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七章 17-1 犹大(1)

华盛顿郊区

 

“你干什么,伯尼?”鲁笑满脸惊讶。

“别动!”伯尼改成双手握枪,眼神充满了兴奋。

“头儿,你没事吧?”门口出现两名健壮男子,都举枪对准鲁笑。

伯尼等两人抓住鲁笑的胳膊,铐上手铐后,才放下手枪说,“你们来的真及时啊,这混蛋闯进我家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头儿,你说今天我们可以下午来接你!”一个面部扁平,长着一对金鱼眼的白人男子说,他照着鲁笑的腰部狠狠地打了两拳,似乎要在上司眼里弥补过失。

另一名西墨西哥裔血统的男子迅速专业地搜查鲁笑,把安装着消音器的手枪、钱包、手机、车钥匙等所有零件都放在梳妆台上。他从鲁笑靴子里找到匕首和小手枪,露出得意的笑容。

“凯恩,把他手枪给我!”伯尼腿部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动着,不得不坐在床上。他看到桑德拉站在门口,用体贴的语气问,“宝贝,你没事吧?”

桑德拉看了眼痛苦得蜷缩着身体的鲁笑,“我不想掺乎你们中情局的事情,请把他们从我家里带走!”

“抱歉,宝贝,我没想到这家伙会来我们家!”伯尼责备地看了眼一直保持沉默的雅各布。白人男子送上手枪,伯尼示意他放在床上,从床头柜找出一副一次性的橡胶手套戴上,才抓起手枪。他握着手枪,瞄准鲁笑的膝盖说,“狗娘养的王八蛋,拿着枪闯进我家,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我保证你将生不如死!”

鲁笑看了眼伯尼燃烧着火焰的眼睛,视线落在油画上。

“伯尼,不要在我卧室开枪!”桑德拉惊呼说。她走过来,对两名男子说,“凯恩,桑切斯,请你们把他带走!”

两名男子置若罔闻。桑德拉怒视伯尼,“你看到他们对我的态度了吗?”

“你不喜欢他们的态度?我很抱歉。”伯尼露出狼一样的笑容。他转移枪口,扣动扳机,只听“噗噗”两声,桑德拉惊讶地看着自己丰满的胸部出现两个黑色弹孔,开始没有鲜血,但黑红色的血液迅速涌出,很快她白色的衬衫变得红艳,她倚着梳妆台,打翻了几瓶化妆品。她努力想说什么,张开嘴唇,鲜血涌出来。她摔倒在地,左手微微地抽搐。

“你这狗娘养的,瞧瞧你都干了什么?桑德拉可是个好女孩,从未伤害过任何人!”伯尼笑盈盈地看着鲁笑说。

鲁笑怜悯地看向雅各布。

雅各布有所醒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伯尼,我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我对你可是一直忠心耿耿!”

“雅各布,你们这些富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贪婪,永不满足。我帮你成为亿万富翁,作为回报你给了我什么?你还记得去年你送的圣诞礼物是什么吗?”

“伯尼,你说过不能有太多现金,中情局定期调查你们财产收入!”

“去你妈的调查!你住在全世界最他妈值钱的中央公园公寓,送我的房子比你的厕所还便宜,你敢说这是友谊?这事冒犯,这事一个亿万富翁的操你妈!”伯尼面红耳赤,两眼喷火,狠狠地给雅各布一记耳光。

雅各布踉跄一步,捂着脸说,“伯尼,给我你的账户,我立刻给你转账两百万美元!”

“两百万?你以为我是叫花子,和这个臭婊子一样?”伯尼枪口点了点桑德拉的尸体,“你介绍这条母狗,安得什么心思?她虚荣浅薄,贪婪无厌,一会儿威胁分手,一会儿威胁媒体曝光,一会儿要钱要东西,一会儿要我娶她,让我片刻不得安宁。今天你们死在一起,也是老天有眼!”他举枪对准雅各布。

“求你——”雅各布绝望地伸手。

“噗噗”,子弹穿过雅各布手掌,钻进他胸膛。他倒在沙发上,祈求地望着鲁笑,仿佛鲁笑能够给予某种帮助。

“鲁笑,你真是个杀人魔头,雅各布除了贪婪点,人还不坏,乐善好施,尤其热爱上帝和美国。你千不该万不该杀这样一个好人!”伯尼说。

鲁笑转移视线,目光掠过看热闹的凯恩和桑切斯,看着桑德拉。她身材娇小,血量却惊人,不停流淌,鲜血渐渐地在地板上形成一趟血污。

“我听说你很有种,也很有脾气。但我向你保证,我们中情局对如何应付你们这种硬汉很有心得,用不了一个月,你将变成一条哈巴狗,服从我的每一条命令!”

鲁笑看向窗外。

“操你妈,当我和你说话,你要看着我!”伯尼抓起梳妆台上一个硬木雕塑,劈头盖脸地打向鲁笑。他奋力挥舞着雕像,砸向鲁笑的肩膀、胳膊、脑袋,直到打累了才停下。他看着头破血流的鲁笑,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神情,嘴唇沾着白沫。桑切斯和凯恩悄悄地拉开距离,站在一旁。

伯尼气喘吁吁,“鲁笑,你还想说什么?”

“用不着,我已经知道李承福和谁搭档。” 鲁笑吐掉口中的鲜血。

伯尼眼皮跳动,“你果然是个麻烦,你还知道什么?”

伯尼等了片刻,见鲁笑拒绝回答,沉下脸说,“无论你知道什么,对中国政府都不会有任何帮助。一切都已安排就绪,你会亲眼看着你的国家慢慢毁灭!”

“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伯尼!”

“否则,你想怎么样?”伯尼一手抓着鲁笑衣襟,另一手枪口顶在鲁笑下巴上说,“中国杂种,你敢威胁我?你这个中国特工,闯进我家,滥杀无辜,我杀你,是天理昭昭!”

鲁笑瞥了眼伯尼嗜血的眼睛,视线落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他脑海里突然出现《马太受难曲》中一直令他困惑不解的问题,为什么巴赫在《把我的耶稣还给我》的悲伤咏叹调后,在犹大忏悔上吊之际,选择轻快欢愉的小提琴独奏?此刻他豁然开朗,这不是正义伸张,也不是复仇。巴赫并不在意犹大的背叛或者忏悔,他希望彰显人性,展示神迹。耶稣无法强迫世人做出什么选择,他能做的只是接受和感悟。

鲁笑明白应该如何演奏那一段小提琴,他的指法和弓法将——

“该死的,你笑什么?”

“你是犹大。”

“什么?”伯尼犹疑地看着鲁笑。

“你是美国的犹大,你为了三十银币出卖了你的国家!”

“你以为你了解我?”伯尼攥紧了鲁笑胸口的衣服。

“不,我不了解你,但所有人都知道犹大做了什么。”

“哈哈,一个读过圣经的中国佬,你们相信吗?”伯尼笑着看向凯恩和桑切斯,两人露出嘲讽的笑容。“告诉我,鲁笑,你的国家是哪一个?”

鲁笑看着远方。

“中国政府正在展开调查,是谁出卖了他们在美国政府的间谍?我可以告诉你调查结果,最大的嫌疑人是你!”伯尼停下,见鲁笑没有丝毫反应,耸耸肩膀说,“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求贤若渴吗?鲁笑,加入我们,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不论你想要什么,我们都会满足。别傻了,说出你的条件!”

“我不是犹大,他们是我的族人。”鲁笑正视伯尼说,“你呢?谁是你的族人?”他的声音很轻,却充满了怜悯。

暴怒闪过伯尼的眼睛。“狗娘养的,我杀了你!”他松开鲁笑,退后一步,枪口对准他的额头。

凯恩和桑切斯同时退后两步。

轻快的旋律在鲁笑耳边回响,他似乎看到远处的光芒,千斤重担似乎从他肩头卸下,他从未感觉到如此轻松。

伯尼瞪着鲁笑,额头绷紧的青筋渐渐松弛。“你希望我一枪打死你,对吧?你想的美,没这么简单。你将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没人知道你在哪里。你将烂在中情局的黑牢里,我们会把你脑袋里所有念头都压榨出来。你将生不如死,后悔离开娘胎!”

伯尼凝视片刻鲁笑,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冷哼一声,吩咐道,“带他去安全屋,按照程序来,转移他的飞机已经在机场等候。小心点,搞砸了,你们这辈子就只能呆在阿富汗!”

凯恩和桑切斯架起鲁笑胳膊,把他拖下楼,厨房有一扇门通往车库,一辆黑色福特越野车停在中间,一名同样西装打扮的白人坐在车内抽烟。他下车迎接,他身高超过两米,站在鲁笑面前像个巨人。“是他吗?”他嘴上问着,西瓜大的拳头已经打向鲁笑胸口。

鲁笑像是被火车头撞击,天旋地转,世界迅速地变成一团黑暗。他隐约听到,“嗨,头儿要他活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