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二章 2-2 芯片

迪克把不愿马克和卡特参与商丽人的事情,不能用安全屋,又不能去旅馆,只能关在自家房屋的地下室。

他在车房内停车,到院子门口的信筒取出邮件,顺便看看四周。街道上静悄悄,几户人家灯火通明。

他从后门进屋,打开通往地下室的铁门,下楼敲了几下厚厚的屋门,莫妮卡从里面打开房门。莫妮卡负责看押商丽人,她是黑白混血儿,身材修长健美。看到迪克,她收回手枪。

迪克给莫妮卡外卖纸袋,让她去吃上面餐厅吃饭。里屋商丽人穿着一件白色浴袍,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神色如常,正入迷地看着电视,无视迪克的到来。

迪克关掉电视说,“雪莉,芯片在哪儿?”

商丽人好似才注意到他,“你好,迪克!”

“你好。芯片在哪儿?”

“我已经告诉你,迪克,在我朋友那里。”

“你的什么朋友?”

“哼,你们不是什么都知道嘛,还用问我?”

“我们已经找到唐家傲,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你的货。”

“他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怎么藏东西。”商丽人面不改色。

“你说的对,一个没和你没有丝毫瓜葛的男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说真话!”迪克笑笑说,“你愿意继续编故事是你的事情,但是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黄先生下了命令,你必须交出芯片!”

“请你告诉黄先生,芯片价格一百万美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否则你们杀了我,也得不到芯片!”

“你还没听懂我的话,黄先生已经拒绝谈判,你不会拿到一分钱。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刻交出芯片,二是忍受24小时的折磨,再交出来。我建议你聪明点,你好我好大家好。倘若你非要走第二条路,也没关系。我可以保证,不管你自认是什么钢铁女汉子,你承受不住!”

“迪克,我一直以为你是男子汉。看来我看错了人,折磨女人是你的看家本事!”商丽人说。如果她害怕,她掩饰的很好,迪克没看出一点恐惧的迹象。

“既然你坚持如此,我们就不用说什么了。”迪克走到门口说。

“等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商丽人见迪克面无表情,咬着嘴唇说,“给我五分钟,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好,五分钟。”

“黄先生不信任你。有一次我听他和人谈话说,‘迪克是个难以控制的人,他虽然是黄皮肤,可骨子里没有中国人的忠孝精神,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鬼佬。我们可以让他做事,但永远不能接受他为我们的一员。’你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情,他还这么说你,你跟着他,迟早也会布我的后尘,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明天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你敢挑拨离间?”迪克不眨眼地望着商丽人,面露杀机。

“你心里很清楚,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属于黄先生真正信任的人,他有些事情瞒着你,比如,他和墨西哥毒贩的交易。”

迪克依然面无表情,但商丽人注意到他瞳孔缩小,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说,“黄先生看似磊落,实则习惯活在秘密里,他不信任任何人。当初他追我,我相信他的谎言才答应,没想他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没有真心,瞒着我很多事,他只是利用我。他是非常非常邪恶的男人!”

“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但我不相信黄先生会和墨西哥毒贩交易!你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很清楚毒品是雷区,如果引火烧身,美国政府将不择手段地对付他,他会进监狱,他的资产将被没收,他的家人也将进入监控黑名单。他已经有足够的钱舒服滴生活,没有任何理由做毒品交易,尤其和墨西哥疯子!”

“你看过多少有钱人觉得钱太多?”

“你有证据?”

“如果我有证据,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早就死了!”

迪克凝视着商丽人,心里暗暗吃惊,倘若黄先生涉及毒品,整个游戏彻底改变,芯片将不再重要,他首要任务是如何脱身,他绝对不想和毒品扯上关系。美国政府动用9/11后通过的“爱国者条例”对付毒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可不想和黄先生一起进监狱。

“你先不用担心,暂时你还安全。黄先生不和墨西哥人在美国交易,他大陆的一个公司给墨西哥人提供高锰酸钾,制造冰毒。上个月订单是150吨,集装箱直接发货到墨西哥港口,美国反毒品部门从中国大陆找不到情报,根本不知道他在幕后操作。”

“你怎么知道?”

“上次来我在他文件夹看到一份订单,回大陆后我私下调查了一下,给他生产高锰酸钾的的工厂并不知情,以为我也准备下单,跟我说了很多事。”

“你很有特工天赋。”

“我只是个夹缝生存的弱女子,希望能活下来!”

“很遗憾,雪莉,你说这些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为黄先生做事,我得服从他的命令。除非你交出芯片,否则我们没必要继续谈下去。”迪克看了眼手表。

“请你帮我,迪克!”商丽人眼中含着泪水说。

迪克视线落在商丽人脸颊,禁不住一呆,她梨花带雨的娇柔另有风韵,和平素的冷艳同样让人心动。他很快恢复心智,暗叫这个尤物实在有魅惑力。

“你的媚术用错了地方,我帮不了你。如果我放你,黄先生会派人抓我们两人,不同的是,我不会受到你的优待。他们会慢慢折磨我,千刀万剐,直到他们失去兴趣才会让我咽下最后一口气。我告诉你,我见识过他们留下的尸体,我不是很想加入那个行列。”

“不,他们抓不到我们。我有联系人,他们会保护我们。我们还有足够的钱,可以去欧洲、南美洲生活,黄先生找不到我们,我们可以远离这些,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我们?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我变成了我们?”

“你不想要我吗,迪克?我们以前虽然没说过几次话,可我知道你喜欢我,你想要我!难道你不敢承认?”

“雪莉,我承认你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

商丽人打断说,“别自欺欺人,你看我的眼神可不单纯是欣赏漂亮女人!迪克,我不是骗你,我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整天提心吊胆,总是算计、衡量和利用。我不想再带着面具生活,我想结婚、生孩子、忙着柴米油盐一日三餐,过正常人的日子。你是好男人,有力量,能保护我。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现在是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她抓住他的手。

迪克全身火热,他的血液在沸腾,他想抱起商丽人,他需要用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冲动。

“你不仅貌美如花,还非常聪明,是我见过最擅长捕捉男人心理的女人。可惜,我不是小男孩。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你给我画个馅饼,我没看到我能得到什么。”他的声音渐渐平静。

“你可以得到我!”

“谢谢你的慷慨。”迪克笑笑,“不过,请容许我说句实话,你已经在我手上。我想要你,可以随时随地。”

“我是黄先生的女人,他不喜欢别人分享。”

“你还不明白,他已经放弃你了。你不再是他的女人,你是一个普通囚犯。他要芯片,只要我能交出芯片,他不会过问我怎么得到的。”

“我比你清楚黄先生,他不是那种洒脱的人。你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他嘴上不说,心里会给你记账,以后一起算。”商丽人松开迪克的手,挺直身材说,“我知道你可以强暴我,我没法抗拒。但你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你得不到我的心!”

“谁说我要你的心?”

“那我看错人了,以前我以为你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汉,事实证明你和他们一样卑劣。你要做什么,就做吧。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说杀了我,但我不会交出芯片!”商丽人昂首挺胸,敞开的领口露出脖子优美的曲线,吸引人的目光向下探寻。

迪克面带微笑,饶有兴趣地瞧着商丽人。商丽人毫不示弱地回视,表情倔强可爱。

迪克舒展地依靠在沙发上,翘起腿说,“雪莉,我不知道你以前与什么人打交道,但你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把生意和乐趣混淆。做生意讲究丁是丁卯是卯,一点不含糊。乐趣嘛,男欢女爱,随你怎么玩都行。我承认你很有魅力,但现在的事情不是靠脸蛋能解决的,所以请你省省力气,不要打我的主意。你真想脱身的话,请说实话,也许我们能找出一个解决办法。”

“你想知道什么?”

“先告诉我芯片为什么如此重要?”

“这是中国自己研制出来的最高性能的芯片,用于网络安全。得到这个芯片,可以知道中国网络的安全漏洞,对那些和中国进行网络战争的国家而言,关系重大,所以很多人想要它。”

“你怎么得到的?”

“从一个中国技术工程师那里买到的。”

“花费多少?”

“一百万人民币。”

“你准备卖给谁?”

“我不知道买家是谁,我们通过网络联系,不知道彼此身份,只约定价格和交货地点。”

“出售价格?”

“一百万,英镑。”

“哇,你很会做生意!”

“你想要,我可以分你一半。”

迪克笑而不答。“黄先生怎么知道你私下卖芯片?”

“我不知道。”商丽人眉头微颦说,“原本我说一个月后拿到芯片,这次我来美国名义上是为了公司业务,他没有理由知道,但他好像很清楚,我怀疑他从大陆方面听到消息,或者一直在监听我的手机,可能他早就侵入我的手提电脑。”

“你知道黄先生要芯片做什么,卖给什么人还是另有用途?”

“我不知道,他从未说过。你清楚他的为人,他喜欢保密。”

“既然你这么了解他,你凭什么认为,如果我放你走,我们能躲过他的追捕?”

“你以前不是在美军特种部队,专门从事秘密活动?我听黄先生说,你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么危险的地方都呆过。世界这么大,我们可以藏在很多地方,他找不到我们!”

“原来你看中我这方面的才能啊,我带着你躲藏,做你的保镖。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的英俊相貌呢!”

“黄先生迟早要对你下手!”

“你一定是电影看多了,根本不知道真实世界是怎么回事!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仗,背后有美国政府支持,那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提供一切后勤援助,吃喝拉撒睡,什么都不需要我操心。我们躲藏,只能依靠个人力量,没有地方是安全的,黄先生迟早会找到我们。”

“我有钱,我在大陆和欧洲有朋友,他们能帮我们!”

“你的朋友是什么人,黑道还是白道?你们的友谊又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我告诉你,那种锦上添花的朋友一点用没有,因为他们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背后捅你一刀。弄不好他们会主动把你交给黄先生,卖出最好的价格。”

一丝惊恐神情掠过商丽人的脸,她强作镇静说,“我有信得过的朋友,他们是好人,在当地做的不错,会帮我们的!”

“你愿意把你的生命压在好人朋友身上,那是你的事。我就不奉陪了。”

“黄先生是毒蛇,等你发现他的毒牙已经太晚了,他让你处理我根本没安好心,他会对付你的,你是下一个目标。”商丽人抓住迪克两手说,“迪克,我们在一起会非常美好,我相信我们非常适合!”

迪克轻轻挣脱,“黄先生是什么人,我心里有数。我不能和他上床,他不把我当作亲信不足为奇。他付我钱,我做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他清楚我这个人没什么野心,所以只要我对他还有用,我们的关系就很稳固。我很感谢你为我考虑,但没必要。”

“迪克,这是你脱开他最好的机会。我们可以相互帮助,我知道他的秘密,我们在一起很安全。”

“雪莉,这件事不是可以用言语来解决的。你交出芯片,我保证你不受苦。我也可以向黄先生求情,给你一条生路。”

商丽人瞪着迪克半晌,眼圈红红地说,“去死吧!”

她转过身去,肩膀抽搐,像是悲痛欲绝,实际上她全副注意力集中在身后,她很早已经懂得如何带着情感演戏。她感觉迪克瞪着自己,他炙热的目光好像预示着某种爆发。

她向来自负能玩弄男人于股掌之上,多数男人很愚蠢,略给颜色就神魂颠倒,少数人可能要付出代价大点,只有极少数人能抗拒她的诱惑。她把握不住黄先生,他们在一起,他始终在观察她,而她为他身上的冷血和算计恐惧,所以决心离开。她能从迪克眼睛里看到他对她的欲望,老实说,这个男人不坏,身上有种吸引女人的神秘气质,她说想和他在一起,并非全部谎言。有那么一刻,她能感受到他几乎屈服,可他很有自控力,却在最后关头摆脱。

接下来他将做什么?她清楚男人一旦释放兽性,能做出非常可怕的事情。可她别无选择,她从一个山村女孩逐渐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充满血泪和风险,她知道丛林法则,单纯的软弱和强硬都不能奏效。她需要利用女人的优势,勾引他的情欲,还要表现出她的尊严。这套手法可能对黄先生不奏效,可迪克毕竟年轻。

时间慢慢过去,迪克站了至少五分钟,他到底在琢磨什么?商丽人有些动摇,暗暗咬紧牙关,她挨过毒打,知道如何应付。

“雪莉,你穿着白色衣服很漂亮,可我觉得红色跟适合你,能更好衬托你内在的野性!”迪克在她耳边轻声说。

她僵硬地坐着,她能闻到他强烈的雄性味道,他火热的呼吸让他脖子皮肤微微发痒。她暗中喘口气,她赌对了,他在爆发的边缘。她等待着他厚实粗大的手掌抓住她的肩膀,撕下她的衣服。她血流加速,欲望像蛇一样轻巧无声地出现在她身体里。她咬着嘴唇,等着他占有她。

“我再给你一晚上考虑,明天早上我们动真格的。”迪克说,他声音不高,可寒气逼人。

商丽人身体顿时冷到极点,她有种垂死前的渴望,她要杀了他,她要亲手千刀万剐他,她要看着他哀求,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也不能补偿他对她的羞辱。但她闭上眼睛,咬紧牙关,用三十年磨练出的意志控制不要爆发,她需要忍受。她会等到报复他的机会,到时候她会让他加倍偿还。

她没听到迪克的离开,大概有五六分钟时间,她闭着眼睛让自己平复情绪。等女警卫进来,她已经在看电视。电视播放广告时,她随意地活动脖子,目光望向门口。坐在椅子上的女警卫似乎知道她的意图,停止阅读小说,抬头望着她,

两人对视片刻,商丽人先转头望向电视。她有些害怕莫妮卡。莫妮卡身上有某种疯狂,充满仇恨,像个导火索嘶嘶作响的炸药包,随时可能爆炸。

商丽人不缺乏勇气,可绝对不想和一个疯子较劲。

“明天莫妮卡对付我?”这个突然涌上来的念头吓住了商丽人。

 

莫妮卡进屋前,拉住迪克问,“我还需要做多长时间的保姆?”

“还要一两天。怎么,你有别的事情要做?”

“没有,可你知道我不喜欢做这种活儿。那娘们是条装腔作势的母狗,我看着她就来气!”莫妮卡气势汹汹说。

“嗨,听着,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为我工作,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迪克瞪着莫妮卡说,“如果你不想做,可以随时告诉我。”

莫妮卡两眼喷火,险些要扑上来和迪克拼个你死我活。迪克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她恢复理智,悻悻地转移视线。

“你听懂我的意思?”迪克问。

“懂了。”她低声说。

“很好!”迪克轻轻扶着她的下巴说,“宝贝,你知道这活儿只能你做,如果他们看管她,会他妈的迫不及待地跟着她私奔!”他用手指着屋内的商丽人,“你耐心点,等这件事完了,我们去墨西哥度假。”

莫妮卡面带娇羞地瞟了他一眼,没出声。

“好了,赶紧回去。”迪克拍了拍莫妮卡充满弹性的丰臀。

莫妮卡进屋前飞快地亲吻一下迪克嘴唇,迪克带上屋门,忍不住笑笑。

莫妮卡是个非常出色的私家侦探,她懂得如何利用女人的先天优势,可以轻易完成对男人来说很困难的工作。可她童年发生过些事情,给她留下心理阴影,她既有恋父情结,又喜欢抗拒权威,和大多数人无法共事,她只服从迪克。两人关系复杂,情人、父女、同伴、雇主员工。某种程度上,她依赖他。他关心她,愿意扮演她需要的角色。

迪克走到一楼后门廊台上,在黑暗中观察周围。他的房子没有安装任何警报设备,这是个中产阶级街区,他不想做引人注意的事情。他能听到邻居家孩子的吵闹声、电视声音、狗叫声,他知道一切正常。这个街区任何一辆陌生车辆都会引起邻居的注意,陌生人没法坐在车里监视他的房子。

他回屋关好门窗,进主卧室换上睡衣,发现手机电池耗尽而关机。他先给手机充电,然后躺进浴缸,手枪放在触手可及的架子上。浴缸水温有点高,他浑不在意,还在回味和商丽人的谈话。他很享受与她的互动,她带来一种新鲜的刺激,挑动他内心深处隐蔽的欲望。他能读出她的恐惧,这行做久了嗅觉自然灵敏,但她有种亡命徒的气势,很像他认识的一些人。他们恐惧的时候反而更凶狠。换成一个男人,他会慢慢地地摧毁对方,但他不想毁了商丽人。他开始明白黄先生的意图,黄先生不单纯想取得芯片,还有考验他的目的。他甚至怀疑黄先生有某种监视他的手段,所以不担心商丽人拉他下水。

他毫不怀疑商丽人将交出芯片,虽然他不是刑讯专家,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他见识过中情局审讯嫌犯的血腥场面,有时候精神的确可以超越肉体,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也不能让某些伊斯兰信徒屈服,但那种人少之又少,她肯定不属于其中。

他希望通过精神压力使她屈服,这大概要花些时间,必要的血腥可以加速这个过程。那个倒霉的唐家傲正好派上用场。不管她如何嘴硬,亲眼见到一个遍体鳞伤、彻底垮掉的男人,她会改变主意的。

他承认自己欣赏商丽人,谁能不喜欢这种有奶子又有脑袋的漂亮娘们?就看她哭泣时楚楚动人的样子,换成第二个人肯定被迷惑。他能看穿是因为过去的经验,他见识过妓院的女人,知道在勾引和欺骗上,女人具备某种先天优势。他不介意商丽人施展媚术,他是个雄性气息十足的男人,如果她不尝试,才是对他的侮辱。

“嗡嗡,”口袋里手机震动,迪克看了眼号码,“你好,安娜。”

线路传来安娜的声音,“迪克,总算接通。。。”嘈杂声音掩盖了她的声音。

“你稍等。”他爬出浴缸,湿漉漉地走到客厅窗户前说,“什么事?”

安娜是越南华裔,是侦探事务所的接待员,也是私人助理和公室经理。她支撑着事务所的正常运营,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可此时她打电话来有些奇怪。她已经下班,回到家里要照顾三个孩子,非常忙碌,有事可以等到第二天再说。

“迪克,你在干什么?我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给你手机留了三个信息!”

“刚才手机没电关机,我没来得及检查信息。你找我什么事?”迪克望着窗外。街道上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开过,后排坐着两个人。

“今天上午有人打电话到办公室找你,他不说他的名字,只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我说你不在,请他留言,他留下一个电话号码,说这个号码24小时后会停机。他有很重的纽约口音,听起来像是警察。”

“号码是多少?”迪克望着黑色轿车转弯。

“781-564-1296。”

“谢谢你,晚安,安妮!”

迪克沉思片刻,走到书房,拿出一个没打开包装的预先付费手机。他装好sim卡片和电池,拨打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警探,你是用安全的电话?”

“绝对安全。”迪克听出里卡多的声音,里卡多是纽约第五街区的一个资深警察。

“你知道我是谁?”

“你这口纽约腔,想不认出也难。”

“很好。前几天有人找过你的档案,秘密进行的,有人私下告诉我,我猜你可能想知道。”

“谁在调查我?”

“不知道,但是我的渠道说,肯定是联邦那边的人。”

“哦。”迪克突然感觉喉咙发紧。美国联邦政府查询他纽约警察局的档案,只能意味一件事,某个政府机构 –很可能是联邦调查局 — 在立案调查,他是主要目标。否则以他前警探的身份,调查人员会直接找上门来询问。

“嗨,警探,你还在吗?”

“我在。”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是为了还债。当年内务部调查我,你帮过我,我一直没忘记。现在我们扯平,所以不要再期待类似事情发生!”里卡多曾经因为私藏犯罪现场的现金,被警察内务部调查,险些被检察官起诉。迪克作为关键证人,帮他掩饰过关。

“我明白。”

“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迪克考虑是否打回去,看看里卡多是否会愿意透露更多消息,里卡多显然晓得更多内情。犹豫片刻,他拆开电话,扔掉手机和电池,把sim卡片放在炉火上烧焦,扔进下水道。

他躺在床上,反复思考着里卡多的话。如果他逼问,里卡多可能会多透漏些信息。可他不想烧掉最后的桥梁,里卡多日后可能有其他用处。不管怎么说,美国政府调查他是非常糟糕的消息。他不是纽约黑手党头子,明目张胆地向美国政府叫板。政府有无限的权力和资源,是最可怕的敌人,只要它盯上你,你迟早要进监狱或者被干掉,迪克对此有切身体会,因为他为政府服务期间,见过太多例子。

但是,为什么美国政府要调查他,一个默默无闻的私家侦探?

他向来低调,做事小心,几乎不留下痕迹。侦探事务所承接的都是正常生意,一家有信誉的会计事务所处理所有财务问题。这不是说他清白,相反,他第一个承认他做过不少违法的事情,比如贿赂官员、收买陪审团、胁迫证人、偶尔杀人、处理些尸体等等,可这些事情不要说没人知道,即便曝光,找上门的也是警察,不是联邦调查局或者其他联邦政府部门。不,美国政府没理由对付他,他们要对付的是黄先生!

联想到黄先生奇怪的问题,迪克几乎可以肯定他的推断。他的世界里不存在巧合,所有事情发生都有原因。黄先生是大人物,政府习惯的手法是胁迫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所以他被盯上,政府希望他能背叛黄先生,做污点证人,或者帮助政府设局在犯罪现场抓住黄先生。

反复思考前后逻辑,迪克轻松很多,他知道黄先生背后的庞大势力,可他并未参与。他将装作不知道,小心地做事,如果政府找上门来,他会坦白说不知情,然后和政府合作。他需要做过的不过是坐等风暴过去。

他看看床头柜的电子表,已经是午夜时分。他想起唐家傲,他需要关照马克几句,他改变主意,准备留下唐家傲。

他拨打马克的手机,话筒里传来清晰的自动语音,“很抱歉,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马克不会工作时随意关机。再拨打卡特的电话,他听到同样的信息。

他明白,安全屋出事。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