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一章 1-5 墨西哥人

白天洛杉矶的金融区车水马龙,人潮鼎盛,入夜后随着上班族的离开,一下子变成死城。绝大多数商铺关灯打烊,落下铁闸门。街道沉寂空旷,偶尔三两行人脚步匆匆,如鬼影般很快消失。

迪克饥肠辘辘,需要找个地方吃饭,开车在附近转悠十几分钟,发现开门的一家餐厅灯光幽暗,破落不堪,看起来更适合喂养无家可归的猫狗。

他记得不远处有家高档意大利餐厅,开车过去,发现不少顾客在门口等候,服务员说还要一个小时。他不想坐等,顺着街道散散步。

“嗨,先生,你要小心。现在这个城区变化很大,涌进来很多墨西哥人,时常出事,警察都很少过来。如果我是你,我不会一个人走在路上。”停车场的白人管理员说。

“我会小心。”

他走出去没多远,就发现管理员所言不虚,周边地区确实变化很大,绿化草木缺乏修剪,垃圾增多,墙壁上满是涂鸦和西班牙语,一些房屋钉上木板,院子里插着代售的牌子。主街道上一些老店铺关门,新开了几家主要服务墨西哥移民的店铺,主要兑换支票、汇钱。一些墨西哥男人懒散地地站在街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路人。

迪克毫不在意墨西哥人的目光,视线既不躲避,也不凝视,步伐从容,好像走在自家的院子里。他的肢体语言跨越种族和地域,街上的混混懂得他在说什么,“我不想找麻烦,但你也不要惹我!”他去过非洲、中东一些最危险的地方,见识过真正的暴力,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不能阻止他在洛杉矶的街头散步。

前面有家灯火通明的墨西哥小店,一股浓郁的墨西哥食物特有的香味传来。

迪克推门进去,发现店面不大,六张桌子挤满墨西哥人,众多好奇的目光看向他。

迪克在唯一的空座上坐下,用流利的西班牙语说,“嗨,来一个鸡肉卷饼、一个玉米肉饼。有什么喝的?”

身材滚圆的老板娘说,“我们店的龙舌兰酒很有名,从墨西哥专门运来,你想试试吗?”

“不,龙舌兰太厉害。我要一瓶墨西哥啤酒。”迪克望着周围人盘子里的食物,用手指着说,“再给我来一份他吃的东西。”

“马上来,先生。”

老板娘很快端上食物,迪克吃了一口就晓得运气好,墨西哥厨子手艺比得上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大厨。他几乎一口气吃完食物,意犹未尽地望望厨房,喝掉剩下的啤酒。

他要了三份卷饼打包。账单是32美元,迪克留下50美元。

“日本鬼子,你忘了点东西吧?”有人背后叫住迪克,他站在门口望去,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墨西哥人说,他和五个人围坐一桌。

“你忘了舔盘子,我这儿还有点生鱼片!”墨西哥人用叉子举起一个鱼尾巴大叫,他的同伴们哄然大笑。

“我不是日本人。”

“你不是日本人,那你从哪个屁眼里钻出来?你长着一双鱿鱼眼睛和一个猪鼻子,我说你是日本人,你敢说我错了?”络腮胡子站起来说。他身材不高,粗壮厚实,匪气十足。

屋子顿时寂静无声,所有目光注视着迪克,瞧他如何应付。

老板娘过来低声说,“先生,他们不是附近的,很难惹。你最好赶紧离开!”

“别担心!”迪克轻拍老板娘的手说。他望了眼络腮胡子和他的伙伴们,推门走出餐厅。

湿润的夜风吹来,浑身火热的迪克顿时感觉轻松许多。酒足饭饱,生活在美丽的城市,多么完美的夜晚。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他暗叹口气,不,几乎完美的夜晚!

“嗨,日本寿司,韩国泡菜、越南面条、中国烤猪,别走,我和你说话呢!”络腮胡子大笑着走近,他的朋友们嘻嘻哈哈地站在门口看热闹。

迪克站在街道拐角路灯照射不到的阴影处,放下外卖纸袋,听着络腮胡子沉重的呼吸声逼近。

“站住,你这个混蛋!”络腮胡子打着酒嗝说,他长着一口褐迹斑斑的牙齿。

“你最好回去。”迪克转过身,视线落在络腮胡子同伴们,他们站在餐厅门口,嘻嘻哈哈地说着粗鄙的笑话。

“我喜欢交朋友,尤其你们这类娘们腔的假男人,走,陪我玩玩吧!”

迪克用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考虑其他选择。他可以迅速离开,络腮胡子不会追逐,可他为什么要被这种人驱赶?他已经退避三舍,每个人都有底线。他可以揍络腮胡子一顿,略施惩戒,可他的同伴们多半会参与,带来难以预测的结果,他甚至可能受伤。不,他不能退让!

络腮胡子毫无戒心地靠近,醉酒让他忽略了危险的信号,他伸出粗壮的手指来摸迪克的脸。

迪克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和汗臭,可他大脑无暇处理这些信息,他的肌肉绷紧,身体像条蓄势待发的猎豹,等着最佳攻击时刻。他头部略微后仰,但幅度不大,络腮胡子只要稍微前倾,就能触碰到他。

络腮胡子果然中计,手臂向前探过来,在他失去平衡的瞬间,迪克右手手掌边缘闪电般击中他的喉结,左手拳头跟着击中下巴。迪克摆臂幅度不大,仅仅依靠前臂发力,可爆发力惊人,打击的声音像是皮革断裂。

络腮胡子张开的手臂让他无法抵抗,他被酒精麻醉的大脑甚至没意识到发生的事情。他两手握着脖子,直直地望着迪克,眼神无法聚焦,张大嘴巴喘不过气。他像一颗注定倒下的巨树,用尽最后的力气支撑着。

“晚安,胡安!”迪克伸手拽了一下墨西哥人的胡子说。(胡安是西班牙人常见的姓氏,美国人用此称呼陌生的墨西哥人,有蔑视含义。)

墨西哥人两眼翻白,身体微微摇晃,生存的本能让他继续挣扎。

迪克拿着外卖纸袋,不慌不忙地走开,同时掏出随身携带的点22手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手枪放在身侧。

络腮胡子噗通摔倒在地,他的同伴们终于意识到不妙,围上去叫嚷着让他醒来,殊不知他的喉管断裂,不做气管紧急疏通,他将很快窒息而死。

迪克徒步走回停车场,没人追赶迪克,显然络腮胡子的同伴比他更有头脑。迪克不担心警察,墨西哥人不喜欢美国警察,不会主动提供任何线索。尸体大概继续躺在那里,直到有人报案或者垃圾工人发现。警察最后会出现,做个笔录,但不会有动机立案找寻凶手。警察对墨西哥人也没太大好感,洛杉矶每年有上千具无人认领的尸体,绝大多数是来自墨西哥或者南美的非法移民。

他驾车驶离停车场,出口处的白人管理员认出迪克,询问地望着他。

“你说的对,周围确实变化很大,有点像在墨西哥。”迪克递过去一张钞票。

“先生,你很幸运,上个星期有个餐厅客人在路边停车被人持枪抢劫。”

“晚安!”迪克关上汽车玻璃。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