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三章 3-1 报警

当起床的电话铃声响起时,迪克感觉仅仅过了三分钟,而不是三小时。黑暗里,他挂断电话坐在床边,心脏剧烈地跳动,似乎重回儿时的贫民窟,陷入令人瘫痪的恐惧。

他好像生活在一片臭气熏天的沼泽地,随时可能陷入泥潭,周围布满窥探的野兽,等候捕食他的机会。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下心跳皆可能导致攻击。他没有任何的依靠、保护和庇护,只能设法生存。

他强迫自己拉开窗帘,艳阳高照,阳光如同潮水般涌入,照亮屋内每一寸角落。他闭着眼睛,感受着温暖,渐渐从恐惧中恢复。

他拿起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和留言,但都可以等待。他打电话订了一壶浓咖啡,顺便洗个热水澡,放松酸痛的肌肉。

滚烫的咖啡下肚,迪克打开电视机,调高音量,如果有人窃听房间或者站在门口偷听,不会有所收获。他拿起酒店的电话,拨打安娜的手机号码。考虑到联邦政府可能的卷入,他担心手机遭到窃听。

“你找到福特越野车的位置?”马克的福特车装有GPS定位装置,每十分钟发出一个信号,传到保险公司,这样可以很容易地找回失窃的汽车。

“我没有PIN号码,没法和保险公司联系。”

“为什么没有,公司所有车辆不是都要在你那里备案?”

“半年前买这辆车,他没给我PIN,他说你同意这辆车不必备案。当时我还问过你,你说会找他谈。今天上午我打他,他手机关机。”安娜还不知道马克的死。

“好,你不要管了,这事我处理。其他人的车辆是否备案?”迪克指约翰、布兰德、迪亚戈和他的车辆,因为所有车辆登记在公司名下。

“你们都有,你还需要我查谁的车?”

“不需要,我就是随口问问。你有多长时间没度假了?”

“有两年,公司事情这么多,我家里孩子又小,没法走开。”

“你不是有个姨妈在夏威夷?你带孩子去看看她,我给你十天带薪假期。”安娜没有姨妈,唯一的姐姐在缅因州。

“那办公室怎么办?”安娜听出迪克的意思,明白不能在电话上谈论。

“不用担心,等你回来再处理。你现在就回家吧,办公室门上贴张纸,说因为家庭原因,事务所暂时关闭两个星期,客户有事可以电话留言。你每天检查邮件,我的旧手机不再使用,我会给你新的手机号码。”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做。”

“假期愉快!”

“嗨,你小心,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

迪克望着墙壁上挂着的印象派油画的复制品,看了好一阵子,想看出来画家到底试图表现什么? 画家是一群疯子,正常人永远不要试图理解他们,他总结说。

给安娜放假纯粹是防御性措施。小心使得万年船,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没必要让安娜限于危险境地。侦探事务所不需要太多送上门的生意,暂时他没有人手接这种活儿。

半年前马克说想要一辆大马力的越野车,他没多想就同意。侦探事务所提供每名侦探一辆汽车,算是福利之一,没必要对马克小气。马克买下汽车说需要一些改装,然后再安装保险公司的全球定位装置,他也同意,没想到马克会在这上面做手脚。

迪克已经清楚马克做手脚的原因,越野车是他廉价买下的赃物。如果他提供正确的PIN号码,保险公司将立刻知道这是失窃的车辆,会通知警察。马克肯定让人做了套牌和假的车主证件,想想他们用这辆车做过不少见光死的事情,包括去拉斯维加斯绑架唐家傲,如果因为简单的交通违章警察拦下他们,会立刻发现问题。因为一辆偷来的汽车,警察破获一起绑架案,还能有更愚蠢的事情?

“该死的黑鬼!”迪克额头的青筋在跳动。当初他给马克五万美元买车,这是正规车行的价格,可赃物不需要一万美元,马克吞下四万美元的差价。

马克年薪十万美元,加上各种福利,收入比得上很多博士、医生和律师,而那些职业可要十五年的寒窗苦读。马克贫民窟长大,靠篮球奖学金上大学,毕业后没能进入职业篮球队。他参加美国陆军空降兵,退役后遇到迪克,迪克喜欢他的机灵和凶悍,同意招募他,没想到他用这种方式来回报迪克。

“你能把一个人带出贫民窟,却无法拿走他心里的贫民窟!”迪克想到这句话就忍不住微笑,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人类不需要谈什么自我努力、纪律、勤劳工作。

迪克理解马克,可能比马克本人更理解。外人看来是自毁,可马克成长在一个朝不保夕的环境里,生命随时可能结束,所以不能等待。这种行为模式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DNA里,他看到机会就要利用,哪怕引起麻烦,以后的麻烦以后处理。

迪克突然明白商丽人吸引他的原因。她有淑女的外表、谈吐和气质,但骨子里还是那个生活在中国贫民窟的小女孩,没有安全感,不相信任何人,也不愿意依附任何人。她始终在追寻机会 – 发财的机会,自由生活的机会、重新开始的机会。她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身体里却流淌着美国人的鲜血。

迪克叹口气,喝掉杯子里的咖啡。好的侦探有种本能的嗅觉,能在某些事情发生之前有所感应。美国政府的调查、突然出现的袭击者、黄先生的暧昧态度,都让他不安,他怀疑这些事情之间有内在的联系。黄先生不是袭击者的幕后头脑,可显然隐瞒些内情,又恰好离开美国,显然隔岸观火。如果迪克能挣扎上岸,他会第一个跑来恭喜。如果迪克无法解开局面,他甚至可能背后捅一刀。

他需要处理安全屋,这件事不能拖延。他从手机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用酒店电话打过去。

“你好,白又白清洁公司。”

“我找张小龙。”

“请问你是谁?”

“迪克。”

对方握住话筒,显然在询问张小龙是否愿意接听电话。

“迪克,我的朋友,好久没听到你消息,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一起喝酒?”张小龙说。

“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没问题,只要我能做的,你知道我欠你的情!”

“我有个房子要出售,房子里面不是很干净,有些痕迹。我需要你派可靠的人去打扫干净,把地毯拆掉,地板重新打蜡,粉刷墙壁,总之使房子一尘不染,不会让人产生联想。”迪克帮过王小龙的忙。加州离婚法律对女方有利,王小龙怀疑老婆和他人有染,但没有证据。迪克跟踪那女人五天,拍下约会照片,替他省下一大笔财产。

“你给我地址。我今天会亲自带人去处理,保证焕然一新!”

“哈里森大街55号,后门垫子下有钥匙。做完后,给我帐单,我会让人付钱。”

“好,我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

“非常感谢,现在我欠你的人情!”迪克信任王小龙,王小龙的员工多是墨西哥非法移民,躲避美国警察,不会出去乱说话。等打扫干净安全屋,他会高价挂牌出售,留下记录,然后放火烧掉。房屋有保险,保险公司将给予赔偿。那栋房屋的产权属于一个在墨西哥注册的公司,一家会计事务所负责处理财务问题,任何官方调查牵扯不上他。

接着,迪克拨打丹尼尔王的号码。丹尼尔是名电脑怪才。

“嗨,哥们,很高兴你能想起我!”达尼尔的声音总是充满阳光,似乎没体验过人生的悲痛。

“抱歉,这两天有点忙。那个苹果笔记本有什么结果?”迪克把唐家傲的笔记本和手机送到丹尼尔的工作室。

“一切正常,没有藏着你要的硬盘或者芯片。这种活儿,压根不需要我动手,你随便在大街上找个人都会做。”

“手机呢?”

“正常,机壳从未打开过,还是工厂的印记。”

“你看过电脑内的存档,发现什么个人信息?”

“笔记本主人是个怪胎,非常干净,几乎没有什么个人信息,也没看他去什么色情网站、赌博网站的记录。。。”

“那他用笔记本做什么?”

“他最常用的程序是Matlab,C+编程语言,上网浏览和电子书。”

“有没有关于雪莉的任何相关信息,比如电子邮件、文章或者聊天记录。”

“没有,我用专门的软件全部搜索过,这台电脑没有同你说的那个女人联系过!”

“你确定?”

“奥巴马是黑人吗?”

“好,谢谢你,我们再联系!”迪克知道不能接茬。

“老兄,别太投入工作,你听着像是需要假期,或者一个女人!”丹尼尔总会有些惊人之语。

迪克已经挂断电话,可能没听到最后一句,他还有好几个电话。

“纽约警察局技术部。”斯科拉的声音听上去依然干瘪机械。

“我找317-540-2929,1611房间的邓利维先生。”

“你打错电话了。”

迪克放下电话。拉斯科是纽约州政府警察局技术部门的主管,能接触到全美国的犯罪记录。按理说,纽约州警察局的数据库仅限于纽约居民,但911后,纽约警察权力无限扩展,事实上和联邦调查局分享全美国的数据。迪克做侦探时和拉斯科相识,关系一直保持到今天,迪克需要调查任何人背景,只需要给出指纹、姓名、社安卡号码、或者家庭住址,他就能提供所有相关信息。迪克每年圣诞节送上三万美元的顾问费,每次调查再支付一两千美元。

两分钟后,酒店电话响起。

“你好,美国加州伟哥服务热线,请问今天你要多少?”迪克说。

“嗨,我在上班,如果人家看到我鬼鬼祟祟地躲在墙角打电话,会好奇的!”

“放松,我的朋友,他们看到也会以为你在搞婚外恋。”

“你要什么?”

“明天上午你会收到UPS的信件,里面有四个人的指纹。我需要第一时间知道他们的身份!”

“你说四个人?他妈的,我手头活儿一大堆,谋杀案的指纹都要等上24小时,最快我也要两天时间。”

“明天下午告诉我结果!”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多忙!”

“五千美元,明天下午告诉我!”迪克听着斯科拉在线路那边哼哼唧唧,心知他已经答应。“对了,还有件事,你要给我查查一个人的案底,社安号码是045-72-2359。”

迪克下楼退了房间,走进拐角一家UPS门店,把四个袭击者的指纹记录装进一个快递信封,填写拉斯科的纽约地址,支付35.99美元,要求第二天上午送货上门。他想联系约翰和布兰德,但估计两人还在船上,处理尸体需要些时间。

一辆警车缓缓驶过,副驾驶位置上的警察望着迪克这边的街道。

迪克强迫自己保持静止,警察如同猎狗,对突然的动作非常敏感,那些见警察就躲避的人会遭到追逐,他可不想被警察盯上。

等警车开远,他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他走出两条街,在一个热闹街角的公用电话拨打911。

“911,请问你有什么紧急情况?”

“昨天我看到有人绑架一个女人,他把她拽进一辆汽车,她一直在挣扎喊叫。”迪克有意拉远话筒说,放进更多背景噪音。911电话会被录音,并且保存一段时间,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让声音对比越来越容易,他不想留下任何记录。

“先生,你在什么位置看到的绑架?”

“安德森大街和威尔逊大街街口的仓库附近。”

“你看到车牌号码吗?”

“呃,好象是U3762,黑色福特探路者越野车。”迪克给出马克假车牌号码。

“你能描述绑架者的样子?”

“白人,短头发,大块头,黑色衣服。”

“你能描述被绑架的女人吗?”

“白人女孩,可能二十多岁,金色长发。其他没看清楚。”

“昨天什么时间发生的?”

“下午五点左右。”

“为什么你没有立即报警?”

“我害怕,我不想惹麻烦。”

“先生,所有911电话都是保密的,没人知道电话内容和来电者身份!”

“说的对,女士,就像真有圣诞老人一样!”

“先生,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呃,不能。女士,听着,赶紧找那辆福特探路者越野车,我担心那女孩会出事!”

迪克挂断电话,快速融入人群中。倘若发生百万分之一的概率,警察要调查挂电话的匿名者,附近几个监视录像不会有任何帮助,因为他始终没有正视摄像头。

接下来二十四小时,洛杉矶警察和加州高速公路的巡警都会收到消息,寻找马克那辆福特越野车。运气好,他们可能找到一群武装分子和一个男人质。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