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2 总统府(1)

菲律宾总统府

 

大门口,宪兵班长拦住车队,要求出示通行证。助手耐不住性子,想要硬闯,曼泽诺上校摇头阻止,告诉宪兵他在执行国防部的特殊军事任务,需要立刻见宪兵军官。

宪兵班长扫了眼五辆军用卡车和最后面对装甲车,匆匆进屋打电话。很快,宪兵上校阿斯卡里赶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曼泽诺素来痛恨宪兵们的飞扬跋扈,有意坐在车上说,“军方情报部门得到消息,棉兰岛的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正在策划大规模恐怖活动,可能危及总统的人身安全,国防部命令我来保护总统府!”

“呃,曼泽诺上校,这事宪兵司令部应该先通知我们,可我一点消息没听到!”阿斯卡里上校偷眼看着装甲车的炮筒。

“可能宪兵司令部忘了通知吧,谁不知道他们的官老爷脾气!如果你不信,可以打电话去问。”

“请稍等。”阿斯卡里走进哨所。

附近几名宪兵听到这番对话,面面相觑,嚣张气焰消失不少。

三分钟后,阿斯卡里上校哭丧着脸出来说,“我没法联系宪兵司令部,电话线路全部中断,连手机都没法接通!”

“可能电话公司的人闹罢工吧。”曼泽诺目光炯炯地看着宪兵军官,“国防部命令我八点之前部署完毕,现在剩五分钟,你不会阻拦我执行命令吧?”

阿斯卡里听懂曼泽诺的言外之意,惊慌地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宪兵班长,擦着额头的汗水说,“总统正在接见中国大使,现在不便打扰!”

“中国大使?这是菲律宾的土地,菲律宾的事情由菲律宾人决定,中国人算个毛?”曼泽诺推门下车,整理一下制服说,“阿斯卡里上校,你有五分钟,不,四分钟,集合你的部下,回营房待命。超过时间,就别怪我不客气!”几乎同时,五辆卡车里的士兵跳下车,集合成队,枪口的烤蓝在灯光下泛着光芒。

“我这就召集!”阿斯卡里跌跌撞撞地跑进哨所。

宪兵很快集合,只用了三分钟。但曼泽诺上校并未留颜面,当场收缴五十名宪兵的武器,全部关进营房内,同时接管总统府所有出入口。面对陆军士兵的枪口,没有一名宪兵敢于反抗。

杜特尔特总统在二楼的小书房单独会见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隔壁房间总统的外交顾问和总统府秘书长陪着两名中国大使的助手。曼泽诺和部下闯进屋时,外交顾问意识不妙,吓得瑟瑟发抖,秘书长强硬地呵斥,“你们给我滚出去!”

曼泽诺佩服秘书长的勇气,这是他见到总统府里的第一个男人,但责任高于个人喜好,他必须扼杀任何反抗的苗头。他微微示意,两个士兵径直过去挥舞枪托,没两下秘书长就像一滩烂泥倒在地上。

曼泽诺没理会看呆了的中国人,对外交顾问说,“麻烦你为我通报一下总统先生,我听说他不喜欢外人打扰!”

“请不要杀我,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外交顾问身体颤抖不停,鼻梁上的眼镜歪斜。

“别这么戏剧化,今晚没人会死,除非你不听话。”

“我听话,我一定听话!”

“别他妈的像个娘们磨叽,快点过来!”

外交顾问用指节敲门,曼泽诺不耐烦地推开门,把他推进去。

“什么事情……”杜特尔特总统看到外交顾问身后的曼泽诺,问话嘎然而止,下意识地看向窗口。

“总统先生,他逼我—”

“总统阁下,我接到国防部的命令,恐怖分子阿布沙耶夫密谋袭击总统府,你的宪兵里有他们的同谋,我的部下已经接管了总统府的防卫,你不必担心个人安全,我会保护你的!”曼泽诺难以掩饰脸上的笑容,他自幼生活贫苦,受尽旁人的白眼,发誓自强。此刻站在总统府发号施令,也算梦想成真。

“阿基诺在哪儿?这个懦夫最后一刻也不敢见我!”杜特尔特吼道。

“请原谅,阿基诺将军有点忙,他正在国防部召开记者会议,详细说明他如何领导菲律宾海军夺回被中国侵占的岛屿。如果你不是忙着和中国人勾结,本应从电视上看到。你让人失望,杜特尔特总统,菲律宾民众选举你,是为了让你领导他们,而不是背叛菲律宾!”

“大胆,注意你说话的方式。军官,别忘了我是这个国家的最高军事领导人!”

“对,现在还是!”曼泽诺威胁地看了眼总统,对外交顾问说,“麻烦你把中国客人送走,这里没他们的事!”

中国大使突然开口说,“曼泽诺上校,世界不会坐视你们的军事政变,菲律宾将成为国际社会唾弃的对象。为了你的国家,不要跟着阿基诺将军走向自毁的深渊。保护好杜特尔特总统,你将成为菲律宾的英雄!”

相比中国大使叫出他的名字,曼泽诺更惊讶中国人能说一口流利的菲律宾语,难怪和杜特尔特私下密谈。“大使先生,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保护总统先生,中国大使馆会给我们安全庇护?”

中国大使怔住,见杜特尔特总统期待的目光,歉意地说,“总统先生,我个人很愿意,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得先请示中国外交部。”

杜特尔特目光顿时黯淡下来,他看着桌上的电话,又看看曼泽诺,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中国大使走到桌前,见曼泽诺没有阻止,拿起话筒,按了几个键说,“线路断了!”

曼泽诺绷着脸说,“够了,中国佬,我建议你立刻离开,最好永远滚出这个国家,菲律宾并不欢迎你们!”

“中国政府会和阿基诺将军直接交涉,抗议我所受到的粗暴待遇!”中国大使没再看杜特尔特总统,向门外走去。外交顾问快步跟在后面。

曼泽诺犹豫片刻是否留住中国人,不过是几颗子弹,但干嘛自找麻烦?政治人物的龌龊非同一般,阿基诺将军日后也许靠近中国人。曼泽诺向部下微微摇头。

“你打算做什么,曼泽诺上校?开枪杀我吗?”杜特尔特喉头上下移动,但努力地站直身体。

曼泽诺心里涌起些许尊重,杜特尔特颇有勇气,换作其他菲律宾政客,可能已尿裤子。“总统先生,你不该害怕我,我奉命保护你!”

杜特尔特狐疑地注视着他,他坦然迎视。屋内陷入奇怪的沉默。他不禁猜测杜特尔特能否主动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我会,”杜特尔特的声音变得嘶哑,“我会签署一份辞职信,因为健康原因,我无法继续承担总统的重任,愿意放弃一切公共职务,从这一刻生效!”

曼泽诺暗暗地佩服阿基诺的精明,阿基诺再三叮嘱他一定不能主动提出要求,他开始还不理解,但阿基诺信誓旦旦地说杜特尔特会主动辞职。“你愿意这么做吗,总统先生?没人要求你,但我觉得如果你的身体不舒服,暂时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我愿意。”杜特尔特走到书桌前,拿出一张白纸,迅速地写了一封辞职信。他放下笔时,身体突然摇晃。

曼泽诺没碰辞职信,凑近读了一遍,看着杜特尔特说,“总统先生,你没事吧?我们有医术精湛的军医。”

“不不不,我没事!”

“你确定?你脸色看着可不太好。”曼泽诺俯身在杜特尔特耳边说,“你可以回卧室休息一下,我会吩咐他们不要打扰你。”

杜特尔特的尊严终于垮掉,他抓着曼泽诺的手说,“请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给阿基诺将军制造麻烦。我可以给你钱,一百万美元,现金,就在总统府的保险柜里,只要你点头,我就告诉你密码!”

曼泽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杜特尔特,以前电视上这个男人魅力无限,近距离看他是多么苍老。

“杀了我,你们得不到任何好处,只会背负恶名!放我走吧,美国大使馆会收留我,我发誓离开菲律宾,去其他国家生活,再也不回来!”杜特尔特流泪说。

“没人要杀你,总统先生。我会送你和夫人去乡下的庄园,度过这段困难的日子。”曼泽诺微笑着抽出手。他搀扶杜特尔特到门口说,“下去吧,汽车在等着你。”两名士兵默默站在杜特尔特身后。

杜特尔特抬头看着曼泽诺,眼神里有接受命运的无奈。

在这一瞬间,曼泽诺意识到,杜特尔特已明白结局。

曼泽诺站在窗口,看着杜特尔特慢慢走到门口,坐进总统专车,外交顾问、秘书长和总统夫人也被士兵架着塞进车内。两名扛着火箭筒的黑衣人从墙角出现,站在三十米远的距离,镇定地瞄准,两枚火箭弹同时击中总统专车,一团火球蹿得很高,剧烈的爆炸声震荡着玻璃,两名黑衣人消失在墙角。

曼泽诺看了一会儿燃烧的汽车,拿出美国卫星电话,发送成功的信息。他注意到,自己被杜特尔特握过的右手,不受控制地抖动着。

五分钟后,菲律宾各大媒体同时报道,总统杜特尔特遭遇穆斯林恐怖分子阿布沙耶夫袭击身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