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一章 1-4 黄先生

亚裔男子的名字叫迪克,他做事时不喜欢被人打断,可黄先生要见他,他不得不立刻赶过去,黄先生不是习惯等候的人。黄先生在洛杉矶金融区美国银行大厦有间办公室,他总在那里约见迪克。

时值下班高峰期,洛杉矶高速公路上交通状况一塌糊涂,汽车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不时有人强行超车并道,喇叭声此起彼伏,更有愤怒的司机探头出车窗怒骂。

迪克望着右侧一辆皮卡,一个满头乱发的白人司机正脸红脖子粗地和另一辆车的司机对骂。另一辆车拐下出口,白人司机并未因对手退场而熄火,反倒肝火更甚。他捕捉到迪克的目光,冲着他喊道,“该死的斜眼佬,你他妈的也想打架?”

迪克面无表情地望着白人司机,视线落在他脖子叠了几层的肥肉上。

白人司机前面车辆加速行驶,他骂了迪克一句,快速跟上。

迪克没有变换车道,而是坐视白人司机走远。如果发生在三年前,他肯定跟上去单独谈谈。现在,他已经学会视而不见。这世界上存在太多这类蠢货,他们愤怒是因为生活糟糕,工作不如意,孩子不听话,老婆事太多,甚至空气糟糕。他们没法对自己生气,唯有冲着陌生人发火。大多数人没法改变,只能受生活摆布,随波逐流。很早以前,他就决心走自己的路。

他出生在中国福建的一个山村,6岁时父母带着他和两个哥哥乘坐渔船偷渡美国,途中遇到风暴,等美国海岸警备队发现这艘渔船,八十七名偷渡客幸存十一人,他是其中之一,他的家人全部遇难。芝加哥贫民窟一对黑人夫妇收养他,他们很有经济头脑,同时还收养了十三个孩子,政府为孩子们提供的救济金足够他们不用工作而滋润地生活。他是家庭里唯一的黄皮肤孩子,也是最小的,所以经常遭受欺侮。其他孩子喜欢打骂他,不仅因为他的肤色,还因为他的超人才智。

为了寻求保护,他加入黑帮。他从最底层的小跑腿做起,送信、贩毒、偷车、开枪、纵火、抢劫、杀人,他十五岁时成为贫民窟一名小有名气的黑帮干将。他有十几个手下,负责两个街口的毒品买卖,看管一家妓院,每个月经手百万美元的收入。他开着一辆价值超过多数人房屋的跑车,口袋里有花不完的钱,可以随便和女孩上床。没人敢冒犯他,绝大多数人恐惧他,他站在一名黑帮分子的人生顶峰。但他知道时间所剩无几,他正走向多数黑帮分子的结局 – 坟墓或者监狱,要么被人打死,要么被关进监狱,住上很久很久。

他有其他人生理想,所以十六岁时参加美国陆军。在军队,他少说多听,永远全力以赴地做每件事,很快就引起教官的注意。新兵训练后,他先在空降部队服役两年,然后加入陆军特种部队游骑兵。他作战勇猛,头脑冷静,多次立功受奖。他喜欢美国陆军提供的各种训练,部队特有的战友情谊,可不喜欢政客以国家名义做的事情。他感觉政府像街头的黑帮,为了打击敌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他退役加入纽约警察,两年后晋升警探,破获了一系列凶杀案,甚至受到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彭博的嘉奖。但在黑人区的一次行动中,嫌犯持枪拒捕,他和同伴还击,射杀了嫌犯和被用作人质的男孩,引发政治风波。市政府为了安抚黑人社区,控告他和同伴过失杀人,虽然最后法庭宣判无罪释放,他们还是被警方解职,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来到加州,开了家侦探事务所,开始为黄先生服务。

他在一家24小时的停车场停车,步行进入美国银行大厦。他先在一楼保安处登记,拿到一张临时电子卡,乘电梯到三十二层,经过两道有摄像头监控的电子门,走进黄先生办公室套间。

“迪克,请稍等。”秘书妮克笑笑,起身走进里间。

迪克在沙发上坐下,望了一眼对面角落的万小楼,万小楼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遇,迪克微微点头,万小楼则面无表情。

万小楼是黄先生的贴身保镖,据说曾经是中国的武打冠军,身手惊人。他是黄先生的影子,黄先生到哪儿他都在附近。他脸上永远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似乎认为每个人对黄先生都抱着不轨之心。

迪克感觉万小楼暗藏敌意。他并不恐惧,他很早就习惯生活在强敌众多的环境下,如果万小楼要动手,他会给这个武打冠军一点惊喜。不过,如果万小楼的敌意反映黄先生的倾向,他就需要格外小心。他很清楚黄先生骨子里的冷酷无情,只要黄先生认为合适,可以像下棋弃子般牺牲手下。但这种人不难相处,只要他还有用处,就不会被舍弃,而迪克对黄先生很有用处。

黄先生是美洲东方集团的董事长,美洲东方集团在美国和加拿大有百家连锁超市,主要面对快速增长的亚裔人口。迪克是美洲东方集团的保安顾问,美国超市80%的损失源于顾客和员工的偷窃,他的工作是制止这类事情发生。他更重要的工作是负责黄先生的一些秘密项目,比如调查某些政客、竞争对手或者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劝说某些城市商业规划委员会颁发开店执照,得到物美价廉的商铺租约,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工作往往对一个企业的盈利至关重要。迪克很擅长这类事情,为黄先生解决了不少麻烦,美洲东方集团这两年的迅速扩张有他一份功劳。

“请进,迪克。”妮克从里间开门说。

“谢谢。”迪克快速瞥了眼手表,时间过去十五分钟。每次见面他都要等十五分钟,不多不少。

黄先生的办公室可以放下半个篮球场,占据建筑的东南角,透过落地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大半个洛杉矶和港口。迪克望着窗外,有种漂浮在云端的眩晕。

“你好,迪克!”黄先生从橡木办公桌后起身,握住他的手说。

黄先生身材不高,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点。人们看到他往往为他个人魅力折服,或者受他气场压迫,无暇注意其他细节。他三十年前偷渡美国,赤手空拳开创出一番事业,2000年前后成立美洲东方集团,成为北美亚裔零售巨头。他的母语是中文普通话,说英文略有口音,迪克能听懂一些中文,但水平有限,两人向来用英文交谈。

“你好,黄先生!”

“请坐。要喝点什么?咖啡,茶还是饮料?”

“水就可以。”

妮克端上一杯水,出去时轻声关上房门。

黄先生等迪克喝下第一口水,说道,“今天纽约市法院宣判迈克尔李无罪释放,他父亲特意打电话感谢。你做的很好!”

迪克微微颔首。迈克尔李在美国留学,父亲是中国大陆某高官,生活放荡不羁,声色犬马,尤其喜欢追逐女人。去年因为强奸罪名被警方逮捕,他父亲求助黄先生,迪克为此在纽约忙了三个月,收买证人,贿赂陪审员,花了很多心思。

“你怎么做到的?上个星期你从纽约回来说胜诉把握不大。”

“这种事情,不到宣判时刻,没人敢打包票。”迪克想想,加了句,“那家伙是个混蛋,强奸过至少五个女孩,这样下去他迟早出事。下一个受害者的家人很可能不找警察,而通过另一种途径寻求正义!”

“他是混蛋不假,可有位权势熏天的老爸,不需要你我操心。说实话,我倒是挺喜欢这类事情,没有竞争对手,我们可以自由定价,利润不错!”

“收买陪审员的事情只能做一次,纽约的检察官和警察不是笨蛋,被他们盯上很麻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黑手党头子约翰高迪曾经这么干过,最后还是被宣判有罪。”

“你对以前的同事评价很高嘛,我记得你说很多纽约警察是笨蛋,就是在混日子。”

“我担心那些不是笨蛋的警察。”

“我同意,我们总要未雨绸缪。”黄先生干巴巴地说,“我已经给你的账户打了二十万美元的奖金。”

“谢谢你,黄先生!”迪克开了一家私人侦探公司,有五个员工。表面上美洲东方集团仅仅是个普通客户,实际上他和他的员工专门为黄先生服务,公司其他业务不过装饰门面。

“雪莉的事情有什么进展?”

“还没找到芯片。雪莉在撒谎,那个男人不是什么朋友。”迪克简单讲述唐家傲的事情。

“雪莉是个很难缠的女人。”

迪克没做任何评论。

“你准备怎么办?这个芯片很重要,我必须得到。”黄先生问。

“给我点时间,我会让她说实话。”

迪克小心观察着黄先生的表情。雪莉是黄先生的女人,两人交往一年左右,迪克曾经接送过她几回。当几天前黄先生说雪莉偷了他一个重要芯片,迪克有些吃惊,不太情愿接手这件事。他不是黄先生的心腹,不参与黄先生的私生活,黄先生以前也没找他处理这类事情。黄先生不是一名简单的商人,美东集团露在表面,隐藏的势力如海平面下的冰山,更为庞大、可怕。迪克从未刻意调查黄先生,但知道黄先生和大陆、香港的一些财团有紧密关系。几年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曾经立案调查黄先生高科技走私,最后因为证据不足,不了了之。

黄先生凝视迪克半晌说,“雪莉和一般女人不同,有脸蛋,也有头脑,留着会有其他用场。但是最重要的是芯片,你一定要让她开口,如果代价是她永远沉默,也没关系。”

“我明白。”迪克说。他压根不相信黄先生的话,黄先生让他审讯雪莉分明是场考验,他杀掉她则意味着失败。他看不出背后原因,所以更加小心翼翼。

“嗯,我相信,我知道你对付女人很有一套。”

迪克装作随意地望着黄先生,黄先生像是话中有话。迪克总觉得黄先生知道他过去一些秘密,但黄先生是个老狐狸,脸上表情看不出端倪。

“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你指哪方面?我没听到任何风声,也没发现有人跟踪或者监视。如果是美国政府,他们总要先展开调查,这种调查总是声势浩大,很难保密,我们的人会察觉到。”

黄先生若有所思地看了迪克一眼,再次转移话题,“你抓的人准备怎么处理?”

“我不认为他会有麻烦,他毫不知情,完全是阴差阳错被牵扯进来,雪莉利用他来转移我们视线。”

“这么说你要放了他?”

“先关押一段时间,等雪莉事情过后,再放他走。他计划在美国旅游两个星期,短时间消失不会引发警报。”

“可能你的做法是对的,这种事情你比我有经验。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小心点,如果他出去乱说话,事情牵扯到雪莉,谁知道会引发什么?这个芯片很重要,不仅有很大商业价值,还涉及政治层面。如果曝光,不是你我能承担的!”

芯片涉及政治层面?难道是间谍活动?迪克暗暗好奇,但他很清楚生活的一条重要原则,不要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黄先生不主动提及,他不会询问。但是,黄先生却让他审问商丽人,似乎不介意他从商丽人那里了解内幕。他确定不是无意疏漏,黄先生不会犯下这种小儿科的错误。

他斟酌说,“我衡量过各种可能,我担心做掉这个中国人可能会有麻烦。我和他谈了会儿,他说他的朋友或者家人不会坐视他平白失踪。他不像是那种吹牛的家伙,他也许留下什么线索,或者有什么重要的家人朋友。我们去拉斯维加斯绑架他很小心,可有经验的调查人员还是能找到蛛丝马迹,某个旅馆工作人员可能记住什么,某个保安可能从录像上看到什么。有些事情一旦引发,将有连锁反应,后果难测。”

黄先生是聪明人,不需要迪克讲明白。谋杀是最严重的罪名,不管你如何权势熏天,随便干掉一个人都不是明智行为,尤其在没有足够理由的情况下。

黄先生思考片刻说,“一个中国人在美国旅游失踪,有很多可能,比如偷渡留下来,比如野外迷失。只要找不到他的尸体,就没有案件。美国警方只会做例行调查,记录在案。中国政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会因为一个公民失踪发生外交纠纷。我相信你办事利落,不会引起任何风波!”

“没问题,他将彻底消失。”迪克不动声色地说。既然黄先生要置唐家傲于死地,事情和他无关。“唐家傲,是你时运不济,不要怪我不帮你!”他暗自说。

他还有种隐秘的偷窥快感,他发现黄先生不为人知的一面。他相信黄先生的理由,但那只是一部分,更主要的是嫉妒。黄先生身上有种隐蔽的占有欲,他私人的东西不和人分享,比如他的女人,哪怕他已经决定舍弃,也不容许她有别的男人。

“很好。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看中你?”

迪克无言望着黄先生,知道对方并未期待他回答。
“因为你我有很多相像之处。我们没有靠山,赤手空拳打拼,凡事依靠自己,不心存侥幸。”黄先生说。

迪克暗自琢磨,黄先生表现奇怪,他们从未如此推心置腹,难道是因为雪莉?

“那个卡特表现如何?”

“他自认为是世家子弟,家学渊博,什么都知道,不需要从一个出身美国底层社会的人学什么。”

卡特是安全屋看守唐家傲的亚裔青年,黄先生一个香港朋友的侄子,因为在香港惹上法律麻烦,跑到美国躲避风头,黄先生要求迪克收下他,说他叔叔想他学习美国人做事,可惜他桀骜不驯,有意炫耀香港黑帮身份。

“年轻人难免心高气傲,你多包容点。他叔叔是香港道上大佬,求我照顾他,我没法不帮忙。他过三个月就走人,暂时你就替我看着他,不让他惹祸就好。”

“他住在那个安全屋,我还派个人和他在一起,他不会有事。”

“那就好。迪克,我很满意你的工作,比我预期的还出色。好好干,你将前程无量!”

“谢谢你的信任,晚安,黄先生。”迪克明白见面结束,黄先生从不喜欢没有意义的闲聊。

迪克走出套间时,能感受到身后万小楼灼热的目光。走出美国银行大厦,他才放松下来。每次来见黄先生,他都小心翼翼,唯恐错过一点迹象。

迪克很早就明白丛林法则,你可以与狼共舞,但不能给它们吞噬你的机会。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