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1 超级男孩(4)

“你是职业人士,很清楚游戏怎么玩的。当你的对手训练有素,又有时间精心准备,他不会留下明显的线索,事实上我能站在这里已经很幸运,那天晚上我应该和马歇尔一起被杀!”

“谁委托你去日本调查凶杀案?被害者是谁?”

“你很清楚我不能告诉你谁委托我!”鲁笑有些恼怒伯尼的试探,停顿一下,压住火气继续说,“被害的日本人叫小林英雄,他是三菱重工研究所的一名化学家,一个神秘组织诱骗他为中国提供机密情报,他有所察觉,可能想要退出,结果死在两个多月前的一起交通事故里。我在日本调查发现这个神秘组织的线索,追踪到美国,被引入圈套,那天晚上和马歇尔出现在那栋房屋里。”

“我的人说,当警察出现,你们就开枪,试图杀人灭口!”

“你的人在说谎!警察出现时,我在屋内,马歇尔和他的人在屋外,正和警察交涉,有人先开枪打倒警察,然后把马歇尔和他的两名手下全部射杀。你们的人喊着我的名字,要我投降。我逃离现场,你们还有人堵截,如果不是肯尼出手,我活不下来!”

“我的行动小组组长跟了我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不可能撒谎,除非……”

“除非什么?”

伯尼皱着眉头说,“除非有人收买他,但不太可能,他不是那种人,他不在乎钱!”

“收买的手段很多,人们的动机也很多,有时候要的不一定仅仅金钱。”鲁笑观察着伯尼的脸色,“我猜测你已经想到什么,否则不会说‘除非’二字!”

伯尼哼了一声,“肯尼在哪里?你们在汽车旅馆的那一出戏演的很逼真,好几个现场证人说的活灵活现!”

鲁笑瞟了眼看着这边的雅各布,“他认为雅各布应该为马歇尔被杀负责,要一命抵一命,我不得不制止他。”

“所以你杀了他?”

鲁笑耸耸肩膀说,“我没其他选择!”

伯尼视线扫过鲁笑的双手,不带情感地说,“我想对你来说,很多时候都是没其他选择!”

“你继续这么说话,我会再一次没其他选择!”

伯尼深深看了眼鲁笑,转移话题说,“你说的所谓神秘组织是哪个国家的?美国的?”

“我还没掌握确凿证据,但很大可能是韩国情报机构。”

“韩国人,你确定?”伯尼眼珠转动。

“怎么?你好像知道什么。”

伯尼犹豫片刻,皱眉说,“我不能告诉你整个事情来龙去脉,但金泰勒包裹这件事,有韩国人牵扯其中。”

“这个韩国人有名字?”

伯尼瞥了眼房屋另一侧的雅各布和桑德拉,嘟囔说,“我不敢相信我会同中国特工说这些!”

“你说这些是因为你早有所怀疑。”鲁笑身体前倾,直视伯尼说,“他是谁?”

“李承福,外号‘超级男孩’,公开身份是韩国公司的驻美代表,实则是韩国军事情报局的少校。”

“他在哪儿?我怎么能找到他?”

“等等,有些事情你得先知道。李承福为韩国公司游说,在华盛顿很活跃,和国会两院的一些重量级委员是朋友。我听说联邦调查局曾经有人怀疑他是韩国情报官员,但调查没有结果就不了了之。而且,这两年为了平衡中国大陆,韩国在总统的外交战略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李承福在美韩关系中发挥作用,他不是一个可以轻易碰的人!”

“是你们不方便碰他,我很乐意和他好好聊聊。”

“就像你和我?你也准备闯进李承福家,用枪逼着他说?”

“效果显著,你不觉得?”

“好,假设你问出结果,然后呢?”

“你什么意思?然后当然是你们调查。韩国人算计的不只是中国,还有美国!”

“抱歉,如果你需要我出面揭露这个阴谋,你还要有别的证据、证人!”伯尼见鲁笑诧异神情,解释说,“你应该明白,在美国政府眼里,你是杀人嫌犯,背负使命的外国特工,指控的又是美国盟友韩国的重要人物,你的每一句话都需要反复验证!”

“你要的证据我没有,但我相信只要你们愿意去找,一定能从中情局或者NSA监听的无数信息中找到相关证据。想想吧,有人故意偷窃美国情报交给中国,还能同时把中美两国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之上,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具备这种能力?以色列和俄国可能勉强做到,但不会不留下一点痕迹。剩下的唯一可能性就是韩国,韩国不仅是你们信任的盟友,和中国关系也很密切,善于游走中美之间,如果是他们在背后捣鬼,我一点也不惊讶!”

“中美战争,对韩国有什么好处?不要忘了,他们面临一个疯子国家北韩,中美战争很可能蔓延到朝鲜半岛,韩国首都可能毁于一旦!”

“我没法猜测韩国人做事的动机,但我见过很多外人无法理解的奇怪事情发生。我们不能按照我们的逻辑思维去判断别人,只能跟着证据,看它能把我们带到何处!”

“你说的有道理,韩国人身上具有某种偏激的特质,能做出疯狂的事情来。他们能在美国活动,肯定在中国也不闲着,委托你的中国情报官员发现什么征兆?”

“你在试探我?你应该知道这个答案,给你资料的中国间谍没告诉你们?”

“鲁笑,我在努力帮你。假如你不信任我,那我什么都做不了!”

“OK,既然说到信任,那么你先告诉我是谁提供我的资料。”鲁笑目不转睛地瞧着伯尼。

“这属于中情局的最高机密,我和你谈这件事就已经触犯了好几项法律!”

“伯尼,别跟我装模作样,你我很清楚情报工作怎么回事,只要价格合理或者回报够高,任何信息都能被交换。你想从我这里得到消息,必须回答我的问题!”

伯尼瞥了眼桑德拉和雅各布,摇头说,“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和一个中国特工谈论这件事!”

“相信我,伯尼,我没兴趣成为你的第一个。”

“好,我告诉你。请你先给我打开手铐,这玩意让我疼死了!”伯尼摇晃身体说。

鲁笑想了想,搜查伯尼周围,没发现武器。他切断塑料手铐,警告说,“我希望你不要乱动,造成误解!”

伯尼揉着手腕说,“你的资料是亚洲的一个盟国通过私人渠道送给我们的,这个盟国说是一名中国间谍提供,但拒绝透此人的身份。我们本来将信将疑,可发生了枪击案,有人指证你,现场又发现了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机密情报,所以我们相信你是来执行中国政府的任务!”

“这个盟友是谁?韩国人?”

“不要问我,我不能证实。但你不认为这样的话,太明显了吗?”

“日本,或者台湾。”鲁笑见伯尼没有反应,知道猜测接近。但他清楚,像伯尼这种以谎言为生的人,说的任何话都不可能完全真实,不需要刻意,纯属本能。他考虑片刻,说道,“委托我的人怀疑中国情报机构有人泄密,但他没有确凿证据,又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委托我去日本调查。”

“委托你的人可曾说过他具体怀疑什么人吗?”

“没有。”

“他知道你来美国?”

“你开玩笑吧?他当然不知道,我没有理由告诉他我的行踪!”

“鲁笑,请不要以为冒犯,但我确实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为我们工作吗?”

“你是说中情局?”鲁笑感觉到某种危险逼近,看屋内的三个人都正常,小心地感觉危险来自何处,同时脸上不露出任何迹象。

“不,除非你答应,否则我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将挣到很多钱,还能享受一个强大组织的保护,你需要做的事情和现在类似,但要轻松很多,因为我们提供后勤支援。怎么样,有兴趣吗?”

“伯尼,你的问题问的有点远,如果眼前这件事解决不了,我们都有麻烦!”

伯尼注视鲁笑片刻,微笑说,“你说的对,是我心急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我做什么,请讲!”

“你的情报分析家是谁?我听说他判断我假死,将去找雅各布。我想知道他是谁。”

“抱歉,我不能泄露他的身份。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分析师,过去表现平平,这次赶巧而已。”伯尼轻描淡写说。

突然门铃声响起,鲁笑警觉地看着伯尼。伯尼说,“可能是邻居或者送快递的,桑德拉喜欢网上购物。你让她开门,她不会乱说话。”

铃声再次响起。鲁笑警告说,“你最好和她说清楚。如果在这个节骨眼发生意外,我没关系,你高级主管身份尊贵,出事可让人遗憾!”

鲁笑切断桑德拉的塑料手铐,拿下耳机,带她来到伯尼身边。伯尼交代几句,她点点头,出门前目光避过鲁笑。

鲁笑走到窗口,谨慎地贴着墙壁,透过窗帘缝隙,观察周围动静。因为前门的阳台遮住视线,他看不到按门铃的人。但他注意到街道上没有送货的卡车,街对面先前打招呼的邻居也没露面,街上异常地安静,看不到行人和玩耍的孩子。一辆林肯轿车停在隔壁邻居门前。

鲁笑感觉不对,转头见伯尼正从床下取出一把大口径左轮手枪。

伯尼举枪瞄准鲁笑的头部,喝道,“你敢动一下,我打爆你的脑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