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六章 16-1 证据(1)

美国,纽约曼哈顿

 

“中情局的人让你抓捕我?”鲁笑惊讶问,“为什么?”

“你是中国特工,来美国窃取情报,我们不逮捕你,难道红地毯欢迎你?”

鲁笑见雅各布表情不像是撒谎。“美国法律明文规定,只有联邦调查局有权利在美国本土进行调查。中情局怎么敢明目张胆地违法?”

“这还不是你们逼的?中国间谍通过网络窃取情报也就罢了,还渗透到美国政府、企业、大学等方方面面。单单过去一年,联邦调查局掌握确凿证据的间谍有三个人,可没能逮捕一个,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每次调查开始靠近目标时,就有人通风报信,目标突然消失。联邦调查局怀疑的中国间谍更多,却因证据不足,无法逮捕。美国政府自然不能公开这些事,但你能想像,中情局对联邦调查局有多少信任!”

“所以中情局找你帮忙?”

“作为一个美国人,国家召唤,责无旁贷!” 雅各布看向肯尼说,“你应该感到羞辱,身为退伍军人,却帮助一个外国特工,损害美国利益!”

“应该感到耻辱的是你们这些人,马歇尔忠心为国,换来什么下场?你们不仅利用他,还冷血地谋杀他!”肯尼说。

“你弄错了,我的年轻朋友—”

“你们先别吵!”鲁笑看着雅各布说,“你确定抓捕我是中情局的官方任务,而不是有人假借中情局的名义?”

“你胡说什么?我看到了美国总统签署的行政命令,授权中情局调查。”

“为什么美国总统授权中情局调查这件事?”

“你真不知道原因?”雅各布狐疑地打量着鲁笑,又瞥了眼肯尼,说道,“近两年华盛顿发生一系列泄密案,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内部藏着一名级别很高的中国间谍,他能接触美国的最高机密,给中国传递了很多重要情报。美国反间谍部门反复调查,都没找到任何线索,直到最近发现他留下一个包裹。”

“金泰勒给我的包裹。”

“是的。白宫直接关注此事,授权中情局展开调查。中情局担心打草惊蛇,就让我用体制外的人监视和跟踪。我信任马歇尔,所以找他。如果我知道你这么血腥,杀这么多人—”

“你胡说八道,马歇尔是被你们的人杀的!”肯尼愤怒地说。

“不可能!年轻人,他骗了你。”

“肯尼,等会儿再说这件事,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鲁笑说,“雅各布先生,我和中国间谍无关,我也没杀任何人,有人陷害—”

雅各布打断说。“如果你真是清白的,我建议你找一个好律师,投案自首,上法庭澄清罪名!”

“你想的太简单,如果我投案自首,他们绝对不会给我上法庭的机会,一定让我暴毙在牢房里。再说,我们也没时间—”

雅各布再次打断说,“我保证你的安全。我会打电话给司法部的朋友,让他们采取特殊保护措施,确保你的人身安全,还得到公正的法庭待遇。”

“你听好了,我不会上美国法庭,我也不是来祈求公正待遇!”美国人的态度激怒了鲁笑,这些天淤积的愤怒瞬间爆发。“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们,你们被韩国人骗了!”

“为什么韩国人骗我们?”

“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韩国人的动机?也许他们疯了,也许他们想挑起中美大战,左右逢源。谁他妈的在乎为什么?如果你们真想知道答案,最好帮我找到策划这一切的韩国人!”

“我们两人之间,一定有一个疯了。”

“听着,雅各布,你需要帮我,阻止韩国人的阴谋。倘若美国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攻击中国,我警告你,中国不是伊拉克,美国发动战争,但如何决定未必在于你们!”

“你有什么证据?”

“你们美国人什么时候开始在乎证据?”

“你在讽刺我,中国特工先生?”

鲁笑摇摇头,“你在浪费时间,雅各布。我已经充分表现了诚意,你应该帮我联系美国高层,只要他们稍微梳理一下这些案子,就会发现疑点的!”

“你想联系谁?”雅各布用怀疑口气说。

“最好是白宫,奥巴马身边的人。”

“不可能!”

“为什么?难道你没有信得过的朋友?”

“我有,但是我不会介绍给你。”雅各布直视鲁笑说,“你半夜三更闯进我家里,差点憋死我,又说你无辜,受人陷害,还要我帮你联系美国政府高层官员,谁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鲁笑眉头紧锁,凝视雅各布。

雅各布自顾自地说,“如果你像他们说的那么坏,我怎么都是死,自然不会被你利用。倘若你真是无辜,我也不用担心你会对我怎么样,你说是不是?”

鲁笑有点哭笑不得,雅各布抓到他的软肋。他想想说,“谁是你中情局的联系人?”

“伯尼 库克斯。高级主管。”

“安排我和他见面!”

“你让我怎么安排?电话吗?他可是个很敏感的家伙,如果感觉不对,五分钟之内这栋大楼就会被警察包围的水泄不通。”

“你有什么建议?”

“我带你们去找他。我知道他的住址,如果运气好,你们可以坐在一起谈谈。”雅各布看鲁笑在思索,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听说你和中情局的人一起做过什么危险的事情,我很惊讶你没想到去找他们!”

“谁告诉你这事?”鲁笑皱起眉头。

“我说过,伯尼是中情局的高级经理,消息灵通,他知道你很多事!”

鲁笑正要追问,肯尼打断说,“别信他,这是个陷阱!”

“随你们。”

“你不怕我对伯尼不利?”

“伯尼很精明,用不着别人为他操心。再说,他把我扯进这个乱摊子,找他是理所当然。”

鲁笑瞧着雅各布脸上笃定的神情,心里一动。

“你相信他,就等着那天晚上晚上的事情重演,他们会像杀掉马歇尔一样杀掉我们!”肯尼大声说。

“年轻人,马歇尔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以为我会对他下手?”

“那天晚上,你答应他见面,是不是?”

雅各布叹口气说,“那天晚上我没法赶过去,伯尼说交给他处理。我没理由怀疑伯尼。第二天早上,我才听说出事。伯尼说他们根本没想到中国政府的人会下杀手,损失了整整一个行动小组!”

“完全是造谣。那天晚上我在现场,亲眼看到你们偷袭杀了两个警察,又打死马歇尔,你们就是抱着杀人灭口的目的去的!”

“如果真像你说的,有人背后捣鬼,故意制造杀戮,这事很严重!” 雅各布看着鲁笑说,“但你知道,我不能光听你们一面之词。你们和伯尼当面对质,不难发现真相。”

“如果是伯尼下令……”

鲁笑打断肯尼,不耐烦地说,“肯尼,马歇尔的事情已经发生,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关系到千百万人的性命!”

肯尼面颊肌肉绷紧,僵硬地坐着。

鲁笑割断雅各布手脚绑着的绳子,“换衣服,我们去见伯尼。”

“你说现在?”雅各布扬起眉毛说。

“莫非你要先吃点早餐?”

雅各布不太情愿地起身走回卧室的衣橱间,鲁笑跟在他身后三米远。他选中一套西装、衬衫和领带,慢慢地换上,看着镜子里的鲁笑说,“你们怎么进入我的公寓?该死的保安公司保证没人能进来,我每年付给他们三万美元的费用!”

鲁笑懒散地站在那里,装作没听到。他目光扫过鞋架,上面摆着上百双各种名牌男鞋,雅各布买鞋的费用估计超过很多人家的房屋价值。

雅各布却不轻易放弃,继续问道,“他们说你非常厉害,干过不少惊天动地的事情。”

“别相信你听到的每一件事,人们喜欢夸张。”

“不,我相信他们是有意低调。伯尼轻易不夸人,可他说你是中国最优秀的特工!”

“当人们说最什么的时候,往往用过去式。”

雅各布注视着鲁笑,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你觉得我应该穿什么鞋?我认为男人最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脚,尤其像我这样的胖子。”

“这一双!”鲁笑拿起最上面的一双高腰皮靴扔过去。

雅各布以惊人的速度闪开砸过来的皮靴,收拾好皮靴带乱的裤子,把靴子放回原处,选了一双尖头的意大利皮鞋。他从不同角度看着镜子,不自觉地挺胸收腹,在胸前口袋放了块红色手绢,最后看了眼镜子,说道,“谢谢你的耐心,出门时我喜欢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不,谢谢你,我喜欢看一个男人的出行准备!”

雅各布微怔,搜寻着鲁笑的脸,似乎想要弄清楚他是讽刺还是真心。不过,他很快放弃了念头,因为卧室门口出现一脸阴郁的肯尼。“你们在干什么,谈心吗?”他闷声闷气地说。

雅各布敏锐地捕捉到鲁笑脸上不悦表情一闪而过,他拉直衣襟说,“先生们,出发吧!”

他们乘坐电梯去地下车库,电梯在五楼停住,一个银发矍铄的白人老头站在门口,他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的腰,她穿着丝绸衬衣,乳房丰满,轮廓清晰。老头看到雅各布,微微一怔,目光扫过鲁笑和肯尼,踏进电梯的脚退出来。“亲爱的,我忘了东西,我们得回去一下。”他对女孩说。

电梯门关上,雅各布低声说,“这个老狐狸,入土半截,还能嗅到危险!”

“他是谁?”鲁笑问。

“华尔街的鲨鱼,这个城市最大的骗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