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三章 3-4 行李

唐家傲很幸运,前一天疯狂做爱的邻居转换战场,整整一夜没人打扰,他睡到早上九点才醒来,几日的疲劳一扫而空。他躺在床上给赵元盛打电话,没想到赵元盛尚未回家,李莹莹让他24小时后再来电话,赵元盛说到时候他托付的事情会有些眉目。他谢过李莹莹,放下电话,决定先解决个人问题,他要买些衣物和行李箱,否则两手空空搬进租来的房子,他自己都会觉得奇怪。

他先去汽车旅馆前台退房,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印度人挽留未果,很不情愿地退回押金,目光变得仇视。他出门后还能感觉到印度人炙热的眼神,他实在好奇印度人是否做所有事情都如此狂热,没准那天让他印象深刻的男女邻居就是印度人。

附近有个建筑工地,一辆流动餐车停在那里,他和一群建筑工人一起排队买了早餐。早餐虽然简单,却很有味道,热量更是充足,他吃下最后一块肉肠,感觉生龙活虎,有去建筑工地舒展筋骨的念头。不过,他没去工地,却开车去了一家大型购物中心。

他十点钟进去,两个小时后满载而归。总共消费三万美元,尽管慷慨的卡特先生付账,他还是有些内疚。

他撕掉标签,把多数衣服放进行李箱和背包里,放不下的衣物装进黑色的大垃圾袋,厚重的垃圾袋是大学生搬家经常用的工具。

他租了两所住处,一个在山谷里的富人区,一个在东城。富人区很安静,将是他定居的主要地点。东城各色人种混居,包括很多华裔,住在那里的好处是不引人注意,算是备选。

他在一家理发店停下,付了20美元理发和修面。理发椅上的短暂休息让他精神抖擞,他一路开到山谷里的弯图拉大道,很远看到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房子前。

他一阵紧张,是迪克的人在等他,还是其他人找上门?他放慢车速,下意识地扫视周围。

一名白人男子从房子里走出来,拎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他把行李箱塞进越野车,砰地关上后门,看也没看唐家傲,就坐进驾驶室。

唐家傲松了口气,在越野车后面停下。他的房东海伦出现在门口,她年轻漂亮,是伯克利大学历史系的博士生。

“嗨,TT,我还以为走前看不到你呢!”

“早,海伦。我今天把东西搬进来。”

“我们提前一天去度假,我在餐桌上给你留了纸条,有紧急联系联系电话和修理工的电话号码。冰箱里的食物你尽管享用,我还留下一些昨天烘烤的饼干。”

“谢谢你的慷慨,我会尝尝你的饼干。”他知道海伦的用意,“你放心,多数时候我在外面吃,很少用厨房,最多做点早餐,炒个鸡蛋什么的,我会打扫干净。你享受假期就是!”

海伦略显尴尬,笑着掩饰说,“好的,祝你申请学校顺利。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能帮你,尽管告诉我。”

“谢谢你,有问题我一定问你!”租房子时,他介绍自己是个准备申请加州大学研究生学位的香港人。

“再见!”

“祝你在洛杉矶玩的开心!”

唐家傲看着越野车消失在路口拐角处。他仰头对着隔壁邻居挥挥手,一直在窗前观望的老太太没有反应,消失在窗帘后。海伦说老太太年近九十,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每天守候在窗前,左邻右舍有什么活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他不介意打招呼,海伦已经告诉她他将住在这里六个星期,有人关注街上动静是件好事。

唐家傲在车库里停车。尼桑有合法的车牌和文件,但时间多长,修理厂的老板非常含糊,他不想停在路边被警察贴上罚单。还有,尼桑车外表有些破旧,和周围优雅精致的环境不协调。

这座楼房共有三层,海伦的父母住在一层,她和妹妹住在二楼。海伦的父母在非洲做教授,妹妹则留学英国,海伦要去北卡度假一个月,希望找人照看房子,以优惠价格出租阁楼。阁楼没有厨房,海伦同意他使用一楼的厨房,但要求他保持清洁,所以才有门前的对话。

唐家傲很快把车里的物品搬上阁楼,放好衣物,整理好床铺,清理垃圾,屋子变得井井有序。他洗澡后换上一件白色牛津棉衬衫和一条法兰绒休闲裤,望着镜子里全新的形象,他忍不住欣赏一会儿,可能更接近五分钟。

他需要寻找商丽人,在路上他已经考虑过要做什么。商丽人留下过一个电话号码,到美国的当天晚上他用过这个号码,与迪克那伙人通话,很愚蠢地留下酒店的电话。他用手机拨打号码,倘若对方有来电显示,他也不担心对方能追踪,因为这部预付费手机所剩余额不多,用完就会被扔掉。

电话中传来电话公司的自动语音,“你拨打的号码不在使用中。” 迪克他们取消了号码。

他拨打当地电话公司查号台,查询这个号码的地址。接线员说这个号码是付费的私人号码,用户要求不公开相关信息。他软磨硬泡,也无济于事,接线员客气地拒绝。
他打开苹果笔记本,连接房内的无线网络。他找到常用的网络工具-网络白页,输入电话号码,页面显示没有地址记录。他又用了几种方式来查看,得到唯一的信息是号码属于美国第三大电话公司。美国法律保护个人隐私,除非警察拿着法官签发的搜查令,通讯公司不会告诉任何人客户的通讯记录。当然,如果他认识某个神通广大的黑客,入侵电话公司数据库,那就手到擒来,可惜他没有黑客朋友。

他登录谷歌电子邮箱账户,只有些垃圾邮件,私家侦探尚未有任何消息。除了一个停用的电话号码,他没有任何商丽人或者迪克的信息。怎么找到他们?

他想了很久,终于记起下机发生的事情。他拨打洛杉矶机场的电话,几次转接后,终于找到要找的人。

“你好,行李丢失部门,我是辛迪。”一个女人在电话里说。

“你好,辛迪,三天前我从国外来洛杉矶,丢失一个行李箱,我想知道你们是否找到?”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航班号和机票号码。”

“我叫商丽人,航班号是CHL152,机票位置为22A。”唐家傲冒用商丽人的名字,外国人一般很难从中国人的名字上判断出男女,辛迪也不太可能注意电脑资料上的性别。

“稍等,先生,让我查看系统。”

“好的。”

“先生,我们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找到你的行李,要明天才能回到洛杉矶。”

“发生了什么?我来洛杉矶,行李怎么被送到德国?”唐家傲揣摩着辛迪的声音,她听起来很疲倦,毫无热情。这不太好,他需要同她建立某种个人关系。

“很抱歉,先生,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估计是行李员卸货时装错箱子,你的箱子上了去德国的航班。以后我们将努力改进服务,避免类似事情发生。”她肯定每天说很多遍类似的话,驾轻就熟。

“辛迪,你能帮我个忙?”

“请说。”辛迪充满戒备。

“请不要让我支付我的行李往返德国的机票!”

“哈哈,先生,当然可以,西北航空免费赠送你行李箱欧洲旅行的机票,可惜你无法享受这个待遇!”

“太不公平了,我正想去欧洲。”

“我同意。先生,如果我能做决定,肯定给你一张免费机票,但公司有制度,我只是做事的人,做上面吩咐的事情。”

“我理解每个人都会犯错误,只是希望下次你们犯错误能送我去法兰克福转一圈,伦敦也可以!”唐家傲听着辛迪大笑,继续说,“我不要赔偿,就是想尽快拿到行李箱,箱子里有些我急需用的东西。明晚我能收到吗?”

“可能,电脑显示德国汉堡的航班明天中午到达,我们会尽快送上门。”

“好的,谢谢你,你帮了我大忙,辛迪!”

“不客气,先生,谢谢你的谅解。”

“哦,对了,还有件事,麻烦你再确定一下你们系统里的地址,我不希望再出什么差错。”

“地址是克拉克大道512号205B,对吗?”

“是的,就是这个地址,非常感谢。辛迪,祝你开心!”

“谢谢你,先生!”

唐家傲在谷歌地图输入地址,查看往返路线。一个小时后他出现在克拉克大道上,他在阴影下停车,正好可以看到512号。这是一栋红色砖瓦构造的公寓楼,门厅有两层玻璃门,没有门卫。

克拉克大道宽敞干净,两边建筑多是五六层的公寓楼,人行道上绿树成荫。

他走到门口,按下205B房间的电铃,铃声响了五六次,无人回答。

“嗨,你在找205B?”一个女孩的声音背后响起。

他回头见一个捧着洗衣篮的短发黑人女孩站在他身后。她穿着吊带裙和短裤,露出如绸缎的光滑肌肤,亮晶晶的大眼睛专注地望着他。

“呃,是的,我们是朋友,我路过洛杉矶,顺便看看她。”

“哦,你的朋友搬家,昨天上午搬家公司来过。”

“你知道雪莉的新地址?”

“不,你弄错了,住在这里的女孩子叫莉莉。”

唐家傲微微一怔,商丽人这娘们到底有多少名字?

黑人女孩见唐家傲表情,用钥匙开门后,扭头微笑说,“嗨,祝你好运,希望你能找到她!”

“等一下。”

女孩停住脚步,从半掩的门口探寻地看过来。

“小姐,你有时间吗,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他见她的笑容消失,忙解释说,“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这个城市我不谁都不认识,雪莉又搬走。如果你不方便,我就。。。”

“你邀请每个遇到的女孩喝咖啡?”

“呃,不,”他拖长声音说,“通常都是女孩子请我。遇到你,我可以破例。”

她打量他一会儿,开口说,“这条街上没有好咖啡。”

“那我请你去吃点意大利食物吧,街角那家意大利餐厅香味诱人。”

“意大利食物好像有点过分吧,我需要控制体重。”

“哪儿的话?你看上去很需要点食物,尤其捧着一吨重的衣柜!”

女孩哈哈一笑,“我叫迈瑞莲,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家傲,你可以叫我TT。迈瑞莲,很高兴认识你,可否赏光去餐厅坐坐?我们闻闻香味也好!”

“我们去旁边的咖啡厅吧,那家的三明治很有名。”

“没问题。”

“你等我五分钟,我把衣服送回去就下来。”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街道拐角处的咖啡厅,迈瑞莲点了一个甜甜圈和一杯巧克力,唐家傲要了一杯咖啡和一个熏肉三明治。

“TT,你从哪里来?”

“中国,我三天前到的洛杉矶,有事去了拉斯维加斯,昨天才回来。”唐家傲决定实话实说,他知道美国人看似轻信,实则很懂得评判话语中的诚意。他不善于谎言,不如直来直去。

“很多中国人来洛杉矶买房子,都是拿着现金。”

“那是有钱人,我没钱,我只是来美国旅游,顺便看看朋友。”唐家傲耸耸肩,“再说,日本人曾经也很有钱,来美国买过很多房产,最后又低价卖回给美国人。”

“你不看好中国经济?”

“我是数学老师,不懂得经济。”

“你的英语很好啊。”

“我在美国上过学。你是学生还是。。。?”

“我是联邦政府的小职员,晚上读法学院。”

“真的?你看上去像是高中尚未毕业!”

“TT,你可太会夸张!”

“一点点而已。”唐家傲笑着回答,“你在这里住了多久?”

“五年了,我大学时候就搬进来。”

“205B一直是莉莉住吗?”

“不,以前住着一对白人夫妇,他们有了孩子就搬到郊区。莉莉一年前搬进来,我很少看到她,她说她经常出差。你不是真的来找朋友的,对吧?”

唐家傲抬头迎视迈瑞莲的目光,微微点头。

“你像个玩捉迷藏的孩子,在窥探别人藏在什么地方。”

“如此明显吗?”唐家傲忍不住笑起来。

“是的,老师!”

“那么你还和我出来吃饭,不怕我是坏人?”

“你不是坏人。” 迈瑞莲对着一个身材粗壮的男服务员打招呼,后者露出雪白的牙齿冲着她微笑,目光飞快地掠过唐家傲。“再说,这是我的地盘,你该害怕我才对。”她接着说。

“我相信你,你不是坏人。”

“TT,你来做什么?这伙人不好惹,如果我是你,会远离他们!”

“你认识他们?”

“不需要认识,我的两个舅舅和三个表兄弟在监狱里,我熟悉他们的气息!”

唐家傲点点头,轻轻叹口气。

迈瑞莲拍拍他胳膊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说的对,他们是不好惹!”

“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

“迈瑞莲,我没法告诉你,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有选择,我会远离他们,可我已经卷进来。你放心,你告诉我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我们不认识。”

“OK,你想知道什么?”

“上次什么时间你见到莉莉?”

“大约两个月前,她住了一个星期。”

“你能描述一下她的外表?”

“她身高大约5英尺6英寸,身材丰满,齐肩长发,牙齿非常洁白整齐,像电视明星。她的眼睛很大,鼻子也比一般中国人坚挺。她属于那种很吸引男人眼光的女人,走到哪里男人都会注意到。我们楼的维修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每次见到她就两眼放光。”

唐家傲笑笑,确定迈瑞莲描述的莉莉就是商丽人,她有那种迷惑男人的魅力。

“你认识莉莉?”

“我真希望答案是否定的!”

“有些女人男人是不能碰的,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

“我没碰她。”

“但是你想,对吧?”

唐家傲咳嗽一声,见迈瑞莲眸子含笑,不自觉地脸红。“最近几天你没见过莉莉?”

“没有。”

“有没有可能她回来你没注意到?”

“不可能!她的房间在楼道最里面,进去一定要路过我的房间。我每天睡的很晚,法学院功课很重,我们楼层的人回来我都知道。”

“你和她说过话?”

“三五句吧,她见到我们只是笑笑,有意保持距离。唯一一次我们说话是半年前,她做菜时油烟弄响了警报器,我帮她关掉。我们聊了几句,她说自己做销售,经常出差。”

“你见过她和其他人在一起,或者其他人来找她?”

“只有一次,三个月前她和一个亚洲男人半夜回来,他一直呆到早晨才走。但我再没见过他。他穿着打扮像个办公室白领,可眼神很可怕!”

唐家傲暗想她是否在说迪克?“你说仅仅遇到一个,可刚才你说他们?”

“昨天搬家公司来之前,一个白人用钥匙进入莉莉的房间。他在屋子里没超过半个小时,拎着提包离开。他是个大块头,表情很轻松,像是警察在执行公务。他虽然笑呵呵,可你知道他很危险,不要惹火他!”

“他一个人来的?”

“不,有人开车在楼下等着他,我没看到司机,车是绿色越野车。”

“你白天不上班?”

“你忘了财政危机?我是联邦政府雇员,这星期国会只给我们两天薪水,其他时间我们只好呆在家里。”迈瑞莲笑笑,“对我来说正合适,我可以多读点书,法学院教授留下做不完的作业。”

“你还有多久法学院毕业?”

“一切顺利,两年吧。”

“然后你准备做什么?”

“有律师的文凭,我有更多机会,比如申请联邦政府的高级职位。”迈瑞莲吃完甜甜圈,起身说,“TT,谢谢你的食物!现在我得回家,明天还要上班。”

“我送你回去。”

路上迈瑞莲微微颦眉,唐家傲找不到话说,两人陷入一种奇怪的沉默。

“嗨,TT,去年夏天我在州政府检察官办公室实习,认识几个很棒的助理检察官,如果你有什么法律难题,没准他们能帮你!”迈瑞莲站在门口台阶上说。

“呃,谢谢你,让我考虑考虑。”

迈瑞莲深深地望了唐家傲一眼,“我住203B,下次路过这里你可以来找我。祝你好运!”

他望着迈瑞莲走上楼。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