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四章 4-1 表妹

“嗨,迪克,很高兴你能想起我!”丹尼尔的热情通过电话线传导过来。

“我有个问题,我在寻找一辆汽车,这辆车在洛杉矶市区,我有车牌号码,但不知道具体位置,你能找到吗?”

“这个嘛,有点麻烦。”

“什么麻烦?天上那么多卫星和摄像头监控这座城市,找一辆汽车还不是易如反掌?我们当年在伊拉克,成功抓捕恐怖分子就是因为无人机能够跟踪他们的车辆。”

“那不一样,电话上不容易解释,我们见面谈吧。”

迪克暗叹口气,他不得不推迟去找商丽人。“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家附近的海洋世界购物商城一楼有个咖啡厅,我们可以喝咖啡。或者我去你那里也行。”

“别辛苦你了,还是我去吧,半个小时后见。”他可不敢让丹尼尔开车,此君绝对没有驾驶的天赋,上次见面半个小时的路程找了三个小时还没到。

一进咖啡厅,他立刻看到角落里的丹尼尔,丹尼尔专注地盯着笔记本屏幕,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如果这家伙的目的是低调,他黄色上衣和红色裤子加上那顶黑色帽子简直就是高喊,“看看我,我多么与众不同!”

迪克默默地坐在丹尼尔对面,想看看他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五分钟过去,没有任何动静。十分钟过去,他还是专注于笔记本屏幕,愣是没看到近在咫尺的迪克。

迪克伸手在屏幕上方摇晃两下,“醒醒。”

丹尼尔抬头怔怔地望着他,似乎要从大脑里提取信息来分辨,终于笑容出现在他脸上,“嗨,朋友,很高兴见到你!”

迪克示意女招待过来,要了两杯咖啡和几个甜甜圈,丹尼尔的咖啡早已冷掉。“你干嘛呢?”

“你看这座楼里有多少开放的无线网络?”丹尼尔挪动电脑,指着屏幕说,“这些网络漏洞百出,我可以。。。”

“我不在乎无线网络,我在乎一辆汽车!”

“你想要我侵入政府的电脑系统?我不是黑客!”

“别说你没干过类似事情!”

“那不一样,我是在寻找系统漏洞,帮助大众清楚风险所在。”

“听起来差不多。”

“错,我是网络安全维护者,不是黑客侵入者。黑客利用别人的漏洞来渔利,我们补救错误。”

“嗨,你到底能不能找到这辆车?”

“如果通过政府或者军方的监控系统来做这件事,我很难掩盖踪迹,他们盯得很紧,将注意到有人侵入,接着调查天上的卫星为什么寻找一辆普通汽车。我猜,你不希望政府找到你的驾驶员朋友,询问缘由,对吧?”

“这么说你做不到?”

“我没说找不到,我说你的方法不能用!”

“你有什么办法?我可以支付咨询费。”

迪克认识丹尼尔三年,时常请他帮忙解决些电脑和网络的问题,有时候涉及法律模糊地带,但从未明确地违法。丹尼尔向来拒绝金钱报酬,只说为朋友帮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丹尼尔准备开价,实属正常。

“我有点钱,生活过得去,不需要、也不想要太多钱!”丹尼尔看看自己的衣服,流露些许满足的表情。

“是吗,那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觉得钱太多的人!”

“你在讽刺我吗,迪克?”丹尼尔有些拿捏不定地注视着他。

“当然没有。”

“听着,我和其他人一样喜欢钱,可钱和钱的区别很大,有些钱不能赚。而且,有一句话,钱越多的人幸福指数越低,因为普通人容易满足的事情已经不能让有钱人高兴。。。”

“你说我的钱你不能赚?”

“呵呵,说的对,但不是你理解的意思。让我明说吧,我可以很容易赚钱,很困难找人做某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恰恰你很擅长。所以收你的钱,对我来说很不划算!”

“你想要我做什么?”迪克意识到麻烦上门。

“你知道,我父母来自中国大陆广东,属于那种大家庭,很多兄弟姐妹,手足之情很深。。。”

“我知道你家人关系密切,请问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要耐心点,我正要解释!”

“OK,请继续!”

“我有个表妹,是我妈妈最小妹妹的孩子,从小就很叛逆,大学上了一年就辍学,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搅在一起,染上毒品,经常几个星期不回来,让我姨妈非常担心,连带我妈妈也不开心。我妈不开心,让我很难受,我只能想办法。思来想去,我必须一劳永逸地帮助我姨妈的女儿戒毒!”

“你叫我帮你表妹戒毒?”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愉快,你不会后悔,我表妹虽然叛逆,可骨子里是个好女孩,你见到她会喜欢的!”

“很多戒毒所专门做这种事情,只要你家人授权,他们可以派人强行带走你表妹,把她关起来,三五个月后等毒品完全从她体内消失,让她重新适应社会。费用我来出,戒毒所我来找,有你家人的签字,三天内你表妹会去一个人烟稀少、鸟不拉屎的地方,每天除了干活,没有任何娱乐,等她出来就懂得珍惜正常生活。”

“这个嘛,似乎不行。我说过,我表妹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他们有枪,一般人不敢惹他们。”

“他们有枪?你表妹的朋友们听起来不像干正当职业的。”

“她男朋友是个黑人,毒品贩子。”丹尼尔低声说。

“哦,我明白了。”迪克拉长腔调,“你要我去找一个黑人毒贩,告诉他放弃一个心甘情愿跟着他的漂亮女人,他手下还有一群拿着枪的小弟,吸毒后六亲不认。天才先生,你认为我该如何完成你的任务?”

“呃,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她男朋友是个小毒贩,你可以和他讲道理。。。”

“等等,你和毒贩打过交道吗?我告诉你,毒贩是这个社会最刀枪不入的人,他们是最底层的垃圾,整天和其他渣滓打交道,几乎丧失人性,没人能劝说他们,否则洛杉矶警察和美国政府检察官早就让他们改邪归正。”迪克微笑说,希望能让他的话听起来温柔些。吸毒者的家人无法理解毒品的魅惑,要很久才能接受他们的亲人已经从根本上改变。

“可你改邪归正,远离了毒品!”丹尼尔望着惊讶的迪克,平静地说,“抱歉,我看过你的少年法庭案底。”

“少年法庭的案件是保密的,我听说联邦政府的检察官都无法知道内容。”

“以前是少年法庭不联网,但9/11以后政府担心基地组织给美国穆斯林洗脑,情报机构之间可以查阅所有犯罪记录,成人和少年。”

“你能进入美国情报机构的网络?”

“不完全是。美国收集情报的组织大大小小几百个,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局、NSA、军方情报机构等大家伙的网络几乎不可能渗透,除非你不怕被人追踪。但是那些小组织和私人公司的网络有漏洞,小心点,可以不留痕迹地进入。如果你有兴趣,改天我给你详细讲讲。今天还是让我们讨论我表妹的事情。”

“好的。你认为我以前做过这一行,所以我能以前辈的身份,让这个黑人交出你表妹?”

“呃,不完全是。”丹尼尔咳嗽两声,巡视周围一遍,低声说,“她的男朋友必须消失,我的意思是永久性。否则他还会找她,她抵抗不了他的诱惑,会重走老路!”

“你他妈的说什么?”迪克凶狠地瞪着丹尼尔。

“你听到我的话,我要他永远消失!”

“闭嘴!”迪克厉声说,“我理解你帮助表妹的心情,你要说点气话感受好些,顺口发泄。但你没见识过法律的威力,警察可以因为那些话逮捕你,你甚至可能被判刑!所以,你最好闭嘴,不要再重复那些愚蠢的话!”

笑容彻底从丹尼尔脸上消失,首次见识迪克身上暗黑一面,他有些害怕,但仍然坚持说,“我说的不是气话,我没对任何人提过我表妹,但我知道你能帮我!”

“你怎么知道?”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在美国陆军游骑兵和纽约警察局的档案,我知道你做过些什么。”

“那都是过去,我现在不做这种事情。”

“狗屁,你刚才差点要宰了我!”

“听着,丹尼尔,你是朋友,所以我不介意你乱说话。如果你需要找某些人,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们当面谈。”

“不,我只信任你!”

迪克暗暗头痛。如果拒绝,丹尼尔很可能怀恨在心。丹尼尔晓得他很多事情,如果是敌人将很危险,而且他很难找到类似的电脑天才。可是答应,麻烦多多。他已经危机四伏,还要再对付一个危险的毒贩。一根稻草可以压倒一头骆驼,他不比骆驼更强壮。

“迪克?”

迪克叹口气。“你要我做的事情有点麻烦。”

“什么麻烦?你需要钱,我可以出钱。”

“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在谈论一个人,虽然他是黑人,又是毒品贩子,可你我都没有权利审判他,更别说让他消失。”

“嗨,迪克,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奇怪。我可是看过你的秘密档案,没经过司法审判就被你处理的人,可不是三、五个人!”

“那不是一回事,我做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你看不到我付出的代价。现在你要求我为你做这件事,不代表你的手不粘血。你我有不同的原则、价值观和生活态度。你需要想清楚这件事,你的原则和你的做法是相违背的。如果只是图一时方便,你将会付出高昂代价,很可能得不偿失!”

“他是个坏人,他让很多人染上毒品,这个社会少了他会好点!”

“坏人很多,你不可能让他们都出局!再说每个人善恶标准不同,有人可能会觉得你或者我是坏人,找人来对付我们。你杀我,我杀你,最后社会成了什么,屠宰厂?文明将不复存在,我们将回到原始社会,弱肉强食。你听明白我的意思?”

“我没有谈论所有的坏人,我只是说这一个!”

“意图和结果是两件事,我们的行为常常带来意外的后果,军事上有个专门的术语,‘附加伤害。’”

“嗨,不要说教,我有眼睛,可以看到这个社会每天都有‘附加伤害。’还需要毁灭多少像我表妹这样的女孩,那家伙才能受到惩罚?”

“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不会阻拦你。”

“你说对了,这正是我想要的!”

“那么我们的关系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们还是朋友。你要找那辆车,我可以帮忙。”

“他妈的,你这么说,好像我们是在做交易。丹尼尔,你是个很有趣的家伙,我一直很喜欢你。别担心,我不是同志。”迪克做个鬼脸,“我很看重我们之间的友谊,可你要我做的这件事,跨越界限,改变我们关系的性质。”

“改变了什么?”

“你要进入我的世界!以后我会让你做些事情,一些-以前我不会提-你大概也不会做的事情。如果你不做,会有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你懂得我说什么吗?”

“我完全明白。我不怕,我需要救我表妹!你现在要我做什么?”

“你表妹和那她男友的照片?”

“我现在发到你手机上。”

迪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华人女孩,她清秀妩媚,显然拍照时还未沾染上毒瘾。他翻阅下一张照片,一个留着短发的英俊黑人青年微笑看着镜头,翘起的嘴角似乎带有某种嘲讽,眼神则充满警觉。

“我要找的汽车怎么办?”

“我可以找到那辆车的大致活动区域。洛杉矶高速公路有很多收费站,有些虽然废弃,但监控系统依然完好,只要这辆车上路,我就能找到。”

“我还需要你帮我调查这两个人,所有你能找到的资料都给我。”他在纸上写下基里连科和黄先生的名字和社安卡号码。他原本没打算让丹尼尔调查,但既然要为他谋杀毒贩,干点黑客工作也算不上什么。

“没问题,只要他们上网,我就能找到他们的痕迹。”丹尼尔没碰迪克的纸,仅仅扫视两眼。

迪克知道丹尼尔有照相机般的记忆能力,他撕碎纸张,碎片扔进咖啡杯子。“小心点,这两个人都不是善辈,如果他们知道了,会对你不利。”

“他们能对我做什么,上法院起诉我?”

“不,比那要糟糕一千倍,他们会折磨你,直到你哀求他们杀了你。”迪克直视丹尼尔,确认他完全领会后说,“你还可以改变主意,我不会介意,我们还是朋友。”

笑容从丹尼尔脸上消失,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几下,但他目光没有游离,依然望着迪克说,“不,我已经决定,你会拿到他们的资料!”

“好,你表妹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需要她的名字、照片和活动地点,还有授权文件。我认识太阳城戒毒所的一名咨询师,他非常善于同吸毒者沟通,会好好照顾你表妹!”

“她男朋友呢?”

“我处理。”

“哥们,太谢谢你了,你不知道这会让我家人多么开心!。”

“我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家人!”

“我明白,你放心,我只告诉他们表妹进戒毒所,他们不会知道她毒贩男朋友的事情!”

迪克看着丹尼尔付钱,等女招待走开才说道,“丹尼尔。”

“嗯。”

“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我可以当作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一定要做这件事,你的生活永远改变,再也不可能恢复从前。你将和我联系在一起,做些你不喜欢做的事情,甚至面临危险!”

“我想好了,这些年我的家人一直帮助我,我要为他们做这件事!”

“既然如此,欢迎你加入我的世界。”迪克伸出手。

丹尼尔手很冰冷,但握手动作坚定,让迪克感觉好些。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