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八章 18-1 战争边缘 (1)

华盛顿

 

“你想多了!”西蒙尼放下手枪,“不是我不想,你很危险,干掉你会让很多人晚上睡得安稳!”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热爱美国,所以我放过你!”西蒙尼取出电脑里的U盘,把桌面上的文件全部塞进一个黑色旅行袋里。他直起腰看着鲁笑说,“我不喜欢中国,我认为你们的社会、文化、制度、理念,背离文明社会,中美做不了朋友,但我们可以试着相互忍受,相互妥协。你们至少遵循某种规则,而美国的下一个对手……”他没有说完,目光变得有些遥远。

“谢谢你,哲学家西蒙尼先生。”

西蒙尼瞪了鲁笑一眼,过来接过肯尼,鲁笑此时已小腿发软。

建筑物外面有个很大的院子,堆积着很多集装箱。门口停着一辆贴着搬家公司标志的卡车车厢,车厢内则是成排的监听装置。鲁笑从后视镜看到驾驶室内一张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白人面孔。

“上车!”西蒙尼催促说。

鲁笑扶着肯尼进入车厢。西蒙尼从里面关上门,拍了拍靠近驾驶室的墙壁,卡车缓缓启动。

“那边怎么办?”鲁笑示意仓库。

“让伯尼头痛去吧,这狗娘养的胆子真大,在美国本土就敢搞这些勾当,真该送进监狱!”

鲁笑明白西蒙尼在说气话,倘若能用法律手段解决伯尼,西蒙尼就不用像兰博一样单枪匹马地闯进来。“他们会不会怀疑你?”

“用不着担心我,搞这行他们还是菜鸟。再说了,他们更担心曝光,这将是比水门事件还糟糕的丑闻。美国是他妈的每况愈下,被一群疯子和傻逼控制!”西蒙尼看着鲁笑身上的伤口,起身从箱子里找出一套皱巴巴的连体工装制服扔过去,“你先穿上,我和你还没熟悉到赤裸相对的程度。我们先去看医生,你们两个需要几天恢复。”

“有吃的吗?”鲁笑目光搜寻,车厢内没有任何可以填肚子的东西。

“车上没有。我让司机去快餐厅。我已经约好了医生,你将就将就。”

“我需要像样点的食物,他们给我们注射了很多药物!”

西蒙尼拿出手机,大拇指飞快地打字。

“今天几号?”

“13号,星期日。”

鲁笑略有些惊讶,他才被关了不到三天,却感觉像是十天,想来伯尼也着急,所以用各种手段来让他失去时间感觉。“南中国海情况如何?”

“事情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这样子什么都做不了,先养好身体再说。”西蒙尼避开鲁笑的目光。

鲁笑沉默片刻问,“这么糟糕吗?”

西蒙尼凝视着鲁笑,微微点头说,“不太妙,有点像电影上的互相用枪顶在对方脑门,大家比试谁先眨眼!”

“伯尼和一个叫李承福的韩国人勾结,他可能是韩国情报官员,提供了……”

“你先不要急,等你恢复身体,我们再好好谈谈,看能做些什么。”

“该死,我们没时间,必须先抓住伯尼,他是事情关键!”

“鲁笑,你需要听我一句,我们必须冷静,现在不是做决定的时候!”

鲁笑读懂西蒙尼言外之意,惊讶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想退出,是吗?”

西蒙尼叹口气,直视鲁笑说,“你救过我,还帮助美国避免了一场灾难,所以我听到你的消息就赶过来。但是,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不能碰伯尼,他是中情局高级主管,地位显赫,背后还有一股庞大势力。你想想,他一个人怎么可能策划如此惊天阴谋?不单有韩国人参与,华盛顿有不少人希望他成功,他们相信中美战争能解决很多问题!”

“听起来你打算袖手旁观,坐视伯尼他们乱来?”

“不,我会提供一切必要帮助!”

鲁笑心里一动,问道,“谁还知道你今天的行动?”

西蒙尼警告地看了眼鲁笑,微微摇头,嘴上却说,“当然没有其他人。你要明白,这件事传出去,会彻底毁坏中情局的形象,美国民众不能接受我们一直在美国本土活动的事实!”

鲁笑明白有人在监听车内的谈话,故作愤怒地说,“当美国民众知道中情局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什么角色的时候,会有你们好看的!”

西蒙尼叹口气说,“有些事情一时解释不清,伯尼并不代表中情局,你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完全蒙在鼓里。听说波士顿警察通缉你,我们才意识到他可能涉及违法行为,但这家伙非常聪明,也非常谨慎。没有证据,没有证人,我们没法起诉他!”

“是你们没法起诉他,还是根本没打算揭露真相?”

“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他……”

“不,事情很简单,有人搞砸了,他是你们这边的!”

西蒙尼平静说,“我不认为现在是追究责任的最好时机。”

卡车放慢速度,很快停下。他们听到周围的动静,没过多久,司机拉开驾驶室的小窗口,递过来两袋食物和两大杯饮料。鲁笑很不满意墨西哥卷饼,边抱怨边吃下三人份。

 

卡车停在一家商业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司机没有下车。西蒙尼找来一个轮椅,推着穿上工装制服的肯尼,和鲁笑搭乘电梯来到五楼一间医生办公室。办公室门口挂着“休息”的标志,但大门敞开着,一名中年女医生迎接他们。

“墨菲医生,谢谢你能周末赶过来!”西蒙尼说。

“没事。”墨菲医生已经开始检查肯尼。

他们把肯尼抬到一张病床上,脱下他的衣服。肯尼昏迷不醒,呼吸急促不稳。墨菲医生先用仪器测量他的各项生理指标,接着仔细检查他的身体,皱眉对西蒙尼说,“他体温偏高,遭受严重殴打,内部组织受损,但他很健壮,又年轻,恢复的可能性很大。他现在昏迷应该是药物导致,我会先给他打点滴,用一些普通抗生素。我晚上再来观察他的情况,如果出现恶化迹象,我们就得送他去急诊室!”

西蒙尼瞥了眼鲁笑,鲁笑说,“只要能确保他的安全,现在就可以送他去医院。”

“还是让墨菲医生检查完你再说!”

鲁笑躺在另一张病床上,墨菲医生检查后,面色凝重地说,“你受伤不轻,肺部有炎症,三根肋骨可能断裂,身上这些伤口需要消毒、缝合,我得给你局部麻醉。”

“不行,医生,他们给我注射了迷幻药物,我不能再用麻醉剂,你就正常缝合好了。还有,我需要你给我输入两袋生理盐水,促进药物排出。”鲁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不用麻醉剂?你确定?”墨菲医生求助地看向西蒙尼,后者耸耸肩膀。

鲁笑身上共有六处伤口,墨菲医生缝了四十二针。她剪断最后的针线,看向一声不吭、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的鲁笑,“先生,我建议你静卧一星期,任何剧烈运动都将导致伤口破裂。但我怀疑你会听从我的意见。”

西蒙尼和鲁笑对视一眼,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墨菲医生!” 西蒙尼说。

“你们可以暂时留在这里,但明早七点之前必须离开。我会晚上八点左右过来查看。钥匙留在前台,我走了。”墨菲扫了眼鲁笑。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西蒙尼说道,“我得出去安排一下,晚上过来接你们。这里很安全,你安心休息。”

“给我带些像样的食物,还有报纸!”

鲁笑很快进入梦乡,他噩梦连连,伯尼、马歇尔、雅各布等人轮番现身。他感觉自己被压在沙丘下,身体沉重不堪。有人轻轻地晃动他的肩膀,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睛,见西蒙尼站在床前。

“你没走?”

西蒙尼笑道,“我两个小时前回来,墨菲医生已经来过,说你身体太虚弱,需要休息。肯尼也还好,体温下降。你刚才拼命地喊叫,我担心招来保安。”

鲁笑全身大汗淋漓。他挣扎起床,在卫生间撒了一泡长尿,尿液是惊人的黑红色,味道腥臭。卫生间有个站立式淋浴,他避开胸前的伤口,冲了个热水澡。

西蒙尼带来了两个厚厚的牛肉三明治,鲁笑风卷残云般全部吃下,喝了一大瓶柠檬汁,揉着肚子,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西蒙尼拿出一袋衣服让鲁笑换上。衣服有些大,鲁笑也不挑剔。西蒙尼收拾好食物残渣,看着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鲁笑说,“我们得走了。我给你们找了一间临时公寓,屋主临时有事出国,我短租下来。”

肯尼清醒过来,但手脚发软,没法行走。他煽动鼻翼,说闻到牛肉的味道,想吃东西。鲁笑无视西蒙尼责备的目光,说医生嘱咐他暂时节制进食。

鲁笑扶着肯尼坐进轮椅,推着他下车库。

西蒙尼换了一辆灰色GMC越野车,空间宽敞,座位上可以躺着睡觉。西蒙尼让鲁笑和肯尼两人坐在后座,开出车库前先支付了停车费。临时公寓距离不太远,西蒙尼中途停车买了两盒皮萨。鲁笑和肯尼当即开吃,西蒙尼不安地看着后视镜,提醒二人不要弄脏真皮座椅。

华盛顿是一座挤满年轻人的城市,政府机构和国会、最高法院吸引了大批狂热、野心勃勃的青年男女,加上几所大学的学生和蜂拥而来的游客,夜晚总是无比热闹。

西蒙尼缓缓开过一条狭窄街道,停在一家法国面包店后门狭窄的停车场,和两辆送货卡车紧贴在一起。鲁笑小心打开车门,扶着肯尼下车。西蒙尼带着他们,爬上面包店二楼。

公寓敞开式结构,空间很大,厨房尤其宽敞,足以媲美街上多数饭店。但作为卧室的一角只有一张大床,鲁笑瞥了眼若无其事的西蒙尼,走到长沙发试试了舒适度,感觉还差强人意。

西蒙尼打开手提包,炫耀般地拿出一叠衣服和生活用品,说是他特意去购买的,希望他们能住得舒服。鲁笑瞥了眼床单上的“沃尔玛”标签,询问有没有现金。西蒙尼拔牙般痛苦地掏出一叠钞票,要求鲁笑先签署一张收据,鲁笑也不抗议,点了一遍现金,在一张白纸上写“兹收到美国政府赔偿金两千美元”,潦草地签署乔纳森的名字。

肯尼坚持自己去洗澡,鲁笑不放心,要求他敞开房门。西蒙尼借势告辞,鲁笑追问报纸,他不情愿地从手提包拿出一叠报纸。鲁笑浏览题目,脸色旋即黑下来,《纽约时报》说美国应该慎重考虑在南中国海开战,《华尔街报》则要求美国团结一致,坚决反击中国的侵略。《华盛顿邮报》警告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提议提交纠纷,由联合国仲裁。

“这他妈的是为战争做舆论准备!”鲁笑不由自主地说。

西蒙尼默然,显然持有同样的观点。

“我们得做点什么!”鲁笑扔下报纸说。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你单枪匹马杀出中情局的安全屋,杀死四名训练有素的特工,救走肯尼。用不了多久,你名声更加威震四方,红色中国的007!”西德尼冲鲁笑眨眨眼睛。

“你们是帮我,还是害我?伯尼的人下次找到我,肯定直接下手,致我于死地。”

“我们美国人称呼为尊重。”

鲁笑翻翻眼睛,“我们中国人称呼为偷懒。你们把所有责任压在我身上,别忘了,战争爆发,中美两败俱伤,你们捞不到什么好处。”

“我帮不了你。”西蒙尼有意停顿,给鲁笑足够时间领悟,接着说,“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主战派精心布局,已经把美国推到战争边缘,没人能阻挡他们,除非冒着分裂美国的风险!”

“那就分裂呗。”鲁笑差点脱口而出,他怀疑西蒙尼认同这一点。他挣扎着寻找合适的字眼,想了会儿,决定还是直话直说,“奥巴马可以阻止他们。作为总统,美国三军最高统帅,他有很大话语权。”

“我听说他倾向战争。”

“什么?”鲁笑惊讶说,“该死,帮我进白宫,我要告诉奥巴马怎么回事,他被人蒙蔽!”

“鲁笑,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也太高看我了。我已经告诉过你,官方说法,我没来过这里,我们从未见过面。”

“西蒙尼,别扯淡!现在没时间耍嘴皮子,告诉你的上司,你们别想有侥幸想法,搭顺风车。中国不是伊拉克,不会坐等美国轰炸,到时候不仅是中国人血流成河,美国人也会成千上万地死掉。如果你们什么都不做,坐视悲剧发生,你们手上同样沾满鲜血!”

“他妈的,别妄想见奥巴马,我安排不了!”

鲁笑听出机会,忙说,“白宫高级官员也行,只要奥巴马信赖他。”

西蒙尼脸色极为难看,沉默半晌,“也许有人能帮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