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七章 17-1 心理战(2)

鲁笑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他挣扎着坐起来,胸口疼痛无比,低头见两块苹果大的瘀青。他闭上眼睛,让疼痛过去。他试图站起来,却脑袋昏沉,身体非常沉重。他知道不是巨人拳头的后果,而是被注射了某种药物。他借着屋顶日光灯的光线,环顾周围。房间不大,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墙角安装着两个摄像头,正对准他。

鲁笑站起来,走到对面,伸出手去触摸。如同他所怀疑的,虽然颜色一样,可镶嵌在墙壁上是一扇单面玻璃。他用手指感受,找到各个边缘,发现玻璃占据一半的墙壁。他回过头,见墙上的摄像头跟随着他的动作,他竖起中指。

突然屋顶出现几道裂缝,六个喷头伸进来,很快冰凉的水喷射出来,覆盖整个房间。鲁笑无处躲避,发现摄像头下面水花稍微小些,抱着膝盖,蹲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尽量保持热量。

水不停地喷进来,地面渐渐地形成积水,积水慢慢地升高。鲁笑喜欢冬泳,承受寒冷能力远超过常人,可当积水达到他的小腿时,他两脚失去知觉,不由自主地颤抖,视线模糊,开始进入冻伤状态。他想要站稳,可身体不听使唤,摔倒在积水里。他挣扎着抬头,让鼻子露出水面呼吸。他控制着不去看摄像头,但清楚自己坚持不了多久,最多十分钟他就要休克。

喷水突然停止,喷头收缩,屋顶恢复原状。鲁笑手脚并用,勉强爬起来,跳动两脚,试图促进血液循环,制造热量。但他像个机器人,动作僵硬,没跳几下就摔倒。他再次试图站起来,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他听到嘶嘶的声音,开始他还不确定是什么,等积水渐渐地退去,他看到墙壁边缘出现几个排水孔。屋门打开,凯恩和桑切斯走进来,拎着尺长的黑棍。巨人站在门口,表情漠然。

棍子橡胶材质,有弹性还有硬度。凯恩和桑切斯无情地殴打鲁笑,棍子如雨点般落在他身上。开始他还试图反抗,像个醉汉一样摇摆。两人轻易让过他的拳头,更加用力地挥舞棍子。

鲁笑躺在地上,感觉不到疼痛,看着两人挥舞棍子,耳朵听着噼里啪啦的抽打声。他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他时而昏迷,时而被凉水浇醒。他们后来不再殴打他,但是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闭上眼睛,他们就用各种方法弄醒他。他的身体始终处于湿淋淋的状态,他不再能分清楚幻象和现实,不同的脸在他面前晃过,有人似乎和他说话,他语无伦次地回答。他失去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受,也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他不晓得自己身在何处,屋子渐渐变小,他像是被套在笼子里。

突然间,他感觉到一股暖流,他的皮肤不再冰冷,而是热乎起来。他以为是幻觉,拒绝睁开眼睛,唯恐美妙的感觉转眼消失。但温暖蔓延到他的身体各部位,他的脚趾、手掌、脖子和脸颊都变得暖和起来。他睁开眼睛,见桑切斯正拿着一根水管喷水到他身上,喷出来的水热气腾腾。他眨眨眼睛,以为是幻觉。桑切斯注意到他的动作,水流冲到他的脸颊和头发,他感觉身体像要融化,整个人脱离了尘世,恍若升天,他愿意就此死去。

“鲁笑,你看起来不太妙啊。”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别吵我!” 鲁笑嘟囔说。

水流突然停止,桑切斯走出房间,鲁笑渴望地看着桑切斯的背影,嘴唇蠕动着。

“你想要什么?我是郎笑仙,这儿负责人。”一名戴着黑色眼镜的亚裔男子蹲在鲁笑面前,好奇地瞧着他。

“你是谁?伯尼在哪里?”

男子微微皱眉,瞬间恢复温文尔雅的表情,“斯特恩先生很忙,他作为中情局的高级经理,需要处理很多事情,暂时只能由我陪你。”

“你是华人?”鲁笑试着分辨他的口音。

“很遗憾,我不是。不过,我有个中文名字,郎笑仙,是北大女教授起的,她说很有中国古典文化味道,你听着什么感觉?当然我也有英文名字,等我们熟悉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你愿意和我谈谈还是想继续洗冷水澡?”

鲁笑听到“冷水”两字,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

郎笑仙看在眼里,露出满意的笑容。“他们说你很厉害,绝非寻常人。我还不大相信,直到看到你撑了这么久,比最死硬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成员还多熬了两天!”

“今天几号?”

“你关心日期?为什么?”郎笑仙见鲁笑没有回答的意思,自问自答说,“你挂念什么?还是想对我说什么?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你不晓得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时间,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却像个隐身人,连中情局都没你的资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

鲁笑看着墙壁。

郎笑仙也不生气,起身说,“我明白了,你还需要时间。”

鲁笑再次经历水淹,这一次他几乎被淹死。当积水全部流走后,他体温过低,神志恍惚。桑切斯拿着热水管进来,让他渐渐复苏。桑切斯不仅用热水冲,还在他头上撒尿,他无从抗拒,只能紧闭眼睛和嘴巴。

“你有心情说话了吗?”郎笑仙两手抱胸倚着门框,“我反正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无限制地玩下去,等你崩溃再谈!”

“今天几号?”

“哦,我明白了,你关心时事!”郎笑仙取回一叠报纸,拿一份扔在鲁笑面前,“《纽约时报》,一群傻逼理想主义者,估计符合你的口味。”

鲁笑看到标题“中国南中国海遭遇重挫,菲律宾武力收复有争议岛屿,中国指责美国参与,白宫否认”。

“《华尔街日报》,自从被默克多买下后,每况愈下,偶尔值得看看。”

《华尔街日报》首页标题是“战争危险,道琼斯指数狂跌!”

“你喜欢《华盛顿邮报》还是《今日美国》?”郎笑仙把报纸接连扔过来,砸在鲁笑脸上。鲁笑鼻子一痛,鲜血滴在地上。

“鲁笑,你已经失败了,美国已经决定发动全面攻击,中国很快要完蛋。你准备跟着中国政府一起完蛋?”

鲁笑注视着地板上的报纸。

“你是没心情和我说话,还是指望有人来救你?”

鲁笑感觉到什么,抬头望着郎笑仙。

郎笑仙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进来吧!”

凯恩拖着全身血淋淋的肯尼走进来,肯尼遭遇了严刑拷打,瞳孔扩散,已经失去知觉。

“鲁笑,你准备和我谈话,还是想看着可怜的肯尼继续忍受痛苦?”

天花板凝结的水滴每隔七分钟滴落,“啪,”水滴撞击在钢板地面上,碎成无数水花。

鲁笑浑然不觉,他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对面墙壁一处很不显眼的凹痕,琢磨怎样才能在不锈钢的材质上留下印记。他不敢闭眼,外面监视他的人,只要他闭眼就会用各种办法惩罚他,除了冷水外,还有噪音、殴打、冷气、重金属摇滚和色情录音。老实说,他不反感色情录音。他当然清楚美国人不是出于人性化的动机,开始播放的美国A片演员表演过于本色,让他露出不敬的微笑。中情局的人确实神通广大,很快找来日本A片和香港色情片,十五分钟的播放终于让鲁笑性致勃勃,但功效仅此而已,连续一个小时的叫床让鲁笑昏昏欲睡,最后凯恩进来揍了鲁笑一顿。

鲁笑早听说过美国人的心理战,中情局雇佣了不少心理学家,专门研究如何利用人的生理弱点,性不过是一部分。他并不为本能生理反应羞耻,当别人想方设法地搜寻你的弱点,你必须小心地保持心理和精神的平衡。被关押进来后,唯一让他难受的是排泄。他专门在一个墙角排泄,然后要过一段时间外面才来人用水管冲走脏物。尽管他试图不表现出来反感,可清楚对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不可能忽视他的表情。所幸他吃的很少,排泄次数不多。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消瘦,但无计可施,外面送进来的食物只有燕麦粥,而且只送了三次。他控制自己专注于食物之外的事情,但越来越难以保持注意力,饥饿感无时不在。

屋门无声打开,衣装鲜亮的郎笑仙走进来。他端着一大杯星巴克的咖啡,热情洋溢地打招呼,“早上好,鲁笑!”

鲁笑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注视着墙壁。自从上次拿肯尼威胁他不果后,郎笑仙消失了一段时间。他调整呼吸,全神贯注分辨味道,他现在对气味异常敏感。郎笑仙身上有一股五花肉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烟草味,而且不是美国烟草,是焦油含量高的亚洲烟草味道。

郎笑仙喝了一口咖啡,随手把杯内的咖啡全泼在鲁笑身上。滚烫的咖啡让鲁笑不由自主地翻滚,趴在冰冷的地面,让烫伤的皮肤降温。郎笑仙含笑看着,用锃亮的皮鞋尖头踢了踢鲁笑的小腿说,“你应该注意身体,这段时间瘦了很多!”

鲁笑强忍着疼痛说,“告诉伯尼,我想见他!”

“斯特恩先生最近有点忙,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你太抬举自己,你不过是他的一条走狗,没资格让我说话!”鲁笑勉强大声说。

笑容从郎笑仙脸上消失,他目光阴森地看着鲁笑一会儿,突然爆发,一边用皮鞋狠狠地踢鲁笑,一边用标准的京腔骂道,“操你妈,你妈逼,我打死你这个孙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