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2 右翼分子(3)

三个小时后,华盛顿杰弗逊酒店顶层套房

 

当敲门声准时响起时,麦卡锡谨慎地透过猫眼确认来客身份,见帽子下熟悉的面容,他打开门。

参议员约翰 麦凯恩大步流星走进来,环视客厅,他打开电视,关上窗户,合上厚厚的落地窗帘,又把卫生间和卧室的门全部关上。他拿出口袋里一个苹果手机大小的盒子放在桌上,按下按钮,看着绿灯闪烁,他才脱下大衣,舒服地坐在沙发上。

“那是什么?”麦卡锡问道。

“犹太人的反窃听装置,上次内塔尼亚胡来华盛顿,送给我的。”

“这里很安全,没人晓得,我前天才搬进来。”

“现在更安全。”麦凯恩打量着白宫办公厅主任,问道,“你真和爱丽丝分居了?”

“操,这个狗屎城市难道一点隐私都没有吗?”

麦凯恩好奇地看着麦卡锡说,“你从哪个星球来的?你是奥巴马的看门人,大家当然关注你。奥巴马还有最后两个月的任期,这代表你们是即将过期的面包,人人都想赶紧出手。已经有两个记者问过我你的婚姻情况,想想吧,多少人在议论你!”

“哪两个记者?他们要写什么?”麦卡锡皱眉问。

“如果你和爱丽丝诉讼离婚,也许有报纸感兴趣,分居实在不能吸引编辑的眼球,他们觉得你是个很无趣的老男人!”麦凯恩说,“抱歉,没想伤你的自尊心。”

“你嘴里的无趣,我就当作夸奖。”麦卡锡去小吧台拿了两瓶新鲜的果汁,一瓶放在麦凯恩面前。“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能忍受在华盛顿生活这些年,等我走后,绝不会回来!”

“你和你老板一个毛病,都他妈的自视甚高,优越感太强。如果你们放下身段,不拘泥于道德、信念或者其他傻逼知识分子吹捧的东西,看看正常人想些什么,说些什么,在意什么,没准发现,哇,这个城市不是那么丑陋不堪,也有迷人的一面,毕竟这是世界最伟大国家的首都。你懂我的意思?”

“参议员,我以为你和其他共和党人不同……”

“所以你找我来做交易,是不是?”

“不完全是,我是想谈谈……”

麦凯恩再次打断说,“狗屁,你们陷入麻烦,看不到出路,所以想到我!”

“你知道我要谈什么?”

“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问这么他妈弱智的问题,好不好?你打开电视,听听收音机,或者随便上网看看,多少人在谈论中美战争?今天早上,拉什凌波在电台专栏节目里说,美国应该轰炸中国,彻底摧毁中国沿海城市,让中国人回到石器时代!”

“那个小丑,就是个性变态,彻头彻尾的极端右翼分子,习惯哗众取宠,吸引对社会不满的底层白人。谁在乎在乎他说什么?”

“嗨,小心点说话,那家伙可能是小丑,可他有一千万忠实的美国听众,他们信任他远远超过信任你的老板!”

“参议员先生,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同意这家伙的立场?”

“不,我要告诉你,你们应该学学这家伙如何同普通人沟通,如何让人感到被尊重!”

“上帝啊,你说些什么?你很清楚我一直尊重你,总统也尊重你,你是他公开称赞的极少数共和党人之一!”麦卡锡摊开两手说。

麦凯恩嘿嘿冷笑,“看吧,这就是我说的你们脱离社会,局限自己在白宫、哈佛、好莱坞的精英圈子。你们口口声声尊重我,却让我乔装打扮,像个嫖客躲躲藏藏来见你,以前这个国家的总统想邀请什么人,可是红地毯铺路,白宫晚宴!”

“你想总统请你去白宫吃饭?”

“怎么,我不够资格吗?我做了三十年参议员,是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军事预算委员会委员,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没人否认你的功绩,可你去白宫,必然成为第二天新闻头条,引发各种猜疑!”

“那他妈的能怎么样?我不在乎,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老板更不应该在乎,他只剩下不到一百天的任期,还他妈的前瞻后顾,啥时候能像个男人一样挺起腰板?我不知道谁给你老板出谋划策,他他妈的太在乎狗屁政治遗产,忘了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总统!”

“麦凯恩参议员,你不能贬低奥巴马总统,他为这个国家贡献很多,理应得到你我的尊重。”

“去你妈的,麦卡锡。在这座城市,我愿意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没人能逼迫我做什么。你不喜欢可以滚蛋,或者用拳头教训我。但你最好小心,虽然我年龄比你大,可比你这肥猪强壮多了!”

麦卡锡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记得当年小布什和麦凯恩竞选共和党总统提名时,曾经暗中造谣,说麦凯恩越战时被越南人俘虏关押几年,精神错乱。此刻麦凯恩面红耳赤,眼睛布满血丝,像是躁狂发作。

“你,我,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明白,奥巴马是怎么当选总统的,这个娘娘腔用丝绸声音到处忽悠,‘我能,我们能做到,我们要勇于希望,敢于梦想,改变……’,说一大堆魅惑人心的话,骗了好心肠的美国白人,他才搬进白宫。否则,他他妈的有什么资格做美利坚共和国的总统?!他上过战场,为国流血牺牲过吗?他在底层服务过美国民众吗?他有没有过一份自食其力、不靠嘴皮子忽悠人的职业?他体验过一个普通人为了支付房租医疗费用把一分钱掰做两半花的滋味?他跑进哈佛法学院混一圈,戴上知识精英的帽子,受到一群左派白人的吹捧,就觉得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狂妄到宣称改写美国历史。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杂种这么妄自尊大?美国为他提供了最好的教育,最安全的成长环境,敞开怀抱拥护他。而他,没一点感恩之心,还认为理所当然,以为自己是上帝派来的救世主,应该受到美国民众的崇拜,要和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并肩。你们这些鸟人,看不到民众的愤怒,只知道溜须拍马。你们让我恶心!”

麦卡锡怒从心头起,“你说完了吗?”

“你开玩笑?我这不过刚开头,我可以说个几天几夜,但估计是对牛弹琴,没有任何作用。”

麦卡锡深吸口气,“我理解,你对奥巴马总统有成见—”

“等等,让我们把话说明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很多人厌恶奥巴马的道德优越感,好像掌握一切真理,上个星期《纽约时报》编辑评论就这么说。像他这种人一旦受到挫折,很容易改变立场、原则,因为他最相信的是自己,而不是所谓的价值观。一个没有经历过灾难、挫折、淬炼的人很难有坚定的信念,很难得到其他人的信任,而信任正是你们最缺乏的政治资本!”

“你这话我绝对不能同意,你反对奥巴马总统,是因为2008年总统大选他击败了你。”

“是吗?现在是谁心胸狭隘?小布什击败过我,我说他是个傻瓜。而你老板,毫无疑问很聪明,却缺少小布什的脊梁!”

“你怎么能把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放在一起比较?他们一个把美国带入深渊,另一个引领复兴,成就天壤之别,历史学家自有公论!”

“别那么自信,奥巴马的任期还没结束,评判他的日子还在后面!”麦凯恩嘲讽笑笑,“我们还是别谈古论今,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我既然来了,总要给你个机会”

“给我什么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