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师之美国惊魂 第一章 1-2 赌城

唐家傲睡梦中醒来,第一个念头是商丽人已经下机。他一阵恐慌,周围熟睡的旅客让他安静下来,他借上洗手间的机会查看商丽人,她已经醒来,正在聊天,没有丝毫回去的意思。

飞机着陆前,商丽人回到座位,她冲唐家傲笑笑。一股热流涌遍他全身,他苦等半天的烦躁不翼而飞。“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商丽人淡淡一笑,未加解释。

“下飞机要不要送你?我租了一辆车,很方便。”唐家傲说。

“谢谢,不用,有朋友来接我。”

唐家傲想问她是不是你男朋友来迎接,他还剩的一点自尊心让他勉强没有失态。

下机前,唐家傲帮商丽人取下行李箱。两人没再交谈,商丽人戴上太阳镜,恢复拒人千里的状态。唐家傲感觉周身冰冷,只想找个温暖的地方藏起来,永远不要再见到她。他有意拉开距离,远远落在后面,但他的目光不受控制,贪婪地注视着她的的一举一动。

唐家傲的行李简单,只有一个托运的皮箱和一个电脑包。他收好行李,见商丽人还在等待,就找个角落远远地站着,在同一屋檐下的等候带给他某种慰藉,如同溺水之人,哪怕稻草也要伸手去抓。

半个小时过去,同机的乘客几乎全部散去,另一航班乘客开始等候。商丽人推着行李车走到一个柜台前,与一名机场人员交涉什么。唐家傲不由自主地凑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商丽人说。

“我看你是否需要帮忙。”

“我的一个行李箱不见了,等他们查看结果。”

“小姐,我们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找到你的行李,我们会通知你。你先填好这个表格。”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机场人员走过来说,没有丝毫歉意。

“我的行李装着送朋友的礼物,一定要找到。”商丽人说。

“我已经让人查看过,后面仓储间没有你的行李。”

唐家傲问,“如果行李丢失,怎么处理?”

“先生,我们会找到的。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打这个800电话。”

商丽人填好表格,和唐家傲并肩离开。

唐家傲瞥了眼商丽人行李车上的大行李箱,“你这次来美国行李可真是够多的,两个行李箱,一个随身带的箱子,再加上一个手提包,搬家啊!”

“朋友托我带的东西。”

通过海关的乘客排成长队,两人站在一起,没有交谈。她在想些事情,明显心不在焉。

海关官员是个中年黑人女人,她盯着他们的目光显然不友善,却没要求检查行李,挥手放行。

商丽人停住脚步说,“唐老师,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我的朋友在大门口等我。很高兴遇到你,祝你美国玩的开心!”

“好,再见!”他本能地说。

她推着手推车,却没有转身,而是用一种女人特有的表情看着他,似乎在说,“你还有什么话想说,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他直直地望着她,有千言万语却无法张开口。他似乎抓着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眼睁睁望着黑暗的冰水,却无法改变沉船的命运。

她脸上露出些许悲哀,深深地看他一眼,不易察觉地笑笑,转身离开。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一阵风吹走所有感觉,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才突然苏醒。

他在航站楼的大门口看到她,她和一个男子拥抱在一起。他看不清楚那男人的脸,能看出男子是一名气势不凡的中年亚裔。两人神态亲昵,他搂着她的腰,送她上了一辆等候的黑色豪华轿车。穿着制服的司机关上门,把她的行李一一放进车厢。

他目送豪华轿车缓缓融入机场的车流里,胸腔内涌起一股强烈的痛楚,好像没有注射麻醉剂时就被切割了阑尾。他的面色一定很可怕,引来不少目光。

洛杉矶机场巨大无比,他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找到假日租车公司的办公室。

柜台后一个满脸粉刺的年轻白人犹疑不定地望着唐家傲,好像他走错了门。

“你好,我来取车,我预订了一辆别克四门轿车。”唐家傲掏出国际驾照说。

白人没碰他的驾照,依然盯着他说,“你没事吧?”

“为什么这么问?”

“哦,没什么,只是你脸色不太好。哥们,如果你感觉不舒服,不要开车。上星期两个英国人喝醉酒把我们一辆林肯导航者开进大海里,一死一伤!”

“我没喝酒。”唐家傲目光扫过对方脸上的粉刺疙瘩,暗忖是否同病相怜,一个肉体受伤的人能够同情一个心灵破碎的人?

租车职员麻利地办好手续,从墙上取下一个车钥匙说,“车在外面,灰色别克。如果租赁期间发生任何问题,请拨打这个800电话。祝你好运!”

“谢谢!”唐家傲走出办公室还能感觉到背后的目光。

他拿到一辆新车,车内散发着皮革的味道。他驾车来到最近的加油站,在洗手间里毫无征兆地开始呕吐,清空肠胃,还涕泪直流地干呕半天。他进商店买了杯热巧克力,小口慢慢喝完,才鼓起精神开车到酒店。

办理入住手续时,他改变计划,只停留一夜。他原本打算看一场洛杉矶“银河”职业足球队的比赛,小贝曾经效力这支球队。他还想参观当地两个很有特色的博物馆,可现在兴趣索然,一个24小时前还不知名的女子占据他全部心神。如果不是极度疲劳,他会连夜驾车离开。

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他却鬼使神差地拿起电话,拨打商丽人留下的号码。

“你好。”线路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呃,请问,商丽人在吗?”他感觉热血涌上脸颊。

“谁?”

他关掉电视说,“商丽人。”

“哦,请问你是哪位?她正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

“我是唐家傲,我们乘坐同一航班来洛杉矶。”他不懂得自己嘴里说出的话,他没计划留下名字。

“请你留下电话号码,她会打给你。”

“242-763-2449,分机546.”

他等候了一夜商丽人的电话,电话铃声始终没有响起。他迷迷糊糊睡去,辗转反侧,几次以为听到电话声。

凌晨五点,他再也无法忍受,索性起床。他必须离开洛杉矶,只要在这个城市里,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商丽人,想他们的谈话,想她幽怨的眼神,他处于爆炸的边缘。他本计划用两个星期时间驾车横穿美国,沿途在一些自然景点停留,但他焦躁不安,既不喜欢独处,也不愿意有人陪伴。他需要在陌生的人群中感受温暖,附近恰好有这样一座城市。

高速公路上车辆不多,多半匆匆出现,匆匆消失。他打开车窗,凉风习习,空气中有股淡淡的湿咸味。黎明的曙光点缀着远处的地平线,车灯刺破周围的黑暗,整个城市还在睡梦中。

美国人称洛杉矶为天使之城,如果真有天使,他情愿请求天使帮他抹去昨天的记忆。

他把收音机音量放到最大,让乡村歌曲在耳边吼叫,伤感的歌词说出他无法讲述的情感。他在慢行道驾驶,时速控制在每小时六十英里,他处于机械状态,不敢高速行驶。他无法忘记商丽人,但离她越来越远会让那种痛楚更容易忍受。

上午八点钟时,路上车辆渐渐增多,很多人喜欢从洛杉矶驾车去拉斯维加斯。他在高速路上一座休息站停车,加满汽油,吃了点早餐,在清晨阳光的温暖抚慰下,沉睡了三个小时。

当赌城标志狮身人面像出现时已近黄昏,他在十字路口左拐,没选择开进城内,而在城郊一家酒店住下。拉斯维加斯城市内外酒店价格差别不大,精明的美国人很清楚让小利赚大钱,廉价的餐饮和住宿让游客们在赌场一掷千金。他选择城外是喜欢安静,七八年前他来过这里,城内实在嘈杂,不管什么时间都有人在狂欢。

他放下行李就坐车进城,直奔凯撒赌场二楼餐厅。赌场为了招揽客人,花重金请世界各地名厨,提供顶级菜肴,还价廉物美。他放开肚子,大吃了一顿牛排,慢悠悠地走进赌场。

赌场内气氛火热,喧闹声此起彼伏,不过客人多半是尝鲜的游客,真正的赌徒们要晚些时候出现。

路过一排排老虎机,他进入赌场中心地带。大厅里有上百张桌子,陈列着各种人类能想得出来的概率游戏。他缓缓步行,偶尔在某张桌子旁停足,视线甚少停留在桌上的赌注,更多悄悄观看赌客们,他们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让他入迷。

他尝试过赌博,两个小时的21点让他彻底懂得自己没有赌博的基因,可他喜欢赌场的气氛,空气中充满赤裸裸的欲望,几乎触手可及。世界上没什么东西能比欲望更激发人的原始本能,让人肾上腺分泌加速,汗毛竖立,血液沸腾。他的本性是个克制的人,倾向于数学的逻辑思维,不倾向起伏的情绪冲动。不过,他愿意在确定边界的情况下感受另类人生,赌场提供了很安全的边界。而且,商丽人带来强烈的冲击,他的内心世界天翻地覆,他需要找个安静的港口避难,慢慢找回自己。

旧地重游,他发现赌场变化不大,女招待打扮更加暴露些,人群依旧,华人比例明显增多,好几张桌子完全被黑头发黄皮肤说汉语的人占据。他们不分年龄性别,极度投入赌桌上方寸之地,真正心无旁骛。有些人拼命叫嚷,试图通过声音来控制骰子或者罗盘;有些人老僧入定般沉静,只有眼球的转动显示生命的痕迹,但目光堪比聚焦镜,可以熔化金属。每个看到他们的人,都会感受到他们的狂热。上天大概真的公平,没有信仰的人们,可以信奉运气。

他的目光偶尔投射在赌桌工作人员脸上,和赌徒的投入相比,他们更像是机器人,动作熟练,面无表情。大赌场通常要求赌桌工作人员有几年小赌场工作经验,当你见识过太多疯狂,剩下的只是麻木和疲倦,尤其很多人是赌输积蓄后站到桌子另一侧。

唐家傲看了眼手表,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赌场是让感官停止正常感受的地方,一切的布置、刺激和活动都是为了让人忘却时间,一个没有强大自控能力的人将被拽入漩涡。

他缓步走出大厅,上楼看了一场音乐剧和一场脱口秀,演出非常精彩,水平不亚于纽约百老汇。

这是拉斯维加斯的奇特之处,如果一个人不赌博,会发现这座城市生活质量很高,小城市的安逸加上大城市的精彩,可惜不赌博的人很少,赌博的人不太关注生活质量。

夜晚的拉斯维加斯璀璨耀眼,气温凉爽许多,大街上挤满了兴奋的人群,对很多人来说一天才刚刚开始。

他准备回酒店休息,却鬼使神差地走进一家喧嚣的酒吧。里面人头涌动,他勉强挤到吧台,要了杯龙舌兰。清澈的液体流进肠胃,他感觉全身起火,闭上眼睛紧咬牙关才没大喊大叫。

他睁开眼,用手背快速地擦掉两滴眼泪,看到不远处两个女人的笑容,毫无疑问她们目睹他的窘样。他微微点头,移开视线。没想到其中的白人女孩过来用中文说,“嗨,你好。”她面容清秀,身材高挑。

“你好。”他用英文回答,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女孩丰满的胸脯上,体内升起另一团火焰。

“你说英文?”女孩用英文说,她和他贴的很近。

“没问题。”唐家傲感受到她身体的热量。

“你一个人吗?”

“呃,是的,我一个人。”

“你需要人陪吗?”

“嗯?”他闻到她香甜的呼吸,含着香槟的味道。

“我可以去你房间,我们也可以去后面的酒店,价格优惠。”

“啊,NO,我不需要。”

“如果你改变主意,可以找我。我一小时300,加上我的朋友500。”女孩快速在他脸上亲吻一下说,“你该尝试一下我们!”

他望着女孩走回同伴处,不知道是酒精还是别的作用,他能清楚感觉到体内的冲动。他渴望释放,但不知怎么眼前浮现商丽人的影子,尖锐的刺痛呼啸着回来,令他兴趣全无,他喝了口酒,快步离开酒吧。

他回到酒店,安静的大堂只有前台服务员。她听到脚步声,抬头扫了眼,疲倦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又低头看着一本厚厚的小说。

他的房间在十五楼拐角,楼道静悄悄地,偶尔有房间传出电视机的声音。刚刚进屋,他就听到电话铃声。

“你好。”

没人说话。

“喂?”唐家傲略微提高声音。

电话挂断。

唐家傲有些无奈地放下电话。他准备休息,明天还有更精彩的演出。洗完澡,他听到敲门声,他裹着浴巾来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到一名旅馆保安。

“先生,抱歉打扰你,楼下房间的客人抱怨渗水,我要查看一下。”保安是亚洲人,说一口地道的美国英语。

“你弄错房间了,我刚刚洗澡,不会渗到楼下。”

“我只需要一分钟,先生。如果这个房间漏水,我们将免费为你换个套间!”

“好吧,请快点”他无奈开门。

“很抱歉,先生!”保安走到浴室门口转过身来。

唐家傲看到对方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枪口对准他的胸膛。他下意识地举手。

“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伤害你。”保安紧盯着唐家傲的眼睛,用枪口示意他进屋,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跟进来关上房门。

“我是中国游客,昨天才到美国,你一定弄错人了!”唐家傲用结结巴巴的英语说道,恐惧像冰水涌入他的血管。他熟悉枪械,当年美国留学曾在靶场打工,见过各种口径的武器。保安握着一把点22口径的小手枪,杀伤力不大,甚至发生过弹头无法穿透胖子皮下脂肪的事例。可盯着黑洞洞的枪口,他相信自己没有足够脂肪来挡住子弹。

“中国人?”保安皱眉抓过桌上的钱包。

“嗨,钱你都拿走。请不要伤害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和警察说!”唐家傲有意望着墙壁,不正视保安。他脑海里已经印下保安的面孔,东亚人,中日韩皆有可能。五官端正,一副大众脸,除了眼神凌厉外,没有让人过目难忘的地方。

保安没动钱包里的一千美元,直接拿出唐家傲的国际驾照,对照着他的脸问,“你是唐家傲?”

“你们找我?”

“收拾他所有东西,全部放在包里,不要漏掉浴室。”保安对一直保持安静的黑人说。

黑人看了眼唐家傲,微微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一步跨进浴室,他手里拎着个黑色的运动包。

唐家傲可以肯定自己陷入巨大的危险中,他必须自救,他看了眼微微敞开的窗户,估量跳窗的可能性,十五楼的高度大概会让他每根骨头碎裂。他只能冲出房门求生,可保安保持着三步的距离。此人身高和他相仿,肌肉更发达,而且持枪的姿势很放松,没有丝毫新手的紧张。

保安厉声喝道,“转过身,趴在地上,快点!”他见唐家傲没有反应,枪口放低,对着他的膝盖说,“你愿意主动趴下,还是带着一颗子弹躺下?”

望着保安黑漆漆的眼睛,唐家傲感到一阵寒意,晓得对方心狠手辣,绝非空言恐吓。他屈膝跪下,慢慢趴在地毯上。

后面没有动静,唐家傲极力地聆听。保安似乎在靠近,可他不敢确定。不管怎样,趴在地上他无法反抗。实际上站着他同样无力反抗,只是他还没有接受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他深吸口气,努力保持镇静。他必须思考,弄清楚最关键的问题,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找上门来?他没得罪过任何人,也没有敌人。

无数想法涌上脑海,唐家傲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是幻觉,他不过陷在一个无法醒来的梦中。

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后背传来,他所有神经末梢超负荷运作,在他体内爆炸,他不由自主地痉挛。黑暗渐渐笼罩一切,他昏死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