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1 指令(2)

地下车库静悄悄地,停着的汽车都是价值不菲的名车。雅各布的汽车是一辆黑色悍马,颇为格格不入。面对鲁笑惊讶的目光,雅各布耸耸肩膀说,“我喜欢军车!”

鲁笑示意肯尼和雅各布先站在外面,他进入驾驶室检查。仅仅目光扫过,他就意识到这是辆经过特殊改装的军车,除了厚厚的装甲和防弹玻璃,发动机性能远比普通悍马强大。他仔细地检查一遍所有口袋、文件箱和能隐藏东西的位置,从座椅下找到两支装着爆炸弹头的贝雷塔手枪,尺寸不大,可威力惊人。

鲁笑阴沉着脸展示手枪,雅各布无辜地摊开手说自己不知情,一定是他的保镖放进去的。肯尼恨恨地说不能信任这家伙,应该早点处理他。鲁笑厉声回答说他已经做出决定,不想再听反对意见。肯尼悻悻然。

鲁笑让雅各布坐进副驾驶位置,系好安全带后,把他双手扣上手铐。雅各布抗议,鲁笑不予理会。肯尼坐在雅各布后面的位置。

鲁笑驾车来到车库门口,一道铁栅栏拦住出去的通道。鲁笑注意到左侧墙壁上有一个读卡器,他看向雅各布。雅各布犹豫一下,说车卡在遮阳板里面。鲁笑找到黄色的车卡,放在读卡器上,读卡器绿灯闪烁,铁栅栏吱呀呀地提上去。

午夜的曼哈顿依然繁忙,街道上挤满了出租车、豪华礼车和普通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夹杂着怒骂声。鲁笑遵守交通规则,可一辆黑色“马自达”强行超车,不管不顾地钻到悍马前面,鲁笑不得不急踩刹车。他下意识地查看周围,担心遭遇伏击。其他车辆正常行驶,他松了口气,居然没抗议“马自达”的粗野行为。

“你这么礼貌开车,纽约客会把你活吞进去!”雅各布说。

“我建议你闭嘴,我不喜欢开车时有人聒噪!”鲁笑警告地看了眼雅各布,从后视镜看着肯尼说,“你最好睡一觉,到了华盛顿我需要你百分之百的清醒。”

肯尼默默闭上眼睛。

曼哈顿通往新泽西州的地下隧道入口出现事故,三条车道的车流顿时停滞,所有汽车都想先行,却让堵车变得更加严重。

鲁笑能看到隧道的信号灯,半个小时却挪动了不到一百米,不禁暗暗着急。他警觉地注意着周围,不时扭头查看视线死角。一个举着“让我们相信上帝教诲”牌子的黑人男子缓慢地从车前走过,他铜铃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雅各布。

一辆闪烁着警灯拉着警笛的警车终于后面开过来,停在人行道上。一名穿着黄色背心的警察开始指挥交通,混乱得到控制,车流速度加快。鲁笑驾车开过出事地点,见一辆GMC皮卡翻倒,一辆福特汽车撞在栏杆上。

通过隧道,上了去华盛顿的高速公路,周围车辆还是很多,可速度一下子提高。悍马强劲的发动机功率得以体现,120公里的时速行驶,车内非常平稳,没有任何的晃动。鲁笑看看前面道路空旷,加速到150公里,车身依然保持平稳。

“在你翻车之前,能不能先给我解开手铐?”雅各布说。

鲁笑松开油门,让车速保持在法律限速范围边缘。

“你想好见到伯尼说些什么吗?”

“请不要说话,我不想堵住你的嘴,雅各布。”

“我不想你睡着把车开进沟里撞断我的脖子!”

一直安静不动的肯尼睁开眼睛说,“你们这么吵,我他妈的怎么睡觉?”

“都给我闭嘴!”鲁笑压抑着怒气嚷道。

安静了不到两分钟,肯尼又说道,“我饿了,前面的快餐店停一下,我需要一大份套餐!”

“我也有点饿,给我来一杯巧克力和一块最新鲜的蛋糕。”雅各布说。

鲁笑没吭声,下一个休息站出现时,他还是开进停车场。他在最偏僻的角落停车,嘱咐肯尼小心,检查一下腋下的手枪,跳下车去。

雅各布从后视镜看着鲁笑走进快餐店,静止片刻,身体慢慢地移动,视线落在鲁笑留在插孔上的车钥匙。

“你敢碰一下车钥匙,我打爆你的脑袋!”肯尼警告说。

“肯尼,开车送我回去,你会得到一百万美元的现金,我个人保证你这辈子生活不会为钱发愁!”

“你让我背叛鲁笑?”

“不,我只是让你做正确的事!”雅各布从后视镜看着肯尼的眼睛,“鲁笑不会活太久,他们要么打死他,要么把他关进黑牢,就像那些伊斯兰恐怖分子,这辈子不要想再看到阳光。你还年轻,没必要草率地葬送生命!”

“你想说你不准备带我们去见伯尼?你在骗我们?”

“醒醒吧,你以为会发生什么?你们找到我是因为我没有防备,可伯尼是中情局的高级经理,受到保护,陌生人根本不能靠近他家!别耽搁时间,放开我,只要回到我的公寓,我就给你一百万现金,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你他妈的这条毒蛇,我现在就杀了你!”肯尼左手抓住雅各布的头发,狠狠地按在椅子靠头上,右手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车门突然打开,鲁笑诧异地瞪着肯尼说,“嗨,你他妈的干什么?”

“他让我背叛你,说给我一百万现金!”肯尼说。

“你的年轻朋友还记恨着马歇尔的事情,想要报仇。”雅各布说。

“你狗娘养的骗子!我他妈的宰……”

鲁笑抓住肯尼的手腕,卸下匕首,把食物袋扔到后座说,“够了,你们比女人还能喳喳呼呼,让我头疼。吃饭吧,我不想再听你们吵架!”

“不要再让我和他单独在一起,他会杀了我!”雅各布揉着脖子说。

鲁笑不满地看了眼肯尼,气冲冲地发动汽车,悍马猛地跳上道崖子,冲过隔离带,开上公路。

汽车离开新泽西的城镇,行驶在茫茫荒野中。

肯尼吃完汉堡和薯条,把食物袋扔出窗外。他吸着碳酸饮料说,“这家伙要把我们带进一个圈套,他刚才告诉我伯尼的住处受到严密保护。我们不应该再前进,干掉他再想其他办法!”

鲁笑猛踩刹车,悍马嘶叫着停下来。他关闭引擎和车灯,拔掉车钥匙,对肯尼说“我们下车说”。

雅各布看着两人走到旁边的沟渠旁争吵,隔着玻璃听不清楚声音,可他们的肢体语言充满了火爆。肯尼突然挥拳打到鲁笑脸上,鲁笑踉跄一下。肯尼拔出腰间的手枪,可鲁笑动作更快,在他能举枪之前,连开三枪,打中肯尼的胸口,肯尼倒地不起。鲁笑取走肯尼手里的手枪,又搜查肯尼的口袋,把他的钱包、手机和零碎物品统统拿出来,装进自己口袋。他不再理会尸体,快步回到车上,默默地开车。

雅各布耐心地等了十分钟,轻声说,“我看到肯尼先掏枪,威胁你的生命,你没有选择才开枪。我可以提供一份宣誓证词,你不必为他的死承担法律责任。”

“滚你的法律责任,他才25岁,不该这么死掉!”

“你对自己太苛刻,有时候事情强加到我们头上,我们不得不做出反应。如果他杀了你,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我,你不止救了自己,还救了我的命!”

“谢谢你的开导,我感觉好多了,虽然我刚刚杀掉一个几天前救过我的命的年轻人!”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悲剧发生,每天都有人横死,假如你这么在意普罗大众,干嘛不改行做牧师或者慈善?”雅各布晃了晃手腕,“你能不能解下来这玩意?勒得太紧,阻止血液循环,我的手指头已经失去知觉!”

“不要动来动去,越挣扎越紧,难道这是你第一次戴手铐?”

“当然是第一次,难道你以为我经常遇到你这种人吗?”

鲁笑警告地转头看了眼雅各布,继续盯着前方。公路走势渐渐升高,两侧的山峦如巨兽横卧着,车灯闪烁,时而显露峥嵘。前面路边躺着一具体型庞大的鹿的尸体,应该是穿越公路时被大型卡车撞死。

“倒霉的东西,死了也没明白发生什么!”雅各布说。

前面一辆集装箱卡车不紧不慢地行驶,拒不让出快行道。因为山路盘旋,鲁笑耐心地跟了好一阵子,等到出现几百米的笔直公路,才加速超车。超过去后,卡车司机按响了喇叭,结果群山回响,山崩地裂般。鲁笑皱皱眉头,瞥了眼后视镜,继续加速,和卡车拉开距离。

“你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为什么不能继续容忍肯尼?”雅各布若有所思地说。

“你看起来有很多答案,干嘛不直接告诉我呢?”

“可能你从一开始就不想留下活口,他很不稳定,早点铲除麻烦。或者,你对他保证了什么,你不愿意继续为誓言束缚,重新布局。甚至,你们在演戏,他并没死,你只是想让我认为他死了,就像你们之前玩的把戏一样!”

“雅各布,你能住进中央公园大道15号真不是幸运,我很少见谁的大脑像你运作这么快!”鲁笑赞赏地扭头看了眼雅各布。

雅各布审视鲁笑片刻,首次流露出不太有把握的表情说,“我不知道你准备做什么,但是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指望可以悄无声息地杀了我而不留下痕迹,我的汽车有卫星定位装置,我的公寓里有录像设备,你的声音和图像都被记录下来!”

“你还忘了说一点,到了某一个时刻,有人会打电话找你,你不接电话将启动警报,你的猎狗小组会跟踪追随。”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还和你一起来马里兰州?我觉得不需要我来说,你自己能找出答案!”

雅各布想了一阵儿,面部肌肉绷紧说,“你不要指望我会屈服,我上过战场,面对过死亡,我不会为你或者任何人背叛国家和信仰!”

鲁笑从容地点点头,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他没有看雅各布,继续目视前方说,“斯特恩先生,我从未怀疑过你的勇气,我绝对不会要求你背叛国家和一辈子坚守的信念,毕竟,没有这些值得尊敬的东西,我们的生命和浑浑噩噩的动物没什么区别!但我希望你考虑一点,我不是你们机关说的那种人,自始至终我一直尊重你,我不是来危害美国的国家利益,相反,有人想要你我两个国家兵戎相见,我来是为了揭穿这个阴谋。帮助我,也是帮助你的国家,你的民众!”

“我不相信你!”

“我做了什么让你不相信我?”

“你是中国政府的特工,肩负中国政府的指令!”

“你说的对,我确实肩负着中国政府某个情报机构的指令。但你指望什么呢?如果不是我这种人来,谁会愿意执行这种自杀性的任务?你们美国人最应该理解这一点,看看你们在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的军人和特工,美国民众不知道他们的牺牲,甚至不在意他们的付出,可他们依然每天坚持,毫不退缩。没有他们,美国不可能维持对世界的影响。”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不是美国军人,起码美国军人没跑到中国去绑架杀人!”雅各布尖锐地说。

“斯特恩先生,我希望你的愤怒导致了你的糊涂。美国特工在中国的活动少?这是我听过今年最大的笑话。你们可能没有杀人,那是因为你们习惯出钱雇人去做脏活!”

“我们站在历史的正确方向,你们在阻挡文明的前进!”雅各布坚持说。

“你的意思是只要目标崇高,可以不惜一切手段?”

“这点非常适合你,我相信你准备不惜一切手段来达到目的,包括杀了我!”

鲁笑为美国人的倔犟莞尔,他神情温和地扭头看看雅各布,点头说,“你说的对,我确实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因为这是我的DNA组成,我就像编写了固定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注定走向这种结局。可是,你不需要这样,你有曼哈顿豪华公寓、巴哈马度假屋、私人保镖还有亿万家产,你的生活有无数美好的东西,你付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取得这种成就,你愿意随意地扔掉?”

“你在威胁我?”

“我在帮你看清楚局势。像我这种人宿命已定,我很久之前就接受了,老实说,能活这么久我已经感恩。你还有别的选择,不需要和我一起告别这个世界。我要求你做的就是帮我找到伯尼,其他事情一概和你无关,见到他,你就可以离开。我相信伯尼不会怪你,任何人都不可能怪你!”

车内陷入一片静寂,雅各布面色阴晴不定,鲁笑泰然自若地开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