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八章 18-2 手表和时间(1)

内阁会议刚开始,就火药味十足。

财政部长萨摩斯首先发言,矛头直冲军方。“总统先生,请原谅我的激动,但我必须说,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巴菲特将军刺激中国人的言论过分!他觉得南中国海形势还不够危险,居然公开宣称全面战争,威胁使用美国武器库中的所有武器。他想要做什么?军方的目的是什么?啥时候美国宪法被改写了,不再是平民领导军队,而是将军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国防部长史蒂文斯蔑视萨摩斯,矬子犹太人凡事都从金钱角度考虑,却忘记谁在保护他的钱袋子。史蒂文斯好整以暇地端起咖啡杯,喝着星巴克浓郁咖啡。他眼角余光见奥巴马总统脸上不动声色,放在裤兜的左手却在微微晃动,大概在转动他访问肯尼亚得到的当地念珠。史蒂文斯觉得是个好兆头,紧张的奥巴马容易被说服。

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说,“我和萨摩斯先生意见相反,巴菲特将军很有勇气,他肩负着美国保卫民主和自由的使命和责任。中国人非常狡猾,如果我们软弱,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我们唯有足够强硬,他们才会放弃拖延手段,真心实意解决南中国海危机!”

史蒂文斯接话说,“巴菲特将军的原话是‘任何人都应该记住,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最有毁灭性的武器’,我不认为他的话有任何错误。他不过在阐述世人皆知的事实。中国人生活在狂妄自大的气泡里,缺乏对现实世界的认知,有人提醒他们一下不是坏事。”

“你们军方才是狂妄自大!”萨摩斯激动地一拍桌子,“9/11后,美国已经打了十五年战争,花费十几万亿美元,国库空虚,财政捉襟见肘,民众怨声载道。请睁开眼睛看看,我们没钱投资基础设施,桥梁、公路、铁路在塌陷,退休人员靠着少得可怜的退休金度日,很多人吃不饱饭。这个曾经伟大的国家,不仅不在乎老人,还忽略年轻人,公共教育快沦落到世界三流。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要美国破产才满意?”

“我们都知道萨摩斯先生的夸张天分,”坎贝尔嘲讽地笑笑,“美国—”

白宫主任打断说,“等等,你们先不要吵,总统先生需要先了解最新形势!”他环视屋内,微微皱眉说,“所罗门先生和马克斯维尔先生临时有事,晚点赶来,请克里国务卿先说吧。”

史蒂文斯这才意识到中情局局长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同时缺席,不禁好奇发生什么,他看了眼坎贝尔,后者紧张地使个眼色,示意他专注。

克里国务卿面容枯槁,神情疲倦,瘦高的身材看上去像根竹竿。他摘下老花镜说,“先生们,我必须说这是前苏联解体以来,美国遭遇的最大危机!”他先看了眼奥巴马,奥巴马没有反应,一副神游万里的样子。

克里继续说,“我们的欧洲盟友态度含糊,德国政府除了不痛不痒地呼吁克制外,没有任何实际支持。法国总理说支持航海自由,但法国总统说不支持武力冲突,典型的法国佬!英国目前为止最坚定,英国政府正把皇家海军主要力量派往南中国海,英国议会也在讨论战争授权,但美国驻伦敦大使秘密报告,英国议员们在观望美国政府的反应,不会贸然表决。亚洲盟友态度很微妙,日本政府发言人口头支持,但没有实际行动。韩国人……”

“国务卿先生,我不知道是因为你戴着一副悲观眼镜,还是别的原因,但你的叙述和实际不符!”坎贝尔目视奥巴马说,“总统先生,我们都知道亚洲人的文化和传统不像我们美国人直接,用行动而不是语言来表态。表面上我们没得到太多公开支持,可只要换个角度,看看中国人的处境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越南已经夺取西沙群岛,菲律宾占领南沙群岛大部分,台湾随时可能放弃南中国海最大岛屿 – 太平岛,民进党政府已公开暗示。用不了多久,中国在南中国海就没有立足之地,中国海军南下的大门将被彻底堵死。再看陆地,尼泊尔政府邀请印度帮助平息毛派游击队的叛乱,印度军队已经驻扎在中国边境,完成对西藏的包围。考虑流亡印度的西藏人的人数和政治倾向,西藏已经成了中国腹部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缅甸政府和印度的军事联盟,断绝了中国南下印度洋的通道,是对中国扩张的又一严重打击!”

“美国驻印度大使说,印度人公开宣称侵占尼泊尔得到中情局的支持!”克里说。

坎贝尔随意地说,“所罗门局长不在,我不方便替他回答。但大家都知道印度人的心病,1962年的边境战争一直让印度人感到羞辱,你不可能阻挡十四亿颗复仇的心!”

众人一阵哄笑,克里皱眉说,“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说法,我们都知道南亚大陆的高度危险性,巴基斯坦人不会坐视印度人打击他们的中国盟友,这可是两个核大国!”

“印度人都不担心巴基斯坦人,我们操心什么?再说,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南中国海局势,中国没有盟友,连北朝鲜都和中国保持距离,一直叫嚣战争的平壤出奇地平静。”

“坎贝尔先生,你把大国外交想的太轻松了吧?你可能觉得形势大好,我看到的可是危机四伏。你说的这些盟国我去过不止一次,他们不喜欢中国,不逮捕就站在美国这边。他们最希望中美平衡,而不是一家独大。而且,不要忘了那些对美国抱有敌意的国家,比如俄罗斯和伊朗,你不会天真地认为普京坐视我们进攻中国吧!”

“普京才不在乎中国人的死活呢,给他乌克兰,他感激还来不及!”史蒂文斯说。

“乌克兰什么时候成了美国兜里的筹码?”

“先生们,注意你们的态度,这不是表现口才的地方,你们的工作是帮助我决策!”奥巴马突然威严十足地说,“副总统先生,国会现在什么态度?他们这阵子可是够热闹的!”

“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正在开会,我从可靠渠道听说,支持你的议员有八人,足够通过授权你使用一切必要武力的议案。如果参议院表决,票数可能接近,但也应该有半数支持。”副总统拜登意兴阑珊地说。去年他独子意外死亡,他深受打击,一心等着任期结束,回乡村定居,远离政治。

“谢谢你幕后的努力劝说,副总统先生!”奥巴马看向克里说, “中国方面有什么消息?白宫和北京的热线电话虽然畅通,但中国人始终沉默,我到要看看他们能忍到什么时候才来电话!”

克里不安地在椅子上改变坐姿,“据我所知,中国大使曾找过几名亲华国会议员,了解国会对你的支持后,就没什么动静。昨天,他来国务院见我,却除了继续说明官方立场外,没多谈南中国海局势。老实说,我个人感觉是,北京已经不相信我们的话,认为我们蓄意挑衅!”

“典型的中国式狂妄自大!”坎贝尔说。

“狂妄自大的可不仅限于中国人!”有人低声说。

声音来自对面,史蒂文斯皱眉扫视,没找到说话者。这时候屋门打开,中情局局长所罗门和联邦调查局局长马克斯维尔并肩进来。

“总统先生,很抱歉我们迟到,国会大厦出了点事,我正好在另一个房间回答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提问,听说后就赶去处理。”马克斯维尔说。

“联邦调查局在华盛顿有几千人,你说除了你没人能处理?我期待所有人准时参加内阁会议!”奥巴马说。

“开始有人说是恐怖袭击,我担心是中国人捣乱。”

史蒂文斯早已获知国会大厦的事,所以盯着所罗门,看他怎么解释。

所罗门镇定自若,脸上看不出一点自己助手刚刚被杀的忧虑。他大模大样地坐下后,把一份文件夹滑到奥巴马面前,大声说,“总统先生,最新的中国情报,我认为你应该看看。”

奥巴马打开文件夹,读完后,面露喜色说,“这个消息得到核实了吗?”

“我们还在核实。鉴于内容的敏感性,需要些时间。不过,情报来源非常可靠,之前的情报都很准确!”

奥巴马看着众人,郑重宣布说,“中国一批退休高级官员联名写信,要求改变现行政策,让民众充分享受自由和民主权利。在共产党内部引起轩然大波!”

史蒂文斯表面无动于衷,心里暗暗叫好,知道所罗门的这份情报比他所有的争论都管用,奥巴马骨子里是个很狂妄自大的人,非常迷信自己的领导魅力,你不能告诉他什么,因为他极度多疑,但是只要你能引领他做出某种结论,他会誓死捍卫。

“我们不能放松军事压力,唯有如此才能迫使中国人让步!”所罗门更会演戏。

克里反驳说,“也许正好相反,美国军事压力将让中国人团结在一起!”

“国务卿先生是根据个人经验得出关于中国人的结论?现在,可不是所有人都团结在奥巴马总统身边!” 坎贝尔说。

“那是因为你的野心模糊了你的眼睛!”麦卡锡忍不住说。

“够了!”奥巴马生气说,“这不是高中辩论会,我们需要的是做出结论。如果你们不能停止个人攻击,我只能结束会议,找其他能够帮我做决定的人!”

屋内一时间安静下来,奥巴马目光扫过众人,停留在拜登脸上,问道,“副总统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拜登似乎有些吃惊,他看了眼麦卡锡,又看了眼史蒂文斯,说道,“我毕生事业都在抵制极权国家的侵略扩张,红色中国对亚洲和世界的安全和繁荣是极大的威胁,我支持打击中国野心的行动。但同时,我们也要小心,中国毕竟是大国,军事力量强大,还有核武器。”

“中国人的反击不会限于军事领域,你们忘了‘超限战’?我们的水电基础设施、核电站、铁路系统、金融网络和银行系统都是薄弱目标!”国土安全局局长霍金说。

“谢谢霍金局长的提醒,美国本土确实存在漏洞,可中国呢?我们反制手段的威力是他们的十倍,他们很清楚这一点,只有疯了才敢攻击我们的民用目标!”坎贝尔停顿一下,“再说,我们还有互联网的开关,有必要可以关闭各个区域。”

“听起来像是寄希望于敌人的克制。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可连伊朗人都敢袭击我们的民用设施,中国人怎么可能不反击?”

史蒂文斯不客气地说道,“正因为你不是在这方面的专家,我可以告诉你专家的意见,中国的所谓网络攻击技术是绣花枕头,擅长的不过是对中国国内的信息封锁,或者偷窃点美国的驾驶员信息,真要和我们信息部队交手,结果会怎么样?我可以确定地说,就好象中国篮球队挑战美国篮球队,我们绑着一只手都能赢!”

“一只手打篮球,有趣的说法,我不知道国防部长先生还是个篮球迷!”奥巴马笑着说。

“史蒂文斯先生不仅是篮球迷,还经常和泰勒先生、米勒先生一起看橄榄球比赛!”麦卡锡说。

奥巴马的笑容有些僵硬,这两个名字是美国最大高科技军事用品企业总经理。

“他们都是爱国人士,提倡美国工业复苏,赞同总统先生的医疗改革计划。”史蒂文斯面不改色说。

“得了,别扯了,他们赞同的是五角大楼每年越来越多的订单!去年他们送给驻扎阿富汗的将军们的礼物包括五万美元的名牌手表。”麦卡锡说。

“纯粹是造谣,国会道德委员会调查过此事,结论是没有贿赂!”

“那是因为国会议员们得到了更多好处!”

“美国人有手表,中国人有时间!”有人在屋子后面说。

“我认为你的时间概念和现实脱节。中国人的好日子和股市、房地产联系在一起,已是昨日黄花。看看他们的人口组成,40%的人口超过六十岁,青壮年都是独生子女,自私自利,又生活在一个生态日益恶化的环境里,假如十年后不变成二流国家,就是福气!”所罗门说。

“是吗,不知道所罗门局长什么时候成了人口问题专家?再过十年,美国的非法移民将超过五千万,占总人口的20%,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我们更应该担心变成三流国家?”说话的人是国家科学技术顾问雷纳德博士,平素寡言少语。

“这是共和党耸人听闻的……”所罗门突然听到“咣当”一声,奥巴马起身撞翻了椅子,大步走出室外,重重地摔门。

众人首次看到奥巴马情绪失控,不禁面面相觑。

史蒂文斯干笑两声说,“我想总统先生太热爱戏剧,用独特方式宣布会议结束。”

“你们的阴谋不会得逞!” 麦卡锡说。

“你确信,白宫办公厅主任先生?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史蒂文斯身体前倾,直视麦卡锡说,“当尘埃落地,我还会站在这里,你和很多人可就未必了!”

“国防部长先生,你威胁我吗?”

“请不要动怒,你没资格。”史蒂文斯环视屋内,不少人避开他的目光,“麦卡锡先生,我的话是说给你老板听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