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二章 2-3 霰弹枪

突然间,“嘀嘀”的低沉警报声响起。唐家傲不明所以,黑人皱眉望着卡特。

卡特叹口气,“没事,可能是野猫之类的动物触动后院的感应器,我去看看。”他快步走出房间。

黑人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拔出点45手枪,冲着唐家傲说,“如果你发出一点声音,你第一个死翘翘!”

唐家傲望着神情严肃的黑人,小心地转移视线。他心里暗想,是警察来了?可美国警察做事一板一眼,绝对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闯进民宅。难道他们还有别的敌人?

警报声音嘎然停止,房屋内陷入一片异样的沉寂。

黑人大口吞下最后一块冰淇淋,走到门口,身体贴着墙壁,聆听走廊动静。他左手拉开枪栓,子弹上膛。

唐家傲注视着黑人的举动,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如果黑帮火并,他怎么办?

“没事,虚假警报。我查看过后院,没人,一切正常。”走廊传来卡特的声音。

“他妈的,我差点被吓出心脏病!”黑人靠在墙上,长出口气说,“你要告诉迪克安装一套能正常工作的警报系统!”

“放松点,这里很安全,谁敢来找我们麻烦?”卡特站在门口说,手枪插在腰间。

就在这时,房子里响起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你听到了吗?”卡特望着黑人说。

“是房顶传来的?”黑人说。

卡特摇摇头,正要说什么,突然神色大变,他喊道,“马克。。。”

卡特的话音被一声雷鸣般的枪声打断,他像是被飓风突然卷走,突然从门口消失。紧接着传来桌椅翻倒,杯盘碎裂声。

黑人表情狰狞,双手握枪,紧紧地贴着墙壁。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黑人猛然探出身体,开枪射击。

“砰,”又是一声巨响,黑人踉跄着退回房间。他摇晃欲坠,左侧身体被鲜血覆盖。他的右手抓着手枪,胳膊却搭拉着。

一个手握霰弹枪的高个白人出现在门口,他相貌粗旷,一头金色短发,穿着黑色风衣,脚上踏着高脚皮靴。

黑人想举起手枪,却抬不起胳膊。他右肩下沉,拼命想控制身体,却像个钟摆晃来晃去。

“嗨,黑鬼!”白人笑着举起霰弹枪对准黑人。唐家傲看到火光一闪,耳边轰地一声巨响,屋内充满刺鼻的硝烟,黑人仰面朝天地倒在地毯上,身体多了很多细小的洞孔,黑色的鲜血汩汩涌出。手枪掉在地上。

唐家傲看向门口,正好遇上白人的目光。白人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目光扫过捆绑他的绳子,仅仅略微停留。他的霰弹枪对准了唐家傲,手指搭在扳机上。

唐家傲知道对方要开枪,他想解释,想叫喊,想哀求,可他无法发声,他的嘴像是被堵住。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黑人的手枪,那是一只银色枪柄的点45大口径手枪,距离他五米远,他只需要两秒钟就能赶过去拾起来。可两秒钟无异于一光年,白人可以射出霰弹枪内所有的子弹。

白人显然明白他的想法,脸上露出有趣的表情,用嘲弄的目光望着他,似乎在怂恿他尝试。

走廊里有人说话,白人扭头大声回答。这次唐家傲听清楚,他说的不是英语,像是某种欧洲语言。

又有两名高大白人露面,他们服装和装备相同,其中一人显然是头目,大声问着什么。最先出现的白人耸耸肩。

头目看向唐家傲,看了眼他身上的绳索,视线落在他脸上,似乎在辨认。盯了会儿,他摇摇头,说句什么,转身离开,另一个白人快步跟上他。楼梯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他们走上楼去。

“他们在找人,我不是他们要找的。”唐家傲明白过来。

第一个白人走进屋子两步,小心避过地摊上的血迹。他四下张望,没发现任何感兴趣的东西,他有些失望地看向唐家傲,似乎要没找到东西是唐家傲的过错。他平端霰弹枪,枪口对准唐家傲的胸部。

唐家傲的喉咙发紧,不停地吞咽口水。他知道最后时刻到来,这伙人绝对不会留下他一个活口。当你杀了两个人,再杀一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走廊传来声音,白人听到动静,退后一步扭头查看。他圆睁双目,似乎看到很惊讶的事情,紧接着一声枪响,他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退后几步,踉跄靠着墙壁坐下。

唐家傲不明所以,呆呆地看着白人。这个刚刚要杀死他的家伙转眼间濒临死亡,目光涣散,神情木然,张大的嘴巴发出沉重的呼吸声,胸口有一团迅速扩大的血迹。

楼上传来叫喊声,楼梯上响起嗵嗵的脚步声。

“他们要来杀你!”唐家傲一下子苏醒,猛然起身扑向黑人的手枪,那是他唯一的求生之道。可他坐得太久,大腿肌肉僵硬。他勉强站起来,扬起被绑着的双手,上身移动,下身却固执地停留在原地,以一种非常别扭的姿势摔出去。

楼梯上的脚步停止,有人怒喝,接着是霰弹枪射击的轰鸣声。

墙壁晃动,硝烟中一个白人站在门口。他第一眼看到濒死的同伴,表情有些惊愕。他很快注意到趴在地上的唐家傲,唐家傲被捆绑两手的拿着一把点45手枪,他蓝色瞳孔缩小,表情从惊愕变为不解,仿佛在说“你怎么拿到手枪?”

唐家傲不记得如何爬过去,如何握住手枪,如何瞄准。他只记得摔的很痛,右胳膊肘像是折断一样剧痛。当白人的霰弹枪枪口转向他时,他脑海里唯一念头是自己没有检查手枪保险是否打开。他连着扣动两下扳机,却不确定是否开枪,因为几乎在同时,霰弹枪发射,火光一闪,他本能地闭眼,一股强大气流从头顶吹过。等他睁开眼睛,屋内陷入一片黑暗,空气中有些东西在飘落。

他心跳剧烈,全身颤抖,耳鸣不止,眼睛因为硝烟的刺激不停地流泪。他无法擦眼睛,只能疯狂地眨眼。借助走廊的灯光,他模糊看到第二个白人一半身体趴在屋内,金色的短发被奔涌的鲜血染红,一堆粘稠状的红白在后脑鼓起。

第三个白人几乎无声无息地出现,可墙壁上的阴影提前暴露他的位置。唐家傲没给他开枪的机会,迅速射出两发子弹。他像石头一样仰面倒下,左眼炸裂,眼球挂在眼眶外面,黑红的液体慢慢地从伤口冒出来。

“刚才露面的三个白人全部死掉,还有其他人?”唐家傲趴在地上好一阵子,小心聆听。

硝烟慢慢散去,他听不到动静。他慢慢爬起来,走到马克身边找弹簧刀。马克已经千疮百孔,红色的粘稠物覆盖他黑色的皮肤。他从马克口袋里翻出弹簧刀和第二个弹夹,一些粘粘的东西粘在手上。他背靠墙壁坐下,双膝紧并,夹紧弹簧刀。他举枪对准门口,一边聆听走廊的动静,一边上下滑动割绳子。

绳索很牢固,几次锋利的刀刃碰到他的手腕,鲜血滴在地板上,他咬牙坚持。终于割断绳索,他收好弹簧刀,用干净的衣服绑好伤口,站在门口聆听动静。他有种预感,第四名袭击者藏在外面。

一支霰弹枪落在他脚下,他小心避开枪口。霰弹枪威力惊人,可他更喜欢手枪的精确,如同手术刀,握在技艺精湛的医生手中能做神奇的事情。虽然五年来第一次开枪,他很容易找回射击的奇妙感觉,枪口飞出的子弹会射中他瞄准的部位。

走廊里静阙无音,两个白人体内血量惊人,暗红的血液流出五六米远,在地板上聚成几堆油彩状。血肉模糊的卡特躺在稍远的位置,手中还握着手枪。他挨了第一枪,摔出很远,奄奄一息时开枪,打死了第一名袭击者。楼上的袭击者冲下来,冲他脑袋开了一枪,这次他没能幸存,脖子以上剩下的东西很难和脑袋联系在一起。

唐家傲听不到任何动静,可感觉房子里有人,多半就隐藏在走廊拐角。他希望赶紧离开这里,最好赶在迪克回来前,他从心里有点害怕迪克,即便有枪他也不想和迪克正面交锋。不过,袭击者应该比他更焦虑,时间拖的越长,邻居或者警察越可能出现。

“啪。”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唐家傲感觉不妙,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一个冒着白烟的圆筒突然从地上滚过来,他不需要看第二眼,已经明白不妙,不管是手榴弹、强光弹、瓦斯弹或者其他玩意,都不是他能承受的。他疾步冲进洗手间,跃进浴缸里。

“砰”,好像太阳爆炸,唐家傲眼前一黑,天旋地转。接下来几秒钟,他只有模糊的记忆。浴室像是被风暴袭击,到处是爆炸声,刺眼的白光让他成了瞎子。他躺在浴缸里,扬手对着记忆中门口的位置开枪,一口气打完弹夹内的子弹,至于子弹飞到哪里他毫无所知。

当一切平静下来,唐家傲犹豫着睁开眼睛,唯恐一把霰弹枪的枪口对准自己。

他没看到枪口,过了几秒钟,没感受到危险,全身却被灰尘、碎片覆盖。他换上弹夹,小心地探头张望,浴室已经彻底变形,马桶、洗脸盆和储藏柜被打成筛子,变成黑色。他藏身的浴缸被几十个小铅弹击中,幸好老式浴缸用生铁做成,材质坚硬,没被射穿。

唐家傲站在浴室门口,看向走廊,顿时吓了一跳,本能地举枪瞄准,因为第四名白人神情安详地坐在地板上,低着头,张开双眼,像是在思考什么。霰弹枪跨在胸前,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大号手枪。

唐家傲过了几秒钟才确信袭击者已经死亡,可他看不到任何伤口。他观察一会儿,才注意到暗红的鲜血仍从袭击者腿部汩汩流出,一颗子弹击中大腿股动脉,袭击者失血过多而死。

唐家傲不自觉地望着走廊里的四具尸体,他们的扭曲的姿势、诡异的样子,让他突然间无法忍受,一股强大的冲力从他腹腔中升起,胃里的食物像井喷一样涌上来,他只能张大嘴巴释放,释放这些粘稠物。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厅,什么袭击者、什么迪克全部忘在脑后,他唯一的念头是离开这座房子。

他推开前门,趴在门廊的栏杆上又吐了几口。湿润的夜风让他稍微清醒些,他站在台阶上,四下张望,前门的灯自动感应,灯光让他完全暴露,如果有人在外面守候,他会是最佳的靶子。

这座房子的院子巨大,树木和灌木丛三面包围,左侧有一座车库,车库门紧锁。

唐家傲走到院门口,看到最近的邻居房屋在街道斜对面一百米外,窗户没有光亮,另外两个邻居的房子在三四百米外,更不可能听到这里的动静。无疑这里属于社会中上等阶层人居住的地方,人们以车代步,没有公交车,很少出租车,路上的行人会引起警察的注意。

唐家傲开始能正常思考,他必须赶紧离开,迪克或者另一伙人可能随时回来,不管谁看到他都不会开心。他叹口气,他需要一辆汽车。车库门紧锁着,他用力提拉几次,卷帘门丝毫不动。他走回房子前门,前门竟然锁上。他只好走向后院,他担心还有袭击者隐藏着,手枪早已丢在洗手间,他抓起一根木棒。

房子后院有个干枯的游泳池,稍远的草坪上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个烤炉。后门敞开着,入侵者像是用重物撞开锁头,直接冲进去。

走回刑讯室,他视线避开墙壁上细小的肉块,忍着恶心,逼着自己赶紧动手。

他先找来一个购物袋,搜查六个死者的口袋,现金揣在身上,其他东西全部扔进购物袋里,他从马克身上找到一串钥匙链,上面有个小遥控器。他找到卡特侵染鲜血的钱包,拿出驾照、社安卡和两张信用卡,他留下被鲜血染黑的几张钞票。

他快速查看房子其他房间,二楼有三个卧室,一间卡特居住,另外两间空着。卡特的床头柜里有一万美元的现金和一本香港护照,他揣进怀中,找了一套干净衣服换上,从卫生间拿了紧急救助包,从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两盒子弹和一件防弹衣,箱子里还有匕首、电击枪、辣椒喷雾器、手铐等东西。他还顺手拿走床头的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数码相机,都是中国人,想必卡特不介意。

他在二楼储藏室的地毯下发现一个保险箱,可惜无法打开。他下楼收集武器,全放在一个蓝色阿迪达斯运动包里。

他用马克钥匙上的遥控器打开车库门,里面停着两辆汽车,别克和黑色福特越野车。他想驾驶别克车,租车公司的汽车可是在他名下,但该死的迪克带走了车钥匙。

他驾驶着福特越野车,小心地保持每小时五十公里的车速,尽管已经夜里十点钟,可富人居民区警察巡逻很频繁。美国城镇财政独立,富人区居民收入高,地方政府税收多,警察人员编制充足,加上薪酬不错,工作更积极。如果他被拦下,没有任何证件,还有一大堆武器,他会被当作恐怖分子抓起来。

他驾驶的这款福特车是越野车系列尺寸最大的,车龄不超过两年,发动机经过改装,马力惊人,爬坡加速毫不费力。车内配置齐全,有GPS、四轮驱动、天窗、真皮座椅等。他在GPS设定110号公路为终点,但是几次错过GPS的语音提示,用了半小时才找到高速公路的入口。

他不停地望着后视镜,总担心有汽车会从后面快速地冲上来,迪克或者一个白人会举枪向他射击。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