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2 投票表决(3)

越南首都河内

 

河内的巴亭广场,是越南的政治权力中心。这里有越南民族英雄和国家创始人胡志明的陵园,周围还有越南共产党中央办公厅、国家主席府和政府主要机构,各国大使馆也距离不远。

今晚巴亭广场全面戒严,警察封锁了所有出入口,禁止车辆和行人入内。贴着国防部高级通行证的汽车也被阻拦,负责的警察头目无视海军上校冯生雄的军衔,坚持要电话请示。冯生雄恨不得命令司机硬闯路障,配备着武器的警察让他保持了些许理智。

一辆警灯闪烁的警车高速从里面开过来,车没停稳公安部机动警察副参谋长范志毅大校就跳出来,隔着好几步远,就大嚷道,“你们海军行动成功了吗?”

“完美成功!”

“太棒了!”人高马大的范志毅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地跳起来,独自庆祝还不够,冲过来拉开车门,抱着冯生雄大喊大叫。周围的警察面面相觑,平素高高在上的副参谋长怎么如此疯癫?

冯生雄挣脱范志毅的熊抱,嚷道,“你还不给我让路?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在路口等着我吗?已经耽误五分钟!”

范志毅命令下属,“快点放行!”他又对冯生雄解释说,“我告诉你是北广场入口,你跑到南广场,还……”他的话没说完,冯生雄的汽车已经加速冲进广场。

汽车直接开到越共中央办公厅大楼前的路障,冯生雄跳下汽车,冲向大门。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拦住他,他知道周围更多的枪口对准自己,也不反抗,只是喊道,“我是海军上校冯生雄,有通行证!”

“让他进去!”越南民众军总参谋部情报局三处处长,黎光荣从阴影中走出来。

士兵让开路,冯生雄跑上台阶。黎光荣后面追问道,“行动怎么样?”

“完美成功!”冯生雄跑进大楼,后面传来黎光荣的欢呼。

大楼内的男女服务员惊恐地看着冯生雄一路狂奔,他顾不得其他,他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五分钟,这五分钟可能决定他们个人、军队和国家的命运!

他跑到二楼的政治局小会议室门口,四名武装警卫拦住他,他亮出本次行动的特别证件,四人一齐退后。

冯生雄站在门口,深吸口气,知道改变国家命运的时候即将来临。他推开沉重的屋门,就听到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的咆哮,“谁给你的权力擅自召开临时会议?”他大步走进去。

“梁强,你身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无视党的组织纪律……” 阮富仲看到冯生雄,惊讶地问。“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其他十八名越南政治局委员齐齐地看着冯生雄。

冯生雄目视前方,朗声说,“总书记,各位政治局委员,我是海军上校冯生雄,请原谅我的打扰,我有紧急消息汇报。今天晚上八点二十一分,越南人民军海军部队在空军的掩护下,成功收复了被中国侵占的黄沙群岛(中国称之为西沙群岛)。 在永兴岛登陆战,我海军陆战队歼灭中国一连守军,缴获两架飞机等大批军用物资,俘虏中国军人和平民数百人,详细数字待查。越南人民军已经完成了胡志明主席的遗愿,恢复了国家领土完整,捍卫了民族尊严!”

一石击起千层浪,委员们沉默片刻,多数人发出欢呼声,其中几位跳起来相互拥抱。

“等等,谁批准海军行动?政治局没有授权,这是违法行为!”阮富仲怒视着国防部长黎塘,后者心虚地低下头。

国家主席陈大光开口说,“总书记,现在追究还有必要吗?我相信当越南民众得知人民军成功收复国家领土,会欢呼雀跃,甚至责问为什么一直拖到今天!”

屋内顿时安静下来,总书记阮富仲执掌大权十几年,是公认的越南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陈大光才在一年前的越共12大,由公安部长被选为国家主席,一直低调行事,却在这关键时刻公然挑战阮富仲,显然有备而来。

阮富仲意识到这一点,他顾不上搭理冯生雄,看着众人说,“党指挥枪,一直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和原则,如果今天海军可以随便行动夺取岛屿,明天陆军就可能包围政治局,发动政变!”他的话得到一些人点头赞同。

陈大光高声说,“我不同意总书记阮富仲同志的看法,越南人民军从建立以来就是共产党的忠实卫士,以前、今天和以后都不存在政变夺权的可能性,这一点,大家尽可放心!”他顿了顿说,“今晚需要讨论的不是越南人民军,而是越南共产党的前进方向,因为这将决定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刚才,阮富仲同志问梁强为什么召集政治局紧急会议,我没来得及说,梁强同志事先问过我,我同意,也认为有必要。这段时间,中国和美国、英国在南海的冲突,已经严重影响了越南的国家安全,我知道阮富仲同志几次否决召开政治局会议的提议,我认为这种做法错误,也不负责任。现在,我希望大家表决,同意开会的请举手。”他先举起右手。

只有七人举起右手,其他十二个人端坐着,按照政治局的表决原则,必须半数通过才行,冯生雄见阮富仲脸上露出微笑,心里一沉,感觉地面好像裂开,自己踩在万丈悬崖边上。就在这时国会主席阮氏金银举起手臂,另外两人对视一眼,也举起手臂。

阮富仲骤然变色,难以置信地瞪着阮氏金银,后者泰然自若地迎视。阮富仲若有所悟,惊恐地看向其他盟友。

冯生雄并未注意到这一幕,他紧张地数着举起的手臂,十对九,票数极为接近,这场政治局会议将如何收场?

陈大光说,“冯生雄上校,你还有别的消息要向政治局汇报吗?”

“他没有资格参加政治局会议,我们需要先弄清楚这次会议召开的目的和内容!”阮富仲的一个盟友说。

“我不同意,政治局需要听到真实信息,而不是国防部愿意透露的所谓军事情报!”有人反驳。

冯生雄开口说,“根据美国大使馆史迪威上校的通报,并综合其他情报来源,南海冲突如下:菲律宾海军在美国支持下,成功登陆三座中国人控制的岛屿,中国海南岛基地的空军飞机增援,遭遇美军飞机拦截,主动撤退。中国海军增援舰队在南海与美国第七舰队的‘华盛顿’号航母群对峙,美国‘林肯’号航母群正穿越马六甲海峡,冲绳海军基地的‘里根’号航母群正开往台湾海峡。鉴于那一海域的微妙局势,人民军海军舰艇保持克制监视姿态,没有开展其他行动。”

冯生雄停顿一下,给众人消化的机会,“两个小时前,印度总理宣布因为尼泊尔政府迫害印度裔马德西族人,十万印度军队进入尼泊尔,将帮助尼泊尔民众摆脱毛派武装分子的恐怖统治,建立一个民主选举的尼泊尔政府。英国BBC电台说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国际机场已经被印度伞兵控制。缅甸政府也宣布,将终止中国公司和个人在缅甸的所有基建、商业和投资项目,缅甸港口将租给印度海军。另外,菲律宾亲华总统杜特尔特,被穆斯林恐怖组织袭击身亡,副总统接任。国防部长阿基诺宣布参加三个月后举行的总统选举总统。”

“中国有麻烦了,美国人下狠手了!”有人说道。

“同志们,我相信中共中央政治局此刻也在召开会议,但我们没必要关心他们,我们应该讨论的是阮富仲同志所领导的国家政策是否需要修正—”

阮富仲打断陈大光说,“这不是政治局能够决定的,我们需要召开党的中央委员会,给全体委员讨论的机会!”

陈大光也不在意,等阮富仲说完才说,“我们这里没有斯大林,阮富仲同志也效仿不了赫鲁晓夫,利用中央委员会东山再起。我提议投票表决,撤销阮富仲同志的总书记职务!”

围绕长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举起手臂,先是十人,接着变成十三人,然后是十八人,最后只剩下阮富仲。他愤怒地瞪着众人,“这是赤裸裸的政变,你们开了分裂党和国家的先例,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你们的危害有多大!”

陈大光自顾自说,“我提议,恢复阮晋勇同志党内一切职务,并代理总书记一职!”

阮晋勇是上一届总理,半年前退出政坛。他一直被认为越南改革派代表,同时也是坚定的反华分子,2014年越南人大规模地打砸抢越南的中资企业,他公开发微信称赞为爱国行为。

越共政治局十八个人同时举起手臂。

阮富仲惊讶地环视长桌,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几人回避他的视线,更多人冷峻地直视他,目光中充满鄙夷和不屑。“作为一名忠实的共产党员,我有话要说!”

“阮富仲同志,你的错误政策给党和国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你最应该做的是反省和忏悔!”国防部长黎塘严厉说。

“阮富仲同志的问题,我们以后将专门讨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有说话的权利。”阮氏金银说。

“中国是越南的邻居,也是越南经济的支柱,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没有中国的市场和投资,越南经济不可能快速发展!”阮富仲想要慷慨陈词,此刻却有气无力。

“既然阮富仲同志如此关心经济问题,请让我向政治局汇报,美国政府已经同意全面取消越南纺织品关税。世界银行同意低息贷款五十亿美元,用于越南基础建设投资。亚洲开发银行将无息贷款五十亿美元,帮助越南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美国政府已经提供一系列援助方案,总数额超过二十亿美元,外交部正在协商具体细节。”外交部长武进禄说。

阮富仲木然地看着曾经的盟友武进禄,张口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陈大光嘲讽地看着阮富仲说,“我提议,授权人民军海军武力收复被侵占的‘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越南名称)’。”

十八只胳膊再次举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