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三章 3-2 勇气

唐家傲一早起床,跳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迅速穿好衣服,出门前再次检查房间,确定没落下任何东西。若是发现枪支弹药,即便印度人也会通知警察。

他拎着运动包上了越野车,在附近找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三份当地报纸、两个预付话费的廉价手机和一个二十美元的国际电话卡。他开车到下一个加油站,用墙角的公用电话启动电话卡,然后拨打上海的一个电话号码。

“喂?”

“嗨,你好,李莹莹,我是唐家傲。”他听出赵元盛妻子的声音。

“你好,唐家傲。我听说你去美国度假?”

“对,我是在美国,我有点事想问问赵元盛。”

“你稍等。”

他可以隐约听到李莹莹喊赵元盛的声音,不禁微笑。赵元盛应酬很多,但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一定在家陪老婆孩子,哪怕晚些时候再出去,也不能破坏家庭时间,所以被戏称“新好男人。”赵元盛是位律师,交游甚广,各行各业都有关系。他和赵元盛球场上相识,每个周末一起踢球,渐渐交情日深。

“喂?”赵元盛声音中有些疑问。他很敏感,在唐家傲开口前已经有所预感。

“我需要调查一个人,但可能会有麻烦,如果你不能做,我完全理解。”唐家傲知道赵元盛是调查商丽人最好的人选。

“你先告诉我怎么回事,如果没法帮你,我会说的。”

“我在来美国的航班上遇到一个女人,她叫商丽人,我们仅仅闲聊一阵。结果第二天有人找我,说她交给我什么芯片,那人说话语气似乎已经绑架她。现在我没有麻烦,但是我需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我要知道她是谁,她的家庭、职业、背景和其他能找到的信息。”

“绑架在美国是重罪,他们敢这么做,肯定是很危险的人物,你确定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我躲起来,他们找不到我。”

“你的意思是他们正在寻找你?”

“不必担心,我很安全,他们对我不构成威胁。问题是商丽人在他们手里,我要救她,必须要弄清楚怎么回事。你能帮我查查看,看她卷入什么麻烦?”

“我可以调查她,但是这么做是否明智,你考虑清楚了?你是个外国人,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想要从一群危险的罪犯手里救出人质,很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那可没人救你!”

“我熟悉美国,我在美国留学几年,知道这里怎么运作。”

“你仅仅是留学,可那些人土生土长,比你有更多的关系,熟悉当地政治圈子,更懂得怎么干坏事。为什么不报警?你可以信任美国警察或者联邦调查局,他们多数人很敬业,痛恨犯罪行为,尤其对于绑架案的恶性犯罪。他们将全力以赴地破案救人!”

“我报案,商丽人就死定了。”

“你认为救她是你的责任?”

“除了我,没人能救她。”

赵元盛沉默半晌,“为什么?”

“我喜欢她。”唐家傲叹口气说,“还有别的原因,我一时说不清楚,但这件事我一定要做。你不要劝我,我已经决定。”

“好,我不劝你,但你一个人,对付一群持枪罪犯,你准备怎么做?不会想把他们全干掉吧?”

“别扯了,我那么暴力吗?!”唐家傲笑笑说,“我还不知道怎么救人,但他们在明处,我在暗处,总有机会。我时间不多,需要准确的答案。如果你能帮我,这几天我就需要知道商丽人的情况。”

“我会找人问问,看看能发现什么,但不能保证。你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证号码?”

“不知道,但是你可以从东方航空公司找到她的信息。她告诉我的名字是商丽人,商品的商,美丽的丽,人间的人。她还有个英文名字雪莉。东航航班号码CHL152,她的座位是22A,航班日期2013年7月11日,上海至洛杉矶。”

“稍等,让我记下来。商丽人,雪莉,东航CHL152,座位22A,时间是7月11日。”

“正确。”

“你刚才提到芯片?”

“好像是她从国内秘密携带某种芯片去美国,那群人在找这块芯片。我想,如果能了解商丽人的情况,可能知道芯片是怎么回事。”

“唐家傲,我会帮你调查这个女人,但是整个事情听着不对劲,绑架、盗窃、黑帮、黑吃黑,你应该仔细考虑是否卷进去!”

“我听到了。”

“你小子一意孤行,不撞南墙不回头!”赵元盛显然还想劝说他,可知道他的性格,颇为无奈。“你在美国有电话号码?如果我找你,怎么联系?”

“我现在还没有固定号码,还是我联系你,明天这个时候我打电话给你。”

“你小心点,如果感觉不妙,立刻离开,保重自己最重要!”

“我知道了!”

赵元盛清楚唐家傲没有说出全部内情,还决定帮助他,让他有些内疚。事实上他渴望说出来,可有时候分享秘密不是信任而是推卸责任。既然他决定这么做,就必须独自承担压力,他不能牵扯朋友。

唐家傲不再多想,开车进城。过了早晨高峰期,高速公路交通稍微缓解,他用了半个小时来到火车站停车场。把格洛克手枪和弹夹塞在座椅下,背着阿迪达斯运动包走进火车站。在售票窗口前转悠一会儿,确认没人注意,他找了个显眼位置的自动付费储物柜,扔进四个硬币,打开柜门,放进运动包。洛杉矶的火车站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放,有通往美国和墨西哥的火车、汽车,武器藏在这里,方便提取,也方便逃跑。

他在附近找了家提供无线上网的餐厅。还没到中午饭点,食客稀少。他找个墙角位置坐下,要了一大份美式早餐,狼吞虎咽地吃完,又点了一大杯咖啡,开始阅读报纸。三份报纸没有刊登任何六人枪杀死亡的消息,也没有拉斯维加斯绑架游客的新闻。

他拿出卡特的笔记本电脑,通过无线网络进入CNN网站。他随意浏览着标题,没有任何阅读的兴趣。奥巴马政府依然和国会在财政僵持,伊朗核危机继续升温,中国政府在警告日本不要在钓鱼岛玩火,伊拉克人还在忙着自相残杀。他渴望回到从前的生活。

他耐心查看加州当地新闻,洛杉矶警方和报纸并未获悉昨晚有五个人死于非命。拉斯维加斯的新闻没有任何绑架报道,显然酒店和警方并不知晓他的失踪。他叹口气,不管一个人多么想出世,被世界遗忘还是有伤自尊心。

他登录谷歌的电子邮箱,当年留学美国时注册这个邮箱,回大陆后很少使用。他查看半天,终于找到杰克的邮件和电话号码。杰克曾是纽约警察,退休后做起私家侦探,喜欢枪械,两人在靶场认识,算是朋友。

唐家傲拆开廉价手机包装,看看周围,寥寥无几的食客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人关注他。他拨打杰克的号码。

“请说话。”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嘶哑声音。

“你好,我找杰克。”

“他不在,你有什么事?”男人说话语气有点像杰克的风格,直截了当。

“呃,我是他的朋友,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

“唐家傲,他们都叫我TT。”

“没听说过,他没提过你。”

“六年前,我在黑熊靶场工作,他经常去打靶,我们认识,他说他是私家侦探,如果我有需要,可以找他。”

“杰克已经不在了,两年前心脏病发作。”

“上帝啊,他看上去可挺年轻的,好像不到五十岁吧。”

“四十九岁,有点年轻,可他时间到了,只好卷铺盖走人。没什么好遗憾的,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一天。”

“抱歉,我没听到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不关你的事。你还有别的问题?”

唐家傲迟疑一下说,“你是私家侦探?”

“嗨,聪明的小伙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能帮助我吗?”

男子没有立刻回答,似乎点燃根香烟抽了一口说,“那要看帮什么。”

“我需要调查四个人和一个房子地址,我要知道这些人的警察记录,那个房子的屋主名字和身份。”

“两百五十美元一个名字,赠送地址,不收钱。”

“可以,告诉我你的传真号码,我会传真他们的驾照。你接受什么付款方式?”

“最好现金,也可以用Paypal,付款帐号rockymountain@gmail.com。传真号码6177839221,最迟48小时会有结果,你的联系方式?”

“不用,传真上会有我的电子邮箱,你的调查结果扫描后,传到邮箱里。需要联系,我会再给你打电话。”

“小伙子,让我给你一点免费建议。下次你需要一个私家侦探,在洛杉矶当地寻找。找那些有办公室的,先看清楚州政府颁发的私家侦探执照,还要感觉一下他的人品。雇佣他前再问问他是否做过警察,否则你会上当受骗。这行里有不少骗子,只收钱不办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洛杉矶?”唐家傲不得不问。他以为这种廉价手机很难被锁定位置。

“因为我是干这一行的。”

“你不是骗子吧?”

“呵呵,有趣。我还有事,别忘了付钱。”

唐家傲愣了好一阵子,不知道该如何解读刚才通话的人。杰克去靶场向来独来独往,也从未提过他有同伴。但既然私人侦探公司的电话继续使用,说明这个人接手杰克的生意,能够继续经营两年,想必是个不错的私家侦探。

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先用卡特的数码相机给四个驾照正反面拍照,然后把照片存入电脑,网上传真过去。接着他上网进入payapl账户,转账1000美元,应该立刻到账。

接下来做什么?虽然昨晚想了很多,可每走一步仍然让他战战兢兢。他需要先把自己安顿下来,他还有从卡特那里拿来的一万两千美元现金,足够租个短期公寓。他在国内银行有些存款,有需要可以转账。那几张信用卡也能买些东西,暂时他不缺钱。他记得有个逃犯曾说,“只要身上有钱,你可以永远藏起来。”他希望此言不虚。

他走回火车站停车场,装作忘记停车位置,来回走了两圈,确认没有警察或者其他人在监视他的越野车。他上车后先检查座位下的手枪,他把手枪别在腰间。尽管心知那是种虚假的安全感,他还是喜欢身上有枪的感觉。

他开向城郊墨西哥人的区域。他找了一会儿,在一家外观有些破烂却很忙碌的修车厂门口停车。

“你好,先生!”一个墨西哥工人迎上来。

“谁是你们老板?我要找他。”

墨西哥人有些困惑,先看看福特越野车,再用审视目光打量唐家傲,最后耸耸肩,指向工厂后面说,“往里走,那个最胖的就是。”

他走进声音嘈杂的修理厂,看到一个体型如鲸鱼般的墨西哥人正在呵斥两个工人。

“鲸鱼”一眼看到他,脸上已经换上笑容迎上来,“你好,先生。”

“你好,你是老板?”

“我负责管理,你有什么事?”“鲸鱼”的目光变得怀疑。

“我要卖一辆车,12年福特越野车,价格很便宜,就停在门口。”唐家傲用地道的西班牙语回答。他在美国学过一点西班牙语,精通则是后来交往西班牙女友的结果。那女孩一着急就满口西班牙语,唯有如此才能表达奔放的情感,耳闻目睹下他也喜欢上西班牙语。两人用西班牙语吵架,简直像放鞭炮,噼里啪啦不停。

“你的西班牙语很好,从哪里学的?”

“我曾经有个西班牙女朋友。”

“啊,女人,多么甜蜜的东西!”“鲸鱼”脸上绽放出笑容,做个淫秽的手势,眼睛依然冰冷地盯着唐家傲,“你从哪里来?”

“纽约。”

“纽约,我去过,美国的屁眼,一个最恶心的地方!”“鲸鱼”点点头,“你遇到什么事?女人骗走你的钱,还是你赌输了,需要回家的路费?”

“你一定懂得占卜,我不说你就知道。”唐家傲直视他说,“你想不想买,痛快点。如果没兴趣,我找其他人。”

“放松,我的朋友,着什么急?”“鲸鱼”拍拍他的肩膀,尽管动作有些费劲。

“快点,我赶时间。”唐家傲装出气恼神情。他知道墨西哥人做事缓慢,他们不觉得生活里有什么需要着急的。

“好吧,我们看看你的车。”“鲸鱼”的步伐极为灵活,尤其考虑他的身材。他绕着越野车转了一圈,看了眼驾驶室,支起汽车引擎盖子看看,笑容可掬地说,“不错,这辆车很和我的口味。我给你五千美元,非常好的价格,没人会给你更多!”

“你开玩笑吧?这辆汽车配备齐全,至少价值6万美元!”

“别傻了,现在经济不景气,生意不好做,没人买得起这么贵的车。如果手续齐全,我可以多给点。不过,你若是有手续,也不会来找我。对吗,先生?”

“五千美元,加上一辆有合法手续的旧车。”唐家傲说。

“你疯了?你这是抢走我家人的晚餐钱,我孩子今晚要挨饿!”

“你让我很惭愧,怎么样都不能饿着孩子,我还是走吧。”

“先生,你很幸运,我恰巧有这么一辆汽车。”“鲸鱼”敏捷地抢过唐家傲手里的车钥匙,示意门口的墨西哥工人把车开走。

“鲸鱼”拉着唐家傲走到后面院子,给他看一辆破旧的黑色尼桑“无限”轿车,“这辆车就是看着不起眼,但是开起来非常棒!”

五分钟后,唐家傲驾车离开修理厂,口袋里装着五千美元现金。习惯了越野车的豪华空间,尼桑车简直是蜗居,他像是趴在老鼠洞里。聊以自慰的是汽车性能还过得去。

他开进一处加油站,加满油箱,在休息区停车。他坐在车里,拨打租房电话。他从网上和报纸上找了些租房信息,暑期租房市场很活跃,很多外地学生回家,有很多房子和公寓短期出租。第五个电话时,他找到一个价格合适的房间,对方同意下午看房,说现在有空余房间,可以立刻入住。他总共和三个人约定,三个地点各不相同。

下午他看了三处房屋,用卡特的名义签下其中两间。若不是为了节省开支,他还会签下第三间房子,那里距离著名的好莱坞大道只有五分钟车程。一名中情局的特工,在回忆录里说搞间谍活动,首先确保有不同的落脚点,一旦有事可以立刻转移。间谍活动和他现在做的差不多,跟着前辈做想必不会错。

忙碌一天,他疲倦不堪。但在高速公路上,他一时冲动去看昨天逃走的房子。当距离越来越近时,他的心跳加速,手心出汗。他把子弹上膛的手枪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用报纸盖住。

经过房子时,他没敢停车,只是略微放慢速度,看似随意瞥了一眼。院子大门敞开,一辆装修公司的货车停在屋前,几个穿着灰色连体工作服的工人正在搬运些垃圾。他没看到其他车辆,更看不到房屋内的动静。

他没敢在远处停车,他害怕迪克的人或者袭击者在监视房屋。他也没敢再兜回去,一辆旧尼桑反复出现在富人社区有些碍眼,很容易被人记住。

回到旅馆房间,他还陷入震惊中。他驾车离开后的一段时间,迪克带人回来,清理了现场,运走了尸体,又雇佣装修公司来彻底抹去证据,一切都公然进行,丝毫不担心被揭露,这伙人是职业犯罪团伙,他一个数学老师想和他们作对是不是疯了?

一阵恐惧袭来,他的呼吸加速,汗水从胸口滚下。

“勇气,兄弟,勇气!”他暗念道。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