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八章 18-1 战争边缘 (2)

五个小时后,华盛顿橄榄球对红皮人体育场停车场东北角,西蒙尼和鲁笑坐在一辆红色轿车里。两人已经坐了半个小时,西蒙尼面无表情,两眼直视前方。鲁笑忍着内心焦虑,保持沉默。

西蒙尼手机轻轻震动,他看了眼屏幕,抬头望着对面开来的黑色豪华汽车,“他来了。你去吧。”

鲁笑下车前,犹豫一下,“他是谁?”

“你最好直接问他。”西蒙尼扭头看着鲁笑说,“你时间不多,他只同意十五分钟。”

“狗屎!”鲁笑快步走过去,他身体还很疼痛,但不再感觉虚弱。

豪华汽车后门打开,鲁笑上车后,一名高大白人示意他举手转身。鲁笑服从。白人快速搜身,下手有点重。鲁笑忍着没抱怨。白人无言下车,关上车门。鲁笑看向坐在对面座椅上的中年白人,对方恰好也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你有五分钟时间,中国特工先生。”白人语气中立说。他其貌不扬,但目光中有股常人少有的精明睿智。

“抱歉,你是谁?你能直接和奥巴马总统说话吗?”鲁笑浏览过白宫网站里的高级官员照片,没认出此人。

中年人似乎觉得鲁笑问了个很好玩的问题。“我是财政部长萨摩斯。除非发生了些我不知道的事,否则奥巴马总统没有理由拒绝见我!”

鲁笑在日本读过关于萨摩斯的报道,美日政府金融政策上紧密合作,萨摩斯多次参与高层会谈。日本人评价萨摩斯,目光深远,对经济动态有着令人惊讶的直觉,是真正的华尔街大亨。

“年轻人,你还有四分三十秒。我在包厢约了些朋友看球,迟到的话可不礼貌。”

“财政部长先生,谢谢你愿意见我。我得告诉你,这次所谓中国间谍时间,是韩国情报机构一手导演,目的是挑起中美战争,美国政府内部一些人……”鲁笑一口气讲完,他提前练习过,用时三分钟。

萨摩斯认真地听完,思考片刻说,”我负责美国财政问题,不管情报工作。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可我爱莫能助。”

鲁笑惊讶说,“你应该告诉奥巴马总统,他得知道—”

萨摩斯不耐烦打断说,“听着,我相信你的话,可别人会认为这是你的一面之词。而且,我不认为奥巴马总统对你的话感兴趣,说了也是白说。”

“为什么?”

“因为现在事态发展已不受他控制,谁在背后策划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应付眼前局面。”萨摩斯无视鲁笑的惊愕表情,看着他的眼睛说,“所以我建议你立刻通知你的上司,此时此刻和美国对抗,绝非明智。你们应该从南海后撤,化解危机!”

鲁笑这才明白萨摩斯同意见他的原因,他难掩心中苦涩。“萨摩斯先生,谢谢你的建议,但请允许我尊重地说一句,你们看错了局面。第一,我不是中国特工。我的中国联系人被中情局和韩国人联手陷害,已经失去影响力。第二,南海这件事,错不在中国,是美国手伸出太长。即便中国这次退让,也心怀愤懑,对美国愈加仇视。长远来说,中美必有一战!”

“长远来说,你我都死了,那时候发生什么,我不认为此刻我们操心未来!”

“好吧,是我没说清楚。让我再说一遍,美国在逼着中国成为生死敌人。中国将别无选择,只能为生死而战。美国将犯下建国以来最大的错误。”

萨摩斯耸耸肩膀,看了眼手表,“一切皆有定数,我们只能做我们力所能及的,操心太多没用。”他整理一下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几秒钟。“我得走了,今天约会的人很重要。”

鲁笑心里一动,问道,“你约会的不是华尔街的人吧,萨摩斯先生?中美战争好像对金融市场影响巨大。”

萨摩斯目光瞬间变得锋利,他凝视鲁笑片刻,下车敞开车门锁,“如果我是你,中国特工先生,会立刻离开这座城市,我听说很多人在找你!”他砰地关上车门。

鲁笑在车里静坐了几分钟。他回到红色轿车,西蒙尼面色凝重地看着他。

 

回到公寓,鲁笑打开有线电视,发现屏幕全是雪花,收不到任何频道。他重新连接线路,依然不管用。他看向坐在一旁的西蒙尼,西蒙尼装作若无其事地翻着报纸。“电视上有什么?你们不想让我看到。”

“什么都没有。”西蒙尼见鲁笑一脸怀疑的神情,“你现在需要睡眠,明天我给你们带电视。”

“到底发生什么?你想要我去酒吧看新闻?”

“国会明天将召开联合会议,讨论是否授予总统战争权利。今晚‘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闭门会议,将对国会两院提出建议。”西蒙尼看着鲁笑,困难地说,“伯尼将作为证人之一,接受‘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询问!”

“你为什么说不知道他的踪迹?”鲁笑看着墙上的时钟,“我们还呆在这里做什么?我们应该去国会!”

“你疯了吗?国会戒备森严,警察控制所有出入口,伯尼还有保镖,你勉强能走路,怎么可能对付他?!”

“我不需要你陪我去,给我一把手枪!”鲁笑开始换衣服。

“国会大厦保安严密,你进不去!”

“你们美国人不是喜欢说,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吗?不管你帮不帮我,我都得去!”

西蒙尼无奈地摇头说,“你等着我,我安排证件帮你进去!”

“我在国会外的地铁站等你二十分钟,过了时间我就自己想法进去。”

“等一下,我怎么也得给你照张相!”西蒙尼拿出相机。

西蒙尼提供证件名字叫欧克利,他是国会参议员的助手。证件制作工艺高超,表面和边角磨损,看上去像用了一段时间。鲁笑微微皱眉,虽然参议员助手众多,可他打扮像个蓝领工人,做厨师或者清洁工还说的过去。

西蒙尼读懂他的心思,交好停车费,从后座拿出一套装在衣服袋的西装,扔过去说,“手枪藏在衣服架里,是那种只能发射五颗子弹的小手枪。”

鲁笑拎着西装走了几步,见西蒙尼跟在后面,停住问他做什么。西蒙尼回答说要照看鲁笑。鲁笑指着他腋下明显的枪套痕迹,他不以为意地说他有国会警察的证件。

国会大厦入口有两个通道,游客等非工作人员使用一个,工作人员使用另一个。鲁笑扫描证件通过电子栏杆,经过第二道安检,他把西装袋放进扫描机里,自己空手走过电子门。他没听到任何警告的电子提示,但坐在扫描仪后面的警察说道,“米歇尔,检查一下西装袋。”

一名身材肥胖的黑人女警抓起西装袋,示意鲁笑跟她走到一旁。鲁笑知道普通电子扫描仪很难发现陶瓷材料的小手枪,可看着女警察拉开拉链,检查西装,还是忍不住心跳加剧。他扫了眼几步远的西蒙尼,这家伙倒是神情自若。

“为什么这时候送西装?”女警察不耐烦地问道。

“你知道参议员的习惯,他们吩咐,我们服从!”

大眼女警翻了翻鱼肚般的眼珠,默不出声凝视鲁笑,有两秒钟没出声,鲁笑心里发毛,不知道哪里露出破绽。

“你脸色非常糟糕,这么下去身体将要垮掉。我告诉你,为了这帮家伙送命绝对不值得!”女警下巴扬起,示意楼上的议员们。

鲁笑接过西装袋,露出感激笑容,“我同意你的意见,忙过这阵子我一定休息!”

鲁笑在会场外的洗手间换上西装,“纽约第五大道”的西装很合身,可脚上的休闲皮鞋不是很般配,他希望人们不会太注意。

西蒙尼站在门口,欣赏地打量着鲁笑的衣服,问道,“你和警察苏珊大妈说了什么?你走后她还看着你的屁股!”

“被折磨三天,我他妈的哪里还有屁股?”鲁笑扫视周围,“伯尼怎么还不出现?”

“他们在会场里等候议员提问。不要急,总共有十个证人,他是第三个,估计怎么也要一个小时,我们需要等上好一阵子,先去餐厅喝点咖啡吧。”

他们俩人端着咖啡坐在会场外的长椅上,很多人进进出出,媒体、看客、助手、工作人员和警察,他们并不引人注目。两个小时后,就在鲁笑焦虑不安之际,西蒙尼看到了伯尼。那名白人巨人跟在伯尼后面,显然是保镖,和伯尼并肩行走的是一名装扮时髦的金发女郎和一名西装革履的亚裔男子。在电梯口,伯尼和亚裔男子握手告别,两人看上去很熟,肢体语言非常放松。亚裔男子说了句什么,伯尼哈哈大笑,亲热地拍着对方肩膀。

“李承福!”西蒙尼低声说。

“你去盯着李承福,我来处理伯尼!”鲁笑虽然很想亲手抓住李承福,可理解西蒙尼对付伯尼的难处。

“小心点,别鲁莽!”西蒙尼见李承福和金发女郎走进电梯,忙跑下楼梯,赶在他们离开大楼前跟上。

伯尼和白人巨人说了句什么,进入另一部电梯,白人巨人没有跟随他,而是向楼梯走来。鲁笑拿出手机,装作打电话的样子遮掩住脸,和他擦肩而过。

伯尼的电梯停在六层,鲁笑知道那是参议员办公楼层。他乘坐下一班电梯上去,用证件扫描读卡器,电梯门打开,鲁笑站在走廊里,左右张望,见右侧两名警察正走过来。他们神情疲倦地望着他,他坦然地迎视说,“晚上好,警官先生!”

一名警察嘟囔说,“晚上好。”另一名警察腰间的对讲机响起,他热情不高地拿着对讲机说,“5号小组收到,立刻去10楼检查。”他们走进电梯。

走廊狭长,办公室传出说话声、电话铃声和复印机声。鲁笑没法一间间搜查,他站在拐角处,同时监视电梯和楼梯。手机震动,西蒙尼问他在哪里?他说在6楼等待伯尼。没等他问及李承福,西蒙尼挂断电话。

伯尼走出顶头办公室,他独自一人,沉浸在思绪中,匆匆走到电梯前,不耐烦地按着按钮。鲁笑走到身后他才发觉,他顿时瞪大眼睛。

“伯尼,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鲁笑右手的手枪枪口顶在伯尼腰间,狠狠地戳了一下说,“你不想一辈子瘫痪,就老实跟我走!”

伯尼迈着步子,嘴里说,“你不敢开枪,这座大楼有几百个警察,他们会抓住你!”

“你想试试吗?我保证,不仅打断你脊椎,还会给你鸡巴两枪!”鲁笑推着伯尼走进男厕所,看里面无人,把伯尼撞在墙上,枪口指着伯尼的裤裆说,“你这个婊子养的,死有余辜,告诉我谁是你们要保护的中国间谍,我留你一条狗命!”

伯尼慌忙喊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发誓!”

“他代号是什么?”

“京城黄雀。”

“他在北京什么部门工作?”

“我不知道!”伯尼感觉到鲁笑枪口,急忙说,“他等级非常高,副局长亲自负责,连中情局北京情报站都不知情,每次联络都是专人去北京!”

“为什么杀雅各布?”

“他开始问太多问题,我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在我们手上!”

“谁下令杀死马歇尔?”

“郎笑仙的主意,开始我不同意,但他说可以赖到你头上。”

“是谁策划的?”

伯尼眼珠转动,“我不知道。”

“狗屎,你要不要你两个蛋?”鲁笑手上用劲。

伯尼吃痛,咬牙说,“你不明白,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有好几个……”

厕所门被推开,西蒙尼闯进来说,“嗨,别冲动,鲁笑,你有了录音,我们带他去……”

枪声响起,西蒙尼如遇雷击,像一截木头一样摔倒。他背后站着握着安装着消音器手枪的白人巨人。

鲁笑感觉到子弹从耳边飞过,他本能地举枪反击,一口气打光了弹夹里的五颗子弹,可这种小手枪的有效射程实在有限,十五米远的距离,没有一颗子弹命中巨人。

巨人看到他手枪子弹打光,狞笑着举枪靠近,枪口对准鲁笑的脸。鲁笑木然地站着。

“你现在可以死了!”巨人说道。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巨人踉跄几步,趴在鲁笑脚下。西蒙尼嘴角流血,握枪的手臂无力地垂下。

鲁笑感觉到异样,转头看伯尼的喉咙和鼻子被子弹打了两个窟窿,细细的鲜血嗤嗤地喷射,他的眼睛还残存着生命,祈求鲁笑帮助。鲁笑不情愿地松开手,快步过去查看西蒙尼。

西蒙尼嘴角流血,挣扎说,“我没事,你快走!”

鲁笑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少了一部分,趔趄着撞到墙壁上,不得不扶着水管。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失败了,所有的努力都烟消云散。

“快走,我们没法解释你的身份!”

“让我来解释,我会说服他们!”鲁笑下意识说。

“别他妈的神经错乱?没人相信你的话,他们会把你和我一起关进黑牢,永不见天日!看在上帝的份上,帮帮我,快点滚!”

鲁笑深深看西蒙尼一眼,缓缓走出厕所。走廊里寂静无声,远端房间似乎有人探头看着这边,见他出来忙不迭地关上门。他感觉恢复些生机,快步走到消防楼梯,赶在电梯开门之前,下楼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