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七章 17-1 超人(3)

鲁笑在墙边蜷缩着身体,身上几处伤口破裂,鲜血流淌到地上。寒冷使他肺部出现炎症,他突然一阵咳嗽,五脏六腑像是被撕扯着,疼得要命,吐出的痰含着血丝。

郎笑仙恢复平静,整理一下衣服,蹲下来抓着鲁笑的头发,直视他的眼睛说,“我用了很长时间研究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懂你的人。我知道你的痛苦,当年你妻子和儿子的死让你永远失去一些东西,你生活在自责和内疚中,这种愧疚感无孔不入地折磨你。你的骄傲让你不能自杀,所以你就寻找其他途径,你参加法国外籍兵团,去伊拉克做私人保安,去阿富汗追踪敌人,你渴望有人干掉你,却始终不能如意。我会帮你,相信我,只要你配合,我一定让你得到永远的平静!”说道最后,他几乎耳语。

鲁笑虚弱地说不出话来,目光无力地看着郎笑仙。

郎笑仙似乎感觉到他的虚弱,抬头看着摄像头,说了一句什么。很快桑切斯送来一块绿色毯子,后面的凯恩端着一托盘的食物。

“抱歉,我刚才脾气不好。你让自己舒服点,吃了这些东西我们再谈。”郎笑仙说。

鲁笑缓慢地起身,展开毯子,披在身上并坐在地上。他用颤抖的手把托盘放在膝盖上,看着热气腾腾的吐司、土豆泥、香肠和豆子,一时间有点踌躇应该先吃什么。

郎笑仙看着鲁笑风卷残云般吞吃,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托盘上的食物吃完前,郎笑仙冲着摄像头点头,第二盘食物被送进来。鲁笑速度放慢,能够在吞咽前咀嚼几口。他吃完第二盘,郎笑仙说,“停,你再吃要生病!”

鲁笑舒服地靠着墙壁,眼皮沉重,只想沉沉睡去。

郎笑仙扯了扯毯子,“你准备和我谈谈,还是想像先前那样洗冷水澡?”

鲁笑叹口气,微微点头。

郎笑仙大声说,“把桌子和椅子送进来,再来两杯黑咖啡!”

很快一张折叠长桌和两把椅子放在屋子中间,郎笑仙和鲁笑相对而坐。“我必须承认,鲁笑,你让我开了眼界。这屋子可是住过不少硬汉,有的比你高大、强壮、危险、狡猾,可没人像你支撑这么久!”

鲁笑握着热乎乎的纸杯,低声说,“你们给我下药!”

郎笑仙微微一怔,随即摇头说,“他妈的,什么都瞒不过你,你真是一条狡猾的毒蛇。你要明白,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放了你,你太他妈的太危险!”

“你研究我多久?”

郎笑仙毫不犹豫地回答,“至少一年。”

“你不是中情局的人,中情局没有我的资料。”

郎笑仙眼珠骨碌转动,脸上露出警戒神情。

“你害怕什么?你不是想谈话吗,我准备好了!”

“你怎么知道中情局没有你的资料?”

“因为中情局的一个人曾经保证说,不会保留我的资料。我们虽然是对手,但我尊重他,相信他的话!”

“狗娘养的,难怪耗费我这么长时间!”一股怒气浮现郎笑仙脸上,“他是谁?”

“你确定你想知道?”鲁笑挑衅地说。

“我确信,你快说!”

“弗罗斯特。”

郎笑仙愣住,弗罗斯特是中情局前任局长,现在闲赋在家,但在华盛顿依然有深厚的影响力。

鲁笑静静地注视着郎笑仙,目光流露着怜悯。

“狗屁,他痛恨共产党,怎么可能帮助一个红色中国的特工?”

“如果你去问他,他一定乐于告诉你。”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犯贱。赶紧交代你们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答应你,否则我剥了你的皮!”

“郎笑仙,你已经知道有些地方不对劲,误以为我有答案,所以煞费苦心地折腾我。可你找错了方向,在缘木求鱼。你这么聪明的人,本不该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倘若你不惹我,或许还能继龌龊勾当,但是现在,太晚了!”

“你开玩笑吗,鲁笑?这个时候你还敢威胁我?!”郎笑仙一阵哈哈大笑,讥讽地说,“来,说说听听,你准备怎么收拾我!”

“你和伯尼身为美国情报官员,同外国情报人员合谋杀害美国公民,泄露国家机密,制造假情报引导白宫做出错误决策,还不要说其他的什么偷税、贪污的罪名。你们野心勃勃,却蠢笨到家,留下很多线索。你们现在没暴露,是因为没人调查,但迟早会有人发现疑点,顺藤摸瓜,追踪你们,到时候你们会发现美国监狱不比中情局黑牢好多少!”

“我们留下了什么线索?”

“我能找到伯尼,别人也能找到。如果出事,伯尼可不是那种有担当的人,一定把你们都咬出来!”

“你这么贬低伯尼,会让他非常伤心,他可很看好你。事实上,他坚持认为你会回心转意,加入我们。我明白你不是那种人,所以给你设计了一个更好的结局。你不想知道吗?”郎笑仙拖长声音问。

“你们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嫁祸中国情报机构!”

“还有别的?”

鲁笑思考片刻,点头说,“你们在中国情报机构里有一个鼹鼠,他的位置很高,你们费尽心机帮助他,所以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

郎笑仙面色有些难看,他瞥了眼摄像头,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说,“谁告诉你的,丁一凡还是周飞泉?”他得意地看着鲁笑的眼睛,“怎么不说话,猫吃了你的舌头?你以为只有你才是聪明人吗?告诉你,你上当了,我们耍了你,我们耍了丁一凡!”

“你们可以杀我,但别妄想我会帮你们!”

“真的吗?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真是超人,坚不可摧吧?桑切斯和凯恩很有一套的,很多阿拉伯人梦里想到他们都会尿裤子!即便你真能扛得住,我们还有几百个小时的录像,美国科技可以制作以假乱真的图像,你和你的上司丁一凡将被认为挑起了中美战争!”

鲁笑心里一沉,脸上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祝你好运,但真相终会大白,你们将一败涂地!”

郎笑仙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鲁笑,“我说对了,你看重丁一凡,你没法放弃中国,虽然你和这个国家格格不入!”

“别让你的想象力任意驰骋。”

“你知道我是对的!”郎笑仙身体前倾,胳膊肘放在桌上说,“鲁笑,最后的机会,加入我们,你将得到世界。拒绝,你会被世界遗忘!”

鲁笑正要说话,屋门突然打开,凯恩走进来在郎笑仙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郎笑仙听完,表情立刻变得阴沉,不怀好意地盯着鲁笑,“你认识西德尼?”

“西德尼?没听过这个名字。”

郎笑仙深深地看了眼鲁笑,冲着凯恩说,“你在屋里看着他,有事先杀了他!”

“明白!”凯恩退后一步,拔出腋下的手枪,对准鲁笑的胸膛。

郎笑仙走出门外。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外面始终没有动静。凯恩渐渐地变得不耐烦,不停地看着摄像头。鲁笑木然看着墙壁。

“站起来!”凯恩喝道。

鲁笑表情呆滞,毫无反应。

“混蛋,站起来!”凯恩从侧面接近,没持枪的左手去抓鲁笑的脖子。

鲁笑突然发动,快如闪电般钻进凯恩怀里,两手抓住他握枪的右手,狠狠地砸在桌面。子弹“砰砰”地打在墙壁。鲁笑以为能十拿九稳地卸掉凯恩的手枪,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虚弱。

凯恩甩开鲁笑,举枪对准他,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再见,功夫小子!”他的食指缓缓地扣动扳机。

屋门突然被推开,有人厉声喊道,“凯恩,伯尼命令我来带人!”

凯恩下意识地扭头。“砰砰砰,”枪声震耳欲聋,凯恩的额头像是被利刃削去,变成一个血葫芦,咣当趴在地上。

鲁笑长出口气,抬头见西德尼站在门口,双手握枪,脸上表情似笑非笑。

“你可来的真及时,他们快把我骨头拆下来!”鲁笑挣扎着站起来。

“你很幸运,鲁笑。这个安全屋只有伯尼知道,这几天我监视他,他没出现,我通过监听他的手机找到这片区域,检查了五座房子才找对地方!”西德尼看着鲁笑身上的伤口,皱眉说,“你能走路吗?”

“可以。”鲁笑脚步不稳地走出房间,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身处一座类似飞机库或者仓库的建筑物,并排摆着三个盒子般的牢房,一排堆积着显示屏的桌子围成一个环形空间,三具尸体躺在地上,其中两人是郎笑仙和桑切斯,还有一名陌生男子,每人都是额头中弹,黑色的血液在地面上像一滩泄漏的原油。

鲁笑责备地回头看着西德尼,郎笑仙知晓很多内幕,不该杀掉。

西德尼耸耸肩膀说,“他们不愿放弃。”

鲁笑走到第二个牢房,透过玻璃看到肯尼也全身赤裸躺在地上。他忙进屋扶起肯尼,把自己的毯子披在他身上。肯尼身上伤痕累累,眼神涣散,但呼吸还正常,心跳平稳有力。

鲁笑试图搀扶起肯尼,却噗通坐在地上。他站起来,深吸口气,抓住肯尼的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试图用下肢力量架起肯尼,却觉得泰山压顶,再一次摔倒。

肯尼睁开眼睛,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当肯尼搭着鲁笑的肩膀,一瘸一拐地走出牢房。站在桌前下载电脑数据的西德尼抬头问,“这家伙是谁?”

“肯尼,他是你们的人。”

“我们的人?”西德尼怀疑地打量着肯尼。肯尼目光涣散,呼吸急促。

“说来话长,晚些时候告诉你。我们现在去哪儿?”鲁笑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和肯尼一起倒下。

西德尼表情奇怪地望着鲁笑,没吭声。

鲁笑目光扫过桌上的手枪、地上的尸体和关闭的大门,突然间意识到怎么回事。他直视西德尼说,“放了肯尼,你随便处理我!”

西德尼迟疑地看着手枪,面色凝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