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七章 17-2 明治维新(2)

日本京都

 

开门的女人满头银发,可一双眼睛清澈灵动,声音温婉优雅,“晚上好,先生!”

“晚上好,鸠山夫人,打扰了!”石田池香恭敬地鞠躬说。

“石田君,你比电视上英俊。” 鸠山夫人看到石田池香面色微红,不禁捂嘴浅笑,“请进来,他在书房等你。”

房子是典型的日本结构,但书房布置纯粹是美国风格,四壁书架的书籍一直摆放到天花板,一张书桌面对着窗外的庭院,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躺在L字形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他穿着一套日本农民喜欢穿的棉衣裤,像个普通的退休老人。

“鸠山先生,谢谢您同意见我,请原谅打扰!”石田池香站在门口恭敬地鞠躬。

“别繁文缛节,快坐下,让我看完这段节目再说。”鸠山由纪夫快速瞥了他一眼,视线重新回到电视上。

通常日本人如此待客会被视为失礼,可石田池香深知鸠山由纪夫随意正是把自己不当作外人,心里涌起一阵温暖。鸠山夫人端上茶水,轻轻告退,关上书房的门。

电视播放的是美国CNN现场直播的白宫新闻发布会,白宫发言人莱切特正在回答一个记者的问题,“……,我不能同意你的描述,亚洲南中国海局势确实很紧张,但不是你说的战争。菲律宾和中国的海上摩擦和冲突,由来已久。同样,越南登陆中国控制的岛礁,并非不宣而战,而是多年来的领海主权重叠,中国政府最近几年的强力扩张政策导致的矛盾激化。奥巴马总统已经敦促各国,用和平的手段来解决纠纷,美国不支持任何一方试图用武力改变现状的政策!”

一名黑发女记者拿着话筒说,“我是香港凤凰卫视的XXX,我听到的消息说美国海军已经击沉中国数艘舰艇和几架飞机,美国第七舰队在东海游弋,准备打击中国沿海城市。请问,白宫……”

“小姐,抱歉,我不得不打断你的话,你得到了错误的消息。美国政府一直坚持国际海域自由航行权利,美国海军有三百多艘军舰,经巡逻世界各地的海域,在东海和南中国海的航行不过是例行训练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很清楚美国的这一立场,我不认为他们会做出错误的解读!”莱切特露出政客的微笑,“请让我最后强调一次,美国政府向来认为亚太地区的和平是21世纪最重要的目标,不惜余力地维护。中国和邻国的领海冲突严重地影响了本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美国政府希望中国领导人能正视周边国家的正常诉求,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分歧和冲突,奥巴马总统将在近期内派出特使赶往北京。”

鸠山由纪夫哈哈地大笑,关掉电视说,“我喜欢英语,不愧是莎士比亚的语言,即便撒谎,也听起来正义凛然,相比较,我们日本人就差多了,站在麦克风前没开口就已经心虚冒汗了!”他突然瞪着石田池香问,“你来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替安倍那小子来做说客,我说过不和他来往!”

日本政坛众人皆知两人的恩怨,当年鸠山由纪夫出任总理,安倍明着表态支持,暗中布局钳制,逼得鸠山由纪夫任期不到一年就辞职。

石田池香微微低头说,“安倍首相本想亲自来见您,可实在抽不出时间,所以委派我来问候。他给您写了封亲笔信。”他取出一封古典精美的信笺,双手奉上。

鸠山由纪夫年近七十,脾气不减,随手扔掉信笺,声若洪钟说,“我才不稀罕,他那三脚猫的书法,还好意思献丑?他智慧太小,野心太大,结果就像乌龟拉火车,累得够呛还原地踏步。石田池香,你大好前途,怎么押宝在他身上?我当年可是很看好你!”

听到鸠山由纪夫称呼自己的名字,石田池香略微安心些。“鸠山先生,安倍首相被很多人误解,他全部心血倾注国事,幕后做了很多,只是没法公开。我相信有一天,历史学家会给他公正评价!”

“胡说,什么时候努力成了评价的标准?商业上有一句话,言辞不过是言辞,解释不过是解释,承诺不过是承诺,只有金钱才是现实!” 鸠山由纪夫面色黯然,“身为领导人,不能改变现状就是失败。当然,失败的不仅是安倍,我也在名单上。”

“您对自己太苛刻了,我们都知道您艰苦努力,想要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您被奥巴马的华丽辞藻欺骗,没防备他笑里藏刀的阴狠手段!”

“大国政治,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败了就是败了,怨不得旁人。奥巴马非常狡猾,善于伪装,善于满口正义、道德、理想、价值。但骨子里他是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锱铢必较,泰国妓女也望而兴叹!”

“您的分析太一针见血,安倍首相—”

“这就是美国始终力压日本的原因。美国不单纯国力强大、军队一流,它的领导人也精明能干。我们日本领导人必须出身名门,循规蹈矩,苦熬多年,获得党派老人的支持才行,才能当上首相。但那时候,他年龄大了,精力不济,锐气没了,思维固化,没了雄心壮志,指望他为日本民众做什么,无益缘木求鱼!”

“您说的有道理—”

“看看美国人,无论出身如何,都要过五关斩六将,赢得层层选举,才能成为政治人物。要坐上总统宝座,你得同美国最优秀、最有名气、最有野心、最有才能、最有韧劲的人,正面交锋。你祖宗八辈的历史会被人挖掘,你犯过的每个错误会被放在聚光灯下检查,你会被盘问、诬陷、刁难和嘲讽,你每个弱点都会被利用,你将见识各种阴谋诡计,你的身体、精神、品格、心性都将接受最严酷的考验。只有等你通过所有磨难,才可能入主白宫。想想吧,这种人具备狮子般的体魄、狐狸般的狡猾、猎豹的锐利、豺狼的阴狠、大象的镇静,怎么会容易对付?”

“是啊,美国总统还能聚集各种世界一流的人材,这次我去华盛顿就……”石田池香知道鸠山由纪夫思路天马行空,想把谈话转回正轨。

“当初,如果你接受我的邀请,从美国回来帮我,我在美军基地谈判上就不会那么被动,负责谈判的外交省大臣浪得虚名,是个废物!”

“您当年可能太急了,美国人容不得一个平起平坐的日本。”

鸠山由纪夫沉默片刻,突然转变话题说,“安倍小子虽然道德欠缺,但他能东山再起,敢于再次出任首相,我还是有些佩服。政治家只有经历过高山低谷,才懂得如何驾驭权力。”他微微叹口气,“我不是政治家,我应该做个报社主笔或者继续在大学任教,也许那样我还能为日本做点实事!”

“鸠山先生不必贬低自己,新加坡李光耀先生曾说您是日本少有的政治家,目光深远!”

鸠山由纪夫不易察觉地微笑,“不要拍马屁了,有什么事,直说吧!”

“安倍首相想听听您对当前南中国海形势的看法,如果您有什么具体建议,不仅安倍首相本人,整个内阁都会非常感谢!”

“用不着灌迷魂汤,安倍的原话是什么?是南中国海整体形势,还是聚焦到某国?”

石田池香心里暗暗咂舌,前任首相的敏锐反应,难怪安倍首相坚持听取他的意见。“首相先生的原话是请您评估俄国普京政府是否会向中国提供武力支援?以及您对奥巴马意图的判断。”

“让我判断俄国人和美国人,却单独不询问我最了解的中国人,你们打的什么算盘?”

“首相先生并未透露过他的想法,我无从揣测。”

鸠山由纪夫注视石田池香良久,似乎要看透他的心底。石田池香稳稳地坐着,目视前方,神态安然。“安倍愿意培养你,心胸气量还不算狭隘。有朝一日你当上首相,施展胸中抱负,别忘了日本走过多么艰难的道路,我们这些前任虽然让国民失望,但确实努力过!”

“鸠山先生,您敢于打破日本政坛传统,不惜失掉首相位置,挑战美国人。您是日本的英雄,也是我的偶像!”

鸠山由纪夫的目光顿时变得遥远,似乎陷入回忆中。过了好一阵,他摇头说,“日本没有英雄,有的只是可悲的失败者,苟且的庸人!相比之下,俄国人、美国人,甚至中国人,做事要容易些。不说别的,像普京这种枭雄,怎么可能在日本出人头地?”

“三小时前,俄国从地中海过来的两艘军舰和一艘核潜艇穿过马六甲海峡,航向是南中国海。据说,俄军太平洋舰队也紧急出动,但动向尚不清楚。”石田池香见缝插针说。

“很符合普京性格。你知道当年他和我见面第一句话说什么?‘首相先生,你签署《俄日友好和平条约》,我帮你摆脱美国人,让日本恢复自由,怎么样,同意吗?’他要我当场给他答复,这矮子实在有趣!”

“您怎么回答他?”

“你期待我怎么回答?”鸠山由纪夫看了眼石田池香,“俄国人对待战争历来谨慎,普京更不鲁莽,我认为他在提前落子,两面下注。美国若执意攻击中国,俄国不会武力制止,但会做出姿态,逼着美国让步,比如乌克兰。”

“您认为俄国舰队不会干预南中国海?”

“雪中送炭从来不是俄国人的天性。当然,二十一世纪的俄国人也可能,和我认识得不一样!”

“您认为美国发动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多大?” 石田池香皱眉问。

“我现在可是一介平民,接触不到机密情报,没法判断这么敏感的问题。”鸠山由纪夫戏谑地瞧着年轻后辈,“我听说你跑去美国转悠一圈,又是哈佛演讲,又是参观五角大楼,接触很多重量级人物,你怎么看?”

“您的消息真灵通,我参加母校校庆,顺便看看美国的政治权力中心,并未接触什么美国机密。”石田池香见鸠山由纪夫一脸不信的表情,微笑说,“您了解美国人的精明,善于心理战,我怀疑他们给我看的很多东西有意夸大,纯属好莱坞把戏。同我交谈的教授、学者和中层军官一致认为中国政府不会改变现行政策,美国必须遏制中国的扩张,既然中美迟早一战,不如由美国选择时间地点方式!”

鸠山由纪夫静静地聆听。

“有些美国人说,美国已处于衰落前的鼎盛期,无论是否受到挑战,十年后都无法维持目前军力,单单成本压力就将迫使军队大规模缩减。就拿美国海军来说,一艘航母成本六十亿美元,六艘护卫舰十五亿,五十架F-35舰载机100亿,一个航母群成本250亿美元,每年运营又要五六十亿。美国十二个航母群,费用多少?没有中国、日本和阿拉伯人购买美元债卷,美国政府很快破产,提什么战争?既然未来前景黯淡,还不如趁着军力强大,以雷霆万钧之势,重击中国!”

鸠山由纪夫眼睛闪烁,若有所思。

“美国人很关心日本立场,用各种方式试探我。有些人甚至直言不讳,希望日本加入战争。我还注意到一点变化,美国选民极度不满现行体制,这次总统大选很可能打破常规,选出游离体系之外的多纳德 川普做总统,这可能会是美国政治的最大变数!我原本希望能见他一面,但他竞选任务繁重,无法安排。”

“川普的事情等等再说,美国人给安培提出什么条件?”

石田池香略微犹豫一下,行前安倍没有明确指示可否说出美日谈判的要点,这是日美两国的最高机密,传出去将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希望日本出动军力支持,他有两个价码,如果出动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艇,美国将对日本开放汽车、高级钢材、精密仪器等十种目前受限制的产品出口。如果日本自卫队海空军全力配合美军行动,除上述好处外,美国无条件归还冲绳美军基地,还开放太空技术、民用航空技术和F35战机的技术出口。”

“美国人确实下了血本!”鸠山由纪夫轻轻咂舌说。这些都是困扰美日关系多年的障碍。

石田池香眼巴巴地看着鸠山由纪夫。

“让我们假设美国新政府遵守奥巴马承诺。表面上日本得到很多,假如谈判手段高明些,还能压榨些其他好处,但什么是日本大战略?是永远做跟班喽罗,还是独立国家?”鸠山由纪夫的声音渐渐提高,“政治家喜欢考虑所谓高深问题,吹嘘什么大智慧,我以前相信这些,但卸任后,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想得过于复杂。我去过美国,有所了解。美国不限制欧洲和英语国家白人移民,甚至俄国人都全盘接纳,但亚洲人可限制得很紧。日本人想留在美国,不比叙利亚人、津巴布韦人容易。美国三十岁以下民意调查发现,如果能够选择,绝大多数美国年轻人都选择做白人或黑人,没人选择亚洲人,你知道这代表什么?”

“美国人容易受流行文化的影响,黑人的运动天赋和音乐才能,还有历史上的种族压迫,让年轻人更接受黑人文化。”

“不,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语言、文字、电影、历史和共同记忆决定我们的认知,我们的身份。日本可以紧随美国,但日本人永远不会被美国人接纳。日本人、中国人、缅甸人、甚至印度人之间的差异,远远小于亚洲人同白人、黑人的差异,这是生理上的事实,我们可以用理性去否认,但历史告诉我们,当危机来临,人们会本能地选择他们熟悉的事物,或者相似的人!”

“我明白了,您不建议跟随美国人?”

“你问错了。”

“我不明白—”

“如何评判一个民族?不是看它胜利时分,而是在它最悲惨、最绝望的时候。日本很不幸,见证过中国这一时刻。1937年,我们以为能轻易征服中国,结果犯下最大错误!”

“您认为我们不要和中国为敌?”

“听着,我什么都没说,这也不是我应该做的决定。安倍既然想做首相,就必须承担那份责任!”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回去吧,我该说的都说了。”

石田池香见鸠山由纪夫态度坚决,晓得对方说一不二,起身告辞。

“石田池香?”

“鸠山先生,请吩咐!”

“安倍准备做什么?”

“我不知道,安倍首相没有任何暗示。”

“有时候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做出非凡之事,像闭上眼睛跳出清水寺的廊台!”

石田池香迷惑不解。清水寺是日本佛教的圣地,位于京都附近一处山上,廊台正对着陡峭的悬崖,虔诚者以跳出廊台来证明自己对佛祖的信念。

“你没听说过这句话?这是东条英机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说的,因为他的狗屁勇气,日本每一座城市都被美国飞机炸为灰烬,广岛、长崎几十万居民死于美国的原子弹,战争结束七十年后日本依然为美国控制。告诉安倍,在他做出决定之前,想想东条英机!”

“鸠山先生,我一定把您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安倍首相!”

“很好。”鸠山由纪夫沉吟着。

“您还有别的话转告?”

“我有一句话给你。”

“我?”

“你曾叔祖石原莞尔是我们日本历史上很杰出的人物,不过—”

石田池香瞧着突然停住的鸠山由纪夫,不明所以。石原莞尔在日本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他策划了“918事变”,但反对侵略向中国内陆扩张,“卢沟桥事变”后,他被主战派闲置,因祸得福,躲过东京军事法庭的审判。

“他还是错了。他认为只要领导人高瞻远瞩,就能实现明治维新的目标-富国强兵。不,不是这么回事。日本需要的是一大批丰臣秀吉、木户孝允,西乡隆盛 大久保利通、伊藤博文。而这种人物无一例外,出身平民,非世家和贵族所能培养。日本的危机,不在于美国,而在于自身。看看今天的政坛,皆为世家豪门控制,这群人在乎的只是维持权力,国家、民族不过是利用民众的口号。我曾经努力想改变,结果坐在这里。”鸠山由纪夫露出苦笑。

“安倍首相和您有同样看法。”

“我对他不报希望。但是,石田君,日本的希望在你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