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三章 3-5 失物招领

迪克起床第一件事是拎着运动包去附近的“金牌健身房。”这家健身房一度享有盛名,是健美运动者的麦加圣地,当年影视巨星和前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初来美国,在这里开始他的成名之路。但那已经是老黄历了,现在多数会员是家庭主妇和公司白领,严肃的健美爱好者去了郊区海滩。

他进去时,玻璃房里上着一节瑜伽课,十几个穿着紧身衣的女人快速地扭曲着身体,做着所谓强力瑜伽动作。他的日常健身程序是跑步机、单车、跳绳、仰卧起坐、引体向上,但今天他专攻针对大肌肉群的练习,负重下蹲、卧推、踩举杠铃,加到最大重量。整整两个小时,他做了一组又一组的肌肉练习,身上的肌肉群已经在起火燃烧,还不罢休。最后一组卧推时,他把杠铃重量加到210公斤。几名会员站在附近观望。对绝大多数人来说,160公斤的重量是不可逾越的极限,人体生理构造并不是让胳膊举起两倍于体重的重量,210公斤更是传奇,属于职业健美运动员或者举重运动员的领域。

他躺在平板上,牢牢地抓住杠铃杆,迅速地深呼吸两次,从架子上举起杠铃,缓缓地弯曲胳膊,让杠铃杆触碰到胸脯,一座小山压在身上。他两腿踩在地面,背部靠在平椅上,腹部翘起,发出一声嚎叫,猛地举起杠铃。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胳膊似乎无法支撑,杠铃险些落下,但他咬牙撑住。当他把杠铃安全地放在支架上,围观者鼓起掌声。他略微调整呼吸,站起来擦擦额头的汗水,冲着围观者点点头。

一个身高近两米的黑人说,“嗨,哥们,你是个很强壮的小个子!”

他点头说,“说的对,矬子。”

众人一阵笑声,连黑人也咧嘴微笑。

“嗨,以后见!”在围观者好奇注视下,他走进浴室。他占据两个淋浴头,两股强劲的水流交叉撞击着他的身体,慢慢地放松着酸痛的肌肉,一种强烈的快感随着血液的涌动溢满所有感官,几乎融化在蒸气中。

出了健身房,每一步都让他感觉到痛楚,超重的负荷让身体每一块肌肉都达到忍耐的极限,随之而来的反弹如浪潮涌来,但这种刺痛带来的却是无比的愉悦,好似脱胎换骨。略带花香的清新空气、照射在皮肤上的阳光、陌生人擦肩而过前的笑容,都让他觉得赏心悦目。生活实在美好,对于懂得欣赏的人,美无处不在,他忍不住微笑。

他找了家餐厅,大吃一顿,然后慢吞吞地走回旅馆。现在他可以专心思考事情,他的原则是避免情绪激动时做任何重大决定,情绪很容易改变一个人看问题的视角,让人做出错误的判断,放慢节奏,复杂的问题往往会变得清晰。

他需要先处理布兰德的事情。按理说,他不该怀疑布兰德,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比亲兄弟还亲近,可他相信迪亚戈没有造谣。

布兰德喜欢赌博,在美国陆军时常常打扑克赌钱,一晚上几百美元,虽然数目不算大,可他们当时薪水有限。布兰德申请私家侦探执照时,迪克调查过他的银行信用记录。他银行有一万美元的存款,养老基金有五万,两张信用卡几乎没有欠款,房屋贷款二十五万,估价三十万,军队退休金每月一千多美元,加上私家侦探的十二万年薪,理应生活舒适。现在却和沃尔夫纠缠,说明事态严重,赌徒但凡有其他选择都不会去找沃尔夫下注,只有那些绝望的的人才那么做。一个绝望的人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包括出卖朋友。

他给纽约的一个地下庄家打电话,电话接通,但是没人说话。

“嗨,弗兰克,我是迪克。你好吗?”

“你找错人了,我不是弗兰克,也不认识什么迪克。”电话被挂断。

迪克再次拨打弗兰克的号码,电话一通他就厉声说,“听着,如果你敢再挂断我的电话,我会坐下一班飞机去纽约,用餐刀割断你的脖子,烧了你的房子,再撒一泡尿!”

“你他妈的是谁,敢威胁我?”

“我需要威胁你吗,弗兰克?你这么快忘了我,让我复苏你的记忆。当年你赌博犯事,我放你一马,你信誓旦旦说要报答我,这听起来可不像感恩!”

“哦,迪克啊,我的朋友,我怎么会忘记你呢?!我前几天还想到你,想请你吃饭。但你离开纽约太久了,我担心有人冒充你。”

“不必担心,我的朋友,我依然健在。我需要你帮个小忙,你要查询一个叫布兰德的人的赌博记录,他是退伍军人,住在洛杉矶,前阵子欠沃尔夫的钱。”

“啊,不太好,沃尔夫很麻烦,你的朋友听起来不太妙!你知道我做小生意,养家糊口,不想惹麻烦。”

“弗兰克,帮我这个忙,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当然,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效劳,尽管开口,我不怕麻烦,尤其对帮过我的人。”

如果弗兰克听出迪克话中的责备,他并未表现任何愧疚。“就这一次?”

“对,就一次!”

“好吧,我问问看,不保证结果,有消息我会打这个号码。”

“谢谢你,弗兰克!”迪克毫不介意弗兰克的不情愿。他虽然在加州生活几年,但真正融入当地的圈子不容易,加上他没有杂七杂八的爱好,很多时候他必须求助外地的关系。地下庄家的圈子不大,因为赌徒的流动性,全国的地下庄家都有某种联系,可以查看某些麻烦客户的信息。比如弗兰克虽然人在纽约,但他可以通过上家或者同行,查问洛杉矶某个客户的信息。

下一个电话是上一个的延续,他拨打本市一个800商业号码。

“你好,妈妈房屋贷款公司。”电话里一个女人柔美地说。

“你好,我是迪克,我要找马先生。”

“请稍等。”

不到一分钟,一个男人接起电话热情地说,“你好,迪克!”

“马先生,你好,你公司生意兴隆啊!”

“哈哈,哪里?混口饭吃吧。迪克,你还好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饭,上次事情还没感谢你!”

马先生是妈妈房屋贷款公司的合伙人之一,曾经因为内外勾结的虚假贷款损失惨重。迪克设法追踪到逃遁到加勒比海的内部员工,用不太合法的手段劝说他合作,找到诈骗主谋,追回大部分被骗贷款,使妈妈房屋贷款公司免于破产。

“最近很多事情,实在没时间,吃饭等等吧。马先生,我需要你帮我调查几个人的信用记录。”

“没问题,你给我名字,我让人去查,有结果立刻通知你。”马先生记下约翰、布兰德、卡特、马克、迪亚戈和莫妮卡的名字和社安卡号码。

在美国,网络上调查一个人的信用记录很容易,你只需要有这个人的社安卡号码、一张信用卡或者能网上付款,就可以得到对方的信息。但同时留下痕迹,被调查者将收到信用记录公司的通知,通知有人调查他。房屋贷款公司因为业务原因,经常调查用户和潜在用户的信用历史,即便布兰德等人知晓,也不会注意。

迪克调查迪亚戈和莫妮卡是预防措施,没有恶意或者怀疑。卡特和马克虽然身亡,他还是需要多了解他们的情况,如果他们的家人报警,警察可能找上门来。

想到警察,他不禁回忆起自己在纽约做警探的岁月。他喜欢做警探,尤其喜欢侦破凶杀案,现场的尸体大同小异,可背后的故事永远不相同,不管你见过多少,还是为人性的黑暗所惊讶。但是警探工作没有电影上的风光,一个好的警探花在电话上的时间比得上电话公司的话务员,当绝大多数的嫌疑人被排除以后,就找到真正的凶手。

他等到中午时候才拨打拉斯科的电话。“嗨,我的纽约朋友,你方便说话?”

“给我你的号码,我打给你。”拉斯科说。

迪克告诉他新手机号码。

五分钟后,手机铃声响起。“我希望你这是一部新手机?”拉斯科说。

“对,刚刚从杂货店买来的。我说,哥们,你别整天疑神疑鬼的,好不好?心脏病和阳痿就是这么得上的!”

“去你的!你说的轻松,当联邦政府抓人时,不是你的屁股坐在监狱里。你不知道美国政府技术能力和监控手段,这一时刻就有人在监听我们的谈话!”

“OK,告诉我,你发现什么?”迪克问道。

“你提供的四个指纹都有被捕记录,他们是俄国人,十几岁来到美国,小偷小摸地一直惹事,被逮捕过很多次。”

“俄国人?你说俄国黑帮?”迪克心里一沉。

俄国黑帮在美国黑白两道臭名昭著,没人愿意招惹他们,他们心狠手辣,毫无顾忌,不把生命当回事,为了一点小事就能拼个你死我活。苏联解体后,很多俄国人移民纽约,随之而来的俄国黑帮硬是从意大利黑手党手中抢下一片地盘。

“嗯,有关系,不完全是。电话里不好解释,我已经给你快递相关资料,明天你会收到。”拉斯科行事近乎疑神疑鬼,总担心联邦政府对他下手,电话上向来谨慎,要求迪克每次换上未用过的新电话,他说话时也从不说名字和细节,防止政府作为证据来控告他。

“告诉我他们的名字,我现在就需要!”

“听着,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我没问过你的意见!”迪克听对方沉默,厉声说,“嗨,你不说,我不会挂断这个电话!”

“基里连科兄弟、瓦西里*杨、扬戈*施福琴科。”

迪克随手记下。

“看在朋友的份上,请听我说一句。”

“请说。”

“小心点,这些人不是开玩笑的,我听说他们做过些大案!”

“谢谢你的关心,我不会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迪克淡淡说。

“你一直是个脑袋比茅坑石头还硬的家伙。”斯科拉停顿一下说,“那个社安卡号码的主人是个中国人,烫葭藕,他没有被警察逮捕过,却有很有趣的记录。”

“什么记录?”听着拉斯科蹩脚的发音,迪克忍住笑。

“六年前,他住在纽约牛窝客城,和室友同租一栋房子。那地方治安不太好,一天晚上,两个假释的黑人罪犯持枪闯进去,他室友和女友在家。他们捆住室友,开始强暴女孩。他拿枪从楼上走下来,给两个家伙每人脑袋两枪。警察在审讯室问了他48小时,他什么都没承认,一口咬定两黑人要拿枪。纽约检察官曾经考虑起诉他,最后不了了之。我得说,这小子有种!”

“谢谢你的评价,下次见到他,我会转告你的话。”

迪克放下电话,站在酒店窗口,注视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俄国人的出现让人吃惊,但也很好解释,只有俄国人不介意血腥,留下四具尸体算是正常。但唐家傲能做掉四个俄国罪犯,未免让人惊奇。他的直觉没错,那家伙是个麻烦。

迪克再次拿起电话,对方很快回答说,“你好。”

“马布里,我是迪克。”

“嗨,迪克,你回到纽约了?我听说你在加州活得很舒服!”马布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热情,他是纽约警察局反黑帮小组的侦探,两人一起办过案子。

“加州气候温暖,适合我这种怕冷的人。你什么时候过来,提前通知我,我带你好好玩玩。”

“如果你带我去认识科比 布莱恩,我会考虑。”

“我可以带你去参加湖人的比赛,坐最好的位置,你可以自我介绍,没准他喜欢你。”迪克微笑,人是习惯的动物,马布里喜欢贪小便宜,多年过去依然没变。

“好,让我回家和老婆说说,看她什么时候有空。”马布里有所犹豫,可两人都明白迪克有所求,价格是支付马布里夫妇去洛杉矶度假的费用。

“请替我问候你可爱的夫人。”

“我会的。你好吗,迪克?上次我听说你开了家私人保安公司,在赚大钱!”

“私人侦探事务所可不是保安公司,就是混碗饭吃。整天盯梢,看老婆出墙,老公翻墙之类的事!”

“嗨,别说得这么可怜,私家侦探比警探轻松多了,不用天天忙着侦破各种谋杀案件。现在我手头压着六件谋杀案,一点头绪没有,上面不停地催我找出杀人凶手,简直让我发疯。迪克,你打电话来不是听我抱怨的,有什么事说吧。”

“你听说过基里连科兄弟?”

“当然,他们十年前来到美国就没老实过,一连串的逮捕记录,前两年因为涉嫌谋杀,其中两兄弟在纽约州监狱服刑。可惜关键证人消失,他们的刑期只有两年。”

“其中两兄弟?他们兄弟几个?”

“三个。老大是头目,老二老三是孪生兄弟。”

迪克暗骂一声,“他们属于俄国黑帮?”

“不,这兄弟俩有点野,连俄国黑帮都不太喜欢,不过偶尔会雇他们做点私活,比如干掉什么证人之类的。”

“这么说他们是雇佣杀手,谁出钱都可以。”

“我的消息来源说他们见钱眼开,为俄国黑帮做事,也为意大利人做事。但你知道纽约什么情况,传言满天飞,想证实可没门。何况,我们懒得追究,黑吃黑,正好替纳税人省钱!”

“他们有多少人?”

“老大尤里*基里连科有几个朋友,瓦西里*杨,罗蒙诺夫兄弟,还有一个格利高里,很凶狠的角色。”

“你有他们的照片?”

“没有,但可以弄到。”

“速递给我,马布里,你和你夫人可以住在好莱坞大道的酒店!”

“我这就去做,迪克,明天你一定能收到UPS的快递。”

“OK,你们来洛杉矶前通知我。”

 

6.

 

唐家傲离开商丽人和迈瑞莲的公寓楼,知道唯有一个抢占先机的可能,提前找到商丽人的行李箱。他拨打机场的电话号码。

“你好,洛杉矶机场行李丢失部门。”

“你好,请问辛迪在吗?”

“稍等。”男人放下电话。

电话里传来古典音乐声,过了好一阵子,辛迪说,“你好,我是辛迪。”

“嗨,辛迪,我昨天晚上和你通过电话,你们免费送我行李德国游。”

“嗨,我记得你,你是从日本来的。”辛迪一下子热情起来。

“谢谢你记得我,辛迪,我想知道我的行李现在在哪里?”唐家傲笑笑,美国人和上海人很像,让他有回家的感觉。上海人认为中国分为上海和其他地区,美国人则认为世界由美国和其他地名组成。

“好的,你等我去看看,我记得德国来的行李不多。”

三分钟过去,辛迪拾起话筒说,“我已经看到你的行李,棕色行李箱。我们今天晚上六点半有一班送货车,可以送到你的地址。”

“哦,我晚上不在家,我可以等会儿去机场取吗?我现在距离机场不远。”

“当然可以。”

“谢谢你,辛迪,你是好人,你帮了我大忙!”

“不用谢,你来找我就好!”

洛杉矶机场的行李丢失部门位于最偏僻的角落,唐家傲走了四十分钟才找到,他难以置信地望着破烂的地板和肮脏的墙壁,这地方简直可以做垃圾场。

柜台后一个体型肥硕的黑人懒洋洋地靠着椅子,抬头看了眼走近的唐家傲,视线很快回到报纸上。

“请问,这是行李丢失部门?”

“对,你有什么事?”黑人语气中带着责备,似乎唐家傲做了不该做的事。

“我找辛迪。”

“等等。”黑人慢条斯理地读完一页报纸,才慢吞吞地起身,好像第一次看到唐家傲般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在等我,我和她通过电话,我的行李被送到德国。”

黑人看了他一会儿,仿佛要转述他的相貌,然后一步三摇地走向后面的办公室,又过了一会儿,一名身材高大的短发白人女子走进来,“我是辛迪,你是?”

“你好,辛迪,我和你通过电话,我是商丽人,我的行李被送到德国。”唐家傲微笑。

“哦,你好,终于见到你,你找到这里还顺利吧?”辛迪回报微笑。

“还顺利,不过有点惊讶。”他做个手势,示意周围的环境。

“没人觉得我们部门重要,所以把我们塞到这个老鼠洞里。再说,谁没事找我们?机场不需要提醒客户可能丢失行李,他们恨不得把我们塞到月球上。”

“我会向机场抗议,说你们这里非常难找!”

“很抱歉通知你,先生,你的意见对机场不重要,机场归联邦政府管,不对你们乘客负责!”

“太糟糕了,我还以为我们的生意让机场维持下去。”
“回到现实世界里吧。”

两人同时笑起来。胖黑人重又摇晃着走进来,粗鲁地坐下,毫不在意他对他们的打扰。

辛迪无奈地笑笑,“你稍等,我去把你行李拿过来。”她很快回来,把行李箱放在柜台上问,“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箱子。”

唐家傲找到行李箱上的标签,看着商丽人苍劲的字迹,“对,是这个!”

“你要添这份表格,在这里签字。”

唐家傲填好表格,签署商丽人的名字。辛迪看了眼表格,没要求查看他的证件,随手签字,从柜台上递过手提箱。

“谢谢你,辛迪,你帮了我大忙!”

“不客气,祝你美国旅途开心!”辛迪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唐家傲没有回海伦的房子,而是去了城东的公寓楼。这个房主是一名土耳其大学生,暑期回国度假,不想让屋子空置,出租给他。

他在后面的停车场停车,拎着手提箱上楼,遇到两名韩国女孩,她们似乎来读暑期学校,兴奋地说笑,好奇地看着他。

他不愿意理会,侧身让过女孩们,快步走入三楼的公寓。

公寓面积不大,一室一厅的房子,设施齐全,布置得很温馨。卧室墙上挂着编织精美的毛毯,一张巨大的铁床占据一半的空间,柔和的埃及棉床单上印着各种图案,像是讲述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

唐家傲找了罐可口可乐,用榔头敲掉锁头,打开手提箱,里面多是靓丽衣物、一大包化妆品和两双鞋。他细细查看每件物品,检查了两遍,也没发现任何玄机。难道他弄错了,芯片藏在其他地方?

他呆坐一会儿,记得迪克搜查他行李的方式,找来剔肉刀开始裁切商丽人的手提箱。很快他在底部夹层内发现一个严密包裹的小铁盒,里面有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芯片。

唐家傲用两根手指捏着芯片,仔细地在灯光下翻看。芯片一面印有两行字,“RX-2012-02-01,中国制造。”另一面印着郁金香的图案。他再看铁盒,从入手重量才意识到盒子材质并非钢铁,更像是铅块,份量有点重。盒子放在行李箱的底部,和钢骨结构吻合,扫描仪上不会显示,只有拆卡才能发现其中玄机。看来商丽人为了偷运芯片,准备非常充足,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捕随身携带芯片?盒子完全可以藏在手提包的夹层,通过海关。显然她在担心什么。可她如何提前知道这个行李箱会转到德国?除非是她的有意安排。她买通机场工作人员,给行李箱贴上错误的终点标签。这几天的延误正好给她时间脱身,她取回行李箱,拿出芯片,私下出售。

他想通事情前后,不禁更加好奇商丽人芯片的重要性。他对芯片略知一二,世界上主要芯片生产厂家都在美国,intel和Axm。中国投资的龙芯,远远落后美国产品。俄国的芯片,除俄国本土用户外,很少有人愿意采用。这个芯片来自何处?他不相信商丽人有接触最新龙芯的机会,她胆敢盗窃的话也很难得到美国的庇护。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上网本,先谷歌“RX-2012-02-01,”没有任何显示。他调查郁金香图案,十五万八千个搜索结果跳出来,他又加上芯片的过滤条件,所有结果消失。他反复试了几次,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他思考一阵,输入“芯片生产厂家,”谷歌显示数万条搜索结果。他浏览几页,发现内容大同小异。由于电子产品渗入人类社会方方面面,芯片市场越来越大,成为左右全球经济的重要指标,各国投入巨资。高端芯片生产厂家仅仅有美国的两家公司,中端芯片厂家在台湾、韩国和日本,低端芯片厂家则是群雄并起,中国大陆、俄国、欧洲、东南亚数国和沙特皆有研究室。

电子产品的权威网站CNET的编辑评论引起他的注意,文章如此结束,“未来十年,芯片市场将出现越来越明显的金字塔队形,美国技术优势将一枝独秀,Intel和Axm将尽可能用一切手段扼杀所有潜在竞争对手。中端芯片厂家因为知识产权和技术合作协议,无法追赶美国人,只能彼此合作,封杀低端芯片厂家来保护自己的位置。低端厂家位于食物链末端,血拼价格战,承受极大的亏损,但几个国家策略性的投资和保护性关税能支撑一些厂家。匿名业内人士消息称,俄国和中国的厂家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和技术储备,可能做出技术性的突破,到时候势必引芯片发产业链的动荡,使整个行业重新洗牌。”

他读了两遍这篇文章,隐隐感觉CNET的预测和手里的芯片有某种关联。如果中国厂家做出技术新突破,生产出高性能的芯片,不管是竞争对手,还是高层次的厂家,都会想方设法地得到样品。没有硝烟的商业竞争同样激烈,为了几万亿美元的市场份额,人们可能采取极端措施,包括绑架、抢劫和杀人。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