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2 保护圈(2)

奥巴马目光快速扫过其他将军们,将军们都绷着脸,老僧入定般坐着。奥巴马看看麦卡锡,又看看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无声地询问意见。

坎贝尔咳嗽一声,开口说,“先生们,请冷静一下。我们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

“问题是有人对美国总统撒谎!”麦卡锡说。

“史蒂文斯先生,我必须说麦卡锡先生的话有一定道理,你们的确提供了错误的情报,影响了奥巴马总统的决定。不说别的,英国人将会非常非常愤怒,我们保证他们舰队的安全,却坐视中国人的攻击,这将对美国的国际信誉造成严重损害!”

“我明白这一点,也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史蒂文斯语气沉重地说,“但一点我必须说明,中国人事先隐藏军力,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阻止英国舰队!”

“你的意思是中国人在准备和美国作战?”坎贝尔恰到好处地问。

“毫无疑问!另外让我非常不安的是,我们的情报系统出现问题,中国情报机构得到很多美国机密情报,还想方设法地诱骗我们。我和中情局局长所罗门谈过这件事,他说他也在追查中国情报机构的鼹鼠!”

“哦,上帝啊,别胡扯了。你们下一步准备做什么?谴责中国人背后操纵美国一半家庭离婚率,还是让两千万美国男人不举?”

“我们有确凿证据表明中国情报机构派人进入美国……”

坎贝尔打断史蒂文斯说,“抱歉,总统先生不是来谈论中国间谍的,而是决定美国在南海的军事政策,所以我们不要走题。”

“谢谢你,国家安全顾问先生,我总是可以指望你保持头脑冷静!”奥巴马望着众人,面色凝重地说,“先生们,我知道你们的职责是保护国家安全,准备战争。但是,美国民众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态,他们不愿意,也承受不起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我不是鼓吹没有原则的退让,如果有必要,我会毫不迟疑地使用武力捍卫美国的利益和价值,我相信世界很清楚我们的能力和决心。但在没有面临直接威胁情况下,我们必须谨慎行事,和中国人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绝对不是我的政策!”

“总统先生,我没有任何指责你的意思,但基于国防部长的职责,我必须指出,当年叙利亚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叛乱,违背了我们设定的红线,美国军队却没有果断反应,极大损害了美国的信誉。每一位认识总统先生的人,都懂得他的悲悯情怀,但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游戏规则和美国不同,他们把克制和隐忍视为软弱和怯懦,加以利用。过去三个月里,至少三个国家的将军亲口对我说,他们认为美国人娇惯坏了,见不得血,死几个人就会退缩。我们的盟友尚且这么看,想想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如何评判?”史蒂文斯身体前倾,直视奥巴马的眼睛,“总统先生,我和中国人做过十年的生意,我知道他们怎么想。他们是丛林中的野兽,不遵守任何规则,能够抢夺多少就会抢夺多少,绝不存有半点怜悯慈悲。你想避免战争,退让绝不是办法,唯有让他们相信我们为了捍卫美国价值不惜一战,他们才可能退却!”

史蒂文斯不给奥巴马说话的机会,示意助手播放准备好的内容。大屏幕上显示两艘菲律宾军舰炮轰一座小岛,岛上红旗飘扬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很快就被炮弹击中,夷为平地。反击的炮火软弱无力,面对菲律宾军舰大口径炮弹,一一哑火。一艘菲律宾登陆舰冲到码头,数百名菲律宾军人在坦克、装甲车的支援下,迅速登陆。战斗持续了不到十分钟,菲律宾军人挥舞着国旗,站在山坡上欢呼。一长列面无表情的中国俘虏被押着走上菲律宾登陆舰,不少人满身血污。

“大约两个小时前,菲律宾海军陆战队成功收复被中国军队占领的一座岛屿,呃,不,礁石。”

“你们恰好得到战斗录像?”麦卡锡毫不掩饰怀疑态度。

“我们的一架电子监控飞机恰好在附近巡逻,记录了菲律宾人的行动。”史蒂文斯坦然说。

“谁会相信?中国人一定认为我们帮助菲律宾人武力攻占他们的岛屿!”

“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善后?中国人击沉了英国舰队,菲律宾人占领了争议礁石,枪声已经打响,平衡已经打破。不管因为什么,所有国家都在等待我们的反应。总统先生,身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现在是你的时刻!”坎贝尔郑重地说。

奥巴马脸上阴晴不定,迟疑地看着众人。

“国防部长先生,预警机机长杰拉德少校通报紧急情况,他们监测到中国战机。”一名军官报告。

史蒂文斯尊重地看向奥巴马,他明白政治人物多么看重面子。果然奥巴马身板挺直,大声命令说,“给我直接连线杰拉德少校,我要和他说话。”

电话很快接通,奥巴马按下免提键说,“我是总统,告诉我你们什么情况?”

“你好,总统先生,我是第十八飞行中队杰拉德少校。我们在六分钟前监测到四架中国歼11战斗机从中国控制的最大岛屿起飞,正向我国舰艇飞来,估计再有五分钟就将进入三十海里保护圈。我们试图联系中国人,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呃,等一下,”一阵噪音后,杰拉德的声音再次出现,“刚刚接到卫星情报,十二架中国歼11战机从海南军用机场起飞,预计2小时到达。”

空军次长里夫斯说,“我了解中国的歼11,它配置的超音速导弹很有威胁,我们不能让他们提前发射!”

奥巴马探寻地装向史蒂文斯。

史蒂文斯说,“杰拉德少校,我是史蒂文斯,再次联系中国战机,告诉他们进入保护圈将遭到攻击!”

一阵感觉漫长的等待后,杰拉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通过公用频道通知他们,但是依然没有反应。史蒂文斯先生,本福尔德号驱逐舰舰长朗多中校请示攻击命令。”

史蒂文斯抬头看向奥巴马,奥巴马面色苍白,咬着嘴唇,手指交叉。

史蒂文斯说,“最后一次警告中国人,离开我们的保护圈!”

一阵沉寂笼罩着房间,所有眼睛都盯着话筒。终于杰拉德的声音响起,“中国战机改变方向,退回去了。我再重复一遍,中国战机退回!”

众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欢呼,奥巴马长出口气说,“干的好,杰拉德少校!”他注意到坎贝尔面无笑容,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总统先生,中国人不会只是试探这一次,他们会继续不断地骚扰,我们的策略是什么?”

奥巴马犹豫一下,看向史蒂文斯说,“国防部长先生,你的意见是?”

“总统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听听我的下属们的意见。”史蒂文斯看向将军们。

“我个人认为,中国没有能力和我们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我的空军就能摧毁他们的飞机和所有沿海设施!”空军次长里夫斯说。

陆军次长亚当斯说,“如果能让我说一句,我认同里夫斯将军的判断,中国军队是纸老虎,不具备现代化作战能力,而且他们也没有能力向国外投射兵力,我们没必要担心!”

“总统先生,美国特种部队随时待命!”特种作战次长雪曼说。

奥巴马瞥了眼雪曼,目光扫过麦卡锡、史蒂文斯和坎贝尔,停在大屏幕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