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2 雪狮(2)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客厅里,警察局长纳拉杨坐立不安,不停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墙上的挂钟。老婆和两个女儿熟知他的脾气,躲进卧室。

两小时前,南部平原的主要检查站,查获一辆满载军火的印度卡车,并扣押两名马德西族人司机。检查站站长,曾是他的部下,精明能干,在他的支持下才获得这个重要职务。站长了解他的性格,怎样都会报告,可这么长时间过去,却没有下文,让他忧心忡忡。

事实上,自从一个多月前镇压马德西族人的武装暴乱,纳拉杨就没睡过安稳觉。印度政府一番口头抗议,却没有任何军事动作,连通常的经济封锁手段都没使用,内藏玄机。纳拉杨深谱印度人的大国情怀,尤其莫迪政府民族主义色彩浓重,绝无可能坐视被视为印度属国的尼泊尔,镇压印度裔马德西族人。

纳拉杨数次提醒内政部长,甚至冒险直接建议总理巴哈杜尔,但他的警告受到冷嘲热讽,尤其在印度取消了对尼泊尔燃油和粮食的禁运后,尼泊尔内阁认定印度人终于低头,尼泊尔政府纵横捭阖的外交手段奏效。他无奈之下,只能暗暗吩咐手下发动线人,监测马德西族人的动静。奇怪的是,近来加德满都街头异常平静,连马德西族小混混都消失不见。

纳拉杨是最底层爬上局长位置,街头嗅觉非常灵敏,压根儿信不过表面的平静,逼着手下全力追查。但得到的信息七零八落,很难拼凑成形,他感觉有人背后捣鬼,实施阴谋。他放弃说服顶头上司内政部长,那家伙就是个沉溺女色酒囊饭袋。他准备明天找总理,当面汇报。

纳拉杨拿起电话,拨打检查站号码,有人很快拿起话筒,“什么事?”

“我是加德满都警察局长纳拉杨,叫站长说话。”

“他下班了。”

纳拉杨以为自己没说清楚,重复说,“我是警察局局长纳拉杨,叫你们值班警官接电话!”

“局长先生,现在我值班。”

“我听说你们抓到两人运输军火,他们人呢?”

“哦,我们搞错了,车上是马铃薯,不是军火。”

“他们人呢?”

“已经释放。你还有别的问题,局长先生?”

纳拉杨放下电话,陷入沉思。他知道没有尼泊尔警员敢用这种态度和上司说话,更不要说加德满都的警察局长,那么接电话的人是谁?检查站又发生了什么?各种思绪萦绕在他脑海,他决定立刻回警察局。

警察局内,值班的高级警官正和一名女下属看电视,见纳拉杨突然出现,惊慌地跳起来敬礼。纳拉杨没理会女警察,径直问有什么情况。高级警官战战兢兢地说巡逻马德西族人区的警察报告一切正常,街道平静。国际机场几分钟前发生打斗事件,机场警察已经控制局面,以防万一,他派出一个机动中队去支援。纳拉杨询问外交使馆区域情况,警官说印度使馆召开酒会,欧美国家的大使参加,尼泊尔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也参加。在中国大使馆外,流亡藏人静坐示威,周围支持者有不少欧美人士,举着标语,高喊口号,吸引一大批外国媒体。

纳拉杨略微放心,瞥了眼坐立不安的女警察,吩咐高级警官有事立刻通知他,同时命令所有巡逻警察加倍小心,有事立刻报告。高级警官不迭地答应。纳拉杨走进局长办公室,脱掉外套和皮靴,泡了杯热茶,躺在沙发上。旋即想起检查站的事情,他先打电话给检查站值班室,电话铃空响许久,无人接听。他接着拨打陆军驻加德满都独立旅司令部。听到电话接通,他立刻说,“我是警察局长纳拉杨,找达哈尔上校。”

“晚上好,纳拉杨局长,我是达哈尔。”上校的声音平稳内敛。

“晚上好,边境有什么消息吗?”

“我没收到任何报告,你有什么消息?”

纳拉杨简单讲述检查站的电话,说担心马德西族人袭击检查站,抢回军火。南部平原毗邻印度,马德西族人势力庞大。

“我会通知边境同事派人去检查站查看,有事我立刻通知你。”达哈尔上校说完却没放下话筒,“首都地区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非常平静,平静得让我不安!”纳拉杨信任达哈尔,说话坦率。达哈尔的独立旅骨干由前毛派游击队的成员组成,训练有素,战斗力强,是镇压马德西族人骚乱的主力部队,也是现任政府的重要支柱。

“我感觉不妙,印度人在玩阴谋麻痹我们,他们在策划一场大的行动!”

“我最近一直逼着手下,调动所有线人监视首都地区,没发现什么异常。除非是有人有意掩盖……”纳拉杨不愿说下去,转变话题问,“美国人怎么说?”

美国中情局在尼泊尔建有数个信号监听站,监控中国和印度,对尼泊尔本地的情报收集也很专业。达哈尔和中情局有合作关系。

“上个月,我熟悉的美国主管突然被调走,新来的狗屁不懂,而且我发现他们在缩减活动,很少外出,总是留在营地里!”

“不太妙!我明天上午去见总理,要把这些事情说一说,你也来吧。”

“你知道,国防部长和陆军司令不喜欢我,我去见总理,他们肯定怀疑我出风头!”

“我明白你的感受。内政部长也忌恨我,总是鸡蛋里挑骨头,谁叫我们是做事的人呢!”纳拉杨平素自重身份,鲜少在人前坦诚内心感受,此时一番感慨让他情绪波动,几秒钟后,才意识到线路中断。他重新拨打,却发现没有信号。他正要出门询问,就听到外面喧哗,很多人似乎在嚷嚷。没等他听清楚怎么回事,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桌椅翻倒。屋门打开,一个瘦高个满脸胡须的男子闯进来说,“纳拉杨局长,你让我好找啊!”

纳拉杨看着男子的脸,感觉像是哪里见过。男子穿着一身黑衣,双手骨节粗大。“你是谁?”

“不认识我了?你让我失望,你悬赏一万美元要我的脑袋,我一直想当面问问你,为啥定价这么低?是我冒犯过你,还是你存心侮辱我?”男子眼睛狭长,目光阴森吓人,尼泊尔语带着轻微的口音,像乡下人说的土语。

“塔卡卡!”纳拉杨惊呼一声,拉开抽屉,抓起手枪。

塔卡卡的速度如同闪电,纳拉杨根本没看清楚他如何冲上来,只感到一阵冷风,胳膊像被铁棒击打,腿脚突然滑动,身体横飞出去。纳拉杨撞翻了椅子和茶几,摔倒在地上,他动弹不得,唯一能移动的只有眼珠。他看着塔卡卡抓起他的手枪,在手里掂量着,作势瞄准射击,枪口对着他腿部。

“我不知道你喜欢意大利手枪,还以为你是中国货的粉丝呢!”塔卡卡随意拉动枪栓,扣动扳机,“轰”地一声巨响。

纳拉杨右脚一阵剧痛,好像被人砍了一斧头。他大吼一声,随即咬住嘴唇。他想看看伤口,可没法抬起头。

塔卡卡蹲下身看着纳拉杨,眼睛闪烁着兽性的光芒。“请让我介绍自己,塔卡哈尼,印度国防军‘南亚猛虎’团队的上校。”

纳拉杨露出绝望的神情,他当然听说过印度“南亚猛虎”特种部队的凶残,很多巴基斯坦士兵或者穆斯林恐怖分子宁可自杀,也不愿落在“南亚猛虎”手里。他抱着一线希望问,“你找我报仇?”

“纳拉杨局长,你的自大快比得上你的愚蠢了!”塔卡哈尼抓着衣襟轻松地拎起他,扔到沙发上说,“你还没有资格让十万印度大军为你专程跑一趟。一直以来,尼泊尔政府倒行逆施,种族清洗马德西族人,让国际社会人神共愤。印度政府相应尼泊尔人民的呼吁,决定阻止尼泊尔政府反人类暴行,等等。印度外交部公文很长,我记不全,你有兴趣自己查看。但你明白怎么回事,对吧?”

纳拉杨痛苦地闭上眼睛,他应该早想到印度人背后捣鬼。

塔卡哈尼欣赏着纳拉杨的痛苦表情,仿佛觉得有趣。“鼠标说一句,你和你老婆很有夫妻相,丑得可怕,但怎么生出两个那么漂亮的女儿?”

“你去过我家?”纳拉杨忘记脚痛。

“当然,请原谅我的错误,我真没想到你如此敬业,这么晚还在办公室!”塔卡哈尼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你还有什么问题?”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很好,我喜欢直来直去。说出普拉昌达今晚的住处,我抓到他,你领回家人。”

纳拉杨身体一震,普拉昌达是尼泊尔共产党的最高领袖,领导毛派游击队乡村包围城市,迫使军队和政府最后妥协分享政权。他虽然没有担任政府公职,但被公认为尼泊尔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印度入侵尼泊尔,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灭所有反抗力量,自然不能放过普拉昌达!

“大家都知道他住在市中心泰美尔区的‘雪狮’旅馆,毛派尼泊尔共产党包下那里。”

塔卡哈尼鼻子哼了声,“那是幌子,他住在其他地方。不要找借口说你不知道,让我提醒你一句,我的部下常年作战,远离女色,个个饥渴难耐!”

“他定期更换住处,今天可能住在杜巴广场附近。” 纳拉杨声音几不可闻。

“你一定不介意带我们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