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一章 1-3 亚裔男子

唐家傲在黑暗中醒来,头痛的厉害,嘴巴被胶带封住,手脚被绳子牢牢捆住,两手别在背后,很别扭地躺着。

周围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飓风吼叫。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躺在汽车后厢中,汽车在高速公路行驶,偶尔传来集装箱卡车的喇叭声。他的脑袋压在一把坚硬的刮车窗冰雪的小耙子,空气里有股浓烈的酒精味。他费了好一番力气才调整姿势,相对舒服躺着。

他逐渐回忆起早些时候发生的事情。一个亚裔保安和一个黑人闯入他的房间,用枪逼着他,然后他突然昏倒。

考虑他从未有突然昏厥的历史,昏倒原因多半是高压电击枪,这两人够狠毒,高压电击枪曾有过致人死命的先例。后背肩胛骨传来灼烧的疼痛。“嗨,先别自怨自艾,等你死了有的是机会!”他告诫自己。他深吸口气,放松肌肉,他需要先弄清楚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昏倒时只有浴巾裹着身体,现在穿着衣服,他的裸体不会有碍绑架者的审美观,他们这么做一定是为转移他,从酒店带走一个昏迷的赤裸男人无疑招风。他们多半把他放在轮椅上,在他身上洒些烈酒,伪装成一名醉汉。

“他们要杀了我?”唐家傲不寒而栗,“镇静,兄弟,镇静!”他默念道。

他记得好莱坞电影经常有黑帮在沙漠杀人埋尸体的场面,如果这是他们的意图,未免太费周折,拉斯维加斯周边就是沙漠,随处可以挖坑,不需要上高速公路,所以他们现在带他去某个地方。

知道他暂时生命无忧,并未让他心安。他们敢于去酒店绑架他,已经犯下几项重罪,被抓住就是几十年的刑期,平常的小毛贼没这个胆量。他记起亚裔保安黑漆漆的眼神,那是个可以冷血杀人的家伙。

“我有仇家?”唐家傲自问。在上海的几年,除了球场上几次打架,他甚至没和人红过脸。球场打架纯粹是热血冲动,几拳几脚的事情,没人当真。他的朋友不多,和学校同事关系简单,和人没有利害冲突。他没有仇家,尤其那种能动用美国黑帮绑架他的仇家。

“难道因为学生?”他的学校有些学生身份特殊,他听说有欧洲、非洲国家外交官的孩子,有香港和台湾富豪的孩子,还有国内江浙一带巨富的孩子。可他和学生向来保持距离,没有课外的接触,而且他本人没接触过那些所谓背景子弟,根本不知道谁是谁。通过老师对付学生,这个念头太疯狂,即便好莱坞也编不出来。

唐家傲心中一动,他记起一件往事。当年留学美国,他在靶场打工,业余时间会和同事打枪娱乐。靶场的枪支使用免费,子弹价格优惠,他一度沉迷于射击,还参加过几次当地的射击比赛,成绩不错,得过几百美元的奖金,算是小有名气。有人曾经专门找他比试枪法,此人据说是前海豹队员,为中情局服务,上过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他开始没有兴趣,可当这家伙开出2:1的赔率打赌,他接受挑战。两人在100米和150米的距离各射击十发子弹,结果他一胜一平,赢了1000美元。那家伙很有风度,留下张名片,说唐家傲要找高薪工作可以联系他。

唐家傲没再听说过那人,事情过去没多久,他找到另一份工作,离开靶场,淡出射击圈子。不管那人是否有中情局背景,他没有理由找上唐家傲。有部电影说某著名狙击手被人算计,设套招募进来为刺杀行动背黑锅。可唐家傲不是狙击手,靶场射击和实战相比差距甚远,没人会因此绑架他。

汽车突然降速,他听到车轮驶过减缓带特有的摩擦声。汽车完全停住,车身震动,有人从副驾驶位置下车,但司机还坐在椅子上。他竖起耳朵聆听,有人走到车辆侧面打开油箱口,很快油管插入油箱,汩汩的汽油流入,一股刺鼻气息传进后箱。这时另一辆汽车停在附近,有人穿着皮靴走在坚硬的混凝土地面上,发出“夸夸”的声音。他还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无法分辨。

加油声停止,油管被抽出,被放回卡槽内。车身再次摇晃,车门砰地关上,司机终于下车,脚步声逐渐消失。

车内只有他一人,高速路上的加油站车来车往,如果能踢开后箱盖让人看到,肯定会有路人报警,这是他获救的机会。他决定行动,他从侧卧姿势转到仰面朝天,双手压在身后很不舒服,可终于能让双脚发挥作用。后箱空间有限,他无法屈膝,不能发挥腰腹、臀部和大腿的力量,只能双脚直上直下地踢。他脚上穿着一双休闲鞋,鞋尖并不坚硬,可能伤着脚趾头。后备箱的锁在中间边缘位置,几乎是他腰的位置,多数美国轿车后备箱不坚固,运气好,他能脱身。他轻轻用脚尖触碰了一下后盖,汽车纹丝不动。他深吸了口气,用力上踢,后盖微微晃动。他连续踢了五脚,后盖似乎有些松动。

有人走近,先后打开车门,两人坐进车内。他缓缓吐出气息,知道错过了机会。

过了很久,汽车再次停下,唐家傲极度痛苦,背部和大腿肌肉一跳一跳,接近抽筋边缘。

有人打开后箱,强烈的光线射进来,唐家傲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嗨,睡美人,该起床了!”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把他摔在地上。

唐家傲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亚裔男子的面孔。他不再是保安打扮,而是短发平头,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件做工考究的夹克和一条卡其裤,脚上一双蛇皮皮鞋,像个硅谷的技术人员,没有半点绑匪的气息。

“欢迎回到洛杉矶,我的中国朋友!”亚裔男子笑笑,“马克,带我的客人进屋。”

“好的,老板。”黑人马克一把抓起唐家傲,轻松地扛在肩上,似乎不是抓着一个体重八十公斤的壮汉,而是一袋青菜。

唐家傲看到他们在一个宽敞的车库里,并排停着两辆车,一辆是他租借的别克汽车,也是他刚刚出来的地方,一辆是黑色的福特越野车。劫持他的人不仅仅是露面的两人,至少还有一人,他们开着福特去拉斯维加斯找他,然后把两辆车都开回来。

车库有个侧门,黑人扛着唐家傲穿过厨房和一段走廊,进入一个房间,砰地把他仍在地板上。唐家傲饥渴难耐,嘴上的胶布让他无法哀求,他只能用乞求的目光望着黑人。

黑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家傲,毫不理会他的可怜,目光中有种狰狞的气息。

唐家傲感觉要挨打,不自觉地蜷缩成一团。

黑人得意地笑笑,转身离开,房门没完全关上,留着一道缝隙。

唐家傲痛苦地伸展身体,努力地趴在地板上,让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肩膀和胳膊能略微放松。房间空荡荡,只有墙角一张长桌。厚厚的窗帘遮住唯一的窗户,屋子中央吊着个大功率灯泡。一侧天花板有两个类似屠夫挂猪肉的挂钩,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颜色暗黑。他听到黑人在走廊里和人说话,声音模糊,墙壁看似是简单的木板,却安装了隔音材料。屋里吵闹声再大,也传不到外面,这是他们的审讯室。

亚裔男子拎着唐家傲的行李箱和电脑包走进来,黑人跟进来,大口地吃着一个塞满烤肉的三明治。门口站着一名亚裔青年,他长发披肩,穿着一件黄白相间的洛杉矶湖人篮球队球衣,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观望。

亚裔男子戴上一副塑胶手套,在长桌上打开行李箱,细心检查每一件物品,用刀划开行李箱的夹层,不放过任何可能藏匿物品的地方。十五分钟后,全新的行李箱和电脑包成了一堆垃圾。亚裔男子没动唐家傲的苹果电脑和手机,把它们放在一边。他掏出唐家傲的钱包,小心清空所有物品,查看完又把东西一一放回去,包括1500美元的现金。

唐家傲不知道亚裔男子在找什么,对方属于喜怒不形于色之人,很难解读。

“嗨,马克,别光知道吃,要干活了!”亚裔男子喝道,同时瞥了眼亚裔青年,目光中有种不易察觉的不快。

“来了,老板。”黑人吞下最后一点三明治,腮帮子鼓起一个铅球。他掏出一把弹簧刀,割断唐家傲手上的绳子,瞪着他的眼睛,嘟囔一句什么。

唐家傲没听懂,可本能感到不妙。

黑人把唐家傲双手放在身前,用根绳子捆上,绳子另一端绕过天花板上的挂钩。很快唐家傲被吊起来,脚尖勉强触地。

黑人望向默默观望的亚裔男子,亚裔男子微微点头。黑人的第一拳打在他的胃部,他本能地试图扭转身体,第二拳落在他的左肾,疼痛如潮水般淹没他。黑人出拳迅捷有力,拳拳落在他身体脆弱部位。黑人控制着力度,让他极度痛苦,却不至于昏厥。

“够了。”亚裔男子终于发话。

黑人的拳头停在半空,他抹去额头汗水,略有遗憾地瞧着唐家傲。他退到门口,气喘吁吁地拿着一大瓶可口可乐狂饮。

亚裔男子脱下价格不菲的夹克,挽起马球衬衫袖子。像电影上的美国警探,他腋下斜挎一个枪套,里面装着威力强大的点45史密斯威尔森型号手枪。

亚裔男子揭开唐家傲嘴上的胶带,视线从他嘴角黏成一团的血水、鼻涕和唾液的混合物慢慢转移到他的眼睛。

唐家傲想询问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可痛楚如涨潮的海浪,一波一波地袭来。他的胳膊像是被慢慢撕裂,肋骨可能断了几根,腰部和腹部像是被压路机碾过。

亚裔男子对黑人说,“我的客人看来是条汉子,你的拳头没让他折服,他还有斗志,我们低估了他。”

“老板,再给我点时间,我保证他会像条狗一样驯服!”黑人像是尊严受到冒犯,气冲冲走过来。

亚裔男子观察着唐家傲的反应,做手势制止黑人。“你想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家傲强迫自己迎视亚裔男子冰冷的目光。对方看上去不如黑人可怕,可身上隐藏着一种可怕的黑暗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避开。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你们找错人了。”唐家傲硬着头皮说。

“唐家傲,你这个纽约大学的白痴,我们专程去拉斯维加斯请你回来,你觉得我们会不先调查清楚你是谁吗?你听着,你拖的越长越痛苦,在这里装英雄没半点好处!”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明白告诉我。”

“那个东西在哪儿?”

“什么东西?”

亚裔男子猛然一拳打在唐家傲裆部,看着他嚎叫说,“你继续装傻,我会割下你的老二喂狗。”

“请告诉我你要什么东西?”唐家傲艰难地一字一句地说,疼痛和羞辱让他怒火中烧。

亚裔男子凝视着唐家傲,似乎在观察他表情的真伪。“雪莉给你的东西在哪儿?”

“谁是雪莉?我不认识雪莉。”唐家傲见对方表情不善,立刻绷紧身体,准备挨打。

“你和雪莉同机来美国,那天晚上你给她打电话。”

“你说商丽人?”唐家傲瞪大眼睛,他想过种种可能,却怎么也没猜测到一切麻烦因为商丽人而起。那张漂亮的面孔浮现在眼前,他忍不住为她担心。难道她落到他们手里,天知道会受到什么折磨。那一刻,他忘记自己的处境。

亚裔男子没有忽略唐家傲表情的细微变化,“她说她有东西放在你这儿。”

“什么东西?”

“不要搞错,你不是问话的人!”

“商丽人没给我任何东西。我来美国带的东西,都在这里!”

亚裔男子脸上略过一片阴影,“那天晚上你为什么给雪莉打电话?”

“我想约谈她出来吃饭。”

“为什么一大早你离开洛杉矶?你预订了三天的旅馆。”

“我,我喜欢商丽人,机场我看到有男人来接她,晚上电话她也没回我,让我很不好受。我想远离她,忘了她。”唐家傲有些尴尬说。

“所以你去拉斯维加斯!”亚裔男子点点头,“雪莉确实是个美人,可惜这世界上有些玫瑰带刺,不能碰!”

“她在哪儿?”

“怎么,你想见她?”

“可以吗?”

唐家傲的问题似乎难住亚裔男子,他若有所思地瞧着唐家傲,“雪莉都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她做进出口贸易,来美国看客户。”

“就这些?”

“我们谈了一个小时,只是随便聊天,主要谈她看的一本小说。”

“什么小说?”亚裔男子的手机震动,他看了眼屏幕,走出房间说话。黑人和穿着湖人球衣的长发亚裔青年交换目光,黑人漠然地倚着墙壁,长发青年则好奇地盯着唐家傲。

亚裔男子很快回来,他拿起夹克,对黑人说,“放他下来,给他点东西吃。不要让他跑了。”

“请放了我,我保证不会报警,不会对任何人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唐家傲说。

“很抱歉,暂时我不能放你。如果你合作,不惹麻烦,等我们的事情完了,我会让你平安离开。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留下。”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无辜的!你们找错了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留我没有任何意义!”

亚裔男子走到唐家傲面前说,“无辜?你懂什么叫无辜?你又见识过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啥,我告诉你,这世界不存在无辜!”

亚裔男子面部表情没有明显变化,声音语调如常,但瞳孔似乎被一团雾气遮盖。房间变得异常安静,黑人和长发青年僵硬如雕像。

“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亚裔男子打断说,“你认为我们犯了错误,不该打扰你的假期,不该让你皮肉受苦,生活对你不公平,你有权利抱怨。很不幸,以前你不过生活在一个气泡里,没见识过世界真实的一面。对于很多人,游戏规则不一样,没有所谓公平、无辜、权利那些深奥字眼。生活给你什么,你就要接受什么,你活着就是恩赐!我不管你是否知情,不管你和那娘们有没有一腿,不管你有没有为她隐藏东西,你已经打破平衡,干扰到我的事情,所以必须承担责任!现在,你要像个男人一样闭嘴,有点担当,否则我会用另一种方式招待你。选择权在你手上,我他妈的一点不在意你选择什么!”

唐家傲感觉自己站在一根细细的钢丝上,下面是万丈悬崖。亚裔男子像头捕猎的恶狼,露出尖利牙齿,盯着他的喉咙,准备扑上来吮吸热血。他不能让局势恶化,可也不能示弱。他已经懂得亚裔男子的思维模式,此人生存在不同世界里,有完全不同的游戏规则。软弱得不到任何同情,唯有被吞噬。一个奇怪的念头跳入他脑海,商丽人和亚裔男子有某种共同之处,两人似乎信奉同一套生存法则。

唐家傲深吸口气说,“先生,如果我做什么事情冒犯你,那不是我的本意。我明白,有些事情我们不喜欢,却不得不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可我见识过一些事情,懂得你说的那种规则。我没权利提要求,我只希望为了你我共同的利益,你能换位思考,可能会看的更清楚,做出双赢的选择!”

“什么双赢?”

“我是一名游客,在中国做老师,与美国没有半点关系。但我认识一些人,如果我失踪,将有人来找我,必然有一番正式调查。可能你很有经验,能应付这些麻烦,但有必要吗?如果你让我走,我会立刻去机场,离开美国。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事情到此结束。我没见过你们,也不认识雪莉,你什么都不必担心!”

“谢谢你的提议,不过,我原本也没担心。”

“那是我错了。我还以为在你的世界里,防患于未然是最好的习惯!”唐家傲平静地说。

亚裔男子凝视唐家傲好一阵子,“你确实见识过些事情。”

唐家傲勉强做个耸肩姿势,动作滑稽,引来黑人马克的嗤笑。

但亚裔男子没有任何嘲弄表情,相反他望向唐家傲的目光中多了些尊重。“等几天,我亲自送你去机场。”

唐家傲无言以对,他赢得亚裔男子的尊重,却没能劝说对方改变主意。亚裔男子不会让唐家傲活着离开,他清楚唐家傲知道这点,可不在乎。

 

上一节       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