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2 国防部长(1)

美国,白宫地下指挥中心

 

会议顶在八点钟开始,六分钟过去,奥巴马总统还未到场。

将军们习以为常,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和邻座交头接耳。国防部长史蒂文斯忍着心头怒火,装作若无其事地扫视众人。他着实有几分好奇,想知道他们是否意识到今晚会议的重要性?世界可能就此改变,战争爆发,城市被毁灭,成千上万人死亡,更多人流离失所,面临辐射、饥荒和瘟疫。但每一个人脸上流露任何的不安,对他们来说,今晚不过是无数夜晚的重复,毫无特殊之处。当你每天沉浸在各种作战计划、应付各种危机时,很容易失去对现实世界的感知,变得麻木。

史蒂文斯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他知道自己准备好了,事实上,从十岁知悉家族史时,他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他父母原本是波兰人,德国入侵波兰后,西方的支持仅限于口头宣传,苏联更从背后插一刀,占领包括史蒂文斯家乡的波兰领土。波兰人充分领教苏联的社会进步理论,三万名军官在卡廷森林被杀。如果不是后来德国入侵苏联,更多波兰人将死在俄国秘密警察手里。1945年德国败退时,史蒂文斯父母随着无数难民先逃到德国,然后找机会来到美国,中途两个儿子体弱夭折。他们在美国安顿下来,生下史蒂文斯和两个妹妹,但丧子之痛始终刻在心头。史蒂文斯痛恨所有极权社会,极权社会打着秩序的旗号,肆意消灭无数个体。他发誓如果有机会,一定不会让悲剧重演。他用了五十年升任国防部长,虽然权力比不上总统,但他已经满足,因为他有足够的手段推动美国朝他喜欢的方向前进。

“国防部长先生,中情局的最新消息。”一名军官助手匆匆递上一份紧急文件。

他迅速地浏览一遍,不禁皱起眉头,菲律宾特种部队抢夺中国岛屿的行动受挫,伤亡惨重。中情局军事小组夺下岛屿,但面临人数优势的中国军队攻击,情势危急,中情局求援国防部。他冲着特种作战次长雪曼使个眼色,出了会议室,他不想公开讨论这件事情。

雪曼跟出来后,史蒂文斯把文件递给他。雪曼看完,小心问,“我们怎么做?”

“我们能做什么?”

“我们在附近有不少资源。可以派F35或者B2,空中打击,或实施战斧巡航导弹远距离攻击!”

史蒂文斯考虑片刻,摇头说,“不,我们得让中情局吸取教训,以后别乱伸手!”

雪曼顺势说,“菲律宾人也能学点教训,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史蒂文斯正要说话,见奥巴马一行人匆匆走来。

“不需要出门迎接我,史蒂文斯先生,我不是国王!”奥巴马说。

“总统先生。”史蒂文斯勉强笑笑,目光移向奥巴马身后的办公室主任麦卡锡,他厌恶麦卡锡,此君是个没有脊梁骨的自由派软蛋,只知道满口和平幸福之类的空话。

麦卡锡感受到他的敌意,走近说,“国防部长先生,我猜你很清楚,白宫没授权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但我还是需要再次提醒你这一点!”

“当然没有。”史蒂文斯嘴角微微翘起,侧身让开通道。他和最后面的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交换一个眼神,坎贝尔不易察觉地点头。

奥巴马尚未坐稳,就迫切地问道,“现在什么情况?我刚刚接到英国首相的电话,她说一艘英国军舰被击沉,她已经命令英国航母编队驶向南海,英国政府正式向北约请求援助,同时,向议会要求紧急军事行动授权!”

史蒂文斯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笑,英国人虚张声势,英国航母编队正在波斯湾,赶到南海做什么?黄花菜都凉了。

海军次长康纳利看向史蒂文斯,他微微点头。康纳利示意助手在大屏幕上显示南中国海冲突海域,说五角大楼并不清楚英国和中国舰艇的冲突经过,只是接到英国人的求救信号,恰巧路过的两艘美国军舰赶来援助。现场一艘英国军舰被击沉,另一艘中弹起火,失去动力。据说,除了救起很多英国水兵,还捞起数十名中国军人,但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你确定这场中英海战,美国海军或者军人没以任何形式参与,或者帮助英国人?”麦卡锡大声问道。众人很清楚他的真正问题,这场南海战争是否将变成中美战争?

“据我所知,没有!”史蒂文斯说。

“你问过现场的美国舰艇指挥官?”麦卡锡狐疑地扫视面无表情的将军们。

史蒂文斯冰冷地瞧向白宫办公室主任说,“麦卡锡先生,美国军队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指挥体系,任何事情发生都会层层上报,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我的下属隐瞒情报!”

“哦,谢谢你的澄清,可你我都知道这种事情发生过许多次……”

奥巴马皱眉打断说,“嗨,你们国防部不是预测只要英国人强硬,中国人一定会退缩!”

“总统先生,我们的分析得到了中情局和国务院专家的认同,只要中国领导人还有理性,就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拦截国际海域航行的英国舰队,中国人的做法将遭到自由世界的一致反对,我们……”

奥巴马挥手打断史蒂文斯的话,指着海军次长康纳利将军说,“我记得你亲口说,中国海军的舰船吨位小,武器差,不能威胁英国舰队!”

康纳利将军表情僵硬地说,“总统先生,我根据所掌握的情报做出这一判断,但我也说过,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具备一些现代化军舰,如果调派到南海,在英国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可能造成……”

“狗屁!”奥巴马勃然大怒,“别糊弄我,我知道我听到什么,你们国防部的专家意见是,中国人没有能力对抗,只能退缩。你们诱骗我派出军舰!”

“总统先生,我不能接受你的说法。我从未诱骗任何人,更没有故意提供任何错误的军事建议。我希望能有一场正式调查,还我名誉!”康纳利霍然起身说,“如果总统阁下不满意我的服务,我请求辞职。”他郑重地敬礼,僵硬地走出房间,摔门的声音回响在众人心头。

“太他妈的过分了,康纳利怎么敢对美国总统、美国军队最高统帅如此无礼?!史蒂文斯,他是你的手下,你必须严惩他,今天下班前,我要看到他被撤职的消息!”麦卡锡说。

“康纳利将军军功卓越、深受尊重,这样撤职是不是太草率了?”史蒂文斯有意示弱说。

其他将军们都脸色阴沉地瞪着麦卡锡,无声地抗议他粗暴对待同僚的做法。史蒂文斯偷眼看奥巴马,见美国总统正黑着脸坐在那里,显然被康纳利气得不轻。他心里暗笑,奥巴马生性不喜正面冲突,总愿意扮演高高在上受众人崇拜的超然角色,不知道怎么对付直接的挑战。换作小布什、克林顿甚至里根,早就破口大骂,命令冒犯者打包滚蛋。

“史蒂文斯,让我提醒你们一句,五角大楼不是独立王国,也不是你们耍性子的私家花园!美国民众选举奥巴马先生为总统,他是美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你们都为他服务,他可以随时让你们滚蛋。所以在你们策划任何计划之前,记得这一点!”

史蒂文斯心里暗暗佩服麦卡锡的勇气,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敢对着一群将军们说出这种话,华盛顿绝大多数政客可做不到。“白宫办公室主任先生,我从未忘记我为奥巴马总统服务这一点,但我同时也知道我和我的将军们最终是为美国民众的利益服务!”他停顿一下,直视奥巴马说,“总统先生,如果我的离开能够帮助你达到任何目的,我愿意随时辞职!”

奥巴马怒气冲冲地瞪着史蒂文斯,很清楚他逼宫的用意。史蒂文斯坦然迎视,他虽然不像这些黑人政客擅长利用所谓民意,可也明白政客们最在意什么。像奥巴马这样即将离任总统,所有政治目地都是为了任期内的成就,不可能不顾名声,弄得一地鸡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