你一条免费的建议,远离这个人,不要和他有关系,你的身体会很健康,生活也能继续。”

“谢谢你的慷慨,我还是需要他的信息,你能做吗?”

“呵呵,你没听说过‘凡事皆有可能’这句话?”哑嗓子咳嗽几声,“你一定要做,没人拦你,毕竟是你的小命。但是,价格是三千美元,二十四小时之内支付。”

“为啥这么贵?”

“为啥?为什么人要生病,为什么纽约地铁这么多人,为什么政府不做点实事?他妈的,你问错人了,我不是上帝!”

“OK,上帝先生,我不要答案,我需要优惠价格。”

“孩子,听着,我给你的已经是儿童价格!”

“请不要告诉我,你还准备给我一份儿童报告!”

“嗨,你不喜欢,可以放下电话,电话簿上到处都是私家侦探的广告。但是我告诉你,如果我无法提供的情报,其他人也做不到!”

“希望我没看错你。我这就把钱打入你的帐户,请尽快给我他的信息!”唐家傲顿了顿,“你需要我说出他的名字?”

“干嘛费事?没名字先生,尤里*基里连科不是你一个人感兴趣。”

唐家傲看着电脑屏幕,网上银行在做最后警告,“你将要转账3000美元将到帐户rockymountain@gmail.com,钱款将不可以追回。点击请确认,取消请按退出键。”他犹豫片刻,3000美元不是小数目,没有合同,没有证人,没有录音,哑嗓子完全可以吞下这笔钱而不做任何事。但直觉告诉他,他可以信任哑嗓子,哑嗓子一定做过警察,对俄国人有种天生的仇恨。他点击确认。

他知道下一步任务是拜访迪克的私家侦探事务所,但是去之前需要些准备工作。他找出事务所所在大楼的所有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开始逐一拨打,内容大同小异。

“早上好,×××律师事务所,我能为你做什么?”女接待员说。

“早上好,我叫卡特,我需要找个律师,我想提起民事诉讼,有关商业合同违约。”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借口。同时,他需要找的是一个有民事诉讼经验的律师。

“卡特先生,我们事务所有民事诉讼专家,精通商业纠纷案例,你什么时候方便来我们事务所面谈?”

“最好今天,我很着急。”

“等一下,让我看看他的时间表。抱歉,先生,他今天出庭,最早见面时间是后天下午两点。”

“后天有点晚,让我看看能否找到其他人,有需要我再给你电话。”

他连续打了五个电话,都无法找到当天能见面的律师。第六个电话,他略微改变措辞,用家庭纠纷做借口,成功约定一个律师。该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在十五楼,和迪克的私家侦探事务所同在一层。

他下楼炒两个鸡蛋,冲了一碗牛奶麦片,算作早餐,然后出门上车。

迪克私家侦探事务所所在的大楼年久失修,早期的辉煌时刻仅留下些痕迹,大厅的大理石地板坑洼不平,吊挂的水晶灯发出昏黄的灯光,玻璃墙壁已经被风雨和岁月侵蚀掉光滑的皮肤。匆匆进出的人群也带着一种落败的气息,好像每个人都知道好日子已经是过去,从此一路是下坡。保安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后,丝毫不在乎他要进大楼的原因,只需要他填好来访者登记单,打电话通知律师事务所他的来访。

美国律师事务所通常用合伙人的姓名做名字,他要去的这家律师事务所有三个主要合伙人,名字很长。一流律师事务所在意形象,挑选客人,二流和三流的则饥不择食。通常第一次律师咨询是免费,但有些律师为了筛选有钱的客户,第一次会收取一定数目,他约定的律师要求首次咨询费为100美元。如果会议结束,双方同意合作,再协商费用数目,至少每小时200美元以上。

站在拥挤的电梯里,他暗自得意“家庭纠纷”这个字眼的选择,对多数律师来说,家庭纠纷意味着离婚案,世界上没有比离婚案更好的官司,因为离婚必定牵扯财产分割,反目成仇的男女在类似爱情的强烈情感驱动下,失去理智,宁可把财产交给律师,也不愿妥协。

他先找到迪克的私家侦探事务所,见大门关着,门上贴着一张通知,说因为家事,事务所关闭两个星期,有事留言。他注意到纸上没有注明日期,看玻璃门内的邮件数量,这应该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他考虑是否门缝下面偷出邮件,还是作罢,冒险偷些商业邮件有点愚蠢,被人看到即便是楼下业余保安也可能报警。他记下电话号码,向走廊另一端的律师事务所走去。

前台接待员给他一张表格填写,接待室里还有两个表情阴郁的人等待,其中一个胳膊上打着石膏。

半小时后,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律师请他进办公室。律师叫奥利弗,专业民事诉讼。他露出疲惫笑容说,“我听说你有家庭纠纷?”

“哦,对的,我老婆被骗。”唐家傲递上填写好的咨询内容介绍。

奥利弗一目十行地扫过,皱起眉头说,“卡特先生,你要控告一个私家侦探?”

“对,那狗娘养的误导我老婆,收取她一千美元,还和她上床睡觉。”

“等等,他怎么误导你老婆?”

“我有一段时间工作忙,经常早出晚归,我老婆怀疑我有外遇,雇佣这个私家侦探跟踪我。结果这个王八蛋骗她说我和某些女性关系暧昧,勾引她上床!”

“你是做什么工作?”

“我是一家麦当劳的经理。”

“你有外遇吗?”

“我们的谈话绝对保密,对吧?我不想我老婆有一天发现。”

“绝对保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

“偶尔风流当然有,可那个傻逼侦探没发现任何证据,反倒是拍了一堆我和朋友们在一起的照片,你说他不是误导吗?”

奥利弗用接近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说,“你准备以什么名义怎么起诉这个迪克侦探?”

“违反职业道德,诱骗良家妇女,欺骗客户。难道你觉得罪名太轻微?”

“对不起,卡特先生,让我坦率地说,你没有案子,没有法官会受理。”奥利弗极力掩饰嘲笑表情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私家侦探不是医生、律师,不讲究什么职业道德,也没有行业协会来规范他们。他和你太太发生的事情,纯粹是你们三人之间的私事。”

“他妈的,我们在浪费时间,我就知道法律帮不了我。他就在这层楼里,我现在就去找他,揍他一顿!”

“这个迪克侦探在这层楼上?”

“是的,他的办公室就在走廊拐角。”

“哦,我从没见过他。”奥利弗身体靠在椅背上,用会面结束的语气说,“卡特先生,很遗憾无法帮助你。如果是你太太来,也许我们能找到上法庭的理由。现在你唯一能做的是向州政府执照委员会投诉迪克先生,他们负责颁发私家侦探执照,但是我非常怀疑会有任何作用,如我所言,这个行业标准不严格。”

“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委员会,你认识那里的人吗?”

奥利弗耸耸肩膀,在纸上写下一个电话号码,“王尔德先生可能愿意回答些你的问题。”

“如果不是太麻烦,你能帮我打电话约他出来吃中午饭?我找他可能太冒失。”

奥利弗终于嗅出不正常的气息,看向唐家傲的目光里多了些小心,他咳嗽嗓子说,“卡特先生,如果你有什么违反法律的意图,作为一名法庭工作人员,我有义务告诉你,不要做!”

“奥利弗先生,你想太多了。我只是需要找这个王尔德先生聊聊,看看如何投诉迪克。如果你能帮我,我会非常感激。对了,我们餐厅经常会有些纠纷,让我拿着你的名片,下次我可以推荐你。”唐家傲拿走王尔德的电话号码和几张名片。

“很遗憾,我帮不了你。”

“那太令人遗憾,我还以为我们能有机会认识呢。”

奥利弗沉吟片刻,“杰弗逊大道靠近麦克阿瑟大街的街口有间“星期五”餐厅,王尔德先生非常喜欢那里的牛排,有时候我们会在那里吃午餐。”

唐家傲压抑着嘴角的笑容,“我怎么认出王尔德先生?”

“他是个体型巨大的黑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你不可能错过他。”

“非常感谢你的时间,奥利弗先生!”唐家傲走出律师事务所,差点吹起口哨,此行不虚,大大超过预期。他曾听人说过,小公司的律师没法和大律师楼的同行竞争,所以多些旁门左道。像奥利弗,就和很多政府基层工作人员建立良好私人关系,这个王尔德一定是他的朋友。奥利弗介绍王尔德,一方面渴望唐家傲日后的生意,另一方面算是给王尔德一点好处。政府人员,尤其是城市一级,薪水很低。

“星期五”是一家中档连锁餐厅,食物主要是传统美式风味。唐家傲在午餐人流前进去,在门口附近坐下,十五分钟后,他看到王尔德。奥利弗用词还是有些保守,没人能错过王尔德,他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每一步几乎能让人听到轰鸣声。

唐家傲上去自我介绍,王尔德显然提前得到消息,满面笑容地欢迎他。两人像多年好友一样坐在一起,享用了一顿非常丰厚的午餐,王尔德吃下足够填饱三个人的牛排、薯条、土豆泥和豌豆,同时他还是一个很有趣的谈话对象,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洛杉矶的故事,他在政府部门工作十五年,素材多多。饭后两人走到政府大楼,唐家傲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王尔德下楼递给他一个马尼拉信封,里面装着迪洛杉矶私家侦探执照申请表格的复印件。

分手前王尔德挤眼睛,感谢唐家傲的午餐。他不在乎唐家傲为什么需要这份复印件,因为他没有违反任何政府法令,私家侦探执照信息对公众开放,任何人都可以去执照委员会申请,并会得到相关材料。当然政府公务繁忙,申请回复时间通常为四到六个星期。

唐家傲同样开心,用两百美元购买一个月的等待,实在太便宜了。坐进车内,他立刻打开信封,迫不及待想知道迪克的背景。他没有失望,申请表格详细列举了迪克十六岁后的职业经历。美国陆军服役十年,精锐部队陆军游骑兵中士退役,参加多次战争行动,几次授勋嘉奖。两年纽约警察,三年警探,破获二十几起凶杀案,受到纽约市长嘉奖。这是一个习惯暴力的家伙,但同时还有其他亮点,他在军队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南卡大学心理学学士、纽约州立大学历史学硕士,他受过军队狙击、跳伞、情报、阿拉伯语和西班牙语的训练,参加过联邦调查局的罪犯心理高级课程。

唐家傲看完第一遍,又仔细地阅读第二遍,直到有人敲击车窗玻璃,才打断他的思路。他扭头一看,心头一惊,一个白人警察站在车旁。

他按下车窗说,“你好,警官。”

警察指着街道上的停车付费表说,“先生,这里只能付费停车,你付费的时间已经过了。要么交钱,要么离开,否则我要给你开罚单。”

“好的,我这就走。”

警察没吭声,鹰隼般的目光注视着他,仿佛期待他坦白违法行为或者邪恶念头。

他发动汽车,看了眼后视镜,等后面没有车辆靠近,在警察目光的目光下离开。警察让他离开多半是借口,真正意图是想知道他在车内做什么,甚至可能已经查过他的车牌号。他把这段插曲忘在脑后,美国警察讨生活不容易,作为一名中国游客应该体谅。

路过鲜花店时,他下车买了一大束装在瓶子里的紫罗兰。他很容易找到迪克的房子,两层楼红色砖瓦建筑,屋前草地和篱笆整齐有序,有人定期打理。他抱着花瓶,走向斜对面一家房子。他按下门铃,一个白发苍苍的白人老太太开门,有些好奇地望着他。

“下午好,女士!”他微笑说,“我是送花的,给一个叫迪克的人。”

“年轻人,你走错门了,迪克住在街对面。”老太太用手指着迪克的房子说,“你白跑一趟,他家里没人。”

他扭头看了眼,摇摇头,问道,“他家里没有其他人能收下吗?我实在不想再跑一趟。”

“他一直一个人住。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试看。”

“谢谢你,女士!”

唐家傲走到迪克房子前门,放下花瓶,按了两声门铃,他的右手放在兜里,握着子弹上膛的手枪。

屋内没有丝毫动静。他四下张望会儿,失望地摇头回到车内,很快离开。迪克显然短期放弃他的房子,商丽人也没有被关押在这里。如何寻找迪克的藏身处,还要费些心思。他希望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之前,能有所突破。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